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844章:天水魏罃『加更17/33』
    魏子迓,即那名站起身来准备拂袖离去的魏氏族人,看似年纪在三四十左右,是【大魏宫廷】『甘谷魏氏』现今的家主。

    而甘谷魏氏如今在魏氏十二支中,属于那种上不下、下不下的存在,既不能与陇西魏氏、天水魏氏、临洮魏氏等几个强大的魏氏家族相提并论,但又不至于像定西魏氏、庄浪魏氏、通渭魏氏那样名存实亡。

    按理来说,似这等魏氏家族越发需要得到魏国赵氏的支持,毕竟已失去了土地的他们,若无魏国赵氏的默许与支持,在魏国根本无法生存延续,况且他们也不可能破罐破摔。因此,似魏子迓这般跳出来准备拂袖离去,赵弘润觉得更像是【大魏宫廷】为了试探他。

    当然,不会是【大魏宫廷】魏子迓,而是【大魏宫廷】另外的魏氏家族。

    『天水魏氏的魏罃……么?』

    暗自排除掉君父魏釐所代表的陇西魏氏与临洮君魏忌所代表的临洮魏氏,赵弘润将目光转向了天水魏氏的家主魏罃,毕竟魏罃的姿态与做派,很符合『棋者』。

    “还有谁……想离开的?”

    赵弘润环视了一眼周遭,即将目光投注在天水魏氏的魏罃身上。

    可能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赵弘润的眼神,那魏罃在微微错愕了一下后,朝着赵弘润善意地笑了笑,这让赵弘润对魏罃更是【大魏宫廷】高看了几分——真正的棋者,是【大魏宫廷】不会愚蠢到自己跳出来的,只会在背后推波助澜,引导事态演变到他所希望的那样,比如赵弘润他老爹。

    而此时,那个魏子迓仍站在厅中,进退两难,他见赵弘润居然不挽留他反而开口威胁,一张脸更是【大魏宫廷】憋得难看,瞪视着赵弘润说道:“赵氏小辈,似你这般狂妄霸道,难道是【大魏宫廷】视我魏氏无人么?……你就不怕引起众怒,陷在这里?”

    赵弘润瞥了一眼魏子迓,淡淡一笑。

    事实上,尽管他此次入衍县时并没有带着商水军或鄢陵军,但他一点儿也不心慌,因为衍县城内有青鸦众与黑鸦众的人,纵使他果真与天水魏氏打起来,也能轻易做到全身而退,根本不需惊慌。

    但是【大魏宫廷】这种事,他也懒得与这个魏子迓去解释,因为他知道,魏子迓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个棋子而已,棋者另有其人——魏子迓的这番软威胁,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另外某个人的试探而已。

    于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微笑着问魏罃道:“天水魏氏会这么做么?”

    魏罃深深瞧了一眼赵弘润,随即摇摇头,带着几分轻笑说道:“天水魏氏不会这么做。”

    而此时,另外一名中年人,即武山魏氏的家主魏秋站起身来,打着圆场说道:“子迓兄,你这脾气,怎得还是【大魏宫廷】这般急躁,来来来,坐下坐下。”说话时,他站起身来,将仍旧带着几分不满的魏子迓拉回座位,随即转头对赵弘润说道:“我魏氏迁移时,甘谷魏氏在该死的秦人手中损失了许多族人,因此心中焦躁,还望肃王见谅。……数百年来,我魏氏十二支同气连枝,即便在秦人的胁迫下,也不曾断了其中一支,如今到了魏国这边,倘若就变成十一支,传出去也不太好听,能否看在敝下的面子上,揭过此事呢?”

    『……』

    赵弘润看了一眼魏秋,随即又看了一眼魏子迓与魏罃,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很明显,天水魏氏、甘谷魏氏、武山魏氏这三者是【大魏宫廷】一帮的:魏子迓挑衅、魏秋圆场,还有一个不动声色的魏罃。

    『魏罃……此人的感觉,比魏釐那个什么君父有本事的多啊……不出意外的话,此人恐怕就是【大魏宫廷】这场会议的对手了……』

    想了想,赵弘润点点头说道:“好吧,就看在魏罃大人与魏秋大人的面子上,饶过这回。”

    『……』

    见赵弘润将魏罃的名字摆在魏秋面前,后者二人的脸上微微露出几许错愕,而在座的似临洮君魏忌、繇诸君赵胜、赵元俨等人,亦露出几许了然之色。

    三方彼此心照不宣。

    而此时,已将魏子迓拉回座位上的武山魏氏家主魏秋,用和善的口吻笑着说道:“所谓话糙理不糙,似肃王方才所言,敝人虽听得心中不快,亦不得不承认……我等如今在中原赵氏的国土上,自然理当遵从中原赵氏的规矩。相信中原赵氏亦不至于坑害同宗,否则,当初何必派南梁王赵元佐大人率军前去支援,叫我等自生自灭不是【大魏宫廷】更好么?”

    听了魏秋的话,在座的诸魏氏族人陆续地点头附和。

    这番话,仿佛是【大魏宫廷】站在魏国赵氏的立场上说的,可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耳中可全然不是【大魏宫廷】那么一回事,尤其是【大魏宫廷】那句『相信中原赵氏亦不至于坑害同宗』,这显然是【大魏宫廷】以退为进。

    “不知赵氏希望我魏氏如何,还请肃王直言,我等洗耳恭听。”在说了一番暗藏玄机的场面话后,魏秋转头对赵弘润与赵元俨说道。

    按理来说,似这种事赵弘润应当与二伯赵元俨商议一下,不过待等赵弘润偷眼望向赵元俨时,却见后者唐突着端起了酒杯抿了一口,丝毫没有要与他商议的意思。

    赵弘润顿时就懂了:宗府不想当恶人。

    『……好好好,感情一个个都拿我当枪使……算了,反正我都当了恶人,索性就当到底吧。』

    赵弘润颇有些郁闷地暗自叹了口气,随即在思忖了片刻后,沉思说道:“如本王所见,不出意外,魏氏将在我大魏久住,既然如此,未免日后双方发生争执,有几件事还是【大魏宫廷】先说清为妙。”

    “请肃王明示。”魏秋拱手说道。

    “首先是【大魏宫廷】本家与分家的问题……不可否认,数百年前,魏氏的确是【大魏宫廷】我赵氏的本家,可据说当年我赵氏先祖与魏氏发生不快,愤然出走,在此之后彼此再无往来,暂且不说其中的恩恩怨怨,但说我赵氏先祖在中原艰难打拼,魏氏从未出过力。可以说,两氏的情谊其实早就断了……如今魏氏势衰,而我赵氏强盛,倘若魏氏继续拿捏着本家的地位,事实上,这反而对魏氏不利,会有许多人对魏氏心存恶意。”

    “比如?”魏子迓在旁冷笑着问道。

    赵弘润冲着魏子迓看似无辜地笑了笑:“比如衍县城外数万军队。”

    听了这话,在座的魏氏族人不禁皱了皱眉,他们心说:衍县城外的商水军与鄢陵军,不都是【大魏宫廷】你这肃王调来的军队么,这算什么例子?

    而此时,赵弘润摆了摆手,笑着说道:“玩笑玩笑,诸位莫要在意。”

    『只是【大魏宫廷】……玩笑?』

    天水魏氏的魏罃深深看了一眼赵弘润。

    而此时,赵弘润已收敛了笑容,正色地解释道:“在我中原有句俗话,叫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大致是【大魏宫廷】说,一个不具备保住珍物的人,若是【大魏宫廷】身上藏着一件奇珍异宝,这非但不是【大魏宫廷】福气、反而是【大魏宫廷】祸事。如今的魏氏在本王看来亦是【大魏宫廷】如此。……我赵氏是【大魏宫廷】大魏的王族,整个中原都认可这件事,而魏氏以我赵氏的本家自居……呵呵,相信本王,我赵氏的中原的敌人并不少,就拿本王来说,不知有多少人恨不得取我赵润的小命,然而,本王有自保的能力。……魏氏,有么?”

    顿了顿,赵弘润继续说道:“本王可以预料,若魏氏日后仍旧以我赵氏的本家自居,那么,我大魏的那些敌人,日后会源源不断与诸位接触,挑唆诸位夺取王权,挑拨我大魏内乱。……本王相信在座的诸位不至于利令智昏,但事有万一,倘若魏氏中,有一个企图夺取我赵氏在大魏的王权,那么,魏氏与我赵氏,势必将成为无法共处的敌人,两氏相争所导致的结果,无非就是【大魏宫廷】我赵氏损失惨重,而魏氏则就此覆灭。……相信这种局面,都不是【大魏宫廷】你我愿意看到的。”

    在座的魏氏族人,有至少一半人露出了沉思之色,比如魏罃、魏秋、魏忌等等。

    毕竟魏赵两氏倘若果真内乱起来,覆灭的肯定不会是【大魏宫廷】赵氏,毕竟赵氏在魏国有着数百年的底蕴。再者,似王权争夺这种事,向来是【大魏宫廷】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旦双方开战,那可不管你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同宗,楚国的熊屈两氏的内战就是【大魏宫廷】最佳的例子,若不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为了恶心恶心楚国而插手干涉,屈氏一族早就灭亡了。

    “放弃本家的地位,推尊我赵氏,则我赵氏给予魏氏相应的补偿。……相信本王,凭我赵氏在中原的地位,魏氏屈尊,绝不会吃亏。反过来说,若是【大魏宫廷】魏氏不愿舍弃名分,想要以本家的地位在我大魏长住,这也是【大魏宫廷】无妨,只不过……他日希望寻求我赵氏帮助的时候,诸位的脸面,可就不太好看了。”

    赵弘润的言下之意很明确:若是【大魏宫廷】想要我赵氏的资助,就乖乖地放弃本家的地位,否则,你们就自生自灭。

    听闻此言,在座的魏氏诸人面色都不太好看,除了魏罃、君父魏釐以及临洮君魏忌等少数几人,想来他们早就接受了事实。

    而见在座的魏氏族人没有太大的反应,赵弘润自顾自继续说道:“具体的协商,日后自会有礼部与诸位接触。在此之前,本王希望魏氏诸方先解散军队……”

    刚说到这,就见天水魏氏的魏罃抬起头来,笑着打断道:“肃王,魏罃愿意推尊赵氏,不过,并非是【大魏宫廷】为了嗟来之食,希望我魏氏推尊赵氏的同时,赵氏也能给予我魏氏相应的尊重。……我天水魏氏愿意远赴北疆与韩国交战,与赵氏共赴国难,只求赵氏允许我天水魏氏保留自保的军队,倘若赵氏并未打算吞并我魏氏的话……”

    『……』

    赵弘润愣了愣,随即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作文吧  中华康网  大明元辅  盛唐之帝国崛起  战神狂飙  99养生网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逆天铁骑  修真聊天群  男性健康  战神狂飙  中国会计网  中华康网  第一课件网  美食供应商  名人名言  全本书屋  蜡笔小说  汉乡  都市医圣妙厨  秦吏  努努书坊  无敌超神奶爸  作文吧  牧神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