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810章:曾经的芥蒂
    片刻之后,赵弘润与温崎来到了偏厅。

    同时,他叫宗卫穆青到府里的酒窖取来一坛酒,让温崎畅饮,作为方才与宗卫们戏弄后者的赔礼。

    起初温崎还恨得咬牙切齿,可待等一闻到酒香,他立马放弃了心中的坚持,让赵弘润再次刷新了对这位温先生的认识。

    可能是【大魏宫廷】因为心中烦闷,因此赵弘润与温崎喝了两杯,期间,他将周尚书一案的查证结果告诉了温崎。

    没想到,温崎居然支持魏天子,支持迅速结案。

    “肃王殿下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或许是【大魏宫廷】觉得赵弘润的眼神有些古怪,温崎连忙解释道:“门下可不是【大魏宫廷】对陛下拍马奉承,门下只是【大魏宫廷】觉得,陛下做出了最稳妥的处置。”

    听闻此言,赵弘润皱了皱眉,不悦说道:“堂堂刑部尚书遇害,父皇却居然想一笔勾掉,当做没有发生过,这叫最稳妥的处置?”

    “要不然呢?”端着酒杯,温崎似笑非笑地反问道:“将此案公布于众?大肆缉拿肃王殿下口中所说的萧氏余孽?……肃王殿下,你可别忘了,那些余孽已渗透到了朝廷当中,单单刑部本署,就抓到五人,其中有两人位居郎官的高位,你能保证朝廷六部二十四司当中,就没有别的萧氏余孽了?”

    “……”赵弘润愣了愣,这才醒悟过来。

    “门下知道,肃王殿下是【大魏宫廷】想找到杀害周尚书的凶手,但门下以为,此事急切不得。那些凶党余孽,又没有在脸上刻着『我是【大魏宫廷】歹人』这几个字,如今线索已断,怎么抓他们?……万一逼急了对方,对方那些潜伏在朝廷里的家伙故意抓错一些无辜的平民百姓,更有甚至诬陷一些贵族,到时候,岂不是【大魏宫廷】更乱?”说着,温崎摇晃了一下手中的酒杯,淡淡说道:“是【大魏宫廷】故,周尚书一案,还是【大魏宫廷】早些结案为好。但这结案,并不意味肃王殿下就不能再追查这件事,不是【大魏宫廷】么?依门下看来,陛下多半也是【大魏宫廷】这个意思,明面上叫大理寺结案,私底下,将此事交给其他人。”

    『……内侍监与拱卫司?』

    赵弘润抿了一口酒水,觉得温崎此言在理。

    按照他对他父皇的了解,魏天子并不是【大魏宫廷】一个会姑息贼患的人,更何况,此番那些萧氏余孽还渗透到了朝廷内部。

    想到这里,赵弘润的心情大好,他觉得温崎说得没错:既然已经没有线索,不如索性将『刑部尚书周焉遇害』一事结案,迅速平息这件事,反正凶手已经确定,十有八九就是【大魏宫廷】那些萧氏余孽,日后有的是【大魏宫廷】机会抓到凶手。

    “不错,不错。”轻轻拍着桌案夸赞了温崎两句,心情已变得大好的赵弘润迈步走向后院。

    望着赵弘润离去的背影,温崎微微摇了摇头。

    他不能否认,这位肃王殿下的品性绝佳,天姿也聪颖过人,只不过,有些时候会在小事上犯些疏忽,就跟上次在吏部本署的库房里时一样,而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些心思缜密而又聪明的人给这位肃王殿下补全大局观下的种种细小疏漏,比如他温崎。

    『反正我在朝里得罪了太多的官员,仕途基本没戏,要不要……』

    温崎端着酒盏思忖着。

    而就在这时,他耳边响起一声尖叫。

    “啊——!!”

    温崎吓了一跳,下意识转过头来,却见某位绿儿大管家几步冲到桌旁,睁大眼睛仔细瞅着那酒坛,随即尖叫道:“温崎,你疯了?你竟然敢偷酒?你知不知道这酒是【大魏宫廷】咱府上招待贵客的?!”

    “我……我没有。”面色有些发白的温崎连忙摇头否认:“这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给在下的赔礼。”

    “赔礼?”绿儿大管事狐疑地盯着温崎,问道:“为何事赔礼?”

    “……”温崎张了张嘴,憋着面色通红,说不出话来。

    他哪敢实话透露。

    见此,绿儿眯了眯眼睛,咬牙切齿地说道:“好啊,你偷酒不算,居然还撒谎骗人?……我原以为你这两日改好了,没想到你是【大魏宫廷】早有预谋,不对,是【大魏宫廷】处心积虑,也不对。总之,你气死我了!跟我走,今日你不把那堆柴火给我劈完,姑奶奶跟你没完!”

    “啊——!”

    一声惨叫,温崎被某位绿儿大管事拎着耳朵抓走了。

    被抓走前,他尚恋恋不舍地看着桌上那坛酒。

    而与此同时,正迈步走向后院的赵弘润疑惑地回头瞧了一眼。

    “卫骄,我好似听到了谁的惨叫?”

    “有么?”卫骄亦回头张望了几下,疑惑地说道:“殿下听错了吧?”

    “哦。”赵弘润将信将疑,在耸了耸肩后,继续朝着后院而去。

    待等来到北苑,赵弘润便看到苏姑娘、芈姜、芈芮、乌娜、羊舌杏等女正与玉珑公主在园子里说说笑笑。

    “呀,夫君来了。”羊舌杏的眼睛最尖,第一个瞧见了赵弘润,带着几分羞涩连忙来到了赵弘润跟前,满脸喜滋滋的表情。

    “聊什么呢?”

    赵弘润顺着羊舌杏的心思,来到了园子里,目光扫过园子里的众女,与她们打着招呼——芈姜的蠢妹妹除外,这丫头仍在往嘴里大把大把地塞着梅干,看得赵弘润暗暗摇头。

    “妹,别吃了。”芈姜不动声色地拉了拉妹妹的衣袖,虽然她早已习惯,但她仍然感觉挺丢脸,只可惜此刻的芈芮眼中只有那盘梅干。

    “姐妹们在听公主殿下与乌娜妹妹争论谁的骑术更精湛呢。”苏姑娘温柔地回答道。

    『姐妹……们?』

    瞅了眼满脸温柔笑容的苏姑娘,又瞅了眼看上去格格不入的芈姜,赵弘润感觉这个词着实有些别扭。

    “当然是【大魏宫廷】乌娜的骑术精湛咯。”随手从盘子里拿起一颗梅干丢到嘴里,赵弘润无视某个蠢丫头那仿佛是【大魏宫廷】护食般的怒视,笑呵呵地说道。

    “嘻嘻!”乌娜听了这话很是【大魏宫廷】高兴,蹦蹦跳跳地来到赵弘润身边,挽住了后者的手臂,这个举动,让苏姑娘与芈姜不约而同地看了过来。

    然而,乌娜高兴了,就意味着某位公主殿下不高兴了,她轻哼一声,不快地看着赵弘润说道:“你懂什么呀?我的骑术很厉害的。”

    “得了吧。”赵弘润翻了翻白眼,揉了揉乌娜的头发,没好气地看着玉珑公主说道:“你才练了几天的骑术?人家乌娜从小到大在三川草原上长大,骑术不比你精湛?”

    “呀!”玉珑公主跳了起来,愤慨地说道:“我可是【大魏宫廷】赢了王叔的!”

    赵弘润自然知道玉珑公主口中的『王叔』,指的便是【大魏宫廷】他六王叔赵元俼的宗卫长王琫,无语地翻了翻白眼打击道:“得了吧,王琫宗卫长,那可是【大魏宫廷】在青羊部落获得了『勇士』资格的,除非他有心让着你,否则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赢过王琫。”

    “呀!”玉珑公主气地直跺脚,愤愤地说道:“弘润,你是【大魏宫廷】故意气我么?”

    赵弘润咧了咧嘴,笑嘻嘻地说道:“谁让你不给我带礼物。”

    听了这话,玉珑公主鼓着脸气呼呼地瞪着赵弘润,随即故作冷笑地说道:“哎呀,弘润弟弟现在是【大魏宫廷】越来越不得了了,也难怪哦,两次征讨楚国的英雄嘛,二十万魏军的统帅……”

    “你想怎么样?”赵弘润笑呵呵地问道。

    只见玉珑公主气呼呼地瞪着赵弘润半响,忽然嘿嘿笑道:“我告诉义母,说你欺负我!”

    听闻这话,赵弘润的面色就垮了下来,毕竟玉珑公主口中的义母,指的就是【大魏宫廷】沈淑妃。

    有时候,赵弘润真怀疑在沈淑妃眼里,亲子不如养子、养子不如义女,也不晓得沈淑妃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同情玉珑公主的幼年,总之对她是【大魏宫廷】格外的好。(题外话:某位身在北疆的桓王殿下猛打喷嚏。)

    “不要吧?”赵弘润讪讪地说道。

    说实话,别人他不怵,可若是【大魏宫廷】那位他视如亲生母亲的沈淑妃的话,他心底还是【大魏宫廷】有些发怵的。

    “知道错了?”玉珑公主趾高气昂般地看着赵弘润,哼哼着说道:“那就赶紧哄哄皇姐我,否则呀,待会皇姐我就要去凝香宫告状咯。”

    瞧见这一幕,众女笑嘻嘻地暂避了,哪怕是【大魏宫廷】面无表情的芈姜,也拉着妹妹离开了,好歹给赵弘润留了些面子。

    见此,赵弘润只好说了一番好话,将玉珑公主哄开心了。

    这不,被哄开心的玉珑公主还从脖子上取下了一串骨制的项链,递给了赵弘润。

    “喏,给你的礼物。……前天你那样气我,本来我都打算自己留着带了。”

    赵弘润接过那串骨制项链,他知道这东西,这是【大魏宫廷】三川羱族少女们身上最常见的饰物,而魏国这边,更多的还是【大魏宫廷】以手饰、头饰为主。

    “好好保存哦,我可是【大魏宫廷】花了大力气才制作成这串项链呢。……你看这里,还有我亲手刻的字呢,『赠予弘润』。”方才还生气的玉珑公主,眼下指着项链,兴致勃勃地介绍着。

    尽管心中很感动,但赵弘润脸上却露出了嫌弃之色:“字好丑。”

    “你!”玉珑公主气地跺了跺脚:“你到底要不要?!”

    “当然要。”赵弘润得逞般地笑了笑,随即,他稍一犹豫,冷不丁说道:“玉珑,今日我见到何昕贤了。”

    “谁?”玉珑公主愣了愣,显得有些疑惑,半响后这才仿佛才想起了什么,嘟着嘴说道:“是【大魏宫廷】他呀……”(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毕业论文网  最强逆袭  史上最强重生者  全民领主  超级无上神帝  据说娱乐网  女性健康  穿越小说  五行天  我闺女是天师  花百科  电视指南  首富杨飞  超强吸妖器  赘婿  杀神白起  战神狂飙  赘婿  全球高武  超级兵王  寸芒  牧神记  说说大全  健康报网  落秋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