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774章:恰遇奇案
    午后,赵弘润带着宗卫卫骄与高括二人来到了刑部本署。

    相比较礼部,他自认为刑部这边还是【大魏宫廷】比较容易沟通的,因为『温崎舞弊』事件,难就难在得疏通三个关节,这三个关节分别是【大魏宫廷】垂拱殿、礼部以及御史监。

    垂拱殿即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他老爹的意志,依如今父子二人的关系,赵弘润向他老爹开口要个人,魏天子不可能不给儿子这个面子。

    或许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是【大魏宫廷】最难疏通的关系,但是【大魏宫廷】对于赵弘润而言,这却反而是【大魏宫廷】最容易办成的。

    其次就是【大魏宫廷】礼部,毕竟在『温崎舞弊案』中,礼部属于受害者,因为一介考生而颜面大损,非但被吏部趁机弹劾,还被魏天子狠斥了一番,再加上礼部尚书杜宥的性格,想要使礼部默许此事,纵使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亦是【大魏宫廷】单凭身份地位而难以办到的。

    再次就是【大魏宫廷】御史监,由于此案的性质相当恶劣,赵弘润想要搭救温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大魏宫廷】践踏刑法,毫不意外事后御史监会弹劾此事。

    而对此,赵弘润也没什么好办法,毕竟御史监如今在朝中的地位很超然。

    好在他身份特殊,因此,只要魏天子点头默许,御史监纵使是【大魏宫廷】百般弹劾他,也不敢真的派人围住肃王府上门找茬。

    相比较这三个关节,刑部反而是【大魏宫廷】比较容易疏通的。

    一来刑部的后台乃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这位二王兄与赵弘润素来关系不错,多少会给后者一点面子;二来,刑部尚书周焉是【大魏宫廷】面冷心热,懂得变通,不至于像礼部尚书杜宥那样顽固,非要赵弘润使出软威胁才会顾全大局允许此事。

    因为这种种原因,赵弘润此番前来刑部本署,心中并无什么压力。

    与在礼部本署时的待遇相似,当得知某位肃王殿下前来造访,刑部尚书周焉亦暂时抛下公务,亲自出府门前来迎接。

    倒不是【大魏宫廷】说赵弘润的身份地位果真高到这些尚书大人不得不亲自出来迎接,其根本原因,在于赵弘润这三年来极少极少涉足六部,因此,这些位尚书大人给予了极高的礼遇。

    相反来说,倘若赵弘润三天两头往六部来回跑,相信这些位尚书大人就会有别的看法了。

    “今日肃王殿下前来,还真是【大魏宫廷】让周某大感惊诧……不知殿下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刑部尚书周焉,一脸惊异表情地将赵弘润迎到了官署内的厅堂。

    见刑部尚书周焉询问来意,赵弘润亦不隐瞒,拱拱手笑着说道:“今日本王前来,是【大魏宫廷】想一个人求求情,还请尚书大人通融通融。”

    “哦。”周焉恍然般地应了一声,心中多少已有些数:想必是【大魏宫廷】这位肃王殿下的身边人犯了什么事。

    要知道,虽说赵弘润也绝非是【大魏宫廷】一位安分的主,这几年来也犯过不少事,但是【大魏宫廷】,这些事自有宗府论断,轮不到刑部来干涉。

    想了想,周焉稍微压低了些许声音,试探问道:“是【大魏宫廷】殿下王府里的人么?”

    “暂时还不算……”赵弘润苦笑了一下,索性也不再隐瞒,如实说道:“乃是【大魏宫廷】前一阵子搅乱了会试考场秩序的学子,温崎。”

    “温崎……”周焉捋着胡须思忖了片刻,随即好似是【大魏宫廷】想起了什么,龇牙吸一口凉气,脸上露出几许为难之色:“这个……此子故意败坏朝廷颜面,情节恶劣,这……不太好办。”

    见周焉出言推脱,赵弘润亦不在意,低声说道:“尚书大人,方才本王已征求了礼部尚书杜宥杜大人的默许,并且事后亦会到垂拱殿征得父皇的允许……您看这事?”

    听赵弘润这么一说,刑部尚书周焉脸上的为难之色顿时褪去,笑着说道:“那就好办了……待周某为殿下写一道手令,殿下便可到大理寺提人。”说到这里,他脸上又露出几许迟疑之色,低声说道:“按照规矩,『金赎』的赎金……”

    “本王知道规矩。”赵弘润点点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所谓的『金赎』,即是【大魏宫廷】贵族特有的权利,说白了就是【大魏宫廷】拿钱摆平官司,虽然名义上是【大魏宫廷】类似『暂时保释某人』,但实际上,与释放没有什么两样。

    至于刑部备案里的罪例,魏国刑牢里有的是【大魏宫廷】罪犯,顶替一下就算解决了。

    而『金赎』的赎金,某种意义上说也算是【大魏宫廷】刑部的灰色收入。

    不得不说,事实上魏国也有不少黑暗龌蹉的事,甚至于其中有些已成为司空见惯的不成文规矩,只不过赵弘润以往甚少接触而已。

    而在刑部尚书周焉书写手令的时候,赵弘润闲来没事则观察着这位尚书大人的面色。

    他感觉,这位尚书大人似乎是【大魏宫廷】好些天没有歇息好,以至于面色蜡黄、眼眶亦有些凹陷。

    于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忍不住好奇问道:“周尚书,本王瞧尚书大人气色并不佳……莫非刑部最近有什么大案么?还是【大魏宫廷】说,当年那伙贼人,刑部已追查到什么线索?”

    此时刑部尚书周焉已写好了手令,一边将其递给赵弘润,一边苦笑着说道:“请肃王殿下恕罪,当年那伙贼子,周某怎么查都查不出结果,只好不了了之。……至于气色,呵,最近周某碰到几桩案子,总感觉有点蹊跷……”

    “哦?不介意的话,让本王瞅瞅?”赵弘润一听来了兴致。

    听闻此言,周焉眼睛一亮,毕竟他也了解眼前这位肃王殿下素来聪颖敏锐,说不定能看出什么端倪来呢。

    想到这里,他在书桌上扒拉了几下,翻出几宗案例,说道:“殿下请看。”

    见周焉允许,赵弘润遂移步自前者身后,探头观阅那几宗案例。

    第一宗案例写的济阳县县令王龄,其府上管家举报王龄在屋宅内修了一个暗窖,其中堆满了金银珠宝,价值不菲,而王龄却无法确切解释这批财产的来源,因而被刑部派人问罪。

    而在赵弘润观阅案例的时候,刑部尚书周焉在旁解释道:“这件事的起因,是【大魏宫廷】那名管家与王龄的侍妾私通,被王龄撞见后遭到毒打,此人怀恨在心,跑到大梁我刑部本署举报王龄……”

    “哼!贱奴。”宗卫长卫骄在旁忍不住不屑地骂道。

    毕竟素来将忠诚摆在首位的宗卫,最看不惯这种出卖主人的下人家奴,更何况那名管家居然还敢与其老爷的侍妾******周焉看了一眼卫骄,也未多说什么,自顾自接着说道:“我刑部闻讯后,派人查证此事,果真在王龄府上的暗窖找到了大批钱财。……周焉亲自审问过王龄,王龄只说不清楚此事。”

    “不义之财,来源要么收刮民脂民膏,要么是【大魏宫廷】收受贿赂,他岂敢承认?”赵弘润哂笑道。

    “……”周焉闻言看了赵弘润片刻,随即正色说道:“殿下,王龄乃是【大魏宫廷】周某学子时期的同窗,此人洁身自好,当年还曾在吏部文选司担任司侍郎,只是【大魏宫廷】看不惯吏部内的种种,遭人挤兑陷害,这才被外调到济阳担任县令……王龄到济阳后,数年来仍与周某有书信来往,因此对于他的情况,周某多少心中有数。”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捋着胡须补充道:“王龄出身寒门,乃中阳人士,其父与当地的商贾崔氏有些交情,是【大魏宫廷】故,待王龄其父亡故后,崔老爷将其女许婚于王龄,又资助王龄的学业。……待王龄于会试高中后,朝廷留他在大梁任职,那时他便迎娶了崔氏之女……是【大魏宫廷】个有情有义的人。”

    “……”赵弘润听得有些愣神。

    要知道在魏国,虽说商人的地位并不算低,但终归属于贱业,而王龄在步上仕途后,仍不忘本心,迎娶崔家小姐为妻,的确是【大魏宫廷】足以证明此人的心性。

    而此时,周焉继续接着说道:“王龄有一妻一妾,其妻便是【大魏宫廷】那位崔家小姐,其妾,乃是【大魏宫廷】翠家小姐曾经的贴身侍女……”

    “就是【大魏宫廷】这个贴身侍女与那名管家私通?”卫骄在旁满脸诧异,因为按理来说,那名侍妾应该与正室的关系极好,几乎不可能会与府上的下人私通。

    “不是【大魏宫廷】这名侍妾,是【大魏宫廷】另外一名……”周焉眯了眯眼睛,低声说道:“此事王龄羞于提起,但周焉已询问过王崔氏,得知两年前的有一日,王龄到当地一位豪绅府上赴宴,喝得酩酊大醉,那名豪绅遂叫府上的家姬伺候,此女未经人事,因此事后那名豪绅便将此女转赠于王龄……”说到这里,他眼中露出几许回忆之色,苦笑道:“当时周某还笑话他艳福不浅,都快半百的人了,居然有人送他一名二八芳龄的美貌侍妾……唉。”

    “尚书大人?”见周焉眼中泛着悲伤之色,赵弘润善意地提醒着他:“尚书大人审问过那名管家了么?倘若那位王大人果真对家中暗窖之事一无所知,那么问题可能出在那个管家身上。”

    听闻此言,周焉脸上露出几许复杂之色,低声说道:“那名管家,在探监时出言不逊,与王龄扭打之际,被王龄用竹筷插死了……”

    “啊?”赵弘润简直目瞪口呆。

    而此时,又听周焉长叹道:“因为那名管家指认王龄暗通韩国,意图造反。此人有王龄笔迹的书信作为证据,周某亦不好为王龄开脱。事后,王龄气愤周某不相信他所言,便在牢中绝食而死,以示清白。在得知此事后,其一妻一妾亦在家中服药自尽,追随亡夫而去了……”

    “……”

    赵弘润皱皱眉,面色凝重地拿起了那宗案例。(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房贷计算器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超级神基因  电视指南  健康报网  天涯八卦  武道孤圣  南方财富网  寸芒  毕业论文网  重生修仙我为王  第一星座网  都市之归去修仙  战神狂飙  小学生作文  逆剑狂神  逆天邪神  蜡笔小说  娱乐大头条  飞剑问道  中国会计网  笔下文学  史上最强重生者  最强狂兵  中华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