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676章:宿县初战
    田耽想当日攻克宿县的想法固然是【大魏宫廷】好的,但难免太过于小瞧宿县内的守城兵将。

    赵弘润旁观战况时看得真切,宿县城内那两支衣甲式样不同的楚国军队——一支是【大魏宫廷】楚国正军,另外一支应该是【大魏宫廷】宿县的县师——作战亦非常悍勇,屡次击退了齐军的攻势,将齐军率领先锋步兵的齐将打得丝毫脾气也无。

    足足一个多时辰的强行攻城,最终亦齐军的败退而告终。

    这一幕,赵弘润在远处看得直摇头。

    他感觉,齐国的士卒武器装备固然是【大魏宫廷】精良,但总感觉缺少几分凶悍,倘若是【大魏宫廷】他们魏国的步兵,在拥有那种精良的武器甲胄的情况下,或许早已攻至城头。

    更何况,齐军还有投石车以及颇远射程的弩车作为掩护。

    『田耽碰到对手了……』

    赵弘润似笑非笑地望了一眼齐军本阵,望向那块飘扬着『齐上将军、田』字样旗帜下的地方。

    平心而论,田耽的指挥并没有什么值得诟病的地方,临阵指挥调度皆相当出色,甚至于对战场的把握、以及提前预知敌将会将防守重心放在哪一块的估计,皆让赵弘润叹为观止。

    但即便如此,齐军辛苦奋战了一个余时辰,除了杀了楚军不少士卒,几乎没有丝毫进展。

    眼瞅着远方齐军暂时偃旗息鼓,后撤两里重整阵势,一直以来目不转睛旁观着此战、且因此有些脖子发硬的赵弘润,长吐一口气活动了一下手脚,等着田耽再次出招。

    终归田耽是【大魏宫廷】齐国的名将,怎么可能只有这点水准?

    但让赵弘润感到失望的是【大魏宫廷】,田耽之后接连两次所组织的攻势,皆被宿县的楚军挡了回来。

    『难道是【大魏宫廷】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赵弘润皱眉望着那面『齐上将军田』字样的将旗。

    在旁,宗卫长卫骄可能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赵弘润脸上的失望之色,疑惑地问道:“殿下为何如此失望?……田耽攻宿县不利,对殿下岂不是【大魏宫廷】更加有利么?”

    话音刚落,还未等赵弘润开口解释,就听一旁宗卫周朴笑着解惑道:“殿下是【大魏宫廷】太过于看重那田耽了。……终归此人的战绩力压殿下,殿下自然将此人高估,而眼下见田耽对宿县无计可施,故而感到失望。”说到这里,他转头对赵弘润道:“殿下,那田耽也是【大魏宫廷】人,哪能次次都有高明的计策?”

    赵弘润闻言一愣,随即顿时醒悟过来。

    的确,正如宗卫周朴所言,他是【大魏宫廷】太过于“神话”田耽了。只因为此人曾经的辉煌战绩力压他赵弘润,他便潜意识地将对方视为『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神将。

    可事实上,田耽也是【大魏宫廷】人,又不是【大魏宫廷】神仙,怎么可能单凭一日内的两场攻城冲锋便顺势拿下宿县?

    要知道攻克宿县的难度,与前些日子鄢陵军攻克铚县,根本不是【大魏宫廷】一个档次的:铚县的楚军不过是【大魏宫廷】楚巨阳君熊鲤的私军,而宿县内的却是【大魏宫廷】楚国的正军,岂能相提并论?

    『话说回来,南门迟亦是【大魏宫廷】楚国正军的将领出身……』

    赵弘润想了想,觉得有必要向南门迟询问一下宿县的情况。

    因为早先,他倒是【大魏宫廷】没怎么将宿县城内的兵将当一回事,可眼下有了屡次强攻宿县皆未能成功的齐军作为比较,赵弘润自然看出了宿县城内这支楚军的不寻常。

    想到这里,赵弘润拨马准备离去。

    见此,宗卫长卫骄惊讶地问道:“殿下,您不看了?”说着,他抬头望了一眼天色,疑惑地说道:“距离黄昏尚有一段工夫,卑职估摸着齐军还能再组织两拨攻势……”

    “没有再看下去的必要了。”赵弘润摇了摇头,正色说道:“没有目的性与针对性的强攻,不过是【大魏宫廷】白白牺牲士卒们的性命而已。……齐军两三轮尝试性的强攻已经结束,倘若那田耽果真如传闻所说的那样爱兵如子,那么他就不会再作无谓的强攻。”

    赵弘润话音刚落,就听宗卫穆青指着远处笑着说道:“殿下所言极是【大魏宫廷】,那田耽果然是【大魏宫廷】改变了攻城策略。”

    听了这话,赵弘润与众宗卫们抬头望去,却发现此时齐军的先锋营已退了下来,眼下正列队在齐军的阵列前方,而期间,一辆辆沉重的投石车,被陆续推到前方,开始向宿县抛射石弹。

    『呵,田耽这是【大魏宫廷】在欺负宿县的楚军“手短”啊……虽然有些卑鄙,不过,却是【大魏宫廷】明智的选择。』

    虽然心中对田耽的评价并不高,但这并不妨碍赵弘润对此人的战术选择加以赞赏。

    远处的田耽,他的目的很明确:你宿县不是【大魏宫廷】有一堵原来作为要塞时的坚固城墙么?索性我花点力气用投石车将你的城墙给毁了,看你还拿什么阻挡我齐军士卒。

    一方是【大魏宫廷】几乎没有任何远程打击手段的宿县楚国正军,一方是【大魏宫廷】拥有着鲁国工匠监造的投石车等战争利器的齐军,虽说田耽此举看似有些欺负人,但却深合赵弘润的脾气。

    反正赵弘润就是【大魏宫廷】看不惯某些满口『品德仁义』的迂腐之辈:明明有更先进的作战方式,为何还要遵从旧有的战争传统?那些洋洋得意于自己是【大魏宫廷】凭己方军队的武力攻占敌城,而不是【大魏宫廷】借助任何『奇淫巧技』之物的家伙们,也不看看为了那份武功,其麾下的军卒死伤几何。『注:奇淫巧技的说法,来自于古代有段时期世人看不起机关学,包括战争兵器。甚至再早些时候,就连弓、弩都被认为是【大魏宫廷】“卑鄙的武器”,过了数百年才逐渐改变这个观念。』

    而眼下的问题在于,田耽随军携带的投石车,数量是【大魏宫廷】否足够?

    赵弘润目测了一番,发现齐军队伍中的投石车大概在百余架左右。

    这个数量不能说少,但也谈不上多,反正在赵弘润估计,用来攻打宿县多半是【大魏宫廷】不够的。

    看在齐军那些投石车的份上,正准备离去的赵弘润又继续伫马观瞧起来。

    因为齐军军中的投石车,据说是【大魏宫廷】由鲁国的工匠们督造的,如此,自然也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观察的对象。

    毕竟赵弘润在其国内所监掌的冶造局,也有在研发投石车,他想比较比较优劣,看看能否从鲁国的工艺中偷学些什么。

    “砰砰砰——”

    一阵轰鸣由远处传来,赵弘润不由地睁大了眼睛,因为他感觉齐军的那些投石车,在抛射石弹时的动静非常大,用术语说,后坐力非常强劲。

    而后坐力强劲,一般就意味着抛射的力度强。

    正如赵弘润所猜测的那样,鲁国工匠打造的投石车,射程居然要比魏国的投石车远上五分之一,这是【大魏宫廷】一个让赵弘润目瞪口呆的结论。

    『怎么可能?!』

    赵弘润皱紧了眉头。

    他当然清楚钢制弹簧的伸缩性非常好,可目前由于技术的限制,他并没有对本国的投石车进行改良,换而言之,魏国的投石车依旧停留在用套索、牛筋作为弹拉系统的地步。

    而在赵弘润看来,魏国的投石车已经是【大魏宫廷】极限射程了,可为何鲁国的投石车,它的射程却比魏国的投石车还要远?

    原因究竟在什么地方?

    赵弘润聚精会神地仔细观察起来。

    平心而论,倘若是【大魏宫廷】并非工匠出身的一般人,按理来说应该是【大魏宫廷】不会懂得其中门道的,然而赵弘润却偏偏是【大魏宫廷】个例外,只见他盯着那些齐军的投石车凝望了片刻,还真被他看出了些端倪。

    『抛竿……那些投石车的抛竿,在抛射石弹时所弯曲的程度,说明其材质绝对不会是【大魏宫廷】木头。……竹子?』

    赵弘润不由地眼睛一亮,说实话还真没想到这招:鲁国的工匠们,将一根根的竹条捆绑固定起来,作为投石车的抛竿,这种用竹子做成的抛竿,自然而然要比整根的原木(去皮去枝的树干)更加坚韧,而且具有弹性。

    这种抛竿,可以承受更大的弹力,因此而增加了射程。

    就在赵弘润暗暗称赞这种改进时,只听远方轰隆一声巨响,一刻巨大的石弹命中了城门楼的一边,以至于那座城门楼立马坍塌了大半。

    此时此刻,就连赵弘润都有些心紧起来,毕竟城门楼一般而言是【大魏宫廷】敌将所在的位置,倘若宿县守将吴沅此刻就在那里的话,那可真是【大魏宫廷】非死即残。

    而一般楚军失去主将,军心必定动荡,如此一来,齐军便有很大的机会能突破目前的僵持局面。

    然而,宿县的南侧城门楼被齐军的投石车轰塌后,楚军居然没有丝毫异常,这就意味着,楚军的指挥将领安然无恙。

    “轰——”

    又是【大魏宫廷】接连十几枚石弹,宿县的南城门居然被轰塌。

    然而,也就仅仅只有如此而已,远处宿县的楚军,仍然没有丝毫的骚动。

    『看来是【大魏宫廷】提前堵死了城门啊……』

    赵弘润暗自为田耽道了一声惋惜,随即拨转马头,毫不停留地返回他魏军的驻地。

    因为他知道,齐军招数用尽,却依旧无法真正威胁到宿县,这就意味着今日齐军对宿县的攻势,也就仅此而已了。

    不出意外的话,田耽会选择撤退收兵,回驻地好好想想如何攻克宿县,待明日,不,是【大魏宫廷】待后日再对宿县展开进攻。

    因为明日,那是【大魏宫廷】属于魏军的机会。

    『真是【大魏宫廷】头疼啊……本来还想着占占便宜,可似眼下的情况,齐军几乎未对宿县造成什么威胁嘛!』

    在策马返回魏军驻地的途中,赵弘润暗自苦思着攻城的策略。(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逆剑狂神  超级神基因  笔趣阁小说  逆天铁骑  中华养生网  锦衣夜行  花百科  五行天  99养生网  中药大全  九重武神  吞噬星空  作文吧  广东高考网  大族激光  全球灵潮  明末第一贼  完美世界  个性说说  励志名人名言  经典语录  超强吸妖器  天天美食  第一星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