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761章:回国
    “听说你与暘城君熊拓有些来往,是【大魏宫廷】早准备在楚国的内乱中插一手么?”

    冷不丁地,鲁国国主问道。

    他这番话,非但引起了芈姜的注意,亦让赵弘润大感惊愕:“国主是【大魏宫廷】怎么知道的?”

    鲁国国主笑而不语。

    见此,赵弘润也就识趣地不再追问下去,他在略微一犹豫后,说道:“不错,正如国主所言,小王的确是【大魏宫廷】在筹划此事。”

    听了这话,鲁国国主一脸感慨地看着赵弘润,喃喃说道:“你的眼光,比我等这辈人更远啊……”说到这里,他眼中闪过几丝异色,低语道:“润公子,若他日你登基为魏王,我大鲁愿臣服于贵国,奉贵国为盟主,永世相好,可好?”

    “……”赵弘润与芈姜皆吃惊地看着鲁国国主。

    芈姜的吃惊,在于眼前这位鲁国国主居然如此看重她身边这个小矮子,居然说出『愿意臣服』的这种话来。

    而赵弘润的吃惊,则在于鲁国世代臣服于齐国,如今齐王吕僖刚刚过世,鲁国国主便有了别的心思,这份薄情寡义,让他有些不喜。

    可能是【大魏宫廷】猜到了赵弘润的心思,鲁国国主苦笑地说道:“寡人并非是【大魏宫廷】背弃齐国,奈何……唉,齐王陛下的那几个儿子,果真是【大魏宫廷】没一个成器的,寡人的几个儿子,亦是【大魏宫廷】中人之姿。……润公子亦是【大魏宫廷】明眼人,你我都知道,一旦楚国结束内乱,齐鲁两国势必遭殃……到时候,还望润公子多多帮衬啊。”

    “……”赵弘润看了一眼鲁国国主,逐渐意识到,就像齐王吕僖亡故恰敬笪汗ⅰ堪一样,眼前鲁国国主,恐怕也是【大魏宫廷】在寻求后路了。

    这不奇怪,毕竟以往若没有齐国的支持,单凭鲁国一己之力,根本不足以与楚国相抗衡。

    而如今,齐王吕僖亡故,这对于齐鲁两国的邦交是【大魏宫廷】一个巨大的影响,天晓得齐国的新王对待鲁国是【大魏宫廷】什么态度?

    虽说齐王吕僖也留下了后招——魏国的王子姬昭,但话说回来,姬昭作为齐王吕僖的女婿,自然是【大魏宫廷】头一个考虑齐魏两国,更何况,眼下齐国的局势,姬昭未见得能够掌握整个齐国。

    相比之下,另外一位魏公子姬润,就成了更好的盟友人选。

    论眼界,姬润早在几年前就预测到楚国会发生内乱,结交了楚公子暘城君熊拓;论本事,姬润两次出兵征讨楚国皆大胜而归;更要紧的是【大魏宫廷】,姬润这位魏公子才十七岁,他还有大半辈子的时间。

    敲击着酒樽,赵弘润并没有急着给予答复。

    一来,是【大魏宫廷】这种话空口无凭,不值得信任;二来,倘若日后他魏国强大了,有没有这层契约,鲁国依然会来投靠,毕竟只要赵弘润的六王兄姬昭在齐国一日,齐魏联盟就坚不可摧。鲁国夹在齐魏当中,不奉日后逐渐强大魏国为盟主,难不成投靠韩国或楚国?

    那可真的是【大魏宫廷】找死了!

    毕竟鲁国的疆土,有大半与齐国与魏国(宋地)接壤。

    见赵弘润不说话,鲁国国主眼中闪过几丝讶色,随即岔开话题说道:“对了,寡人有件事想与润公子相商,是【大魏宫廷】一桩于贵国于我大鲁皆有利益的事,不知润公子可有兴趣?”

    赵弘润有些好笑于鲁国国主那极为勉强突兀的转化话题,微笑着说道:“愿闻其详。”

    “是【大魏宫廷】这样的。”

    鲁国国主唤来宫廷侍卫长孔父翎,从后者手中接过一张地图,平铺在花园里的石桌上,随即指着地图上说道:“寡人希望与贵国联手开辟一条河渠,西起贵国王都大梁,东至我大鲁……梁鲁渠。”『注:差不多是【大魏宫廷】今日的古汴渠。』

    “唔?”赵弘润微微一愣,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不得不说,他对于鲁国国主所说的这条沟渠,还是【大魏宫廷】颇有兴趣的。

    说实话,魏、鲁两国本来就有一条天然水运,即大河(今黄河),可问题就在于,大河的北方即是【大魏宫廷】韩国的疆土,一旦开战,河运必然受到限制。

    比如当下,为何赵弘润在运载那百余万楚国平民时,不选择走大河这条水运,反而选择了涡河、涣水这两条吃水浅的河道呢?

    原因就在于韩国对大河水运的威胁极大,虽说韩国并没有什么强大的水军或战船,但不可否认,韩国想要击毁大河内来来往往的船只,那是【大魏宫廷】不成问题的。

    因此,明明有着大河这条水运,但对于魏鲁两国而言,等同于没有。

    而倘若魏鲁两国合力开辟了这条『梁鲁渠』,那么,魏鲁两国就可以避免来自韩国的威胁,展开贸易,甚至于,这条河渠还可以挖到齐国的临淄,使齐国也加入到这条贸易线当中来。

    这怎么看,都是【大魏宫廷】一件对齐鲁魏三方而言极为有利的事。

    问题在于鲁国国主提议修筑这条水渠的目的,毕竟水渠不单单可以行使装满货物的商船,也可以行使载满魏国士卒的战船……

    看了一眼鲁国国主,赵弘润似笑非笑地说道:“国主高瞻远瞩,小王佩服。”

    鲁国国主哈哈一笑,亦不在意,毕竟他提议兴修这条水渠的目的,其一是【大魏宫廷】为了与魏国展开贸易,毕竟魏国如今有了资源丰富的三川郡,有许多东西是【大魏宫廷】鲁国所需要的;其二嘛,有这条水渠在,他日楚国若是【大魏宫廷】兴兵攻打齐鲁两国,魏国就能以最快的速度赶来援助。

    当然,前提是【大魏宫廷】鲁国能否说服魏国派兵支援。

    不过仔细想想,倘若日后齐鲁魏三国果真因为这条水渠展开了紧密的贸易,那么,魏国自然不会坐视齐鲁两国被楚国所覆灭。

    显然,这就是【大魏宫廷】鲁国国主提出这条建议的根本原因:先将这条水渠修好,其余事,日后再慢慢商量。

    正因为如此,赵弘润才会夸赞这位国主『高瞻远瞩』,毕竟这世上多的是【大魏宫廷】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像鲁国国主这般眼界的人,说实话的确不多。

    “润公子以下如何?”鲁国国主笑眯眯地问道。

    赵弘润望着那份地图,几番欲言又止,可最终,他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说道:“小王无法否决。”

    是【大魏宫廷】的,哪怕很清楚鲁国国主此举是【大魏宫廷】“不安好心”,赵弘润亦无法反驳,因为这条水渠的兴修,对于他魏国的帮助极大,可以说是【大魏宫廷】真正意义上地使齐鲁魏三国紧密地团结在一起。

    这一点,十分关键。

    唯一的问题就在于,这条水渠会经过宋地与卫国。

    卫国好说,他是【大魏宫廷】魏国的小弟,更何况这条水渠的兴修对卫国也有好处,不怕卫国国主不答应。

    关键在于宋地。

    宋地的两大势力——睢阳军大将军南宫奎与宋地叛军宋云——未见得会允许这件事。

    毕竟一旦『梁鲁渠』修成,魏国出兵宋地或许只要短短几日,南宫奎与宋云会默许此事?

    或许他们表面上不会与魏国作对,但私底下势必会派人破坏。

    当然了,既然赵弘润主意已决,区区南宫奎与宋云的威胁,又岂能左右这位肃王殿下的主意?

    此后,赵弘润便与鲁国国主开始商议修筑这条梁曲渠的具体事项。

    比如,如何充分利用两国境内原有的河渠,尽可能地避免直接掘土开挖河渠;再比如,指定那几座重要城池作为梁鲁渠的枢纽,等等等等。

    最终,总得得出了路线:大梁、济阳、定陶、方与,北接泗水至鲁国王都曲阜,南接『微山湖』,分流一支到『彭城』、一支到『邳县』,两地皆是【大魏宫廷】在抗拒楚国入侵方面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城堡垒。

    可如此一来,『微山湖』就成了梁鲁渠势必会路径的一个重要枢纽,尴尬的是【大魏宫廷】,『微山湖』如今却是【大魏宫廷】宋地叛军的据地。

    于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与鲁国国主约定各自先准备起来,毕竟在这个年代,一项工程的准备筹划就得好一阵子,赵弘润有的是【大魏宫廷】时间慢慢处理微山湖的事。

    之后又歇了两日,赵弘润便向鲁国国主告辞,启程返回魏国。

    回国的路线,赵弘润选择径直往西,毕竟鲁国王都曲阜径直往西,便是【大魏宫廷】卫国的领土。

    魏卫两国的关系不亚于齐鲁,因此,横穿卫国并不会出现什么安全问题。

    当然了,前提是【大魏宫廷】别碰上韩国的军队,毕竟自韩魏两国开战后,卫国作为魏国的附属国,亦早已对韩国宣战,只不过,韩国不太看得起卫国,并没有将太多的精力放在这边罢了。

    待等到六月末,赵弘润一行人赶在月末的尾巴,终于回到了魏国的王都大梁。

    在此之前,赵弘润颇有些担心魏国与韩国的战争,不过回到大梁一瞧,大梁依旧是【大魏宫廷】大梁,城内的军民并没有因为北疆的战事而产生什么负面的影响。

    这让赵弘润暗自松了口气,同时亦对东宫太子弘礼稍稍有些改观,毕竟据打探到的消息,那位以往养尊处优的东宫殿下,目前仍在艰苦的北疆与韩军交战。

    打发芈姜与其余几名肃王卫先回肃王府,赵弘润仅带着宗卫长卫骄,畅通无阻地来到皇宫。

    一路上,沿途瞧见这位肃王殿下的禁卫、郎卫们,纷纷叩地行礼,用敬仰憧憬的目光看着他。

    毕竟『联军征讨楚国大捷、迫使楚国求和』的消息,早已传回了大梁。

    纵使是【大魏宫廷】垂拱殿外的那些郎卫,亦不敢阻拦这位肃王殿下。

    在众人敬仰的目光下,赵弘润迈步走入垂拱殿,见他父皇魏天子正聚精会神地批阅奏章,忽然哈哈一笑,惊地魏天子浑身一颤,险些没抓住手中的毛笔。

    “哈哈哈!……本王回来了!”(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重生修仙我为王  春野小神医  全职武神  如意小郎君  民国谍影  明末第一贼  九御神王  广东高考网  娱乐大头条  逆天邪神  极品全能学生  中国玉米网  飞剑问道  电视指南  全球高武  明末第一贼  说说大全  调教大宋  莽荒纪  开天录  极限保卫  明朝败家子  励志故事  中国会计网  tp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