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856章:战前备课『加更19/33』
    秦魏开战,从秦使甘叙在赵弘润回绝他们的当日就离开魏国王都大梁的迹象来看,仿佛已经是【大魏宫廷】板上钉钉的事。

    在赵弘润看来,此次秦使出访他魏国,纯粹就是【大魏宫廷】找个宣战的理由罢了。

    因为没有哪个国家的使者,张口就要对方割舍相当于半个陇西大小的土地,要知道这半个陇西大小的土地,已经近乎一个卫国的全部领土。

    赵弘润怎么看那名叫做甘叙的秦使也不像是【大魏宫廷】个智障,否则,怎么可能成为秦国左庶长卫鞅的家臣?又如何能位列秦王宫的中卿?

    似这种事,礼部尚书杜宥看得透,繇诸君赵胜看得透,魏天子看得透,赵弘润自然也看得透。

    秦国想要继续扩张!

    他们需要名正言顺的理由对魏国宣战!

    他们渴望战争!

    因为没有战争,秦国或许会垮掉!

    这已经不是【大魏宫廷】交恶与否所导致的战争了,其根本原因在于秦国正处于一个特殊的时期。

    备战!备战!

    随着肃王赵弘润一声令下,冶造总署与兵铸局疯狂运作,日夜赶铸商水军与鄢陵军的装备,而连弩、狙击弩这等战争利器,亦加快了研发改良,冶造局的工匠们力争在秦魏交战时,拿出最先进的战争兵器。

    与此同时,商水军与鄢陵军也终止了愉快的狩猎狼群的娱乐,投入了高强度的训练。

    毕竟他们再过不久或将面临的秦国士卒,那绝对会是【大魏宫廷】他们迄今为止所遇到的,最悍不畏死的敌人!

    而在这段时间内,赵弘润则呆在他肃王府的书房内,向临洮君魏忌请教秦国军队的情况。

    说起这位临洮君魏忌,赵弘润对此人着实不知该说什么好。

    因为在前几日,也就是【大魏宫廷】与秦使甘叙谈崩的当日,繇诸君赵胜知道魏国与秦国开战不可避免,便当夜派家人前往北疆,将这件事告诉已带兵入驻『河东郡阳狐一带』的临洮君魏忌。

    临洮君魏忌听说此事后大为振奋,居然当即上奏垂拱殿,自行辞去『北三军』大将军的职务,让副将姜鄙代替,日夜兼程轻装前来协助赵弘润。

    以至于当赵弘润瞧见临洮君魏忌风风火火闯入他肃王府时,简直目瞪口呆。

    他怎么也没想到,临洮君魏忌都快四十岁的人了,做事居然如此冲动。

    要知道,如今可是【大魏宫廷】在魏国,不是【大魏宫廷】陇西,按照临洮君魏忌这样肆意妄为,倘若被人指证『临战脱逃』,那可是【大魏宫廷】要处死的。

    于是【大魏宫廷】,当时赵弘润二话不说,当即派宗卫长卫骄向垂拱殿禀明此事,为临洮君魏忌求情。

    好在魏天子是【大魏宫廷】一位明君,也猜得出来临洮君魏忌为何做出这种事来,再加上有赵弘润会后者求情,因此倒也没有追究,只是【大魏宫廷】叫兵部发了一则通告,表示临洮君魏忌在挥军前往北疆的途中染上了疾病,无法统御军队,只能回大梁修养,至于『北三军』大将军一职,则由姜鄙继任。

    尽管因为赵弘润的关系,临洮君魏忌并没有受罚,但他的做法,实在让赵弘润不能理解。

    要知道,『北三军』是【大魏宫廷】由陇西魏氏十二支的私军择优整编而成的,而其中,有大半是【大魏宫廷】临洮魏氏与天水魏氏的士卒,因此,天水魏氏的魏罃才会提议由临洮君魏忌担任大将军,由天水魏氏的家臣姜鄙担任副将。

    可如今临洮君魏忌自行卸职,就好比是【大魏宫廷】将『北三军』送给了天水魏氏,换做赵弘润,绝对做不出这么大度的事来。

    不过由此可以看出,临洮君魏忌对打败秦国、夺回陇西的执念究竟有何等的强烈。

    回到大梁后,假称伤病的临洮君魏忌便悄悄搬到了肃王府的西苑厢房,方便与赵弘润探讨如何击败秦国军队。

    除了他本人以为,临洮君魏忌还是【大魏宫廷】带回来两名家臣,一个叫做毛博、一个叫做薛浆,皆是【大魏宫廷】当年临洮君魏忌在陇西时的心腹爱将。

    于是【大魏宫廷】乎,今日四个人外加宗卫长卫骄,就钻在书房里研究击败秦国军队的战术。

    当然了,在研究战术之前,临洮君魏忌自然要向赵弘润介绍一番秦国军队的概况。

    事实上,像秦国的『铁鹰军』、『黥面军』,繇诸君赵胜前一阵子就跟赵弘润讲述过,只不过,繇诸君赵胜所了解的秦军概况,终归不如临洮君魏忌详细。

    毕竟临洮君魏忌以及姜鄙,那可是【大魏宫廷】亲自在前线领兵与秦军交战的将帅。

    据临洮君魏忌所言,秦国的正规军,主要以『戈盾兵』为主,即左手持盾、右手持长戈的步兵。

    在讲述的时候,临洮君魏忌还画了一幅『戈盾兵』的图,虽说画工不咋样,但大抵可以瞧出几分端倪。

    通过观察,赵弘润发现秦国戈盾兵的盾牌,与他魏国军制盾牌一样是【大魏宫廷】方盾,但是【大魏宫廷】最起码大上一圈,士卒将盾牌垂直放在地上,盾牌高度居然到该名士卒的肩膀。

    起初赵弘润还以为是【大魏宫廷】临洮君魏忌的画工问题,询问后才知道,的确就是【大魏宫廷】这样。

    这简直不可思议!

    这么大的盾牌,重量可想而知,再加上沉重的铠甲,难道秦国人各个都是【大魏宫廷】大力士?

    后来经过临洮君魏忌的解释,赵弘润这才知道,原来,这盾牌固然是【大魏宫廷】沉重的青铜盾不假,但秦国戈盾兵身上的铠甲却很轻,绝大多数都是【大魏宫廷】牛皮所制的皮甲。

    因此总得来说,秦国戈盾兵的负重,不会比魏国的刀盾兵高到哪里去。

    再者,秦人普遍高大,臂力强劲,因此,使用这种沉重的青铜盾,并不会影响士卒在战场上的实力。

    更要紧的是【大魏宫廷】,秦国的戈盾兵,一般采用『步步为营』的战术推进,通过推进挤压敌军在战场上的空间,搅乱敌方的阵型,可不会像魏国的刀盾兵那样冲锋——那是【大魏宫廷】『秦国长戈兵』的责任。

    “弓弩无法射穿这种青铜盾么?”赵弘润询问临洮君魏忌道。

    临洮君魏忌摇了摇头,一边比划一边讲解道:“秦国的戈盾兵,有一套对付远弓的战术……以大概十人左右组成方阵,四个方向各两面盾牌,头顶两面盾牌,纵使万箭齐射,亦毫发无损。……至于弩,我们尝试过,无法射穿秦军的盾牌。”

    “那是【大魏宫廷】你们的弩。”赵弘润拿着那张图又瞧了两眼,随即就将其丢弃在桌上。

    在他看来,倘若秦国的军队胆敢用这种缓慢推进的战术来对付他魏国的军队,那纯粹就是【大魏宫廷】找死。

    要知道,魏国冶造局的连弩,连本国两年前锻造的军制铁盾都能洞穿,射穿秦国的青铜盾,根本不在话下。

    更要紧的是【大魏宫廷】,连弩的射程,虽说在赵弘润看来属于中距离,但怎么说也有一两百丈,按照秦国戈盾兵这种蜗牛似的推进战术,恐怕还未靠近连弩,就早已都被射死了。

    “这姑且算是【大魏宫廷】重步兵吧……还有呢?”

    “除此之外,秦国的正军也就是【大魏宫廷】长戈兵、弩兵、战车兵这几种了。”临洮君魏忌说道。

    长戈兵没啥好解释的,在赵弘润看来,纯粹就是【大魏宫廷】秦国正规军中的炮灰,至于弩兵嘛,他也不怕,毕竟秦弩的射程未必有魏弩那么远,再加上魏兵的甲胄设计对飞矢有一定的规避,除非非常近的距离,或者干脆射中要害,否则,秦国的弩兵很难对魏兵造成什么威胁。

    相比之下,还是【大魏宫廷】战车队的威胁较大。

    想了想,赵弘润问道:“秦国的战车队,一般采取什么战术?单独投入使用,还是【大魏宫廷】配合步兵?”

    “一般会配合戈盾兵行动,只有在趁胜追击的时候,才会单独行动。”临洮君魏忌解释道。

    『……最麻烦的状况。』

    赵弘润微微皱了皱眉。

    不可否认,赵弘润的确轻视战车,毕竟在他看来,战车早已被历史所淘汰,但他并不会因此就小觑战车的威力。

    说到底,战车被骑兵所淘汰,那可不是【大魏宫廷】在战术使用上被淘汰的,而是【大魏宫廷】在战略层次上——承载多人的战车,注定机动力远远不如骑兵,因此很容易会被有经验的轻骑兵吊打。

    可若是【大魏宫廷】在正面战场上硬拼,你让兵力相差不大的骑兵跟战车队打打看?一乘战车两个弩兵,射不死一个迎面冲来的轻骑兵?

    更何况,战车队对步兵的杀伤力更大,而魏军兵种中数量最多的,就是【大魏宫廷】步兵。

    倘若只是【大魏宫廷】单独行动的战车队,赵弘润并不担心,川北骑兵随随便便就能吊打对方。

    可若是【大魏宫廷】秦国的战车队配合步兵一起行动,这就比较麻烦了,毕竟川北骑兵可不是【大魏宫廷】用来硬刚敌军混编军队的,那样所导致的损失赵弘润不能接受,哪怕川北骑兵是【大魏宫廷】异族骑。

    『得想个办法克制秦国的步兵战车组合……』

    赵弘润暗自嘀咕了一句,随即开口问道:“铁鹰军与黥面军就不必介绍了,赵胜大人已经对本王讲述过,除此之外,秦国还有什么值得重视的军队么?”

    听闻此言,临洮君魏忌点了点头,说道:“有,骑兵。”

    “……”赵弘润闻言愣了半响,有些不可思议地反问临洮君魏忌:“骑兵?”

    “对,骑兵。”临洮君魏忌点点头,说道:“秦国的卫鞅,组建了一支骑兵。”

    “……”赵弘润张了张嘴,随即眼中露出几许凝重。

    他忽然意识到,秦国的左庶长卫鞅,本是【大魏宫廷】卫人出身,这就意味着,对方很有可能效仿韩国的骑兵,为秦国打造了一支骑兵。

    同时也意味着,有了卫鞅的秦国,未见得像他所想象的那样落后。(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春野小神医  都市之归去修仙  全职高手  第一课件网  电视指南  神豪之娱乐天下  逆剑狂神  毕业论文网  飞剑问道  超级兵王  中华养生网  免费算命网  诡秘之主  理财知识  房贷计算器  史上最强重生者  盛唐之帝国崛起  极品家丁  中世纪崛起  就爱读小说  花百科  银行信息港  首富杨飞  寸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