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797章:再探吏部本署
    “都怪你!都怪你!”

    在回去的路上,绿儿大管事气愤地踹着某个府上门客的小腿,一脸气愤地叫道:“让你得罪公主,让你得罪公主!”

    一连被踹了七八脚,温崎实在是【大魏宫廷】忍无可忍,亦气愤地说道:“绿儿大管事,在下哪里得罪公主了?”

    听闻此言,绿儿气愤地说道:“虽说公主未曾表现出来,可她心里不高兴了,都是【大魏宫廷】你那些问题给害的……你问那些问题到底有什么目的啊?”说着,她逼上前一步,眯着一双秀目威胁道:“我告诉你,玉珑公主那是【大魏宫廷】我家小姐的大姑子,殿下颇为疼爱公主,因此公主的意见,有可能决定我家小姐能否成为肃王妃,若是【大魏宫廷】因为你的关系……哼,我绝饶不了你!”

    一听到这女人圈子里的话题,温崎简直头大如斗,只好连连赔罪道:“好好,这件事都怪在下,都怪在下,回头在下去向肃王殿下请罪,定不会牵连到绿儿大管事与您那位小姐,成了吧?”

    绿儿闻言还想再说什么,忽然身背后传来一个声音:“前面两位,请留步。”

    绿儿气呼呼地转过头来,可待她瞧清楚来人,她脸上收敛了脸上的怒色,恭敬地盈盈施礼道:“王宗卫长。”

    原来,喊住绿儿与温崎的,便是【大魏宫廷】刚才陪伴着玉珑公主的,怡王赵元俼身边的宗卫长王琫。

    “绿儿姑娘。”王琫冲着绿儿点了点头,随即微笑着开口道:“绿儿姑娘能否让王某与这位温先生单独聊几句?”

    绿儿瞧瞧温崎,又看看王琫,低声说道:“王宗卫长,温崎只是【大魏宫廷】我家肃王殿下新收的小小门客,若是【大魏宫廷】有何得罪之处,绿儿替王宗卫长教训他好不好?”

    听了这话,温崎颇有些惊讶地瞧了一眼绿儿,以他的聪慧才智,如何听不出来绿儿这是【大魏宫廷】在袒护他,否则,她没有必要刻意提起『我家肃王殿下新收的门客』这句话。

    『这丫头的心肠果真不坏……』

    此时再回想起赵弘润前两日宽慰他时对绿儿所作出的评价,当时嗤之以鼻的温崎如今隐隐也有些相信了。

    他不由地对绿儿升起几分好感,尽管这个尖嘴利牙的小丫头曾骂得他羞愤于私,还不止一次地踹他的小腿,多次将他读书人的面子践踏在脚底下……

    而对面的王琫,也听懂了绿儿的言外深意,笑着说道:“多谢绿儿姑娘提醒,即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器重的门客,王某又岂敢冒犯这位温先生?王某只是【大魏宫廷】想与温先生聊几句罢了……凭着我家王爷与你家殿下的关系,难道绿儿姑娘还信不过王某么?”

    见被王琫拆穿了自己那句有深意的话,绿儿俏脸微红,连忙施礼说道:“绿儿哪敢怀疑王宗卫长呢……那,绿儿先且告退。”说罢,她给了温崎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独自向小道另一头走远了。

    看了一阵绿儿离去的背影,见她的身影消失在庭院假山之后,王琫这才转头望向温崎,冷冰冰地问道:“温先生,足下方才询问公主殿下的话,究竟有何目的?”

    此时的王琫,脸上神色可不像对待绿儿时那样和蔼和亲,面无表情、目光冰冷,着实令人畏惧。

    然而,温崎却不畏惧他,想想也是【大魏宫廷】,这可是【大魏宫廷】一位有胆量在会试考场上舞弊、借此报复朝廷的学子。

    “王宗卫长对吧?”温崎撇嘴笑了笑,意有所指地说道:“在下只是【大魏宫廷】觉得奇怪,为何怡王爷恰恰好在这个时候返回大梁,并且在入城后,第一时间来见肃王殿下呢?”

    “这个时候?”王琫听出了温崎话中那故意加重语气的一个词,心中微微一动,皱眉说道:“你指的是【大魏宫廷】『刑部尚书周焉遇害』一事?”

    “……”温崎笑而不语。

    见此,王琫脸上闪过几丝疑惑,他不由地回想起前几日还在三川的时候。

    当日,他们本打算前往青羊部落,可不知为何,赵元俼却突然改变了主意,执意要返回大梁。

    『莫非那张纸条……』

    王琫的心砰砰跳了两下。

    其实他很清楚,虽说他王琫是【大魏宫廷】怡王赵元俼的宗卫长,但实际上有很多事,赵元俼却瞒着他,甚至于,这位王爷手底下实际上还有另外一拨实力不弱的人手……

    但是【大魏宫廷】因为赵元俼从未主动提起过,因此,王琫也只是【大魏宫廷】装作不知,因为他是【大魏宫廷】宗卫,而宗卫,即是【大魏宫廷】忠诚。

    而在王琫陷入沉思的时候,温崎亦在仔仔细细打量着面前这位六王爷的宗卫长。

    温崎感觉很诧异,因为他从王琫的神色判断,这位宗卫长似乎对其王爷的事亦不大了解,否则经他这么一说,要么是【大魏宫廷】惊怒、要么是【大魏宫廷】耻笑,不至于会露出深思的神色。

    可能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温崎观察自己的目光,王琫定了定神,沉声说道:“温先生,王某见你是【大魏宫廷】肃王府的新人,因此,有件事想告知于你。……肃王殿下七八岁的时候,便与我家王爷相识,此后一直是【大魏宫廷】亲如父子,因此无论如何,王爷也不会做出什么对肃王殿下不利的事……温先生护主之心可嘉,但这份防备,着实没有必要。……王某也不希望,因为温先生的关系,使得肃王殿下与我家王爷产生什么芥蒂。”

    “……”温崎闻言沉思了片刻,没有反驳王琫的话,毕竟赵元俼与赵弘润的关系,在赵弘润离开王府前,他便已偷偷询问过宗卫穆青,的确是【大魏宫廷】如王琫所言那般。

    见温崎仿佛是【大魏宫廷】在思忖自己所说的话,王琫暗自满意地点了点头,拱手抱拳说道:“王某言尽于此,望温先生好自为之。……叨扰先生很过意不去,还望温先生见谅,告辞。”

    “……”温崎亦拱了拱手,目送着王琫离开。

    『怡王赵元俼……看来这位王爷的确有些事,只是【大魏宫廷】……我该告诉赵润么?』

    温崎轻吐一口气,脸上闪过阵阵挣扎之色。

    而与此同时,赵弘润与他六王叔赵元俼,正乘坐着马车,在前往吏部本署府衙的路上。

    在途中,赵弘润将此案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这位六王叔,就连余谚的事,在他经过一番犹豫后,亦透露给了赵元俼。

    当然,他透露的是【大魏宫廷】另外一个版本——即拱卫司右指挥使童信杀死余谚这个版本。

    毕竟如今赵弘润与他老爹的关系早已不像当年那样冷淡,因此,尽管赵弘润很清楚余谚是【大魏宫廷】被他老爹下令杀死,甚至是【大魏宫廷】亲手杀死,也不希望从他嘴里说出真相。

    而听了赵弘润的透露,赵元俼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六叔,你在想什么?”见赵元俼久久不说话,赵弘润纳闷地问道。

    听闻此言,赵元俼微笑着看了一眼赵弘润,说道:“弘润,看着你与你父皇摒弃前嫌,六叔也很高兴……”

    赵弘润愣了愣,随即有些不自然地说道:“六叔说得什么话,我与老头子的关系,目前还是【大魏宫廷】很紧张呢。”

    “呵呵。”赵元俼笑了两声,没有说话。

    他心中澄明——那余谚的死,肯定与魏天子逃不开关系。

    而以赵弘润的聪颖,肯定猜得到这件事,可他既然选择隐瞒,这就意味着,赵弘润已逐渐接受魏天子那位父皇,后者在心中已有重要地位。

    这让赵元俼微微有种失落感。

    毕竟,赵弘润虽说是【大魏宫廷】他四王兄赵元偲——即当今魏天子的儿子,但从赵弘润七八岁开始,便一直跟在他赵元俼屁股后头跑,并且将他视为憧憬的对象,还口口声声说什么『长大以后想像六叔一样当一名纨绔王爷』,这使得赵元俼当时越来越喜爱这个侄子,以至于后来对待侄子简直视如己出。

    正如赵元俼的宗卫长王琫对温崎所说的那样,赵元俼的确有不少秘密,但从未做过什么不利于赵弘润的事,以往不会,如今不会,日后也不会,因为在赵元俼的心中,赵弘润就跟是【大魏宫廷】他儿子其实没有什么区别,除了并非他所亲生。

    可如今,感觉到赵弘润与他亲生父亲的关系逐渐和睦,本身没有子嗣、且一直将赵弘润视如己出的六王爷,自然会感到失落。

    『这样也好……』

    思忖了片刻,赵元俼暗暗对自己说道。

    而此时,赵弘润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古怪,心中暗暗着急。

    忽然,他好似想到了什么,岔开话题问道:“六叔,你知道我大魏有什么军队是【大魏宫廷】以『忠诚』为口号的么?……那余谚临死前,好似大呼『忠诚』,我怀疑他曾是【大魏宫廷】行伍的军卒……”

    『……』

    骤然间听到这个,赵元俼的瞳孔瞬间一缩。

    『忠诚?那不是【大魏宫廷】……怎么会?难道果真是【大魏宫廷】……』

    心中转过诸般念头,赵元俼摇了摇头,迟疑地说道:“这个……六叔亦不大清楚,据六叔所知,『驻军六营』好似不用忠诚二字作为口号吧?”

    倘若温崎眼下身在此处,必定能发现赵元俼的神色有异,只可惜,在马车内的赵弘润以及他的宗卫们,皆对赵元俼极为信任,因此也就没有人去注意赵元俼的神色。

    “殿下,吏部本署到了。”

    待马车徐徐停下来后,驾驶着马车的宗卫吕牧在外边喊道。

    “嗯。”赵弘润应了一声,随即对赵元俼说道:“要是【大魏宫廷】我没有猜错的话,刑部尚书周焉周大人在遇害之前,肯定在这吏部本署内,留下了什么线索,能够指认凶党身份的线索。”

    说着,他下了马车。

    继赵弘润之后,赵元俼亦下了马车,抬头望向面前那座朝廷吏部府衙。

    此刻的他,心中颇有些忐忑。

    『会是【大魏宫廷】……那些人么?』

    六王叔心中暗自想道。(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大学生必备网  就爱读小说  杀神白起  龙组兵王  字幕库  都市之神级宗师  重活一次  全职高手  极品最强大少  情话网  重生之财源滚滚  中国玉米网  中药大全  逆天铁骑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银行信息港  杀神白起  房贷计算器  极品全能学生  大宋男儿  论文大全网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神道丹尊  重生修仙我为王  春野小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