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835章:临洮君魏忌(二)
    『ps:补上昨日第二更。』

    ————以下正文————

    因为临洮君魏忌的诚恳,成皋军第一营营将军封夙逐渐改变了对前者看法。

    他们来到了关内一处空旷之地,吩咐几名陇西魏兵将一架连弩抬了过来。

    其实这些连弩,在临洮君魏忌接管成皋关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了,可尴尬的是【大魏宫廷】,他们却不会操作这种连弩。

    虽然他们也曾询问成皋军的士卒,但可以预见,那些成皋军的士卒们对陇西魏兵恨得咬牙切齿,怎么可能会教他们。

    然而今日,成皋军第一营将封夙下令,成皋军的士卒纵使心中不愿意,也只能听命行事。

    充当靶子的,是【大魏宫廷】一根木桩,木桩上套着陇西魏军将领级别才有资格穿着的盔甲。

    在被穿着于那根木桩前,封夙曾用手掂了掂量那套盔甲,随即又用手敲了敲,眼中带着几丝惊讶,但更多的则是【大魏宫廷】不以为意。

    惊讶的是【大魏宫廷】,封夙感觉这件青铜盔甲的质地还算不错,只不过嘛,如今魏国军队的军制盔甲,早已抛弃了青铜,普遍采用在铁中掺入其他金属的『掺金铁』,亦或是【大魏宫廷】某位肃王殿下所称的『合金』。『注:这里之所以没有直接说钢,是【大魏宫廷】因为赵弘润觉得魏国冶炼锻造的铁碳合金,还没有达到足以称之为“钢”的程度。』

    “看好了。”

    对临洮君魏忌说了一句,封夙亲自上阵操作那架连弩,瞄准着远处作为目标的靶子,扣下了扳机。

    只听嗖嗖嗖两声,随即又是【大魏宫廷】砰地一声巨响,临洮君魏忌惊愕地看到,远处的那个木桩靶子,被凌空击飞还不算,居然在半空中被射暴。

    至于木桩上套着的那件青铜盔甲,更是【大魏宫廷】根本无法阻挡强劲的弩矢,砰地一声变成了满地大大小小的碎片。

    『这……怎么可能?』

    临洮君魏忌并没有告诉封夙,实际上那件盔甲是【大魏宫廷】他的。

    是【大魏宫廷】的,堂堂临洮君魏忌的盔甲,在赵氏魏国的连弩面前,简直就跟薄纸一般脆弱,轻易就被撕碎。

    走到那根木桩面前,临洮君魏忌的表情很是【大魏宫廷】精彩,因为那根木桩被三支强劲的弩矢穿透,居然被射成了数段。

    倘若是【大魏宫廷】一个人穿着铠甲作为靶子……

    临洮君魏忌不敢想象。

    他迅速地回到封夙身边,一脸惊叹地抚摸着那架连弩。

    尽管他早已猜到,若不是【大魏宫廷】极其强劲的兵器,这些连弩绝对不会被安装在成皋关上,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大魏宫廷】难以想象,这连弩的威力居然如此巨大。

    『这就是【大魏宫廷】中原魏国的兵器……』

    临洮君魏忌脸上露出了欢喜的神色,喃喃说道:“若有许多这等利器,纵使是【大魏宫廷】他日碰到秦的『铁鹰』、『黥(qing)面』,亦不在话下了……”

    “铁鹰?黥面?那是【大魏宫廷】什么?”封夙闻言不解地问道。

    临洮君魏忌闻言解释道:“秦人生于秦岭,将猛鹰视为祥瑞。铁鹰,即是【大魏宫廷】秦国一支非常非常可怕的军队……封夙将军听说过『武卒』么?”

    “魏武卒?”封夙表情有些古怪,他心说:我大魏开辟了中原国土的魏武卒,我怎么可能不知?

    忽然,他心中一愣,意识到一个被忽略的事实:武卒,那可不是【大魏宫廷】赵氏魏人独有的。

    仿佛是【大魏宫廷】看透了封夙的心思,临洮君魏忌点点头说道:“贵方的怡王赵元俼大人,曾出访我陇西,我曾听他讲述过赵氏魏人在中原征战的故事。……不错,贵方称之为『魏武卒』的锐士,实则是【大魏宫廷】我陇西魏氏所创建的,赵氏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带走了其中的一部分……”

    封夙将信将疑地看了临洮君魏忌一眼,问道:“魏武卒,与那铁鹰有什么瓜葛么?”

    “呵。”临洮君魏忌闻言笑着说道:“铁鹰,即是【大魏宫廷】秦国仿效我陇西魏氏所建立的军队,封夙将军觉得这算不算瓜葛?”

    封夙吃惊地睁大了眼睛,毕竟他心中,魏武卒那可是【大魏宫廷】魏国传说中的精锐军队,魏国建国后几百年,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取代魏武卒的地位,然而在秦国,居然有一支足以匹敌魏武卒的军队?

    “封夙将军不必担心,无论是【大魏宫廷】武卒也好,铁鹰罢了,这些一个个都能以一当十的猛士,在层层筛选、训练后,剩下的并没有很多……”说到这里,他瞅了一眼封夙,表情古怪地说道:“在我陇西,武卒最多的时候,也只有一千四百人……因此我曾经也想不通,赵氏从哪弄出近万的武卒,据说还被北方的韩国给覆灭了……”

    他的表情分明就是【大魏宫廷】在埋怨,责怪赵氏魏人没有从一始终地贯彻魏武卒的严格筛选,以至于竟被韩国打地全军覆没,白白折了魏武卒的名声。

    “那秦国的铁鹰呢?”封夙眨了眨眼睛,仿佛是【大魏宫廷】在表示:那都是【大魏宫廷】我大魏几十年前的事了,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

    “相差不会太多。”临洮君魏忌摇了摇头,随即正色说道:“铁鹰个个都是【大魏宫廷】锐猛之士,不过有这些连弩在,呵呵。……眼下,我更在意『黥面军』。”

    “黥面……就是【大魏宫廷】是【大魏宫廷】在脸上刺字的犯人,对吧?”封夙困惑地问道。

    临洮君魏忌点点头,又摇摇头,随即这才说道:“是【大魏宫廷】那样没错,但那些人,并非犯人,而是【大魏宫廷】贱民。”说着,他见封夙皱了皱眉,遂解释道:“我没有别的意思。……贱民,是【大魏宫廷】陇西与秦国那边的称呼。早前我陇西与秦国在攻灭其他的氏族后,都会在那些战败者的脸上刺字,免得他们逃逸。……十几年前,秦国更改了国法,允许贱民获得职爵,因此,大量的贱民踏足战场。这些人绝大多数并没有经过训练,但是【大魏宫廷】非常勇悍,为了摆脱贱民的身份,在战场上悍不畏死。这些人,并不是【大魏宫廷】战场上的秦军主力,他们甚至连军队番号都没有,但是【大魏宫廷】,却一次又一次地给我陇西魏军造成了巨大的伤亡,我们称这些人为『黥面军』。”

    “黥面军……”封夙轻声念叨着,因为他从临洮君魏忌的表情中看得出来,这位陇西魏氏的邑君,果真是【大魏宫廷】对那支“特别”的军队极为忌惮。

    而这时候,临洮君魏忌忽然在连弩的基架上发现一行刻字,遂疑惑问道:“这是【大魏宫廷】什么?”

    封夙瞅了一眼,解释道:“冶造局的造器编号。……任何一件由冶造局所打造的物什,都会留下相应的编号。我看看……唔,『甲型测试初机,一零六,洪德十七年五月造,冶造局。』……就这样。”

    “什么意思?”临洮君魏忌不解地问道。

    “这我哪知道?”封夙耸了耸肩说道:“能看懂的,恐怕就只有冶造局的人了。”

    “冶造局?”临洮君魏忌轻轻拍了拍身边的连弩,低声问道:“就是【大魏宫廷】打造这件可怕兵器的地方?……这个地方由谁执掌?倘若我想弄一些这样的兵器,要找谁?”

    “肃王殿下。”封夙回答道。

    “使三川臣服的肃王?”临洮君魏忌惊异地问道。

    封夙点了点头。

    “那是【大魏宫廷】一位什么样的人?”临洮君魏忌问道。

    “这个嘛……不好说。”封夙耸耸肩,似笑非笑地说道:“肃王殿下,平日没什么架子,很平易近人,不过羯角部落与楚国肯定不这么认为……”

    “为何羯角部落与楚国不这么认为?”临洮君魏忌认真地问道。

    封夙张了张嘴,哑口无言,他这才意识到,这位邑君根本不知那些事,哪里听得出他话中的玩笑意思。

    于是【大魏宫廷】,他将某位肃王一讨三川、二伐楚国的事迹简单说了一遍,听得临洮君魏忌大感惊叹。

    “魏忌大人倘若希望陇西魏氏与我大魏和睦共处,肃王殿下的态度,很重要。”封夙正色说道。

    临洮君魏忌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随即,一名士卒匆匆跑了进来,叩地禀道:“魏忌大人,关隘的西边,发现不明军队聚集。”

    “唔?”临洮君魏忌闻言惊异地看向封夙。

    见此,封夙皱皱眉,断然否认道:“不可能!……如今的三川郡,绝没有敢袭击我成皋关的异族军队。”

    可话虽如此,当临洮君魏忌转身前往关楼的时候,封夙亦跟了上去,想去瞧个究竟。

    临洮君魏忌并没有阻拦,毕竟他们只是【大魏宫廷】外来人,封夙对这里的了解,远远要超过他们。

    二人匆匆来到了关楼上。

    果然,只见在十里外的空旷原野上,数以万计的骑兵正源源不断地聚集,这使关楼上的陇西魏兵们颇为紧张。

    “那是【大魏宫廷】……”封夙眯着眼睛站在城墙上眺望,随即脸上露出几丝不可思议之色:“川北骑兵?……他们这是【大魏宫廷】在威胁我成皋关?怎么会……”

    说着,他转头对临洮君魏忌说道:“临洮君大人,且容我的亲卫去询问一下究竟,川北骑兵是【大魏宫廷】隶属于川雒的骑兵,早已臣服于我大魏,不会无缘无故就聚集在我成皋关下,更遑论表露敌意。”

    临洮君魏忌点了点头,下令提见封夙的亲卫们,嘱咐了此事。

    于是【大魏宫廷】,封夙的亲卫们看在自家将军的面子上,出关与远处川北骑兵接触了一下。

    没过多久,封夙的亲卫们便回来了,一脸幸灾乐祸地说道:“将军,川北骑兵表示,陇西魏氏强占我大魏城池,更抢掠平民、横行霸道,是【大魏宫廷】故,肃王殿下于数日前勒令陇西魏氏在『七日限期』内,归还成皋、荥阳、密县、巫沙、衍县、安城等地。若是【大魏宫廷】逾期,川北骑兵将奉命与其他几路军队,于『七月十六日』正式讨伐陇西魏氏,夺回诸地!”

    这一番话,听得临洮君魏忌与封夙面面相觑。

    “今日是【大魏宫廷】几日?”临洮君魏忌问封夙道。

    封夙张了张嘴,喃喃说道:“十五日……”

    临洮君魏忌闻言面色微变,一把抓住封夙的胳膊,急声说道:“走!”

    “去、去哪?”

    “安城!……阻止这场同室之战!”

    临洮君魏忌面色凝重地说道。(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秦吏  盛唐之帝国崛起  首富杨飞  完美世界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管理资料下载  减肥方法  金庸网  超级神基因  调教大宋  都市医圣妙厨  99养生网  哲夫当立  天涯八卦  南方财富网  北宋大表哥  赘婿  名人名言  都市之归去修仙  明朝败家子  就爱读小说  全职法师  就爱读小说  最强逆袭  穿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