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910章:皮牢关战役
    靳黈,乃韩国姞(ji)姓靳氏的大贵族,亦是【大魏宫廷】去年起北疆战役时期韩国兵出河东郡西部的大将。

    记得洪德十九年时,韩国发兵二十余万进攻魏国的河东郡。其中,有一部分韩军从天门关、孟门关出兵,而另外一部分则兵出韩国『太原郡的晋阳县』。

    后一支韩军的主帅,便是【大魏宫廷】靳黈。

    当时的靳黈,进兵速度可谓是【大魏宫廷】势如破竹,短短半个月工夫内便攻克了魏国河东郡西部的半境,将战线推到了的安邑。

    而当时,魏国东宫太子赵弘礼麾下的北一军,建立了他们在整场北疆战役中唯一的功勋:死守安邑。

    北一军终归是【大魏宫廷】十万兵的编制,哪怕当时与韩军的交战结果并不乐观,但终究是【大魏宫廷】死死守住了安邑,否则,河东郡西部恐怕已全境沦丧。

    当然了,其实当时魏军最终守住了安邑,这也并非全部都是【大魏宫廷】北一军的功劳。事实上,最大功臣应该是【大魏宫廷】川雒联盟派到河东郡的那两万川雒骑兵。

    据魏国兵部事后得知,那时在河东郡西部的魏军,处境极其不妙,完全丧失了对郊野的控制权。说得简单些,也就是【大魏宫廷】说城池以外的郊野,几乎都被韩军的骑兵控制,魏军当时只能缩在城内,不敢出战。

    当时韩军驻军在何处,正在图谋攻打何地,龟缩在安邑的北一军皆毫不知情,甚至于,一度连运粮车队也频繁遭到韩国骑兵的袭击。

    而这个时候,川雒骑兵抵达了河东郡,英勇的羱羝两族战士,与韩国骑兵展开了激烈的外野争夺战。

    尤其是【大魏宫廷】随后爆发的『介山骑战』,八千川雒骑兵与数量约有一万左右的韩国骑兵在安邑西北的介山山脚爆发战争,在鏖战了整整一日后,川雒骑兵与韩国骑兵两败俱伤,各自收兵。

    据说那场战争,被杀死的战马累计有近两万匹。

    当然,在兵部的功勋薄上,『介山战事』是【大魏宫廷】北一军在整个北疆战役期间少有的胜仗,当时一些北一军将领的称:在他们的领导下,北一军取得了关键性的胜利,重创了韩国的骑兵部队。

    可事实上嘛,北一军当时只是【大魏宫廷】出了一支约三万人的步兵,从侧面袭击了韩国的骑兵。

    更可笑的是【大魏宫廷】,由于当时那三万北一军步兵被韩国的斥候发现了行踪,以至于当时正在介山一带与川雒骑兵交战的韩国骑兵迅速撤退,因此被川雒骑兵逮到机会,趁胜追击了一番。

    因此说白了,在『介山骑战』中,北一军纯粹就是【大魏宫廷】吓唬了韩军一下,别说是【大魏宫廷】那场战事的主角,连配角都不够资格。

    真正在『介山骑战』中付出了巨大牺牲的,乃是【大魏宫廷】川雒联盟的战士,是【大魏宫廷】这些魏国的盟军,挽回了魏军在河东郡西部的不利局面。

    而在介山骑战之后,川雒骑兵更加迅猛地收回河东郡西部被韩国骑兵控制的外野,当时据说有数十队大约人数在两百到三百人左右的川雒骑兵,在河东郡西部游荡,与迎头撞见的韩国轻骑争夺对外野的控制,恢复魏军的粮道与通讯。

    可以说,当时北一军之所以能熬过艰难的战役初期,川雒骑兵的贡献居功至伟。

    但即便如此,当时在河东郡西部,魏军仍旧处于劣势,说得难听些,无非就是【大魏宫廷】北一军在川雒骑兵的帮助下苟延残喘,拼死保住了安邑罢了,至于反攻,相信当时北一军高层将领甚至没有去奢想。

    而随后,随着天水魏氏的家臣姜鄙将军率领『北三军』支援河东郡西部,魏军的局势就发生了显著的改变。

    倘若说川雒骑兵使韩将靳黈感觉到了棘手,那么姜鄙的北三军,就让靳黈忌惮三分。

    也难怪,毕竟姜鄙的作战方式实在太凶暴,仿佛他唯一的战术就是【大魏宫廷】在战前做好十足的准备,然后在发动战争时全军压上——姜鄙攻打曲沃就是【大魏宫廷】如此,北三军花了一日工夫打造了数百架长梯,随后攻城战时,数万北三军士卒一股脑地涌上城墙,甚至于就连姜鄙都亲自上阵,以至于韩军抵挡不住姜鄙如此凶暴的进攻,待麾下士卒士气一挫,稀里糊涂地就丢了城池。

    气势,这是【大魏宫廷】姜鄙麾下北三军最大的特点。

    其实北三军的士卒实力并不会比北一军的士卒厉害到哪里去,甚至于,在武器装备的精良度方面还不如北一军,但是【大魏宫廷】,北三军那种有进无退、视死如归的血性,却使得韩国的军队碰到姜鄙都忌惮不已。

    很不可思议,姜鄙麾下的北三军,能让韩国的骑兵都绕着走。

    作为步兵而言,北三军足以自傲。

    不过这种战争方式的弊端也很明显,比如说,哪怕是【大魏宫廷】在上回北疆战役期间姜鄙逢战必胜,可他五万名士卒的编制,到了最后,也只剩下三万人。

    是【大魏宫廷】的,战战取胜,兵力伤亡却达到两万,与在整场北疆战役期间几乎没有靠自己打过什么胜仗的北一军的损兵情况不相上下。

    当然了,如此巨大的损兵情况,与北三军士卒的武器装备有很大的关系,毕竟这支军队,当时是【大魏宫廷】魏国所有军队中唯一仍在使用青铜制武器装备的军队,哪怕是【大魏宫廷】到了今年,青铜质地的武器装备仍在北三军中占得大部分,而另外一部分,则是【大魏宫廷】北三军从他们所战胜的韩国士卒手中夺来的铁质武器。

    是【大魏宫廷】的,北三军所面对的韩国军队,像魏国其他军队那样,几乎全都采用精良的铁质武器。

    而在这种情况下,北三军仍然能取得优势,着实让人大感意外。

    因此,在魏国国内,姜鄙的名声逐渐高涨起来,逐渐被许多魏人称之为当世猛将而受到推崇。

    就连被称为『北原十豪』之一的靳黈,当时都被姜鄙打地有些犯懵,以至于韩军那时在河东郡西部取得的优势,逐渐被姜鄙给扳平了。

    对此,靳黈心中很不舒服。

    要知道,姜鄙是【大魏宫廷】随着陇西魏氏从遥远的西边投奔魏国的,在中原这边籍籍无名,而靳黈却是【大魏宫廷】被称为『北原十豪』的韩将,似这等身份的他竟然被一介“籍籍无名”的魏将压制,靳黈心中岂会服气?

    因此在前一阵子,当靳黈得知魏将姜鄙正在攻打平阳时,曾准备兵出皮牢关,偷袭姜鄙麾下北三军的后防临汾,可待等他得知魏国还有一支军队正急速朝着河东郡西部奔进时,靳黈立即就打消了出兵的想法。

    与初次北疆战役之前籍籍无名的魏将姜鄙不同,这支最近赶来河东郡参战的魏军统帅,那可是【大魏宫廷】在中原享有盛名的魏人,魏公子姬润!

    别看赵弘润至今为止还从未参与过魏国与韩国的战争,但是【大魏宫廷】他在韩国的名声可不低,毕竟在『介山骑战』与韩国骑兵打地平分秋色的川雒骑兵,就建成于这位魏公子姬润征讨三川之后。

    在三川郡战胜当地居住了近百年的川戎民族,用步兵重创骑兵,单单这一战,就足以使韩国对这位魏公子润忌惮三分。

    更何况,这位魏公子姬润还是【大魏宫廷】去年『四国伐楚战役』时,齐王吕僖钦点的两位副将之一,不得不说,那场战役惊动了整个中原。

    事后世人都在传伦,倘若当时齐王吕僖并未病于讨伐楚国的战事期间,楚国是【大魏宫廷】否有可能因此亡国,可想而知,当时楚国是【大魏宫廷】处于怎样的绝境。

    在魏人眼里,肃王赵弘润初扬名是【大魏宫廷】在其十四岁时率领军队击退进犯魏国颍水郡的暘城君熊拓,但在韩国,韩人得知魏公子姬润的大名,则是【大魏宫廷】在『介山骑战』,毕竟当时川雒骑兵是【大魏宫廷】以『魏国的盟军』、『肃王一系的友军』等等身份参战的,让韩人大吃一惊:原来魏国已经降服了三川的阴戎。

    而就在他们逐渐开始关注那位魏公子姬润时,『魏秦三川战役』爆发,函谷一役,那位魏公子姬润使二十余万秦国军队全军覆没,此举非但吓得三川郡内的羯族人慌忙臣服,也吓得韩国的细作赶紧将这个消息送回本国,使得当时已出现了后勤方面问题的韩军,终于决定暂时休兵。

    而如今,那位在函谷一役杀了二十余万秦国军队的魏帅,魏公子姬润,率领着麾下精兵强将来到了河东郡的西部,纵使是【大魏宫廷】靳黈这等人物,亦感到了莫大的压力。

    他不会因为对方的年纪而小觑对方,毕竟那位魏公子姬润,可不是【大魏宫廷】姜鄙那种在中原籍籍无名的人。

    因此,早在肃王军进驻唐县的时候,韩军的斥候便已将这支军队到来的消息,送到了靳黈手中。

    而靳黈,亦在猜测到那位魏公子姬润企图率军攻打他皮牢关时,就做好了相应的准备。

    此时的靳黈,手中兵力并不多,也就只有两万余人左右,但因为皮牢关地势险峻、易守难攻的关系,他自信纵使有十万魏军强攻这座关隘,他也能安安稳稳地守住。

    因此,他每日都很期待魏军会从皮牢关西侧那条数里长的羊肠谷道进攻皮牢关,期待着将这条羊肠谷道变成魏军葬身的墓地。

    可一连等了三日,驻扎在唐县的魏军却始终没有进兵的动静,相反地,他部署在猗山与王屋山的守军,却陆续遭到不知名人士的杀害。

    这引起了靳黈的猜想:难道那位魏公子姬润,并不打算从羊肠谷道进兵,而是【大魏宫廷】准备从猗山、王屋山寻找突破口?

    意识到这一点后,靳黈当即增派了驻军前往两山,而在听说此事后,赵弘润亦派了两个精锐千人队向猗山与王屋山渗透。

    魏韩皮牢关战役,始于两山斥候战。
友情链接:棉花糖小说网  理财知识  娱乐大头条  中国玉米网  飞剑问道  赘婿  飞剑问道  极品家丁  笔下文学  工作总结  金庸网  哲夫当立  开天录  励志名人名言  大魏宫廷  大明元辅  银行信息港  论文大全网  从全球高武开始  伏天氏  神道丹尊  努努书坊  扶蜀  极限保卫  房贷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