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927章:将计就计
    十月二十日,即韩将暴鸢率领三万轻骑抵达泫氏一带的当日。

    在从魏营前撤退后,暴鸢将三万轻骑交给副将李邯,自己则带着几十骑护卫,前往泫氏。

    约大半个时辰后,暴鸢带着几十骑来到了泫氏,在南城门叫开城门。

    得知暴鸢这位坐镇天门关的诸军总帅亲自前来,靳黈不禁有些意外,于恭迎时好奇地问道:“总帅大人怎得亲自来了?”

    毕竟,『魏公子姬润是【大魏宫廷】极其难对付的强敌』,目前为止这只是【大魏宫廷】他靳黈军的观念,不能保证暴鸢也认可他的说法。

    因此,靳黈觉得他在向暴鸢提出请求援助的要求后,暴鸢碍于大局固然会派兵支援他,但难免会对他冷嘲热讽一番。

    另外,暴鸢毕竟作为诸军总帅,想来也不会亲自支持围攻,毕竟这位上将军要关注的,可不仅仅只有那位魏公子的肃王军,还有魏国的北二军、北三军、山阳军、南燕军、魏武军,似姜鄙、赵元佐、卫穆、赵弘疆、韶虎等魏将,可皆不是【大魏宫廷】泛泛之辈。

    但奇怪的是【大魏宫廷】,今日暴鸢非但亲自来到了泫氏,甚至在见到他靳黈后,也没有丝毫冷嘲热讽的意思,这让靳黈感到很是【大魏宫廷】意外。

    “发、发生什么事了么?”看着暴鸢反常的态度,靳黈不禁稍稍有些惊慌。

    听闻此言,暴鸢看了一眼靳黈,随即有意看了看左右。

    见此,靳黈心中会意,当即将暴鸢请到南城门的城楼上,吩咐亲卫守在楼阁外。

    此时,靳黈这才低声问道:“暴鸢上将军,莫非是【大魏宫廷】天门关发生了什么变故?”

    暴鸢气乐了,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靳黈,随即压低声音,淡淡说道:“是【大魏宫廷】发生了变故,不过不在我天门关,而你这泫氏!……靳黈将军,你可知晓,那位魏公子姬润,在你眼皮底下,于发鸩山、羊头山分别建造了一座军营?”

    听闻此言,靳黈张了张嘴,瞠目结舌。

    半响后,他一脸惊容地说道:“这不可能!魏军……”

    此时,暴鸢摆摆手打断了靳黈的话,淡淡说道:“来时,本将军已派人分别到发鸩山与羊头山证实过。”

    见暴鸢信誓旦旦,靳黈无言以对。他不禁有些失神,喃喃说道:“怎么会……魏军虽有前往发鸩山与羊头山,但每日早出晚归……早出晚归?”

    瞧着靳黈逐渐色变的面孔,暴鸢轻叹了一口气,淡淡说道:“看来你已经想通了。”

    “嗯。”靳黈面容凄苦,懊悔地说道:“原来如此,原来魏军摆出一副欲全力强攻我泫氏的姿态,那是【大魏宫廷】做给我看的,叫我不敢分兵外驻……”

    暴鸢闻言默然不语。

    毕竟他也被那位魏公子姬润摆了一道,没有什么资格说靳黈的闲话。

    在微微叹了口气后,暴鸢带着几分赞赏说道:“正如你所言,那魏公子姬润,果真是【大魏宫廷】个人物……他的魄力与城府,纵使是【大魏宫廷】我暴鸢亦佩服不已。”

    “此话怎讲?”靳黈惊讶地问道。

    于是【大魏宫廷】乎,暴鸢便将魏军瞒天过海的诡计告诉了靳黈,只听得靳黈目瞪口呆。

    谁能想到,他们两位北原十豪,居然被一个尚未弱冠的魏国小子耍地团团转,对方在明知中计的情况下,用一招瞒天过海,在他俩的眼皮底下,于短短数日内就建好了营寨。

    二人沉默着对视良久,随即,暴鸢低声说道:“倘若我所料不差,最迟到明日,那位魏公子就该对你泫氏发动攻势了……”

    “围点打援?”靳黈皱着眉头问道。

    “怕是【大魏宫廷】如此了。”暴鸢捋了捋胡须,沉声说道:“今日我率三万骑兵马不停蹄抵达此地的魏营,当时魏营尚有一侧营栅并未竣工,可那些魏军居然敢主动挑衅。很显然,魏军笃信我麾下三万骑兵马疲人倦,不敢贸然进攻。……既然那魏公子姬润是【大魏宫廷】善于用兵,那么他必定不会让我麾下三万骑兵得到足够的歇息机会,势必会强攻你泫氏,逼我出兵救援。”

    “这其中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有什么诡计?”靳黈闻言后狐疑地问道:“纵使上将军麾下三万骑兵在经过了一整日的急行军后,马疲人倦,可歇息一宿,至少能恢复七成实力……三万骑兵呐,据我所知,那魏公子姬润麾下十万大军几乎都是【大魏宫廷】步、弓、弩,何来的勇气主动出击?……莫非他有什么对付骑兵的妙策?”

    “这个我也不知。”暴鸢摇了摇头,随即皱眉说道:“不过,单看这几日魏军的举动,我便知道,这魏公子姬润是【大魏宫廷】一个聪颖奸猾之人。……总之,无论他是【大魏宫廷】否有对付我三万骑兵的诡计,一旦他大军进攻泫氏,本将军会立马袭击其旁侧。”

    平心而论,此时暴鸢也猜不透那位魏公子姬润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真的有什么击败他三万骑兵的办法,但事到如今,他也只能信以为真了,因为万一魏军只是【大魏宫廷】虚张声势、而他却吓得不敢出击,导致泫氏县被魏军攻破,那他可就难辞其咎了。

    “多谢上将军施以援手。”靳黈抱了抱拳,随即正色问道:“上将军以为,魏公子姬润何时会出兵袭我泫氏?”

    暴鸢沉思着捋了捋胡须,正色说道:“他麾下有十万步兵,而我有三万骑兵,以步兵击骑兵,本就弱势,因此他不会选择在夜里。否则黑灯瞎火,他十万步兵未见得是【大魏宫廷】我三万骑兵的对手。因此,他必定会选择在白昼。……再者,他既然要逼出我三万骑兵,那么势必得对你泫氏造成威胁……依照他奸猾的用兵方式,他多半不会强攻泫氏,而应该是【大魏宫廷】采取偷袭……”

    说到这里,他好似恍然般点了点头,眯着眼睛笃定地说道:“明日清晨、日出前夕,他会率军偷袭你泫氏。……若是【大魏宫廷】顺利的话,在对你泫氏施压,逼我不得不率骑兵赶去支援,恰恰好是【大魏宫廷】朝阳升起……”

    听闻此言,靳黈不禁有些震惊地瞅着暴鸢。

    因为暴鸢不修边幅,络腮的虎须,给人的初次印象乍一看就是【大魏宫廷】一位有万夫不当之勇的莽夫,可实际上,这却是【大魏宫廷】一位善于运用兵谋的猛将,文武兼备。

    “我明白怎么做了。”

    良久,靳黈点点头说道。

    见此,暴鸢摸着胡须轻笑道:“切莫提前打草惊蛇,惊动了魏军。”

    “我明白。”靳黈轻笑着点了点头。

    此后,二人又聊了片刻,随即,暴鸢便离开了泫氏,回归他的本队。

    那么话说回来,暴鸢的猜测是【大魏宫廷】否准确呢?

    还别说,他猜的丝毫不差,赵弘润的确是【大魏宫廷】打算偷袭泫氏,而且偷袭的时间也恰恰就是【大魏宫廷】在次日日出前夕。

    次日寅时,魏军三座军营——发鸩山商水军营寨、羊头山鄢陵军营寨、以及泫氏县西南三十里处由肃王赵弘润亲自坐镇的本营,这三座军营在留下的留守的兵力后,悄悄出兵,在黑灯瞎火中摸向泫氏县的方向。

    也不晓得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被暴鸢看穿了心思,反正赵弘润的确是【大魏宫廷】很喜欢在黎明前夕发动偷袭。

    或许有人觉得,深夜是【大魏宫廷】偷袭敌军的最佳时候,但事实上则不然。

    因为人的心理,在漆黑的环境下会不自主地绷紧神经,尤其是【大魏宫廷】在前线打仗的军队,越是【大魏宫廷】身经百战的士卒,他们在黑夜里就愈发提高戒备。

    而黎明,则是【大魏宫廷】从黑夜转变为白昼的交界,对于值守了一夜的守卫而言,他们在看到天边出现些许初阳亮光的时候,精神会本能地松懈下来,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偷袭就应该是【大魏宫廷】在夜里才会发生的事,既然太阳都升起来了,那么显然敌军就不会来偷袭了。

    赵弘润就恰恰喜欢利用这种认知上的误区,趁着黎明前最后一丝黑夜,对精神松懈下来的敌军发动突然袭击。

    但是【大魏宫廷】今日,似乎情况有些特殊。

    因为赵弘润在率军向泫氏县进兵的时候,听到南边传来若有若无的厮杀声。

    当时赵弘润心中一愣,因为他肃王军的南边,并没有任何友军,只有韩将暴鸢麾下三万轻骑。

    既然如此,在这寂静的五更天,南边为何会传来厮杀声?

    总不至于是【大魏宫廷】韩将暴鸢麾下三万轻骑自相残杀吧?

    在足足思忖了半响后,赵弘润顿时恍然大悟,他这才想起,南边的确有他的人——即昨日派出去监视暴鸢麾下三万轻骑的青鸦众!

    显然,这是【大魏宫廷】青鸦众撞到了巡逻值夜的暴鸢军斥骑。

    忽然,宗卫长卫骄拍了拍赵弘润的肩膀,指着南边的天空低声说道:“殿下,您看。”

    赵弘润转头望向南方。

    只见在南方那漆黑的夜空中,有十几点火光冉冉升起,但是【大魏宫廷】由于相隔很远,以至于赵弘润还未看清楚,那十几点火光就消失了。

    『……』

    赵弘润微微皱了皱眉,因为在他的记忆中,那是【大魏宫廷】青鸦众在夜里传递紧急军情所采用的火矢。

    至于就近是【大魏宫廷】什么样的紧急军情,那就得自行猜测了,除非发出紧急讯号的青鸦众活着返回,亲口告诉究竟。

    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原因,使得青鸦众发出了紧急讯号呢?

    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大魏宫廷】南边的暴鸢军,不知为何出现了异动。

    『难道是【大魏宫廷】我的意图已被暴鸢看穿,他企图趁我军进攻泫氏县时,对我军发动偷袭?』

    瞥了一眼南边,赵弘润皱了皱眉。

    “卫骄,吩咐军中兵将谨防敌军骑兵的偷袭。”

    “是【大魏宫廷】!”
友情链接:秦吏  全球高武  大学生必备网  飞剑问道  中国玉米网  寒门崛起  明朝败家子  明末第一贼  秦吏  最强狂兵  三国高校传  广东高考网  全球高武  北宋大表哥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电脑爱好者之家  哲夫当立  娱乐大头条  战神狂飙  蜡笔小说  开天录  男性健康  斗战狂潮  落秋中文  明朝败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