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901章:黄雀死了(二)
    当夜,襄王弘璟做了一个美梦。

    在梦中,似心想事成般,雍王弘誉因为其那封亲笔书信的关系,遭到了王皇后的报复,而魏天子亦因为刚刚委任雍王监国、却不知雍王竟做出了这等陷害长兄的丑事,一怒之下断绝了雍王的恩宠。

    而随着原太子赵弘礼与雍王赵弘誉两者的失势,他襄王弘璟坐收渔利,成为了太子储君,更得到了监国的特权。

    在此之后又过了几年,魏天子驾崩,将皇位传位于他。

    “呵呵呵……”

    哪怕是【大魏宫廷】在睡梦中,襄王弘璟亦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待梦醒之后瞧了瞧四周,他不禁感觉有些沮丧,毕竟在他梦中,他躺的可是【大魏宫廷】垂拱殿、文德殿的龙椅,而不是【大魏宫廷】襄王府内的书房。

    不过这不要紧,因为他知道,只要那份雍王的亲笔书信送到了王皇后手中,雍王弘誉就注定了要垮台。

    于是【大魏宫廷】襄王弘璟今日哪也没去,就在府内喝酒,一边喝酒,一边等着朝中的好消息。

    至于是【大魏宫廷】什么好消息,不言而喻。

    可是【大魏宫廷】等了足足一日,朝中依旧是【大魏宫廷】风平浪静,丝毫没有雍王弘誉遭到王氏报复的消息传来,这让襄王弘璟很是【大魏宫廷】惊奇。

    他唤来宗卫长梁旭,狐疑地问道:“常乐那小子果真已将雍王的书信交给王皇后了么?”

    倒不是【大魏宫廷】怀疑常乐,毕竟常乐对他还是【大魏宫廷】极为忠诚的,问题是【大魏宫廷】这个小子的身份有些特殊,即是【大魏宫廷】他的远方表亲、又是【大魏宫廷】他妻室常氏的堂兄弟,因此,这小子以往没少让襄王弘璟操心。

    “卑职去问问。”

    宗卫长梁旭点了点头,迈步走出了书房。

    待一炷香工夫后,梁旭便又回来了,回禀襄王弘璟说道:“殿下,昨夜常乐没有回王府。”

    “这厮……”襄王弘璟气地说不出话来。

    不过这个时候,襄王弘璟还未意识到常乐已遭遇不测,毕竟常乐这小子以往没少夜宿于烟花柳巷。

    但是【大魏宫廷】一连等了两天,朝廷、皇宫那边仍然没有丝毫对雍王弘璟不利的迹象,并且常乐也没有回到襄王府时,襄王弘璟就感觉不对劲了。

    要知道,常乐虽说平日里流连于烟花柳巷,可从未没有连续两天两宿不见踪影。

    “出事了!”

    待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后,襄王弘璟面色难看地说道。

    果不其然,在第三日的时候,襄王弘璟便听说了一件事:城内的一条民渠中,捞起了一具尸首。

    襄王弘璟心中咯噔一下,心中仿佛已隐隐猜到了什么,当即对宗卫长说道:“梁旭,你即刻前去看看,是【大魏宫廷】否是【大魏宫廷】常乐。”

    “是【大魏宫廷】,殿下。”

    宗卫长梁旭点点头,连忙离府,骑着马匹前往大梁府。

    大梁府主管大梁的治安与民事,虽说此番从水渠中捞到一具尸首,但因为是【大魏宫廷】大梁城内的百姓报官,所以也算民事,需在大梁府备案后,再移交给大理寺,追查凶犯。

    来到大梁府,梁旭求见了大梁府府正褚书礼,随便扯了一个借口,终于见到了那具死尸。

    果不其然,这具在水渠里泡了多时、看似有些浮肿的尸体,正是【大魏宫廷】前两日襄王弘璟派去皇宫向王皇后告密、且送递雍王罪证的襄王府的家仆,常乐。

    在对尸首验明正身之后,宗卫长梁旭仔细搜查常乐的尸首,发现那份雍王的罪证已不翼而飞。

    他转头询问大梁府府正褚书礼道:“褚大人,此人从水渠里捞上来时,可曾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比如,书信。”

    褚书礼看了一眼宗卫长梁旭,可能是【大魏宫廷】想了什么,不过什么也没有多说,摇摇头说道:“虽然本府不知梁宗卫长指的是【大魏宫廷】什么书信,但是【大魏宫廷】本府可以保证,此人是【大魏宫廷】先被人所杀,随后再丢入城内水渠的,且当时怀中并无书信。”

    说着,他向宗卫长梁旭简单解释了一下

    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常乐被捞上来时,身上并无绳索,且背后却有足以致命的伤口,这就说明,此人是【大魏宫廷】先被人杀死,随后投入水渠的;至于书信,由于墨汁遇水会化,会渗透纸张沾染到衣服上,可常乐身上的衣服,却无半点墨迹,如此可以证明,常乐在被人杀死丢下水渠时,身上并无书信。

    宗卫长梁旭点点头,顾不得收敛常乐的尸体,火速回到襄王府,将大梁府府正褚书礼的论断告诉了襄王弘璟,只听得襄王弘璟满脸铁青。

    “究竟是【大魏宫廷】何人坏本王好事?!”

    气急败坏的襄王弘璟,砸了书房内许多珍贵玩物。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那份雍王亲笔写给崔协的书信,那是【大魏宫廷】多么关键的证物,足以将雍王弘誉扳倒,可是【大魏宫廷】呢,却不知是【大魏宫廷】谁,坏了他的好事。

    “会不会是【大魏宫廷】青鸦众?”

    宗卫长梁旭在旁问道。

    “……”襄王弘璟愣了愣,随即眯着眼睛不说话。

    平心而论,因为大梁是【大魏宫廷】内侍监的地盘,因此,肃王赵弘润手底下的青鸦众,在大梁是【大魏宫廷】非常低调的,只负责给赵弘润收集一些情报。

    但即便如此,朝野还是【大魏宫廷】有些人,通过种种特殊渠道得知了这股隐贼众的存在,谁让青鸦众在大梁的地位特殊,就连内侍监都与他们保持着互不干涉的状态呢。

    “你是【大魏宫廷】说……老八?”

    襄王弘璟不甚肯定地反问道。

    宗卫长梁旭点点头,低声说道:“殿下,肃王殿下与雍王、庆王两位殿下不同,他对皇位是【大魏宫廷】没有兴趣的。……因此,骆瑸使赵弘礼自免了太子的头衔,虽然能影响到殿下与雍王、庆王的关系,但不会影响雍王与肃王的交情。……因为肃王,本来就是【大魏宫廷】义助雍王。”

    顿了顿,他压低声音,接着说道:“因此,会不会是【大魏宫廷】肃王听说了什么,是【大魏宫廷】故叫青鸦众杀了常乐,截取了那封雍王的书信呢?”

    襄王弘璟沉思了半响,最终摇了摇头,说道:“老八有这个实力,但是【大魏宫廷】,此事应该不是【大魏宫廷】他做的……如果真是【大魏宫廷】他做的,那么,依他的性格,早就前来兴师问罪,将那份雍王的书信甩在本王脸上了。”

    在襄王弘璟看来,倘若他八弟赵弘润果真截获那份书信,肯定能猜到这份书信究竟是【大魏宫廷】从什么地方得来的,毕竟这是【大魏宫廷】雍王写给已故的北一军将领崔协的书信。

    因此,只要看一眼,赵弘润就会猜到是【大魏宫廷】刘益杀了崔协,得到了这封书信。

    这就意味着,赵弘润也会猜想到,刘益杀了崔协,夺取了那份对雍王来说非常致命的罪证,多半是【大魏宫廷】出于他襄王赵弘璟的授意。

    因此,按照赵弘润的性格以及跟雍王的关系,这位行事霸道的肃王殿下,肯定会兴师问罪,当场将那份书信甩在他脸上。

    可眼下,肃王赵弘润迟迟未来,这就说明,是【大魏宫廷】其他人下的手。

    可是【大魏宫廷】……会是【大魏宫廷】谁呢?

    『难道是【大魏宫廷】老二?』

    襄王赵弘璟这边正猜测着,他忽然听到报讯,说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前来拜会。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大魏宫廷】将襄王赵弘璟吓个半死,还以为真是【大魏宫廷】消息走漏了呢。

    可没想到的是【大魏宫廷】,在见到雍王弘誉时,襄王弘璟发现这位二哥的面色平常,不像是【大魏宫廷】来兴师问罪的样子。

    相反地,在兄弟俩一起喝酒的时候,雍王弘誉一个劲地拉拢襄王弘璟,并隐晦地许下种种承诺,这让襄王弘璟大感错愕。

    其实,襄王弘璟不知,其实一开始的时候,雍王弘誉也在怀疑崔协的死因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与襄王弘璟有什么关系,因此,他听取了张启功的建议,到宗府报备,说是【大魏宫廷】有一套印玺遗失了。

    如此一来,倘若襄王弘璟果真拿出了那份书信时,雍王弘誉也好辩解,虽然说有些欲盖弥彰的意思,但总好过什么都不做吧?

    但出乎雍王的意料,他等了足足三日,也不见襄王弘璟对他发难,眼瞅着朝中百官对他雍王监国的关注度逐渐习以为常,雍王也就逐渐地打消了对襄王的怀疑,觉得崔协可能是【大魏宫廷】真的自己出了差错,因此死在了那次营变中。

    当然,为了谨慎起见,雍王弘誉还是【大魏宫廷】亲自来到襄王府,对襄王弘璟试探了一番,正是【大魏宫廷】这一番试探,打消了襄王弘璟对雍王的怀疑。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倘若常乐是【大魏宫廷】被雍王党的人所杀,那么,那份书信势必落入雍王手中,如此一来,雍王势必会怀疑是【大魏宫廷】刘益杀了崔协,同时,也怀疑刘益这么做是【大魏宫廷】出自襄王的授意。

    可既然雍王出言试探崔协的死因,这就说明,常乐并非雍王一系的人所杀。

    当然了,襄王弘璟也怀疑过雍王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故意这么做,但仔细想想,他觉得雍王没有这个必要。

    毕竟在原东宫太子失势的眼下,监国的雍王,已成为皇位继承的最有力的人选,拉拢或不拉拢他襄王弘璟去压制庆王赵弘信,其实区别并不大,毕竟庆王赵弘信不同于原东宫太子赵弘礼,他的问题很大,单单其曾庇护南梁王赵元佐,就注定庆王赵弘信不会受到魏天子的喜爱。

    『那会是【大魏宫廷】谁呢?』

    襄王弘璟实在想不通。

    如此又过了几日,朝中仍旧风平浪静,雍王弘誉开始监国,丝毫也没有垮台的迹象,这让襄王弘璟很是【大魏宫廷】郁闷。

    好不容易抓住机会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举扳倒东宫与雍王,坐享渔翁之利,可黄雀却不知被谁给弄死了。

    眼瞅着雍王弘誉借着监国的便利,在朝中声势大涨,襄王弘璟心中可谓是【大魏宫廷】苦闷至极。

    忽然有一日,他与谋士刘介说起此事,刘介摸着下巴说道:“殿下,您思考的这些事,全都是【大魏宫廷】基于『常乐并没来得及将那封书信交给王皇后』,可倘若,王皇后拿到了那封书信呢?”

    襄王弘璟闻言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了沉思的表情。

    倘若王皇后拿到了那封书信?

    这是【大魏宫廷】否意味着,王皇后包庇了雍王?

    可她为何要这么做?

    雍王,那可是【大魏宫廷】扳倒了她儿子的敌人啊!是【大魏宫廷】她的宿怨施贵妃的儿子啊!

    “……有意思了。”

    舔了舔嘴唇,襄王弘璟脸上露出几许难以捉摸的笑容。(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电脑爱好者之家  吞噬星空  全本小说网  修真聊天群  重活一次  开天录  明朝败家子  毕业论文网  中华康网  星座网  IT百科  开天录  都市之神帝驾到  汉乡  逍遥游  战神狂飙  娱乐大头条  理财知识  极品最强大少  神豪之娱乐天下  大争之世  全职法师  扶蜀  房贷计算器  神豪之娱乐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