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756章:时代的终结
    当赵弘润一行人骑着战马来到齐鲁联军的军营时,整座军营早已进入警戒状态。

    那些军营哨塔上的齐国弓弩手,亦纷纷将弓弩对准了赵弘润一行人。

    “御——”

    赵弘润勒住缰绳,逐渐放缓速度,冲着不远处的齐国士卒喊道:“本王乃西路魏军统帅姬润,有要事前来,速速放行。”

    话音刚落,营门迅速开启,一名将领急匆匆地走了出来,来到赵弘润面前拱手抱了抱拳,语气沉闷地说道:“末将乃飞熊军张武,奉左相之命,等候润公子。”

    『六哥的人?』

    赵弘润微微一愣,随即便他释然了:显然是【大魏宫廷】他六哥姬昭早猜到他会前来,因此特地派人前来接应。

    毕竟像齐王吕僖无故晕厥跌落马下这种事,赵弘润又岂会不来?

    “唔。”赵弘润朝着张武点了下头,随即皱眉问道:“现下情况如何?”

    飞熊军的将领张武苦涩地摇了摇头,随即,从旁边几名士卒手中接过缰绳,翻身上了马,冲着赵弘润抱拳说道:“事态紧急,左相大人请润公子到后即刻前往帅帐。”

    “劳烦带路。”

    “岂敢。……请。”

    在飞熊军将领张武的带领下,赵弘润一行人顺利地穿过齐军大营,前往营地深处的帅帐。

    期间,赵弘润用目光打量着沿途所遇到的齐鲁两军士卒,隐隐发现,这些士卒一个个士气低落、眉宇间仿佛有什么忧愁,以至于整座军营,总感觉有些死气沉沉,不像前几次来时那样朝气蓬勃有活力。

    『看来齐王吕僖的事故,已传遍了全军么?……不太妙啊。』

    赵弘润深深皱了皱眉。

    要知道这个年代的军队,“领袖效应”对普通士卒的影响尤其巨大,比如齐王吕僖、比如寿陵君景舍,在有这等充满璀璨光环的领袖带领下,士卒们往往会因为『有幸在这种大人物麾下听用』而情绪亢奋,使得能发挥出比平时更出色的实力。

    而反过来说,一旦似这等引以为傲的英雄、领袖发生了什么不测,那么整支军队也会更快地垮掉。

    一种类似信仰崩塌的现象。

    而如今,齐王吕僖当着数万乃是【大魏宫廷】数十万齐鲁联军的面,在众目睽睽之下无缘无故从战马上跌落下来,可想而知对这二十几万齐鲁联军造成了怎样的震撼。

    『若此时楚军顺势反攻,恐怕这齐鲁两军要一败涂地……』

    赵弘润心中暗自焦虑,可眼下他也没什么办法,毕竟齐王吕僖的人格魅力实在影响太大,再者,眼下他急着去探望齐王吕僖的情况,也没心思插手这种事。

    大约一刻辰后,赵弘润一行人在张武的指引下来到了军中的帅帐。

    只见此时此刻,齐王吕僖所在的帅帐早已被飞熊军所团团包围,严密保护起来,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大魏宫廷】魁梧精锐的飞熊卫士。

    “来者何人?”一名飞熊军的军官瞧见赵弘润一行人,当即一挥手,使附近的飞熊卫士围了上来。

    纵使是【大魏宫廷】在齐军大营,面对着张武这位飞熊军的将领,那些飞熊卫士依然如此谨慎提防,可想而知这件事的重大。

    “都退下。”张武策马来到队伍前方,介绍道:“这位乃是【大魏宫廷】西路魏军统帅姬润公子,本将军奉左相之命,指引姬润至此,放行!”

    那名飞熊军军官也没有废话,当即派一名飞熊卫士到帐内通禀,片刻后,那名飞熊卫士走出帅帐,大声喊道:“有请姬润公子。”

    听闻此言,赵弘润翻身下马,整了整衣冠,走向帅帐。

    此时,卫骄等几名宗卫亦想跟随,却被那名飞熊军的军官拦了下来:“请姬润公子恕罪。”

    赵弘润理解地点点头,转头对身后的宗卫们以及肃王卫们说道:“卫骄,你们在这等。”

    卫骄等宗卫微微皱了皱眉,有些不放心让自家殿下离开视线范围。

    不过他们也能明白此刻这些飞熊卫士的紧张,谁让齐王吕僖眼下处在性命攸关的时候呢。

    想到这里,卫骄等人点点头,识趣地向外围退离了些许,与帅帐抱持一定距离。

    而此时,赵弘润已迈步走入了帅帐。

    只见此刻帅帐内,那是【大魏宫廷】人满为患,无论是【大魏宫廷】鲁国国主公输磐还是【大魏宫廷】诸鲁国公卿,亦或是【大魏宫廷】齐国右相田広,将领田讳,以及赵弘润的六哥姬昭,但凡是【大魏宫廷】资格进入这顶帅帐的人,皆挤在里面,以至于帐内乱哄哄一片。

    『齐王吕僖,不会已经挂了吧?』

    赵弘润探头探脑地张望了几下,他隐约瞧见,齐王吕僖正躺在帐内的卧铺上,有一名看似是【大魏宫廷】医者的老人诊断着。

    让赵弘润暗自松了口气似的是【大魏宫廷】,齐王吕僖似乎还有一口气,尚能说话,只是【大魏宫廷】声音十分虚弱。

    而此时在齐王吕僖卧榻前,右相田広等一帮齐国公卿跪在地上嚎哭——一群老大不小的人了,抓着齐王吕僖的手嚎嚎大哭,眼泪与鼻涕横飞,仿佛跟天塌下来似的。

    唔……话说回来,对于齐国而言,若齐王吕僖驾崩,还真天塌下来还真没多大区别。

    赵弘润微微皱了皱眉,遂不动声色向角落走了几步,他可不想那些人的眼泪鼻涕溅到他身上。

    而此时,田讳注意到了赵弘润的到来,在冲着后者点点头作为打招呼后,附耳对躺在榻上的齐王吕僖低声说了几句。

    此后,就听到齐王吕僖用虚弱的声音说道:“好了好了,寡人还没死呢,都瞎哭什么?……姬润小家伙,到寡人这边来。”

    这下子没办法了,赵弘润长吐一口气,小心翼翼地穿过人群,他格外注意自己的衣袍,免得沾上那些人的口水、鼻涕、眼泪。

    “小家伙,寿郢那边的情况如何?”

    待赵弘润走到榻边,齐王吕僖率先询问此事。

    赵弘润并不在意吕僖那句『小家伙』称呼,因为这是【大魏宫廷】一句比较亲近的称呼,他早已从他六哥姬昭口中得知,这位齐国陛下对他可是【大魏宫廷】格外喜欢的,恨不得再弄个女儿出来让他当第二个女婿。

    拱了拱手,赵弘润正色说道:“齐王陛下放心,除了我魏军以下,田耽将军的军队亦已攻入城中,寿郢已是【大魏宫廷】我联军囊中之物。……来时,小子已下令猛攻,不出意外的话,今明两日,便可攻陷此城。”

    “好,好,好。”齐王吕僖连说了三个好字,随即摇摇头苦涩一笑,自嘲说道:“事到关键,却出了这等岔子,寡人……呵呵呵,寡人实在是【大魏宫廷】……”

    见吕僖的情绪逐渐变得有些激动,坐在榻旁的老医者当即提醒道:“大王,不可再心激。”

    齐王吕僖沉默了片刻,虚弱地挥挥手说道:“都退下吧。……请国主留步,田讳,我儿,你二人也留下。”

    他口中的『我儿』,指的便是【大魏宫廷】他的女婿姬昭。

    听闻此言,帐内众齐国公卿又哭了一阵,这才怏怏地离开帅帐。

    这一幕,让赵弘润暗自鄙夷:忠诚,岂是【大魏宫廷】在这种时候装模作样抹几把眼泪?

    期间,赵弘润注意到齐国右相田広在离开帐篷时,那满脸哀伤中所深藏的一抹愤懑之色。

    想来事到如今,谁都看得出来齐王吕僖要交代后事了,这就意味着此刻留在帅帐内的,将会是【大魏宫廷】托孤之臣,显然那位右相田広没有捞到。

    待等诸人离开之后,齐王吕僖在鲁国国主公输磐的帮助下艰难地坐起来,随即,他叹息着对公输磐说道:“国主,寡人不成了……”

    “兄长。”鲁国国主眼眶泛红,看得出来表情不像是【大魏宫廷】作伪。

    这也难怪,毕竟据说吕僖与公输磐相识数十年,当初吕僖还是【大魏宫廷】公子的时候,便与当时在临淄当质子的公输磐交好,后来吕僖登基为王,在他的帮助下,公输磐亦成为了鲁国的国主。

    从那一刻起,齐鲁两国的关系变得更加稳固,齐国亦迎来了最鼎盛的时代——齐王吕僖称霸中原的时代。

    数十年的兄弟之情,如今听闻眼前这位不是【大魏宫廷】兄长却胜似兄长的齐王说出那样的话,纵使是【大魏宫廷】公输磐贵为鲁国国主,亦不由地老泪纵横。

    “……此番未能覆灭楚国,实在憾事。寡人过世之后,我儿将总摄大齐国事,虽此子并非寡人所出……”说到这里,齐王吕僖停顿了一下,又接着对公输磐说道:“看在齐鲁百年交好的份上,往国主日后多多帮衬。”

    “这个应当、这个应当……”公输磐连连点头。

    此时,齐王吕僖又将姬昭与田讳叫到面前,嘱咐他俩道:“寡人那几个年长的儿子,皆不成器……幼子『白』,年方五岁,尚有几分聪姿,若能辅,则辅之,若不能辅,我儿,你与嫆姬之女,他日为我大齐之王。”

    听闻此言,姬润面色大变,慌忙跪倒,连声说道:“小婿岂敢有那非分之想?……大王放心,有小婿在世一日,大齐,永世是【大魏宫廷】吕氏之齐!”

    『……』

    赵弘润在旁看得真切,不由地暗自苦笑了一声。

    他不得不承认,齐王吕僖这招以退为进玩地的确地巧妙,区区两句话就将他六王兄的心给骗了过去。

    好了,这下子就算是【大魏宫廷】他有心想让他六哥或某个尚未出世的侄子上位也没戏了,毕竟这位六哥的脾气性格,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很清楚的。

    『高明!』

    赵弘润暗自撇了撇嘴。(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明末第一贼  最强狂兵  努努书坊  五行天  开天录  星座网  电视指南  超级无上神帝  中世纪崛起  笔趣阁  最强逆袭  重活一次  说说大全  励志名人名言  社保查询网  最强终极兵王  龙组兵王  都市之归去修仙  牧神记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天涯八卦  极品最强大少  笔下文学  娱乐大头条  努努书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