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815章:画像
    『这座废宫……是【大魏宫廷】另一个幽芷宫?』

    赵弘润在殿内转了几圈,心中着实有些诧异,因为据他所知,皇宫内并没有两座一模一样的宫殿。

    打个比方说,沈淑妃居住的凝香宫,它也有专属的一种香草(花),但绝不可能会是【大魏宫廷】白芷,因为白芷是【大魏宫廷】代表着幽芷宫的。

    两座一模一样的宫殿,赵弘润从来没有听说宫内有这种事。

    “有些器物,都有些岁数了……”

    “应该有十多年了吧?”

    “啧啧,上好的檀木啊,摆在这里受潮,真是【大魏宫廷】可惜……”

    众宗卫们在检查了一遍安全情况后,便开始打量这座废宫,时不时都发表议论。

    “殿下,这里并非幽芷宫。”

    宗卫长卫骄走到了赵弘润身边,指着殿内一根柱子的石质底座说道:“您看,这些殿基,雕刻的皆非是【大魏宫廷】白芷……”他陆陆续续都向赵弘润指出这座废宫内的第二类雕纹。

    是【大魏宫廷】的,除了白芷雕纹外,这座废宫还存在着第二类雕纹,而且这种雕纹几乎都出现在柱子、柱子的底座还有顶上的栋梁上。

    见此,赵弘润点了点头,说道:“唔,这里并非幽芷宫,这些属于幽芷宫的物什,应该是【大魏宫廷】被人移到此地的……”

    “呀!”

    就在赵弘润猜测之际,袖香好似想到了什么,惊讶都叫唤了一声。

    “怎么了,袖香?”赵弘润回头问道。

    只见袖香环视着殿内的物什,一脸回忆之色地轻声说道:“殿下,奴婢曾经听秀娥姐姐讲过一桩事,倘若此事属实的话,这些……或许果真是【大魏宫廷】我……不不,是【大魏宫廷】幽芷宫的物什。”

    “秀娥?”赵弘润疑惑都看了眼袖香。

    见赵弘润面露困惑,袖香便向他做出了解释,原来秀娥就是【大魏宫廷】陈淑嫒身边那名年长的宫女,这名宫女是【大魏宫廷】陈淑嫒初入宫时就分配给她的第一批宫女,因此陈淑嫒非常信任她,不亚于像沈淑妃信任小桃那样。

    “……据秀娥姐姐曾经所说,淑嫒娘娘当年初搬到幽芷宫时,见宫内的器具、物什陈旧,很不高兴,遂恳求陛下让宫造局重新打造了一些,至于原来的那些物什,都叫内侍监搬走处理掉了……”说着,袖香又四下瞧了瞧,惊讶都说道:“原来内侍监都搬到这里来了。”

    “倒像是【大魏宫廷】那位陈淑嫒会做的事。”宗卫穆青撇嘴说了一句,引起了众宗卫的会心笑容。

    毕竟在众宗卫们眼里,那位陈淑嫒仗着受魏天子宠爱,那可向来是【大魏宫廷】趾高气昂的,只因为不喜欢使用旧物就叫宫造局重新打造了一批,这可一笔不小的开支。

    然而,赵弘润却没有笑的意思,而是【大魏宫廷】用惊讶、意外的目光再次打量着殿内这些器物。

    『旧物……幽芷宫的旧物?不会吧?难道这些东西,是【大魏宫廷】萧淑嫒……』

    就在赵弘润惊疑不定之时,宗卫吕牧与高括二人正在检查靠墙的几个壁橱,只见里面空荡荡的,唯独一只抽屉内,放着一幅画轴。

    “殿下。”吕牧将这幅画轴交到了赵弘润手中。

    赵弘润徐徐展开画轴,只见画轴上绘着一名美貌的女子,只见此女身穿着浣纱罗裙,侧坐在池旁的一块石头上,表情恬静都望着池中的游鱼。

    在她身后,有一名宫女撑着纸伞,仿佛是【大魏宫廷】替她遮挡着阳光。

    『……』

    赵弘润张了张嘴,因为他下意识都感觉这一幕非常熟悉——虽然他没有亲眼见过,但是【大魏宫廷】却听人提起过,听他的六叔赵元俼。

    “这是【大魏宫廷】……公主?”

    穆青凑过脑袋来打量了两眼,嘀咕了两声,表情很是【大魏宫廷】惊愕。

    话音刚落,就见袖香也凑了过来,在瞅了两眼后说道:“呀,这不是【大魏宫廷】淑嫒娘娘嘛?这里怎么会有淑嫒娘娘的画像?”

    “这是【大魏宫廷】陈淑嫒?”穆青惊愕都望向袖香,表情古怪都说道:“陈淑嫒哪学得会这份恬静……若果真是【大魏宫廷】陈淑嫒啊,画像中的女子,头肯定是【大魏宫廷】向上扬的……”

    这话听得众宗卫们忍不住笑了出声。

    然而笑过之后,像吕牧、周朴、高括这些聪颖机敏的宗卫们,眼神就逐渐有了些变化,因为他们也像赵弘润一样,猜到了这幅画像所画的那名女子的真正身份。

    不是【大魏宫廷】陈淑嫒,因为陈淑嫒没有此女的恬静与端庄;也不是【大魏宫廷】玉珑公主,因为玉珑公主没有画中的女子那样成熟有魅力,那么,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画中的女子,是【大魏宫廷】玉珑公主的生母,萧淑嫒。

    『啧啧,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怪不得陈淑嫒就算没有子嗣,且刁蛮任性、多次在宫内惹是【大魏宫廷】生非,却仍然能得到老头子的宠爱,哪怕是【大魏宫廷】被打入冷宫,居然还有机会返回幽芷宫……呵。不过……这不对啊,老头子不是【大魏宫廷】恨极了萧淑嫒么?甚至还将那份余恨迁怒到了玉珑身上,可他却不但将与萧淑嫒容貌相似的陈淑嫒仍安置在幽芷宫,甚至于还让内侍监保留着萧淑嫒曾经使用过的物什……这可不是【大魏宫廷】单纯的恨意啊。』

    摇了摇头,赵弘润不禁有些怜悯陈淑嫒。

    那个以往趾高气昂的女人,或许自以为是【大魏宫廷】凭借着容貌才取得了魏天子的宠爱,可实际上,她却或许是【大魏宫廷】宫内最可怜的女人。

    想到这里,赵弘润对陈淑嫒仅有的一丝敌意,亦消散都无影无踪,他不由地回想起了他母妃沈淑妃的话:这宫内的女人,过得都不容易。

    『算了,看她今日与母妃姐妹相称,应该是【大魏宫廷】没想着再惹事了,日后就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吧。』

    赵弘润抚摸着画像有几处因为年代关系而发黄的地方,忽然心中一动,对穆青说道:“吕牧,将玉珑带到这里来。”

    “是【大魏宫廷】!”吕牧会意,点点头转身离去。

    此后,众宗卫们继续检查这座废宫,而赵弘润则继续端详着手中这幅画像。

    『她就是【大魏宫廷】六叔深爱至今的女人……』

    赵弘润心中感慨着,他不得不承认,画像中的女主人的确很美,这份美不单单体现在外表,而是【大魏宫廷】体现她举手投足间的那种气质,而这种气质,他只在沈淑妃、乌贵嫔等宫内极少数的后妃身上感受到,仿佛是【大魏宫廷】一种与世无争的感觉。

    因此,相比较画像中的这名女子,无论是【大魏宫廷】陈淑嫒还是【大魏宫廷】玉珑公主,都不止逊色了一分,尽管三女的容貌都可以说颇为相似。

    『怪不得今日玉珑在见过陈淑嫒后,人就有些不对劲,原来如此……我以往只顾着厌恶陈淑嫒,还真没去注意,陈淑嫒与玉珑,的确是【大魏宫廷】有六七分相似……』

    看着手中这幅画,赵弘润释然地弄明白了好几个以往曾困惑他多时的疑问。

    不知过了多久,玉珑公主在宗卫吕牧的带领下,急匆匆都来到了这座废宫。

    可能是【大魏宫廷】途中吕牧已向玉珑公主透露了什么,因此,玉珑公主在走入这座废宫的前殿时,面色有些难看,那是【大魏宫廷】一种掺杂着忐忑、惶恐与哀伤的表情。

    待等她来到赵弘润身边,清楚瞧见画像中那名女子时,她脸上仅剩下的那点强颜欢笑也不见了,下意识都用小手捂着嘴,泪水顿时涌了出来。

    “别、别哭啊。”赵弘润手忙脚乱都用袖子拭去玉珑公主脸上的泪水,口中问道:“玉珑,你瞧瞧仔细,她是【大魏宫廷】你娘么?”

    “我……我不知道……”玉珑公主语气哽咽地说道:“自我记事起,我就从来没有见过我娘,玉琼阁内也没有娘的画像……我也曾多次询问宫内的人,可没有一个人告诉过我,我与我娘长得像或不像,只是【大魏宫廷】……”她小声抽泣着,抿着嘴说道:“只是【大魏宫廷】看着这画像,我忽然感觉心口好痛……好痛……喘不过气来……”

    见玉珑公主情绪激动都从自己手中把画像接了过去,一边看一边落泪,赵弘润暗自叹了口气,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着她。

    而与此同时,在垂拱殿内,一名小太监急匆匆都跑到了内殿。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大太监童宪轻声呵斥了一句。

    那名小太监平复了一下呼吸,随即附耳对童宪低声说了几句,顿时间,童宪面色大变,神色阴晴不定起来。

    “怎么了?”可能是【大魏宫廷】察觉到了童宪的异样,正在批阅奏章的魏天子慢条斯理地问道。

    童宪挥挥手遣退了那名小太监,在犹豫了一下后,迈步走到魏天子身旁,弯下腰,低声对魏天子说道:“陛下……肃王殿下方才去了那座宫殿,还让人将玉珑公主也带了过去。”

    “哼,那劣子就是【大魏宫廷】不听朕的。”魏天子批阅着章折,冷哼了一声,多半是【大魏宫廷】因为赵弘润不听他的话,仍与玉珑公主呆在一起而感到不快。

    忽然,他手中的动作一顿,皱起眉头狐疑地问道:“哪个殿?”

    “那座宫殿!”童宪低声说道,刻意都加重了语气。

    “……”魏天子张了张嘴,在片刻的失神后,眼中凶光一闪,竟然将手中的毛笔狠狠甩在龙案上,不顾墨汁染污了龙案与案上的章折,站起身来,面色阴沉地疾步走向殿外。

    童宪连忙跟上。

    这一幕,惊地垂拱殿内的三位中书大臣面面相觑。

    “陛下这是【大魏宫廷】什么了?”中书右丞冯玉疑惑地问道。

    中书令蔺玉阳与中书左丞虞子启互换了一个眼神,脸上亦露出几许疑惑。

    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魏天子如此失态过。(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第一星座网  重生修仙我为王  赘婿  创世中文网  开天录  三国高校传  汉乡  开天录  逍遥游  中学生阅读网  神豪之娱乐天下  明末第一贼  房贷计算器  回到地球当神棍  落秋中文  电视指南  飞剑问道  极品全能学生  超级兵王  大宋男儿  超级神基因  回到明朝当王爷  花都最强医圣  逆剑狂神  大宋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