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874章:差距(三)
    “商水军……出击!”

    “喔喔——!”

    面对着秦军的战争洪流,在魏军的阵列中,数千名商水军士卒义无反顾地站了出来,朝着数倍于己方的秦军,展开了冲锋。

    “奔!奔!”

    商水军千人将冉滕以及麾下本队冲在最前方,他们撒开双腿,在仅剩的那段距离内飞奔起来。

    二十步……

    十步……

    五步……

    秦军的黥面卒已近在咫尺!

    “盾!”

    伴随着千人将冉滕一声咆哮,冲在最前面的商水军士卒,纷纷用手中的盾牌护在身前,借助疾奔的冲力,一头撞进了那些黥面卒的队伍中。

    可怜那些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什么甲胄护身的黥面卒,居然被商水军的士卒撞得节节后退,站立不稳。

    甚至,有些可怜的黥面卒被商水军士卒的铁盾正面撞到,当场被撞得口吐鲜血。

    不可否认,西垂之地的男儿普遍高大,可架不住魏国商水军士卒这边全副武装,连轻甲都没有的黥面卒,怎么撞得过背负着上百斤甲胄负重的商水卒?那好似是【大魏宫廷】羊群遇到犀牛群,当即被冲得七零八落。

    “杀!”

    而趁着黥面卒站立不稳的机会,商水军士卒趁胜追击,用手中那锋利的战刀朝着敌军砍去。

    黥面卒想要反击,可他们手中的兵器,根本无法触碰到商水军士卒的身躯,那些经过严格训练、且作战经验丰富的商水军士卒们,灵活地运用手中的盾牌,将黥面卒挥来的兵刃一次又一次地拍偏,甚至是【大魏宫廷】拍飞。

    在商水军士卒的认识中,盾牌不仅仅只是【大魏宫廷】防御用的护具,它可以用来进攻。

    就如同眼下那些商水军士卒所做的那样,看到数名黥面卒朝自己挥动兵刃时,他们握紧盾牌的挽手,狠狠拍去,利用坚固而沉重的盾牌打击敌人,整得那些黥面卒一个个虎口崩裂,握不住手中的兵刃。

    甚至于有的黥面卒被商水军士卒的铁盾直接拍中身体,当场口吐鲜血。

    『……机会!』

    一名黥面卒瞧准一名商水军士卒挥舞出盾牌的空隙,用手中的剑斩向后者带着头盔的头颅。

    然而,那名商水军士卒所做的,只是【大魏宫廷】侧开了脑袋,似乎想用肩膀硬生生抗住了这一击。

    “当啷”一声,黥面卒的利剑斩在那名商水军士卒的肩甲上,擦出几丝火星。

    而从始至终,那名商水军士卒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噗——”

    只听一声兵刃透体的怪声响起,那名商水军士卒手中的战刀便轻易刺穿了那名根本没有任何护具的黥面卒。

    『这些家伙是【大魏宫廷】怎么回事?!』

    逐渐地,越来越多的黥面卒察觉到了不对劲。

    因为在他们面前的商水军士卒,哪怕是【大魏宫廷】利刃加身,眼睛也不带眨一下的。

    『是【大魏宫廷】身穿着坚韧防具的底气么?』

    一名秦将注意到这一点,心下暗暗惊疑。

    要知道,眨眼是【大魏宫廷】人的自我保护意识,普通人就算穿着坚不可摧的铠甲,但是【大魏宫廷】当兵刃朝着他们砍去去,他们还是【大魏宫廷】会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哪怕他们其实也清楚,身上的甲胄足以抵挡住那把利刃。

    但是【大魏宫廷】商水军的士卒就没有。

    简单地说,这支军队的士卒已经控制了自我保护本能,这是【大魏宫廷】只有身经百战的老卒才能磨练出来的。

    『这支军队……这支军队……』

    那名秦将动容地看着那支作战方式比黥面卒更加凶猛的军队,正要开口喊什么,下一个瞬间,几个不知从哪里射来的弩矢,已命中了他的身躯。

    商水军的作战方式,比秦国的黥面军更加凶悍,这是【大魏宫廷】必然的。

    因为黥面卒的武器,根本无法突破商水军士卒那盾牌加甲胄的两重防护,可后者手中的长刀,却可以轻易撕裂、轻易贯穿黥面卒的身躯。

    “商水——!”

    千人将项离在挥刀的同时高声呼喊。

    “喝!”

    仅仅只是【大魏宫廷】一声简短而有力的呼应,附近众商水军士卒的攻势变得更为勇猛。

    他们仿佛不知疲倦,时而用左手的盾牌拍飞敌人,时而用右手的长刀朝着敌军挥斩,一步一步地向前踏进。

    他们的逼迫,激起了黥面卒的凶性。

    商水军的大将伍忌当即就捕捉到了黥面卒准备反扑的迹象,厉声喝道:“商水军!朝左右散开!”

    在大概十几个呼吸的工夫,商水军士卒们迅速向左右两侧散开,可就当对面的黥面卒准备趁机机会从中央突破时,迎来的,却是【大魏宫廷】魏军连弩那压倒性的齐射。

    仅仅一波齐射,方才聚集起来准备反扑的黥面卒,已变成了一地的尸体,好不容易激起的凶性,亦被魏军的连弩摧毁殆尽。

    而此时,方才向两翼散开的商水军士卒,再次连成一线,继续压缩战场上的空间。

    『商水军大将军伍忌……』

    临洮君魏忌惊叹地望着远处的伍忌,心下连连赞叹。

    他看得清清楚楚,在方才,伍忌利用连弩,巧妙地打断了黥面卒的反扑,在打折了秦军的气势。

    “伍忌将军,似乎很擅长如何借助连弩来打断敌军的气势。”临洮君魏忌对赵弘润说道。

    赵弘润闻言淡淡一笑,说道:“连弩是【大魏宫廷】商水军的配备战争兵器,与商水军已有过多次的磨合,若是【大魏宫廷】连充分利用都做不到,他怎配作为商水军的大将军?”

    临洮君魏忌点了点头,随即好似瞧见了什么,下意识地皱了皱眉,但是【大魏宫廷】片刻之后,他皱紧的眉头又舒展展开。

    原来,他是【大魏宫廷】注意到远处的伍忌被几名黥面卒盯上,但不可思议的是【大魏宫廷】,转眼之间伍忌便杀死了那几名黥面卒。

    “不过话说回来,作为商水军的大将军,伍忌将军的武艺亦十分了不得啊。……这作战方式有些像是【大魏宫廷】姜鄙。”临洮君魏忌表情古怪地说道。

    听闻此言,赵弘润苦笑了一声,事实上这就是【大魏宫廷】他对伍忌很不满意的一点:作为商水军的大将军,伍忌总是【大魏宫廷】喜欢亲自上阵。

    用伍忌的话来说,置身于战场,与站在本阵观战,这两者的感觉是【大魏宫廷】不同的。身临战场,能让他更好的指挥士卒,及时抓住战场上瞬息万变的机会。

    相比之下,鄢陵军的大将军屈塍就没有伍忌这般血性了,他总是【大魏宫廷】将自己保护地很好。

    不过这样也好,前阵有伍忌,后阵有屈塍,这两位大将军各自负责不同区域的指挥,使得整个局面牢牢被魏军所把握。

    再加上副将晏墨、翟璜等人的协助,不可否认,魏军的战争节奏至今为止都把握地极好。

    而相反地,这会儿的秦军就比较难受了。

    他们好几次发动突击,可几乎每次,攻势都被魏军所打算,要么是【大魏宫廷】不可匹敌的连弩齐射,要么就是【大魏宫廷】魏军弩兵的漫天箭雨。待等消停下来,喘了口气的商水军与鄢陵军士卒,就继续开始有条不紊的逼迫。

    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好比就是【大魏宫廷】秦军被魏军牵着鼻子走。

    不过话虽如此,事实上战场上的商水军与鄢陵军,他们的处境其实也很危险。

    因为双方的人数差距实在太大了。

    “商水——!”

    千人将冉滕高声疾呼,希望用口号激起麾下士卒的斗志。

    可相比较前一次,这次呼应的商水军士卒,他们的喊声显得有些疲软。

    这也难怪,毕竟商水军的士卒也是【大魏宫廷】人,背负着上百斤的甲胄负重,与凶悍的黥面卒厮杀了整整一刻辰,早已累得气喘如牛。

    甚至于就连千人将冉滕,亦隐隐感觉双臂开始变得沉重。

    忽然,他抽刀的动作一顿。

    抬头一瞧,他惊骇地看到,对面一名被他刺穿了身体的黥面卒,正口吐鲜血,一脸狞笑地抓住了刀刃。而从旁,另外一名黥面卒正挥剑朝着他的手臂砍过来。

    『不好!』

    冉滕心中一惊,果断对松开那柄战刀的刀柄,随即下意识地握住藏在盾牌后侧挽手附近的短剑,在狠狠挥动盾牌拍飞了迎面扑过来的一名黥面卒后,用手中的短剑一剑捅死了右前方那名黥面卒。

    “冉滕千人将!”

    本队的商水卒注意到了冉滕这边,当即聚集过来援助。

    看着这些本队士卒那气喘吁吁的样子,冉滕心中大感焦急,因为他知道,他们商水军的体力差不多已濒临极限了。

    好在这时候,亲自上阵在战场前线指挥的商水军大将军伍忌,亦注意到了麾下士卒的攻势逐渐变得疲软,二话不说就下达了轮换的命令,使鄢陵军与商水军交换前后位置。

    并且,在商水军后撤、黥面卒趁机扑上前来的时候,再次利用连弩打断了秦军的攻势,硬生生让秦军那股势头又憋了回去。

    “轮到咱们了!……鄢陵军,进击!”

    “喔喔!”

    随着鄢陵军副将晏墨的一声高呼,鄢陵军迅速接替了商水军的位置,继续进一步压缩秦军的空间。

    面对着无论是【大魏宫廷】勇悍、还是【大魏宫廷】装备都毫不逊色商水军的鄢陵军,秦军的黥面卒再一次体会到了无力。

    他们终于明白,胸腔内的那股血性,并不能真正帮助他们战胜对面的敌军,真正的关键,还得是【大魏宫廷】坚固的防具与锋利的兵器。

    这一点,他们黥面卒与对面的魏军差距悬殊。

    而与此同时在魏军的本阵,赵弘润观望着战场,摸着下巴思忖了片刻,随即对身边的宗卫询问道:“那些铁甲车……准备就绪了么?”

    宗卫长卫骄点了点头:“已在后方待命。”

    “让他们出击!”

    “是【大魏宫廷】!”(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战国赵为帝  逆天铁骑  笔趣阁  神级兵王都市行  中国玉米网  房贷计算器  大宋男儿  最强终极兵王  免费算命网  南方财富网  健康报网  武道孤圣  三国高校传  神豪之娱乐天下  极品家丁  就爱读小说  杀神白起  励志故事  中华康网  大争之世  锦衣夜行  花都最强医圣  逆剑狂神  逍遥游  谎话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