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702章:巨阳县的熟人
    魏军顺利度过浍河的消息,没过多久便传到了巨阳君熊鲤的封邑,巨阳。

    此刻在巨阳县内,还有两位赵弘润曾见过面的熟面孔。

    其中一人,便是【大魏宫廷】当年在魏国王都大梁见过一面的固陵君熊吾;而另外一人,更是【大魏宫廷】与赵弘润关系极其复杂的楚暘城君熊拓。

    除此之外,还有楚国宫廷公卿公羊韫、公羊瓒兄弟二人。

    以上四人,再加巨阳君熊鲤,便是【大魏宫廷】巨阳县附近数支楚军的最高统帅。

    “据前线来报,魏军已经渡河了,不知两位贤侄、两位公卿大人对此作何想法?”

    在主位上,巨阳君熊鲤,笑容可掬地询问屋内的其余四人。

    只见这巨阳君熊鲤,骨架宽大、体态臃肿,整个人看起来仿佛是【大魏宫廷】一团肥肉,比常人肥胖何止一圈。但论穿着服饰,此人却是【大魏宫廷】屋内五人中最讲究的一位,身上衣料乃是【大魏宫廷】西蜀的上等绸缎,衣带上镶着鸡子大小的夜明珠,再加上衣服上其余珍贵宝石的点缀,整个人可是【大魏宫廷】珠光宝气。

    然而暘城君看待这位叔父的眼神,却是【大魏宫廷】平静到近乎冷淡,且冷淡中带着几分仿佛看待一堆死肉的鄙夷与轻蔑。

    莫以为巨阳君熊鲤乃是【大魏宫廷】楚王熊胥的弟弟,就以为他与暘城君熊拓的关系不错。

    在暘城君熊拓心中,他只有一位万分敬重的叔父,那就是【大魏宫廷】已故的汝南君熊灏。

    在熊拓看来,唯有那位已过世的熊灏叔父,他的思想才能拯救楚国这个正逐步迈向灭亡的国家,巨阳君熊鲤?

    什么玩意!

    对于此人,熊拓心中亦埋藏着深深的恨意,毕竟当年汝南君熊灏,正是【大魏宫廷】被巨阳君熊鲤等楚东熊氏贵族生生逼死,若非此刻熊拓力量不足,他早就杀熊鲤为他叔父熊灏报仇雪恨了。

    对于暘城君熊拓的冷淡,巨阳君熊鲤虽心中不悦,但终归是【大魏宫廷】没有表露出来。

    毕竟熊拓再怎么说楚国的公子,是【大魏宫廷】下一任楚王的候选,再者,熊拓为人心狠手辣、睚眦必报,因此,熊鲤也不想得罪这样一位侄子。

    好在他熊鲤与固陵君熊吾关系不错,并且,他曾经也表示过支持这位公子,因此,固陵君熊吾倒是【大魏宫廷】没有冷落熊鲤,闻言后笑着说道:“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些许魏兵侥幸渡过了浍河而已,不足挂齿。”

    熊拓本来就与熊吾不对付,闻言冷笑一声,嘲讽道:“些许魏兵?……怎么据本公子所知,你那『些许魏兵』,却有近十万之众呢?”

    熊吾闻言眉头一皱,随即讥讽道:“熊拓,方才不见你说话,一提到魏军,你倒是【大魏宫廷】开口了。……看来对于魏军,你是【大魏宫廷】执念颇深啊。”说到这里,他故作一脸恍然状,随即故作惊讶地继续说道:“咦?说起来,这路魏军的统帅,是【大魏宫廷】否就是【大魏宫廷】当年将你击败,打得你狼狈不堪的魏国公子姬润呀?”

    『……』

    见熊吾故意提起自己当年那场败仗,熊拓的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要知道,齐鲁魏三国联军与楚国打到这份上,楚国这边怎么可能还未查到这支联军的统帅、将领的底细?

    更何况,赵弘润此番乃是【大魏宫廷】齐王吕僖亲自任命的西路军统帅,与名声赫赫的田耽平起平坐,就更加不可能被忽视。

    因此,熊吾不可能刚刚才得知,他故意提起姬润(赵弘润),纯粹就是【大魏宫廷】为了挤兑熊拓而已。

    然而,熊拓却没有当场发作,毕竟旁边还坐着公羊韫、公羊瓒兄弟二人。

    虽说公羊氏论地位尊贵不如熊拓,但不可否认亦是【大魏宫廷】楚国举足轻重的大氏族,熊拓可不想给这两位留下负面的印象。

    因此,他在收敛了怒气后,沉声说道:“姬润……绝不好对付。”

    “……”

    公羊韫、公羊瓒二人闻言侧目,脸上微微露出几许惊讶。

    因为据他们所知,这位熊拓公子向来脾气暴躁,此番居然忍住了愤怒,不受固陵君熊吾的挑衅,这倒是【大魏宫廷】件稀奇的事。

    『看来当年那场败仗,让这位公子改变了许多啊……』

    『是【大魏宫廷】啊,熊拓公子愈发稳重了,相比之下,熊吾公子就……大敌当前,国难当前,犹奚落同胞手足,实在是【大魏宫廷】……』

    公羊韫、公羊瓒交换了一个眼神,虽然并未多说什么,但相信他们心中对某些事已有所看法。

    然而固陵君熊吾却并注意到公羊韫、公羊瓒二人眼神深藏的那份对他的失望,仍旧奚落熊拓道:“不好对付?哈哈哈……吃了一场败仗,连骨气都被那姬润给打消了么?”

    『愚蠢!』

    熊拓懒得理睬熊吾,因为随着多次与赵弘润接触,他逐渐已开始了解,这位起初他所看不起的黄毛孺子,究竟是【大魏宫廷】何等的雄才伟略。

    楚魏边境的商水县,曾经不过是【大魏宫廷】一片萧条荒凉之地,可如今呢?商水县境内正在兴修数座城池,且县内屯兵数量多达数万人,这哪里还是【大魏宫廷】县级的规模?

    若假以时日,魏国将商水县提为商水郡,熊拓绝不会感到意外。

    因为他知道,只要那位魏国肃王姬润坐镇商水,商水迟早会呈现繁荣的景象。

    同时,也会成为他们楚国日后进攻魏国的最大阻碍。

    但是【大魏宫廷】这一切,固陵君熊吾却不知情,因为他并未与赵弘润有过多接触,也并未探究商水县那边的情况。

    当然了,熊拓也不会将这些秘密透露给这个关系恶劣的同胞手足,甚至于,他并不介意借赵弘润的手,替他除掉熊吾这个竞争楚王位置的劲敌。

    于是【大魏宫廷】,熊拓只是【大魏宫廷】懒洋洋地说道:“姬润好不好对付,你自己去试试不就清楚了?……本公子有言在先,若假日你吃了大亏,可莫要怪到我头上来。”

    “你以为我是【大魏宫廷】你?”熊吾冷笑连连。

    说起来,一想到当年那场进攻魏国的战事,熊吾就感到心中窝火。

    因为当时,他负责进攻魏国的宋郡,可谓是【大魏宫廷】一路高歌,数月工夫就占据了大半个宋郡。

    可熊拓倒是【大魏宫廷】好,自己吃了败仗,却与那姬润签下了在他熊吾看来万分耻辱的《楚魏停战正阳和约》,非但赔偿了魏国大量的财物,还让他熊吾将攻克的宋郡土地都吐了出来。

    『这算什么事?你吃了败仗,与我何干?非要将我也拉下水?』

    一想到这件事,熊吾眼中便闪耀怒意。

    “试试就试试,待我大破那姬润的军队,到时候,看你如何再狡辩!”熊吾冷哼着说道。

    听闻此言,熊拓表面上面无表情,可内心,却忍不住冷笑了几声。

    『姬润是【大魏宫廷】那么好对付的?……看我如何狡辩?我倒是【大魏宫廷】想看看,他日你在姬润手中狼狈逃回时,那灰头土脸的模样……最好,让那姬润一刀将你杀了!……不过话说回来,依姬润那小子的性格,若抓到熊吾,恐怕并不肯轻易将其杀死,用熊吾的性命来敲诈我大楚,才合乎那小子的脾性……』

    一时间,熊拓已想到了很远。

    而此时,公羊韫见熊拓与熊吾两位公子越吵越僵,却打着圆场说道:“两位公子且息怒。……依在下看来,那魏公子润此番进攻我大楚,前后攻克数城,战绩并不在田耽之下,自然并非善与之辈。”

    “哼。”见公羊韫仿佛是【大魏宫廷】站在熊拓这边,固陵君熊吾心中不悦,轻哼了一声,不过倒也没说多什么,毕竟公羊韫、公羊瓒兄弟二人在宫廷的威望并不低。

    而公羊韫也没在意固陵君熊吾那一声轻哼,依旧自顾自地说道:“……其余事暂且不论,在下只是【大魏宫廷】在意一件事,还望熊拓公子替我解惑。”

    “公羊大人请说。”熊拓和蔼地说道。

    只见公羊韫摸了摸胡子,皱眉说道:“我听闻,魏公子润率军支援齐王吕僖时,手中兵力仅五万余,可接连几场仗打下来,他麾下的魏军不减反增,如今居然已有近十万之众。……再者,我听闻姬润手底下有鄢陵军与商水军,这两支军队,皆是【大魏宫廷】我楚人所组成……”说到这里,公羊韫狐疑地问道:“莫不是【大魏宫廷】那位魏公子润会使什么妖术?蛊惑我楚人为其效力?”

    熊拓闻言顿时哑然失笑。

    不过仔细想想,姬润所做的这件事,在这个时代的确是【大魏宫廷】罕见,因为很少有哪位将领会信任投降的兵卒,更别说将其编入己方军队,一同踏上战场。

    然而那姬润,便仿佛是【大魏宫廷】全靠这个发迹。

    摇了摇头,熊拓正色对公羊韫说道:“姬润并不会什么妖术,但他善于攻略人心。他给予那些楚人想要的,而那些楚人便回报忠诚,就这么简单。”

    “那姬润,居然敢信任我楚人?”此时公羊瓒亦忍不住问道。

    熊拓耸了耸肩,颇有些无可奈何地说道:“当初本公子进攻魏国的十六万大军,其中五万被姬润收编,变成了如今的鄢陵军与商水军……两位以为呢?”

    公羊韫、公羊瓒若有所思地对视一眼。

    “我听闻那位魏公子在攻下我大楚的城池后,并不似田耽那般多做杀戮,而是【大魏宫廷】致力于将城内的楚人迁走,看来,此子所图不小啊。”

    “兄长所言极是【大魏宫廷】!……田耽之辈,不过是【大魏宫廷】一屠夫尔,这个姬润,才是【大魏宫廷】难对付的人物。”

    『……』

    听着公羊韫、公羊瓒兄弟变相地称赞那姬润,固陵君熊吾心中不是【大魏宫廷】滋味,忍不住插嘴道:“本公子倒是【大魏宫廷】不觉得……若两位果真如此忌惮那姬润,不妨本公子领兵出战,将其擒杀。”

    公羊韫、公羊瓒对视一眼,皆点头说道:“熊吾公子愿意领兵出征,自然是【大魏宫廷】极好。……不可叫魏军在浍河南岸站稳脚跟,一旦他们建好军营,那就很难再将其驱逐了。”

    其实这会儿,巨阳县尚且不知魏军的具体战术,因此,此刻所呈现的局势,对于楚军而言是【大魏宫廷】极为有利的,毕竟巨阳县一带驻扎着数十万兵力。

    因此在常人看来,固陵君熊吾此番出击,明摆着就是【大魏宫廷】白捡功劳。

    但是【大魏宫廷】熊拓却不怎么看。

    他很清楚,魏军没有那么好对付,那个曾经击败了他的魏公子姬润,更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善与之辈。

    因此,他丝毫没有要与熊吾抢功的意思,因为在他看来,他只是【大魏宫廷】抢着送死而已。(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超强吸妖器  玄界之门  美食供应商  银行信息港  励志故事  极限保卫  经典古诗词  经典语录  花都最强医圣  全球高武  玄界之门  九重武神  飞剑问道  全职高手  完美世界  中华养生网  据说娱乐网  史上最强重生者  重生之财源滚滚  锦衣夜行  盛唐之帝国崛起  全职法师  都市之神级宗师  广东高考网  中学生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