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878章:“一日”战役(三)
    函谷战场上,魏国军队对秦军的追击仍在持续。

    但是【大魏宫廷】一些暗中关注着此战的羯族哨骑,却已悄悄地撤离。

    因为这场战争已没有必要再继续观战,秦军已注定溃败,而魏军,则强势到连逃跑撤离的机会都不留给秦军,乘胜追击,随军掩杀,杀得秦军士卒伏尸十余里,流血漂橹。

    那份惨烈,纵使诸哨骑都是【大魏宫廷】好斗好狠的羯族人出身,都感到浑身冰凉,仿佛置身于冰窟一般。

    其中,就有几名羯部落的哨骑,他们登上了熊耳山,亲眼目睹人数处于劣势的魏军究竟是【大魏宫廷】如何将人数数倍于前者的秦军杀地全军溃败。

    “回……回去禀告大族长。”

    一名大胡子百夫长咽着唾沫,对身旁的同伴说道。

    正如秦军上将军王龁所言,今日的『秦魏函谷战争』,这根本不能算是【大魏宫廷】战争,而是【大魏宫廷】一面倒的屠杀。

    今日魏军所展现出来的恐怖的武力,让这几名羯部落的哨骑感到深深的恐惧。

    他们首次清楚认识到,原来东边的魏国,是【大魏宫廷】那样的强大。

    “驾、驾!驾!”

    猛挥马缰,众羯部落的哨骑火急火燎地前往卢氏草原。

    因为在那里,羯部落的大族长巴图鲁、羚部落的大族长阿克敦、羷部落的大族长鄂尔德默,羯族人三大部落的大族长,此刻皆汇聚在乌须王庭,与乌须王的大儿子『乌达穆齐』商议着秦国与魏国的问题。

    此时的乌须王,因为年纪的关系,终日卧病在床,只有眨眼的力气,连话都已说不清楚。因此,乌须部落内的事务,都交给了几个儿子中比较稳重可靠的三个:『乌达穆齐』、『阿尔哈图』、『巴布赫』。

    其中,属大儿子乌达穆齐的势力最庞大,野心也最大,一直以来都热衷于恢复他们乌须部落当年的辉煌。毕竟曾几何时,他们羱族乌须部落,乃是【大魏宫廷】羱、羯、羝三族的统治者,相当于魏国的王族。

    但近几十年来,乌须部落的实力逐渐衰弱,而羯族人、羝族人的部落则逐渐强盛,以至于三川郡草原上的局势,逐渐出现了『仆大压主』的局面。

    要知道在数百年前,当羱、羯、羝三族人还未踏进三川郡的时候,乌须部落是【大魏宫廷】羱族人的王族,羯族人是【大魏宫廷】乌须部落的护卫与军队,而羝族人更是【大魏宫廷】乌须部落的奴隶。

    可随后,乌须部落就慢慢衰败了,羯族人日益壮大,逐渐与羱族甚至是【大魏宫廷】乌须部落平起平坐;而羝族人,干脆推翻了羱族与羯族的压迫,通过反抗战争摆脱了奴隶的枷锁。

    而近几十年来,乌须部落的实力更是【大魏宫廷】每况愈下,无论是【大魏宫廷】羯族人还是【大魏宫廷】羝族人,都逐渐不将乌须部落当回事,也只有当代乌须王,因为曾经与当时由于『魏韩上党惨败』而变得衰弱的魏国签署了『乌须之誓』,确定了双方互不侵犯的和平协议,使整个三川郡再一次听到了乌须王庭这个词,恐怕乌须王庭真会就此沦落。

    就比如羯、羚、羷三大羯族人部落的大族长,此次要不是【大魏宫廷】秦军大肆入侵三川郡,并且通过两场战争击败了羷部落,恐怕这三位羯族人的大族长都不会出现在这里。

    为何?

    因为乌须王庭名存实亡,早已无法真正地统治羱、羯、羝三族,除了空有一个魏国给予的『乌须王』的名号外,乌须部落就只剩下一支『炎角军』,别说不是【大魏宫廷】羯族人的对手,甚至于连羝族人都打不过。

    因此,当看到羯、羚、羷三大羯族部落的大族长因为秦国人的原因而汇聚一堂时,乌达穆齐心中暗暗冷笑。

    事实上,他感觉很痛快,毕竟在遇到艰难问题时,这些曾经的“护卫”,终于想到了他们原来的“主人”。

    唯一的不爽的是【大魏宫廷】,自己居然有个想成为英雄的蠢弟弟,带着半数炎角军进攻秦国的军队,结果被对方打得灰头土脸,连自身都被俘虏,简直就是【大魏宫廷】耻辱!

    『……』

    乌达穆齐瞥了一眼坐在帐内的弟弟巴布赫。

    考虑到目前秦军的问题尚未解决,乌达穆齐决定暂时不跟弟弟巴布赫计较。

    他环视了一眼帐内坐着的几人,忽然开口说道:“诸位大族长,你们觉得,秦国的军队,能否打赢魏军?”

    巴图鲁、阿克敦、鄂尔德默三人默不作声。

    事实上,他们也在考虑这个问题,但是【大魏宫廷】在这场『秦魏三川战役』结束之前,他们谁也吃不准究竟哪方能取得胜利。

    毕竟,秦国的军队固然很强,可魏国的军队亦不弱,两年前被剿灭的羯角部落,那个强盛到逐渐被传言为『羯族第四个大部落』的羯角部落,就是【大魏宫廷】最佳的例子。

    因此,与其从客观方面推断秦魏两军究竟哪一方能得胜,倒还不如说,他们从主观上希望哪一方得胜。

    『……』

    在片刻的沉默过后,羯部落的大族长巴图鲁瞅了一眼羷部落的大族长鄂尔德默,舔舔嘴唇说道:“嘿嘿,咱们还有什么选择么?那位秦少君,可比某个肃王要和气地多……你我都清楚,那个小个子的肃王是【大魏宫廷】怎样的霸道,一不合他心意,嘿嘿……『黑羊部落』就是【大魏宫廷】绝佳的例子。”

    他口中的黑羊部落,即是【大魏宫廷】两年前依附羯角部落的羱族人部落,其族长拉比图在落入赵弘润手中后,被一名魏卒在魏军阵前当场斩杀。而待等赵弘润平定三川郡后,整个黑羊部落亦随同乌角、乌蹄等原羯角部落联盟的成员部落一同被革除部落的名号,族人都被打散,被青羊、白羊等羱族部落所吸纳。

    可能是【大魏宫廷】察觉到了巴图鲁那不善的目光,鄂尔德默淡淡说道:“黑羊是【大魏宫廷】战败者,且当时教唆雒城的羱族人与羝族人攻击魏军,死有余辜。……你怎么不提那些羝族人部落?如今的川雒联盟,可是【大魏宫廷】日益壮大……”

    巴图鲁闻言嘿嘿冷笑了两下,低声说道:“鄂尔德默,你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也想过去啊?”

    鄂尔德默反唇讥笑道:“说得就跟你从来没想过似的。”

    “不错,我想过,但我也只是【大魏宫廷】想想,至于你嘛……啧啧啧。”说到这里,巴图鲁上下打量了几眼鄂尔德默,不怀好意地冷笑道:“我可是【大魏宫廷】听说了,你前几日偷偷到魏军那边……干什么?摇尾乞怜?”

    鄂尔德默当然明白巴图鲁为何如此针对自己,无非就是【大魏宫廷】他羷部落去年将部落迁到了卢氏草原,将秦军引到这边,以至于将羯部落、羚部落以及乌须王庭都拖下水了而已。

    “我只是【大魏宫廷】去表明我羷部落的立场。”鄂尔德默淡淡说道。

    巴图鲁闻言哈哈大笑,随即撇撇嘴嘲讽道:“你以为那个小个子的肃王会听你所言?别痴心妄想了,说到底,你羷部落也是【大魏宫廷】做出了『背弃』魏国的举动,你以为那个肃王会听你几句花言巧语?……我就这么说吧,倘若此战秦军赢了,你我尚可以保住部落、保住地位。因为秦人想要这片土地,因此断不可能把我等赶尽杀绝。但魏国可不同……魏国有川雒,根本用不着咱们……”

    鄂尔德默闻言默然不语,毕竟巴图鲁说得也没错,他前两日偷偷去见那位肃王,其实并没有多大效果,反而被后者所警告。

    “那么你的意思呢?”鄂尔德默沉声问道。

    只见巴图鲁舔了舔嘴唇,低声说道:“秦军也好,魏军也罢,都不是【大魏宫廷】我等如今可以抗衡的,与其愚蠢地想要两头讨好,惹人厌恶,倒不是【大魏宫廷】确定投靠一方……”

    “你是【大魏宫廷】说……秦?”鄂尔德默皱了皱眉。

    “与秦国联盟有什么不好的么?”巴图鲁舔了舔嘴唇,低声说道:“川雒与魏国交易,获利良多,我等也可以与秦国结盟,据我所知,秦人对于战马、奴隶的需求,丝毫不比魏国小……你要知道,就算咱们如今加入川雒,或许白羊、青羊会顾念几分情谊,但是【大魏宫廷】那些该死的羝族人,是【大魏宫廷】绝对不会让我羯族人执掌川雒权利的……既然如此,不如改投秦国,咱们也弄一个川雒,与秦国开始那啥……贸易……”

    听着这话,在座的诸人默然不语。

    就在这时,几名羯部落的哨骑匆匆走入了帐内,不等在座的诸人开口询问,便抢先急呼道:“秦军战败了!十几万秦军被魏军屠杀,屠杀了十余里……”

    在座诸人闻言顿时色变,惊骇地简直难以置信。

    这才多久?秦军就溃败了?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便有一名乌须部落的人走入帐内,说道:“川雒纶氏的羝族人派了人过来,说是【大魏宫廷】魏国的肃王传来命令。”

    『命……令?』

    在座诸人面面相觑,乌须王的大儿子乌达穆齐在沉思了片刻后,说道:“叫他进来。”

    片刻后,便有两名纶氏部落的战士走入帐内,像魏人那样抱了抱拳,面无表情地说道:“肃王有令,命羷、羯、羚、乌须四个部落,即刻发兵剿杀溃败的秦军,则前几日之事,既往不咎。”

    说到这里,这名战士看了一眼在座诸人,继续说道:“另外,肃王殿下还说了,无论如何,魏军在撤离三川郡之前,都定要亲手埋葬至少二十万具敌人的尸体!无所谓秦国人,亦或是【大魏宫廷】羯族人!……望诸位,好自为之!”

    听闻此言,帐内诸人顿时色变。(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穿越小说  都市之神级宗师  极品家丁  史上最强重生者  励志名人名言  民国谍影  开天录  诸天最强大咖  据说娱乐网  花都最强医圣  漂亮女人  春野小神医  全民领主  电视指南  逆天铁骑  超级神基因  春野小神医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男性健康  落秋中文  寒门崛起  战神狂飙  经典古诗词  社保查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