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845章:些许偏差
    『天水魏氏的魏罃……』

    赵弘润目视着远处那位神色肃穆的天水魏氏的家主,心中倍感惊诧。

    不得不说,魏罃提出的要求,或许说建议,还真让他有些措不及防,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今时今日的陇西魏氏,大致可分为两类人,其中一类是【大魏宫廷】内心其实已失去了魏氏骄傲的人,只想着如何在魏国苟且偷生,继续过醉生梦死的奢华生活,比如说魏氏的君父魏釐;而另外一类则是【大魏宫廷】仍然想方设法要使魏氏东山再起,比如临洮君魏忌。

    而天水魏氏的家主魏罃,显然也属于是【大魏宫廷】后者。

    甚至于,魏罃的气魄比魏忌更甚,毕竟魏忌至少还希望寻求赵氏的帮助,而魏罃,他似乎更倾向于成为赵氏的盟友而并非附庸。

    『不好办了……』

    饶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这会儿亦难免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局面。

    平心而论,其实赵弘润并不反感像魏氏君父魏釐这样养尊处优的人,在他看来,只要陇西魏氏别在魏国搞事,朝廷拿出一笔奉养这能算什么事?将这拨人打散安置到魏国境内,再不济丢一部分到宋郡去,让魏氏去与南宫垚角力,这是【大魏宫廷】极好的。

    然而,魏罃却提出了要兵权的要求。

    似这种要求,赵弘润根本不会同意。要知道解散了军队,陇西魏氏就是【大魏宫廷】失去了爪牙的猫,对于他赵氏而言没有任何威胁可言,日后还不是【大魏宫廷】任由赵氏摆布?可若是【大魏宫廷】允许陇西魏氏保留军队,谁敢保证这不是【大魏宫廷】养虎为患?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魏罃的观念说得冠名堂皇,他赵弘润实在挑不出什么漏洞来——魏氏以取消了君父制、并且放弃本家地位作为条件,希望赵氏给予魏氏相应的尊重。而这份尊重体现在什么地方呢?体现在平等交换,即魏氏凭自己的力量在北疆为魏国去应战韩国的军队,凭借军功换取所需的资源与地位。

    滴水不漏!

    『不可!不可让魏氏保留军队!』

    赵弘润的潜意识中仿佛有个声音在不断地提醒着他,然而理智却告诉他,他没有任何理由与立场,拒绝魏罃的这个正当要求。

    怎么拒绝?

    说北疆的战事不需要魏氏的出力?

    的确,以如今魏国的军力,有没有魏氏那数万军队相助,其实于大局而言并没有多大区别,可问题是【大魏宫廷】,这件事牵扯上了魏氏的尊严,这就比较麻烦了。

    身为本家的陇西魏氏,来到魏国后放弃了作为本家的地位,只是【大魏宫廷】希望一个自力更生、凭借战功换取在魏国生存延续的要求,倘若赵氏仍旧拒绝,未免太不近人情,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甚至于,还会让人怀疑赵氏是【大魏宫廷】否是【大魏宫廷】仗着势大,打算逼死魏氏这个本家。

    『……无法拒绝。』

    足足思忖了半响,考虑了种种因素,赵弘润仍旧无法拒绝魏罃的要求,只因为魏罃那番话,简直是【大魏宫廷】无懈可击。

    而此时,见赵弘润沉默不语,那魏罃眼眸中闪过丝丝异色,笑着说道:“肃王莫不是【大魏宫廷】不能做主?……倘若果真如此,不如派人询问一下令尊魏王陛下的意思?”

    『激我?』

    赵弘润有些恼怒地看着魏罃,颇有些咬牙切齿。

    半响后,他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这件事,本王还当真做不了主,待会我会派人传讯至大梁,请父皇定夺。”

    听了这话,魏罃的眼神微微变了变,看似有些意外。

    『此子……年纪轻轻,按理应当是【大魏宫廷】血气方刚,没想到这般沉得住气……我魏氏小辈中,怕是【大魏宫廷】无人能出其右。』

    心中暗赞着赵弘润,魏罃干笑了两声,对于激将之计点到为止。

    而临洮君魏忌与繇诸君赵胜等寥寥几人,看向赵弘润的目光中亦带着几分诧异。

    至于坐在赵弘润身旁的他二伯赵元俨,亦用赞许的目光看了眼侄子,毕竟赵元俨也知道赵弘润的性格,深知后者在这件事上没有冲动上头,实在难能可贵。

    此后的会议,进展地很是【大魏宫廷】顺利,毕竟在刨除君父之位、以及能否保留军权这些关键问题后,其余的问题,就显得无关紧要。

    总得来说,魏氏初步认可了赵弘润所提出的种种要求,比如说,请魏氏的君父魏釐作为整个陇西魏氏的代表,前往大梁参见魏天子。

    但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依旧心中不快,因为在他看来,最根本的一个问题非但没有解决,反而被魏罃反将一军,找到了合理的理由。

    结束会议后,赵弘润带着宗卫们暂住到城内的驿馆,随即召来几名青鸦众,将今日会议上的过程写成书面,叫这几名青鸦众马不停蹄送往大梁。

    而出乎赵弘润意料的是【大魏宫廷】,当日晚上,天水魏氏的家主魏罃,便带着临洮君魏忌与繇诸君赵胜,亲自到驿馆前来拜会他。

    “魏罃大人是【大魏宫廷】来嘲笑本王的么?”

    在见到魏罃的时候,赵弘润借着玩笑抒发着内心的郁闷。

    不夸张地说,迄今为止赵弘润还真没遇到多少能让他吃瘪的对象,他老爹魏天子算一个,楚国的寿陵君景舍算一个,而第三位,就是【大魏宫廷】这位天水魏氏的家主魏罃了。

    而听到了赵弘润的玩笑,魏罃连忙摆手说道:“肃王误会了,似肃王这等少年英豪,魏罃结交还不及,哪里舍得与之结怨?”说罢,他提起手中拎着的两小坛酒,笑着说道:“今日在会议上激将肃王,实乃是【大魏宫廷】逼不得已。……对肃王激将是【大魏宫廷】魏罃的不是【大魏宫廷】,看在我魏氏如今举步维艰的份上,还望肃王见谅。”

    见魏罃摆着这般低姿态,赵弘润自然不好再多说什么,遂将魏罃、临洮君魏忌、繇诸君赵胜三人请入屋内,吩咐宗卫们准备了几道菜,招待后三位。

    席间,魏罃不遗余力地与赵弘润攀交情,而临洮君魏忌与繇诸君赵胜二人则在旁暖场,尤其是【大魏宫廷】繇诸君赵胜,优雅的谈吐与时而风趣的言论,使得谈话的气氛变得更加融洽。

    赵弘润当然明白这三位的来意。

    于是【大魏宫廷】待等酒喝到酣时,他开门见山地问道:“魏罃大人,你想要什么?”

    听闻此言,魏罃与魏忌、赵胜三人对视一眼,脸上的笑容徐徐收起,变得严肃了许多。

    在赵弘润的注视下,魏罃举起酒壶给同桌的三人倒了一杯酒,正色说道:“我没有像魏忌大人那样的自信,试图从秦人手中将陇西夺回来。我只希望,使魏氏、至少我天水魏氏,在魏国……不,应该说是【大魏宫廷】在大魏,有尊严地落户,不是【大魏宫廷】寄人篱下、不是【大魏宫廷】仰人鼻息。”

    “……”赵弘润深深看了一眼魏罃,不置与否。

    毕竟,他与魏罃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今日才见过一面,彼此并不熟悉,谁敢保证魏罃这会儿说的话就是【大魏宫廷】真的。

    “魏罃大人有何打算?”抿了一口酒水,赵弘润问道。

    仿佛是【大魏宫廷】听懂了赵弘润这句含糊的问话,魏罃微微一笑,说道:“我与魏忌大人已商议过,准备整编我陇西的军队,到时候,以魏忌大人为主将、姜鄙为副将,前赴北疆协助战事。”

    “魏氏想要北疆?”赵弘润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魏忌,随口问道。

    “不不不。”魏罃连连摆手,说道:“前赴北疆只为功勋,绝无非分之想。至于我魏氏日后落户何处,皆听从赵氏的安排……”说到这里,他语气复杂地说道:“我只是【大魏宫廷】希望,能挺直脊梁活着,不至于被人看轻。”

    听闻此言,赵弘润抿着酒水沉默了片刻。

    事实上,北疆的战况其实并不乐观,尽管看似魏韩两方僵持不下,但事实上,魏国方面只是【大魏宫廷】凭借着城池、关隘在死守,至于城外,其实已经落入了韩国骑兵的手中。

    不过话说回来,正是【大魏宫廷】因为魏国的军队卡死在几处关键的战略之地,也使得韩国颇有些投鼠忌器,不敢太过于孤军深入。

    而倘若北疆得到了魏氏数万援军的支持,纵使不能改变这种战况,但相信魏军的处境必然会宽裕些,更何况,此番准备出兵前往北疆的,还是【大魏宫廷】魏忌与姜鄙这等名将。

    而与此同时,在距离衍县有数百里之遥的大梁,在皇宫内,下榻在幽芷宫的魏天子,刚躺下就被大太监童宪唤起。

    “陛下,是【大魏宫廷】青鸦众从衍县送来的六百里加急。”

    『青鸦众?弘润?』

    魏天子愣了愣,披着龙袍下了榻,从童宪手中接过书信,拆开扫了两眼。

    随即,他眉头微微一皱。

    半响后,魏天子的眉头逐渐舒缓下来,似笑非笑地喃喃道:“天水魏罃……啧啧,没想到陇西还有这等人物……唔,童宪,派人转告弘润,就说朕允了。”说罢,他将手中的书信轻轻拍在童宪胸口。

    “是【大魏宫廷】。”童宪接过书信欠了欠身。

    此时,魏天子正要迈步回到后殿,忽然,他好似感觉到了什么,停下脚步皱眉瞅了几眼童宪手中的书信,脸上露出几许思索之色。

    见此,童宪疑惑问道:“陛下?您怎么了?”

    “……”魏天子徐徐摇了摇头,但是【大魏宫廷】脸上的困惑之色却并未退去。

    虽然不算什么大事,但魏天子隐隐还是【大魏宫廷】感觉,这次魏氏事件,结果与他预想的,出现了些许偏差。(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北宋大表哥  据说娱乐网  龙组兵王  全本小说网  扶蜀  重生之财源滚滚  情话网  经典古诗词  减肥方法  全球灵潮  电视指南  明末第一贼  全民领主  阅读封神系统  个性说说  调教大宋  作文大全  太初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从全球高武开始  逍遥游  盛唐风华  修真聊天群  作文吧  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