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695章:田広的责难(二)
    自取其辱!

    此刻在帐内,想来像姬昭这样想法的人,绝不在少数。

    话说回来,因为方才赵弘润只针对田広一人,或者说再加上其儿子,并未涉及到其余齐人,因此,帐内的齐人并不是【大魏宫廷】很愤慨。

    更何况,赵弘润那句『难道齐人不如魏人?』,也是【大魏宫廷】在田広那个『莫非魏人不如楚人?』的挑衅之后,因此,帐内诸人唯有感叹此子的才思敏捷,却少有心生憎恶的人。

    比如齐王吕僖,此刻对赵弘润这个伶牙俐齿、口毒腹黑的魏国小子怎么看怎么喜爱,恨不得抢过来当儿子。

    只可惜,他已经抢了一个姬昭,于情于理都不能再抢一个姬润,更何况,他也没有合适的女儿了。

    整个帐内,除了那低声的窃笑,几乎再没有什么其余的声音,几乎所有人都在关注着田広与魏公子姬润。

    『这个田広,这回可是【大魏宫廷】碰到硬茬了……』

    齐王吕僖御用的先锋官田讳在席中暗暗冷笑。

    他与姬昭接触的时间最久,关系也最好,早已到了互为知己的地步,因此,以往田広屡屡针对姬昭,田讳皆心中极为不悦,没少出言呵斥。

    在他看来,姬昭这位魏国的公子昭,他们大王的女婿,只不过是【大魏宫廷】性格恬淡,不喜争执罢了,否则,以此子的谋略,田広如何会是【大魏宫廷】对手?

    但是【大魏宫廷】姬昭每每忍让,使得田讳也不好插手多管。

    可今日,田広居然眼瞎到挤兑那位魏公子润,若不是【大魏宫廷】此刻当着齐王吕僖与鲁国国主的面,田讳恐怕早已大笑出声。

    要知道据他了解,『魏公子润』与『魏公子昭』的性格完全不同,前者可不像后者那样好脾气,好说话。

    果不其然,田広的讥讽之词,被这位魏公子润以其道还治其身,对得何其工整。

    若不是【大魏宫廷】这会儿插嘴不太合适,田讳恨不得拍手叫好。

    而如田讳一般,田耽亦用古怪的眼神打量着田広,眼神隐隐有些同情与怜悯。

    要说在齐国谁最了解赵弘润,除了赵弘润的六王兄姬昭外,恐怕就要属田耽了。

    毕竟在攻打宿县时,田耽可没少与赵弘润接触,自然而然逐渐了解了后者的脾气性格。

    唯一让田耽有些吃惊的,只是【大魏宫廷】他没想到赵弘润非但善于谋略,嘴皮子功夫亦是【大魏宫廷】了得,三言两语便化解了田広的责难,还一番指桑骂槐,骂着后者还无法还嘴。

    这份口才,田耽很佩服。

    佩服之余,他对赵弘润的评价亦再次提高了些许。

    毕竟,身为一位统帅,最重要的其实并非是【大魏宫廷】武力或者谋略,毕竟这些都可以由出色的武将或参将代劳。最重要的,是【大魏宫廷】笼络军心,笼络麾下部将为其效力的亲和力。

    而是【大魏宫廷】否拥有出色的口才,是【大魏宫廷】否能笼络部将,这亦是【大魏宫廷】直接影响亲和力的重要因素。

    在帐内众人古怪眼神的注视下,田広面色涨地通红,愤怒地说道:“姬润,你欺人太甚!”

    话音刚落,就听赵弘润当即说道:“本王欺的不是【大魏宫廷】人!”

    『不是【大魏宫廷】人?那是【大魏宫廷】什么?』

    帐内众人愣了愣,这才醒悟过来,原来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拐着弯骂田広不是【大魏宫廷】个玩意。

    而就在帐内众人皆露出会意的笑容时,赵弘润这才对一脸呆滞的田広假意地告罪道:“口误、口误,本王原来想说,本王绝没有欺人的意思。”

    不过他说话的时候,脸上却布满了讥讽之色,不难猜测是【大魏宫廷】故意挤兑田広。

    他与他六王兄姬昭不同,可不会顾及什么齐国,眼见田広有公然撕破脸皮的意思,他脸上又岂会有好脸色?

    只不过当着齐王与鲁王两位国君的面,他也不好骂地太难听,免得丢了他姬姓赵氏王族的风度,于是【大魏宫廷】他对田広说道:“我说右相大人,你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被驴给踢过脑袋啊?……齐王陛下设宴庆功,你却在这捣乱,难不成你其实是【大魏宫廷】楚国的奸细,意在让我三国联军军心浮动?”

    这一顶大帽子扣的,顿时唬地田広面色顿变。

    好在帐内众人皆是【大魏宫廷】明是【大魏宫廷】非的人,都知道赵弘润这是【大魏宫廷】在故意挤兑田広,因此全然当笑话看。

    毕竟在齐国,文人之间的文斗,哪怕最终演变到对骂,亦是【大魏宫廷】一桩经久不衰的盛事——这个国家,由于太过于和平殷富,以至于国人或多或少都失去了锐气,整日里游手好闲的,不在少数。

    说白了,就是【大魏宫廷】吃饱了撑着。

    “你……你莫血口喷人!”手指着赵弘润,田広信誓旦旦说道:“我滨海田氏,历来皆是【大魏宫廷】大齐忠良,倒是【大魏宫廷】你,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将忠良诬陷为妄逆,到底是【大魏宫廷】何居心?!”

    赵弘润闻言眨了眨眼睛,故作不解地说道:“原来右相大人的名讳叫做田忠良?……可本王并没有给你改名啊,本王又不是【大魏宫廷】你爹……”

    “噗——”帐内有一名鲁国公卿正举杯饮酒,闻言顿时一口酒水喷了出来,呛地连连咳嗽。

    “你!”田広满脸愤怒地指着赵弘润,怒声说道:“竖子安敢羞辱我!”

    “田相这话,恕本王不敢苟同。……本王什么时候羞辱你了?”

    “你……你方才说,『本王又不是【大魏宫廷】你爹』……”

    “对啊,本王的确不是【大魏宫廷】你爹啊,这话有什么问题么?”赵弘润故作不知地问道。

    “你……我……”田広气地一阵胸闷,却说不出什么话来。

    而这时,就见赵弘润瞥了一眼田広,慢悠悠地说道:“若本王是【大魏宫廷】你爹,恐怕早被你给气死了……哦,本王随口一说,田相莫要在意。”

    田広气地双目发直,指着赵弘润的手指亦是【大魏宫廷】颤抖不停。

    不过话说回来,田広终归是【大魏宫廷】齐国堂堂右相,尽管被赵弘润一番话乱了分寸,但总算是【大魏宫廷】将心情平复了下来,深吸一口气正色说道:“姬润公子莫要与本相扯其他的,田某就问你一桩事。……你为何要放走项末?”

    听闻此言,帐内众人的表情逐渐变得严肃起来,毕竟田広这回说的是【大魏宫廷】正事。

    “什么?”在帐内众人的注视下,赵弘润也收起了冷嘲热讽,微微皱了皱眉问道。

    见此,田広冷哼一声,手指着赵弘润责难道:“阁下虽贵为魏国公子,但此番齐鲁魏三国讨伐楚国,在联军之中,大王为主帅,你与田耽皆是【大魏宫廷】副将。……既然是【大魏宫廷】将,为何不从帅命?”

    顿了顿,田広语气阴沉地说道:“大王命你与田将军阻击项末,配合大王亲率的大军,将项末围杀在宿县一带,何以你临战脱逃,带着数万魏军仓皇难逃,致使项末脱困?……对此,你作何解释?”

    赵弘润下意识看了一眼田耽,却见后者摇了摇头,意在表示并非是【大魏宫廷】他透露。

    事实上,他也就是【大魏宫廷】随心地一瞥而已,想看看是【大魏宫廷】否是【大魏宫廷】田耽出卖他。

    不过仔细想想,田耽不可能会是【大魏宫廷】这种小人,更何况,田耽亦不觉得赵弘润在当时的情况下选择撤退有什么问题。

    难道说带着三万人去与项末五十万大军硬拼?

    见不是【大魏宫廷】田耽透露,赵弘润的心情好了很多,只是【大魏宫廷】见上下打量了几眼田広,淡淡嘲讽道:“围杀项末?你可说得真轻巧啊?……咱们用事实说话,齐鲁联军多达二三十万,且又有齐王陛下亲自指挥,尚且不能攻克符离塞,可想而知项末的军势之强。……我军仅数万人,田相何以认为,我军可以击败项末?”

    “你莫要混淆视听!”田広冷冷说道:“田某岂是【大魏宫廷】强求你击败项末?田某是【大魏宫廷】问你,为何不战而退!”说罢,他冷笑着补充道:“田某知道你的想法,无非就是【大魏宫廷】怕你魏军伤亡过重罢了……只不过,你魏国军卒的性命金贵,难道我大齐军卒的性命,就不金贵么?”

    不得不说,暂且不论这番话的合理性,这番话,才像是【大魏宫廷】一国右相会说出口的,由此可见,田広的心神已稳定下来。

    而听了这番指责,帐内齐国公卿们看待赵弘润的眼光也发生了改变。

    毕竟一支只晓得保存己方实力的友军,又岂会得到信任?

    然而就在这时,就见赵弘润“呵呵”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田広皱眉问道。

    只见赵弘润斜睨了田広一眼,眼神中满是【大魏宫廷】不屑之色,淡淡说道:“本王自出兵以来,先后攻克相城、铚县、蕲县、宿县……”

    『分明是【大魏宫廷】你抢功!』

    田耽无语地看了一眼赵弘润,不过并非多说什么。

    而与此同时,赵弘润的话仍在继续。

    “……齐王陛下金口玉言,说此番功劳最大的便是【大魏宫廷】本王与田耽将军。……倒不是【大魏宫廷】本王张扬,然而事实的确如此,本王至少占一半功劳。若无本王,可能田耽将军尚在宿县,你田広此刻尚在邳县,那符离塞,亦尚在项末手中。……换而言之,你之所以能在此地,指着本王的鼻子要本王给个说法,那是【大魏宫廷】因为我魏军连克四城,逼得项末只能放弃符离塞,向南撤离……你仰仗本王,此刻才身在此地,居然还要本王给个说法?诬陷本王故意放走项末?这才叫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将忠良诬陷为妄逆。”

    说到这里,赵弘润嘴角冷笑一声,又补充道:“看来本王方才说的没错,若我有你这种儿子,早就被你气死了!”

    赵弘润这一番话,亦说得那些方才开始怀疑魏军的齐国公卿满脸羞红。

    因为他们这才意识到,无论赵弘润有没有故意保存实力,皆不能否认,魏军在此战中所起到的作用最大。

    唯独田耽暗自翻了翻白眼。

    『宿县,也算是【大魏宫廷】你魏军攻克的?』

    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相比较赵弘润,他对田広乃至滨海田氏,更加看不顺眼。(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回到明朝当王爷  减肥方法  大学生必备网  全职武神  锦衣夜行  极品最强大少  好名字  盛唐之帝国崛起  寒门崛起  tplink  女性健康  春野小神医  大王饶命  九重武神  笔趣阁  就爱读小说  论文大全网  tplink  励志名人名言  情话网  战国赵为帝  逆剑狂神  杀神白起  星座网  寒门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