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823章:游马重骑
    『ps:其实应该进入陇西魏氏剧情了,但仔细想想,有些零碎的东西这会儿不写,以后就插不进去了,所以,容作者花一两章,将某些零碎的交代清楚。』

    ————以下正文————

    “可惜,西陵君屈平居然被楚王给拘禁了……”

    观阅着从楚国送来的最新消息,赵弘润颇感遗憾都叹了口气。

    因为在他看来,屈氏一族的所有人加在一起,也不如西陵君屈平一个人的价值大,只可惜,楚王熊胥也考虑到了这一点,并未将西陵君屈平也流放到固陵一带,而是【大魏宫廷】将其拘禁在楚王目前的临时行宫虎方。

    不过对于赵弘润的感慨,门客温崎倒是【大魏宫廷】不以为然。

    “依门下看来,殿下实在不必如此遗憾。……西陵君屈平虽能耐不小,可他却对楚王忠心耿耿,纵使是【大魏宫廷】此人流放到固陵,难道殿下就有把握说服此人?”

    听了温崎那一针见血的见解,赵弘润微微愣了愣。

    不得不说,温崎的见解相当精准,要知道,西陵君屈平是【大魏宫廷】因为了解到楚王熊胥要彻底铲除整个屈氏一族,这才被迫无奈起兵抗拒,这不,当楚王熊胥收回成命,决定将屈氏流放到固陵后,当时手中仍有数万精锐军队的西陵君屈平,立马解散军队,向寿陵君景舍投降。

    如此一位对楚王、对楚国忠心耿耿的邑君,纵使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自忖也没法说服对方改投魏国,亦或是【大魏宫廷】报复楚国。

    “可惜,收了一网鱼苗,却丢了一条大鱼……”赵弘润轻叹着摇了摇头。

    “放心吧。”温崎闻言轻笑道:“那位西陵君啊,恐怕是【大魏宫廷】难有什么作为了……”

    赵弘润自然明白温崎的意思:西陵君屈平,在最后关头放弃了继续与楚国王党派为敌,加速了反对派的败亡,不出意外的话,屈氏一族恐怕是【大魏宫廷】恨死了屈平这个“叛徒”;而楚王熊胥那边呢,恐怕也不会再继续重用屈平。

    不出意料的话,那位西陵君屈平,楚国的三天柱之一,日后恐怕就只能当一名楚王宫内的文官,别说再掌兵权,恐怕连人身自由都会失去——毕竟此人的地位太过于超然,楚王熊胥绝对不会给他自由。

    “可惜了一位大才。”赵弘润一脸感慨地说道。

    听闻此言,温崎哂笑一声,淡淡说道:“注定得不到的人才,肃王殿下你就是【大魏宫廷】想破了头,也注定得不到。……与其想这些没用的,殿下不如考虑考虑,如何利用已被流放至固陵的那些屈氏族人。”说罢,他转头望向赵弘润,试探着问道:“殿下打算招揽这些人么?”

    “怎么可能。”赵弘润摇了摇头。

    “那就好。”温崎点点头,正色说道:“门下知道肃王殿下想要什么,无非是【大魏宫廷】『名分』,但是【大魏宫廷】屈氏一族的『名分』,殿下还是【大魏宫廷】不要取为妙。”

    “本王懂的。”赵弘润闻言笑着说道:“温先生放心,本王从未想过要将那些人招揽到我大魏来……本王就是【大魏宫廷】想恶心恶心楚国,让屈氏一族时不时地给楚国添点乱子。”

    温崎嘿嘿一笑,没有问出什么『如今的屈氏还有实力给楚国添乱子吗?』这种愚蠢的问题。

    只要有某位肃王在背后偷偷地支持,这根本不是【大魏宫廷】什么问题。

    “以什么名义呢?”温崎正色问道:“此事若是【大魏宫廷】不慎走漏风声,可是【大魏宫廷】会被楚国抓到把柄的。”

    赵弘润想了想,摸着下巴笑呵呵地说道:“就以……『怜悯屈氏一族如今的下场,看在彼此都拥有悠久古老血统的份上,给予一定的人道资助』,温先生意下如何?”

    “无懈可击!”温崎竖起大拇指笑着赞道。

    他再一次亲眼见证,眼前这位肃王殿下,果真是【大魏宫廷】天底下少有的出类拔萃的人才,就比如前一阵楚国熊氏与屈氏的内战,一番呼吁逼得楚王熊胥不好对屈氏一族赶尽杀绝,这招在温崎看来,亦是【大魏宫廷】高明的阳谋。

    温崎相信,楚王熊胥必定是【大魏宫廷】一边咬牙切齿,一边更改了对屈氏一族的判决。

    否则,以楚王熊胥堂堂楚国君王的身份,又岂会在那份国书上,写了那么多挖苦魏天子与肃王赵弘润这对父子的话,显然是【大魏宫廷】恨死了某位肃王。

    “这件事,就交给门下去办吧。”温崎拱了拱手,提出了一个让赵弘润颇感诧异的提议。

    “你代本王去商水郡?”赵弘润着实有些吃惊。

    事实上,赵弘润手中堆了一大堆的事,比如安置从楚国迁移而来的百万难民。

    本来这件事应该由他亲自去处理,可尴尬的是【大魏宫廷】,陇西魏氏即将抵达魏国,听到这个消息后,连他三叔公赵来峪都送来了书信,准备亲自赶来大梁,可想而知这件事的重要性。

    因此,赵弘润还真没办法在这个时候前往封地着手处理安置楚国难民的事。

    没想到,温崎却自己提了出来,说是【大魏宫廷】愿意为他分忧。

    这让赵弘润惊讶之余,很是【大魏宫廷】喜悦,毕竟温崎的才能可不下于他,妥善安置楚国难民这种事,并不能难道这位足智多谋的俊才。

    不过,这位温人才怎么突然就准备为他出谋划策了呢?

    难道……

    “被绿儿给挤兑的?”赵弘润冷不丁的一句话,让温崎微微有些色变。

    “怎、怎么可能!”定了定神,温崎一脸正色地说道:“门下只是【大魏宫廷】觉得,自拜投肃王殿下以来,寸功未建,心中有愧……”

    “看来的确是【大魏宫廷】绿儿挤兑的。”宗卫周朴笑眯眯的一句话,非但让众宗卫们哄堂大笑,亦让温崎的面色变得更加难看。

    “好了好了。”见温崎的面色涨得跟猪肝似的,赵弘润摆了摆手,坐到书桌后,提笔在纸上写了一张名单,随即在吹了吹墨迹后,将这份名单交给了温崎。

    “西华县县令徐宥之?圉县驿站驿长何之荣?圉县县令黄玙?”念了名单上的几个名字,温崎疑惑地望向赵弘润,不解地问道:“肃王殿下,这些人是【大魏宫廷】?”

    “是【大魏宫廷】曾经本王的相识,本王与他们有过接触,皆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栋梁之才,温先生以本王的幕僚身份前往,不妨与他们多亲近亲近。”

    温崎恍然大悟:原来名单上的人,皆是【大魏宫廷】“自己人”。

    仔细看了几遍名单的名字,温崎将这张名单交还给赵弘润,拱手说道:“门下已记下了,不知肃王殿下何时派门下前去?”

    赵弘润早就怀疑温崎亦有过目不忘的才能,因此并不介意温崎如此托大地将名单还回来,点点头说道:“既然温先生愿意为本王分忧,那就事不宜迟……今日下午就出发,温先生可有异议?”

    温崎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异议。

    见此,赵弘润转头对众宗卫说道:“高括、种招、何苗、朱桂,你们四人再带二十名肃王卫,护送温先生前往商水,务必要保证温先生的周全。

    ”

    “是【大魏宫廷】!”四名宗卫抱拳领命。

    当日中午,赵弘润在府上的一处偏厅宴请了温崎,为他送行。

    待酒足饭饱之后,温崎便与四名宗卫以及二十名肃王卫,向赵弘润告辞,准备前往祥符港,从那里坐船前往商水。

    尽管温崎口口声声表示不必相送,但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将温崎送到了港口,看着他乘船离开。

    因为,温崎的确帮了分身无暇的他一个大忙。

    『要是【大魏宫廷】能多几位像温崎、骆瑸这样的智囊就好了……』

    目送着船只离开,赵弘润心中暗自叹了口气。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倘若身边有多几位像温崎、骆瑸那样可以独当一面的谋士智囊,哪怕他终日里像他六王叔那样嬉戏玩耍,亦不会耽误多少正事,只可惜,投奔他的有志之才很少,几乎没有,而取得他信任的,目前也只有温崎一人而已。

    如此又过了数日,在这数日里,他每日带着玉珑公主前往冶造局,将后者丢在冶造局让她玩……不,测试冶造局正在大力改进的狙击弩,自己则去视察了冶造局的发展情况。

    比如说城外的地炉,火砖的烧制情况,博浪沙河港的建设进程等等。

    不过在六月二十六日这一天,赵弘润决定去一趟游马军的驻地。

    同行的玉珑公主起初有些不高兴,不过当她得知游马军居然是【大魏宫廷】一支骑兵后,立马就变得高兴起来,毕竟她同样也喜欢骑马。

    游马军的驻地,目前驻扎在大梁王城的东郊,新建的军营占地并不大,毕竟游马军目前的编制也只有五千余人而已。

    当赵弘润一行人来到游马军军营的时候,骑督将游马,不对,应该叫做马游,则早已在军营外恭候——随着游马军恢复了番号,曾经自称游马的某个男人,亦改了自己的名字。

    对此,马游是【大魏宫廷】这样解释的:当初游马军被魏国抛弃,他是【大魏宫廷】因为不想忘却曾经的同伴,这才改名为游马,而如今既然游马军已恢复了番号,他再自称游马就不太妥当了,因为他觉得,游马军并不是【大魏宫廷】属于他一个人的。

    因此,游马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马游。

    “游马……不对,马游,拿着。”在见到马游后,赵弘润将一份圣旨递给了后者。

    “这是【大魏宫廷】?”马游疑惑地展开圣旨瞅了两眼,随即双目瞪大,竟激动地整个人都不由地颤抖起来。

    因为这份圣旨上只写了一行字:『大魏第一骑军——砀郡游马』

    拍了拍马游的肩膀,赵弘润语气复杂地说道:“老头子要面子,让他承认过错,很难,本王只能做到这样了……”

    “不、不,这已经足够了……”像马游这样的汉子,亦感动地热泪盈眶,朝着大梁城跪倒在地,双手捧着那份圣旨,大声喊道:“多谢陛下!”

    看着激动地不能自己的马游,赵弘润暗自感慨,他知道,无论是【大魏宫廷】马游还是【大魏宫廷】游马军,等这一刻已等了十几年。

    『这就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男儿汉,忍辱负重十几年,犹不忘忠诚……』

    赵弘润伸手挽住马游的胳膊,将其扶了起来,随即笑着岔开话题道:“游马军呢?今日本王可是【大魏宫廷】在视察的。”

    马游用袖子擦去了热泪,一脸喜色地说道:“殿下放心,我游马军一定不会辜负殿下的期待……”正说着,他好似感觉到了什么,转头望向远方,笑着说道:“来了!”

    “砰砰砰——”

    “砰砰砰——”

    脚下的大地,仿佛都在颤抖。

    随即,远方出现了一支骑兵的身影。

    “游马军?”宗卫吕牧皱了皱眉,嘀咕道:“这股大地的震动,不太对劲啊……”

    众宗卫的脸上露出了几许困惑,因为他们觉得,仅仅只有五千人左右的游马骑兵,哪怕是【大魏宫廷】全军冲锋,也不至于会出现这般的地震。

    “那是【大魏宫廷】什么?”

    突然,玉珑公主惊骇地睁大了眼睛。

    她仔细观瞧,这才发现,远处的骑军,骑兵们一个个全身穿着厚实的黑甲,甚至连脸部都带着面甲,只露出两只眼睛,更骇人的是【大魏宫廷】,居然连他们胯下的战马,都披着厚厚的铁甲。

    这哪里还是【大魏宫廷】骑兵,这分明就是【大魏宫廷】移动的钢铁堡垒!

    “骑……兵?”

    玉珑公主吃惊地望向赵弘润,因为她感觉,眼前的那支骑兵,与她所了解的并不一致。

    然而,此时赵弘润脸上却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啊,骑兵……重骑兵!”

    倘若说轻骑兵是【大魏宫廷】冷兵器战场的王者,那么重骑兵,就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心中割舍不掉的执念。

    哪怕重骑兵的辉煌只是【大魏宫廷】昙花一现,注定会像战车一样被淘汰。(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减肥方法  个性说说  最强终极兵王  汉乡  金庸网  美食供应商  民国谍影  寒门崛起  中华康网  调教大宋  盛唐之帝国崛起  男性健康  神道丹尊  开天录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斗战狂潮  调教大宋  全职法师  99养生网  龙组兵王  扶蜀  创世中文网  娱乐大头条  战神狂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