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673章:约事
    『城外的齐军……怎么回事?』

    在宿县南面的城门楼上,守将吴沅(yuan)与县公东门宓(fu)二人登高眺望着城外的齐军,面面相觑。

    要知道,在一刻辰前,城外的齐军就已经部署完毕攻城的准备,可是【大魏宫廷】至今为止,齐军尚未下令攻城,这让吴沅与东门宓二人,包括城上其余的兵将们皆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而事实上,齐军之所以至今为止都没有正式对宿县展开攻城,一来是【大魏宫廷】因为主帅田耽离开去找寻赵弘润去了,二来则是【大魏宫廷】暂代指挥权的齐将仲孙胜在下令攻城之前,忽然听到了一个讯息——自家主帅在宿县的西南方向,与西路军的那位主帅争执起来了。

    这才得了?!

    陆续听说此事的诸齐国将领们顿时气愤填膺,毕竟前几日在蕲县时他们就憋着一肚子火,如今竟然听说自家主帅田耽与对方西路军的主帅争执起来,这些将领哪里来按捺地住,纷纷将指挥权让渡给各自的副将,带着几名亲卫就找寻过去。

    无奈之下,仲孙胜只好下令全军暂缓攻打宿县,诸军后撤五里。

    总之,先解决了这档子事再说。

    然而,并不是【大魏宫廷】只有东路军有兵有将,要知道,本来鄢陵军与商水军的诸将就对赵弘润仅带着百余肃王卫过于靠近东路军而感到不安,随后突然乍听齐军的将领们纷纷出现在南郊,诸鄢陵军、商水军将领们生怕自家殿下吃亏,亦当即带着各自的亲卫前来助威。

    这个状况,让赵弘润与田耽皆有些错愕。

    要知道他俩虽说的确是【大魏宫廷】在争执,但争执的是【大魏宫廷】『哪支军队可以率先攻打宿县』,并非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气之争,可眼下西路军与东路军的双方将领们陆续到场,这就使得这件事稍稍有些变味。

    于是【大魏宫廷】在想了片刻后,田耽也不急着攻打宿县了,索性与赵弘润先解决了『宿县的归属』再说。

    二人移步来到了宿县西南方向大概距离城池有四五里左右的一片林子,作为解决西路军与东路军矛盾的谈判场所。

    双方麾下的将领们自然是【大魏宫廷】跟随在后。

    片刻后,这两拨人来到了那片林子,两支军队的将领们各自用兵器砍倒了一棵树,将树干横放,充当赵弘润与田耽彼此坐谈的凳椅。

    在此期间,赵弘润暗自观察着这些齐国将领们,他发现,齐国的将领,还真如传言的那样骄傲自负。

    这可能与他们常年打胜仗倒是【大魏宫廷】自信心爆棚有些关系。

    反正无论如何,这些齐国将领们欠缺对他赵弘润应有的尊敬与礼遇,这让后者的面色愈发的低沉下来。

    可能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赵弘润脸上的阴沉表情,鄢陵军与商水军的诸将们,纷纷识相地闭上了嘴,不再与对面的东路军将领们相互指责、对骂,因为他们太了解自家这位殿下了。

    『哼!这群混蛋,要倒霉了!』

    『殿下岂会轻饶他们?』

    诸鄢陵军、商水军的将领对视几眼,不约而同地冷笑着。

    也就是【大魏宫廷】在这个时候,鄢陵军与商水军才会显得同仇敌忾。

    而见西路军的诸将们已停止了争吵,然而自己麾下的将领们却仍显得吵吵闹闹,田耽当即开口喝止。

    在喝止的同时,田耽忍不住再次用惊讶的眼神打量了几眼赵弘润。

    因为他发现,赵弘润对西路军,不,对魏军的掌控力果真是【大魏宫廷】无与伦比,见其面色阴沉下来,那些将领便纷纷识趣地闭嘴。

    这是【大魏宫廷】何等的威望所致?

    想到这里,田耽更不敢再小瞧赵弘润,沉声说道:“姬润公子,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战场上历来便有不成文的规矩,西路军既然晚来一步,就要遵守规矩,将攻打宿县的第一战交给我东路军。……如若田某屡攻宿县不下,到时候再由西路军接手,田某绝没有异议。”

    齐国名将田耽会攻不下一座城池?

    开什么玩笑!

    毫不意外地说,只要赵弘润在这里点头,那么,宿县就与西路军没啥关系了,后者可以直接准备对符离塞的攻打事宜了。

    倘若是【大魏宫廷】无关紧要的地方,赵弘润也懒得与田耽争执,可问题是【大魏宫廷】,宿县那可是【大魏宫廷】符离塞的后方囤粮重地,整个符离塞战役,撇开攻打符离塞那一仗,就属宿县战场最为至关重要。

    而眼下西路军与东路军皆是【大魏宫廷】『克三城』的功勋,谁攻克宿县,就意味着哪方可以在军功上压过对方,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田耽,想来都不会退让。

    不过话说回来,两位堂堂的偏师主帅,为了争功而带着麾下的将领与对方谈判,这的确是【大魏宫廷】怪丢人的,哪怕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这样离经叛道性格的人。

    于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在思忖了片刻后说道:“田耽将军,本王已将话讲在前头,你若是【大魏宫廷】拿什么『战场上不成文的规矩』来压本王,那么,就请交还蕲县。……只要东路军交还蕲县,本王即刻就退兵,宿县,就归你东路军。……但倘若你不愿交付,那就少撤什么理由,你我两军各凭本事。”

    『各凭本事?』

    田耽微微皱了皱眉,毕竟各凭本事就意味着两军同时对宿县展开进攻的混战,虽然说这极大地保证了攻破宿县的可能性,但却容易因此引发两军的龌蹉。

    于是【大魏宫廷】,田耽沉思后说道:“这样吧,你我双方每人攻打蕲县五日。……我东路军先攻五日,然后你西路军再攻五日,谁打下就是【大魏宫廷】谁的。”

    “五日?”赵弘润闻言哂笑两声,嘲讽道:“听上去倒是【大魏宫廷】挺公平,不过,不如你我换换怎么样?”

    开什么玩笑!

    五日?

    五日说不定田耽就攻克宿县了,还有赵弘润的西路军什么事?难道眼睁睁看着东路军打下敌城,看着对方庆祝?

    “三日!”田耽想了想,说出了一个仍是【大魏宫廷】对他东路军比较有利的时限。

    见此,赵弘润撇了撇嘴,似斩钉截铁般说道:“一日!”

    “一日?”田耽微微一愣,表情略有些迟疑。

    毕竟就算是【大魏宫廷】他田耽,也绝没有把握在仅凭一日就攻克像宿县这样部署着重兵的城池。

    而就在他面露迟疑之色的时候,赵弘润故意说道:“对的,一日!本王可以让你们东路军先攻。……倘若东路军能在今日就拿下了宿县,那么本王自认倒霉。”

    『你是【大魏宫廷】笃信田某办不到?』

    田耽愈加不满地瞧了一眼赵弘润,因为他从赵弘润那句话的语气中,听出了淡淡的调侃意味。

    于是【大魏宫廷】,他重重点了点头,可正要说话,忽然他心中一愣,顿时醒悟过来:不好!被这小子给激将了。

    也难怪,毕竟但凡两军对阵,只要不是【大魏宫廷】双方兵力与实力相差过多,否则首战几乎是【大魏宫廷】难以分出胜负的,而就像汾陉军大将军徐殷曾经所说的,次日两军的士气,才是【大魏宫廷】决定胜败的关键因素。

    因此,似眼下这种西路军与东路军各攻一日的条件下,自然是【大魏宫廷】先攻的吃亏。

    除非田耽一鼓作气在今日内拿下宿县,否则,他东路军不过是【大魏宫廷】在给西路军做嫁衣而已。

    在想通了这一层利害后,田耽望向赵弘润的眼神变得愈发不满了,因为他已经猜到,方才赵弘润想必是【大魏宫廷】故意用那种调侃、瞧不起的语气说话,为了就是【大魏宫廷】让他答应这个约定。

    而遗憾的是【大魏宫廷】,田耽虽然醒悟过来,但为时已晚——他已经点头了。

    『这个小东西,还真是【大魏宫廷】一肚子坏水……莫不是【大魏宫廷】就凭着这个,屡屡打赢了胜仗?』

    事到如今,田耽也只有在心中腹诽赵弘润一番,以此宣泄不满了。

    “既然如此,就请姬润公子与你麾下的将军们退离吧。”由于心情不佳,兼之时间也紧迫,田耽丝毫没有要继续与赵弘润废话的意思,当即站起身来,变相驱逐赵弘润等人。

    而见达到目的,此刻的赵弘润已恢复了平日里常见的笑容,站起身来微笑着说道:“田帅且抓紧时间,如若东路军攻不下宿县的话,明日就由我西路军来接手……”

    听闻此言,田耽正要点头,而就在这时,他身后传来一句冷嘲热讽。

    “执掌着一支楚国的农民兵,居然还要与我齐军争功,也正是【大魏宫廷】有意思。”

    “……”正要离开的赵弘润,闻言再次转过身来,只见他抬手制止了一脸气愤的麾下将领,淡淡问道:“方才那话,是【大魏宫廷】谁说的?”

    东路军诸将面色自若,无人开口。

    见此,赵弘润的眼眸闪过一阵冷色,冷冷说道:“敢说不敢当?……原来不过是【大魏宫廷】个只敢在背后议论的鼠辈。”

    听闻此言,人群有一名将领面色涨红,在田耽皱眉的表情下站了出来,倨傲地说道:“是【大魏宫廷】我说的,姬润公子待怎得?”

    赵弘润凝视着那名齐将,忽然哈哈笑了起来,点点头说道:“好,好,果然是【大魏宫廷】一位悍勇之将!”说罢,他转头对田耽说道:“田帅,正如这位将军所言,我西路军的实力确实是【大魏宫廷】不如东路军,因此本王特此请田帅让这位将军协助我西路军……”

    听闻此言,无论是【大魏宫廷】田耽还是【大魏宫廷】那名齐将,亦或是【大魏宫廷】其余东路将领,无不色变。

    协助西路军?到西路军赵弘润的帐下听用?那还有命回来?

    想到这里,田耽皱眉说道:“此事田某不能做主,应当……”

    “那就去请示齐王陛下!”赵弘润提前说出了田耽想说的话,环视着齐军诸将,冷冷说道:“卫骄,即刻派人请示齐王陛下,就说我西路军战力不足,想从东路军这边借几名将军!……何时齐王应允了,再继续符离塞之战!”

    田耽闻言顿时色变,语气强硬地说道:“姬润公子这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赵弘润双目微眯,眼神扫视着诸齐国将领,杀意浓浓地说道:“本王就是【大魏宫廷】觉得对某些人太客气了,现要杀几个人立威!……本王倒是【大魏宫廷】要看看,我魏军受到侮辱,齐王陛下究竟容不容本王杀人泄恨!”

    说罢,赵弘润回顾伍忌,沉声说道:“伍忌,当日在蕲县,有哪些人在本王的王旗面前,犹出言侮辱我军?……你给本王逐个指出来!”

    望着眼眸杀气腾腾的赵弘润,田耽暗叹一口气。

    因为他当日就感觉事情要糟,如今好了,被眼前这位魏国的肃王抓到了把柄。

    别人不清楚,难道他田耽还会不清楚么?

    齐王吕僖命将不久,在这种时候,那位齐王绝对不会得罪日渐崛起的强大盟友魏国,毕竟齐王还指望着他过世后,在楚国趁机讨伐他齐国的时候,魏国能站出来拉齐国一把。

    为此,齐王吕僖做了多少的安排,提前铺了多少路子。

    在这种非常时期,恐怕就算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要杀田耽,齐王吕僖或许也会咬着牙艰难地答应下来,更何况是【大魏宫廷】其余军中将领?

    只不过,这位年纪轻轻的魏国肃王,杀心未免也太重了吧?

    田耽目视着满脸怒容的赵弘润,在几番欲言又止后,最终闭上了嘴,选择了抱持沉默。

    见此,在场的诸齐国将领们一个个面露惊骇之色,在赵弘润那杀意满满的目光逼视下,终于陆续垂下了他们高傲的头颅,不敢再像之前那样无所顾忌与这位魏国的肃王殿下对视。

    『欠!』

    赵弘润心中冷哼道。(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重活一次  女性健康  娱乐大头条  中华康网  落秋中文  步步生莲  中世纪崛起  笔下文学  励志故事  全职法师  管理资料下载  极品全能学生  回到地球当神棍  春野小神医  极品家丁  极限保卫  极品最强大少  扶蜀  星座网  大族激光  全本书屋  玄界之门  修真聊天群  社保查询网  汉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