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685章:黄雀(二)
    “报!西城门失陷!”

    一名气喘吁吁的传令兵,似连滚带爬飞奔到将军吴沅面前,向他禀告西城门沦陷的最近战况。

    此时,吴沅已主动褪去了宿县最高指挥将领的光环,像一名士卒一样,手持利刃奋力厮杀在街巷。

    此刻的他,身上那套光鲜的铠甲上遍布鲜血,手中的利刃亦出现了许多缺口,整个人看起来已十分疲惫。

    这也难怪,因为至今为止,被他杀死的齐兵何止上百名,就连齐军的将领,亦有两名两千人将级别的将领被他斩杀,可谓是【大魏宫廷】战功卓著。

    “当!”

    吴沅手中的利刃重重刺在脚下青砖铺成的路面上,瞪着眼睛看着那名传令兵,配合他此刻浑身浴血的渗人模样,着实令人畏惧。

    “你说什么?西城门失陷?”

    “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

    听闻此言,吴沅眼眸中泛起几许惊疑之色。

    起初,他有些怀疑这亦是【大魏宫廷】田耽的诡计,可是【大魏宫廷】待仔细想了想后,他便将这个猜测否决了。

    因为眼下,齐军早已攻入城内,正与宿县的楚军在街头巷尾混战厮杀,因此,田耽没有必要再去攻陷一座城门。

    与其分兵取夺取城门,还不如集中兵力对付城内仍在抵抗的楚军,想来这才是【大魏宫廷】最正常的判断吧?

    想到这里,吴沅的面色微微变了变。

    『既然不是【大魏宫廷】田耽的话,那就是【大魏宫廷】……魏公子润!』

    转头望了一眼西城门的方向,吴沅眯了眯眼睛,心情可谓是【大魏宫廷】复杂至极。

    因为眼下宿县城内这场混战,已说不好究竟是【大魏宫廷】齐军偷袭楚军,还是【大魏宫廷】楚军伏击齐军,总之两支军队正在极度混乱中相互厮杀。

    但不可否认,至今为止无论是【大魏宫廷】田耽还是【大魏宫廷】吴沅,都不能夸口已经控制了局面。

    换而言之,吴沅还是【大魏宫廷】有击退齐军,拼死守住宿县的可能性。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倘若那位『魏公子润』麾下的魏军也在这场混战中参一脚,那他吴沅,几乎就没有什么胜算了。

    『魏公子润……呵呵呵,好个魏公子润……原来此人也早已料到田耽会夜袭我宿县,从一开始都打着虎口夺食的主意……』

    想到这里,吴沅不禁感到了阵阵疲倦。

    他相信,田耽在听说此事后多半也会有类似的心情:在齐军与楚军在宿县拼得你死我活之际,魏军居然大摇大摆地来坐享其成。

    『……大势已去。』

    吴沅长长吐了口气,手中的利刃看似无力地垂在地上。

    见此,他身边有一名亲兵担忧且不安地询问道:“将军,您……不碍事吧?”

    吴沅摇了摇头,随即转头转向身边那些跟随他多年的亲兵。

    这些亲兵,当初跟随着他抵御进犯吴越之地的楚国上将军项末,后来他吴沅归顺项末后,这些人仍选择跟随他,因此提拔为亲兵。

    沉默了片刻,吴沅沉声说道:“吴潘,你们去找吴康,然后……与此刻身在东城门的俞骥,一起投奔符离塞去吧,日后项末会安置你等的。”

    听闻此言,那名叫做吴潘的亲兵以及其余亲兵们无不色变。

    “将军,那您……”吴潘紧声说道。

    只见吴沅漫不经心地用手中利剑剑尖触击着脚下的砖石,淡淡说道:“我准备将这条命还给项末。”

    言下之意,他仍是【大魏宫廷】不打算撤离,准备坚守这座城池到最后时刻。

    “将军……”吴潘闻言面色大变。

    只见他眼中露出几许挣扎之色,随即咬着牙,低声说道:“将军,恕我直言,将军没有必要为楚国殉死!”

    听闻此言,吴沅哑然失笑,撇嘴说道:“我岂是【大魏宫廷】为了楚国?”说罢,他拍了拍吴潘的肩膀,低声对他说道:“项末是【大魏宫廷】楚国少有的并不会对我吴越之民心生偏见的人,难能可贵的是【大魏宫廷】,他还是【大魏宫廷】一位出色的统帅,虽说为人稍显迂腐,但并非是【大魏宫廷】个坏人,你等去投奔他,他会照顾你等的。”说到这里,他见吴潘嘴唇微动,看似还想说些什么,遂不容反驳地催促道:“速去!”

    然而,吴潘在咬了咬牙后,却固执地说道:“调走吴康将军,只需一人即可,请允许我等跟随将军到最后一刻!”

    说罢,他转身对亲兵中最年轻的一人喊道:“乜鱼,你去找吴康将军。”

    “我?为什么是【大魏宫廷】我?”那名被叫做『乜鱼』的年轻亲兵气愤地说道,仿佛是【大魏宫廷】遭到了什么羞辱似的。

    “少废话。”吴潘没好气地说道:“你不是【大魏宫廷】还有一个老娘么?”

    乜鱼顿时哑口无言,半响后面色涨红地说道:“即……即便如此,我亦愿意跟随将军赴死!”

    说着,他期待的目光望着吴沅。

    却见吴沅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你还太年轻了,小子,这里不该是【大魏宫廷】你丧命之处。”

    乜鱼闻言顿时满脸失望,却又不敢反驳吴沅,心情复杂地离开了。

    看他离开时一步三回头的模样,吴沅哑然失笑,随即,他转头望向吴潘等相处多年的亲兵。

    此时此刻,男人间的交流根本不需借助言语,只需一个眼神,诸亲兵们便已明白了吴沅的心意。

    继续进攻齐军!

    想到这里,吴沅与诸亲兵们,以及这附近的楚兵们,再次身赴最混乱的战场。

    不得不说,吴沅的确是【大魏宫廷】一位非常冷静而明智的将领,哪怕是【大魏宫廷】在这种时候,犹想着制造齐军与魏军的不合——明知宿县不能保全的他,故意放魏军不攻,继续攻打齐军,分明就是【大魏宫廷】要用宿县引起齐军对魏军的不满。

    这不,吴沅那边的尚是【大魏宫廷】战意浓浓,但是【大魏宫廷】其余位置的楚兵,那些人在看到魏军已从西城门进入了城内后,便顿时明白,他们的败北已不可挽回。

    当然,期间不乏有几名有血性的楚军将领带领着麾下士卒对魏军亦展开了攻击,只可惜,魏国步兵可不是【大魏宫廷】齐军步兵那种只凭借精良武器装备的绣花枕头,比如商水军,哪怕军中士卒身上所穿的甲胄是【大魏宫廷】魏国浚水营两年前的甲胄,手中的武器亦是【大魏宫廷】磨损到已经被淘汰的装备,但商水军士卒所爆发出来的强大战斗力,仍是【大魏宫廷】齐国步兵所无法匹敌的。

    尤其是【大魏宫廷】在巷战这种地形狭隘的环境下,单兵实力极强的魏国步兵,居然用一两个百人队就能控制整条街道,这份战斗力,足以使齐国步兵汗颜。

    不得不说,尽管不是【大魏宫廷】出自齐国兵将的心意,但魏军的加入,的确是【大魏宫廷】加速了宿县楚军的败亡,使得城内的楚兵节节败退。

    而在此期间,原齐国东莱军大将甘茂亦作为一名商水军的小卒,与他所在的那一个伍,奋力杀向城中的城守府。

    此刻的甘茂,不禁有些茫然。

    因为作为一名齐人,又是【大魏宫廷】东莱军的大将,似魏军这般趁着齐军与楚军厮杀之际,趁虚而入窃取战果,甘茂是【大魏宫廷】极为愤怒的。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他的新同伴——同在一个伍的那几名商水军士卒——却一个劲地催促地他。

    “砰!”

    一面坚实的铁盾,将一名企图刺死甘茂的楚军士卒撞飞出去。

    随即,士卒央武那张大脸凑到了甘茂面前,狐疑地问道:“我说老甘,你当真是【大魏宫廷】齐军的大将么?……居然在战场上走神?”

    甘茂满脸苦笑。

    他之所以会走神,还不是【大魏宫廷】因为他在纠结自己如今的立场:究竟是【大魏宫廷】作为一位齐军将领,还是【大魏宫廷】作为一名魏国商水军的士卒。

    不过,他还是【大魏宫廷】向央武表达了谢意。

    与其余那些用冷眼打量他魏军士卒不同,他所在这个伍,让他感受到温暖。

    至少,这些是【大魏宫廷】值得将后背托付给对方的同伴,战友。

    『姑且……就暂时以商水军士卒的身份……作战吧。』

    暗自定了定神,甘茂开口问道:“伍长,我军的任务是【大魏宫廷】什么?”

    伍长焦孟疑惑地望了一眼甘茂,随即答道:“将肃王殿下的王旗,竖在城守府的高楼上!”

    “明白!”

    甘茂点点头,随即深吸一口气,一手拿着盾牌,一手持着利刃,与士卒央武一同厮杀于队伍的最前方,为后续的友军杀出一条通往城守府的通道。

    『不晓得田帅与仲孙胜他们,在得知魏军来到后,究竟是【大魏宫廷】何等表情……』

    一刀砍翻一名楚国士卒,甘茂暗自嘀咕道。

    不可否认,甘茂猜得一点没错,当得知魏军也杀入了城内后,仍被吴沅死死拖住齐将仲孙胜,先是【大魏宫廷】震惊,而后便是【大魏宫廷】震怒。

    只可惜他的态度,根本不足以影响魏军攻入城内的势头。

    尤其是【大魏宫廷】在魏军喊出『降者不杀』这个口号时,城内那些士卒,此前面对田耽所率领的东路齐军,几乎没有人投降,但是【大魏宫廷】此时此刻,却纷纷投降了魏军。

    想来在得知此事后,田耽或许才会深思,他在楚国制造的诸多杀戮,究竟是【大魏宫廷】利多还是【大魏宫廷】弊多。

    待等丑时前后时,魏军已经接管了城西、城东等大半个城池。

    事实上诸魏军兵将们也感觉纳闷:明明在齐军面前顽强抵抗的宿县楚军,对于他们魏军的抵御几乎是【大魏宫廷】微乎其微。

    这不,魏军顺顺利利地接管了大半个城池,而齐军,却仍然还未摆脱城内那些小股楚军的纠缠。

    “……殿下,要帮一帮齐军么?”宗卫长卫骄在得知此事后,询问赵弘润道。

    听闻此言,赵弘润忍不住笑了出声:这个时候帮助齐军?齐军会领情?

    “不必了,我军只管收拾残局。”

    “是【大魏宫廷】!”卫骄点了点头,随即,他又问道:“殿下,方才商水军三千人将吕湛派人来询问,说是【大魏宫廷】宿县有一支楚军从东门逃走,是【大魏宫廷】否要派兵追赶?”

    赵弘润想了想,说道:“不必了,一支败军而已。叫吕湛等人守好各自的位置,待天亮之后,我军与齐军,可能会发生一些冲突,叫他们早就准备。”

    “是【大魏宫廷】!”

    想来赵弘润也不会想到,因为他轻视那支『败军』,以至于有两位日后能位列楚国上将军的年轻人侥幸逃过一劫。

    一个叫做俞骥,一个叫做乜鱼。(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修真聊天群  蜡笔小说  民国谍影  汉乡  名人名言  笔趣阁  中世纪崛起  第一星座网  tplink  穿越小说  回到地球当神棍  秦吏  牧神记  笔趣阁  哲夫当立  伏天氏  说说大全  星峰传说  开天录  笔趣阁  太初  经典古诗词  房贷计算器  笔趣阁小说  圣龙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