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928章:火中取栗
    时间缓缓地流逝,转眼到了卯时这个即将迎接黎明的时刻。

    而此时,肃王军亦悄然来到了泫氏城外七八里处,准备对这座城池展开黎明前的偷袭。

    但是【大魏宫廷】此时的赵弘润,却在思忖着另外一桩事——韩将暴鸢,居然没有派骑兵偷袭他。

    记得在一个时辰前,当注意到青鸦众在南边方向发出了紧急讯号后,赵弘润便对麾下军队下达命令,叫各军各营的将领们提高戒备,谨防暴鸢军骑兵的偷袭。

    可没想到,暴鸢军似乎并没有偷袭他军队的意思,这让赵弘润不禁感觉有些诡异。

    要知道,青鸦众是【大魏宫廷】几乎不会发出错误的紧急讯号的。再者,昨日派往南面探查暴鸢军动静的青鸦众,至今也没有返回,很有可能是【大魏宫廷】已遭遇了不测。

    换而言之,南边的暴鸢军那边的确是【大魏宫廷】出现了什么异动,使得对方在寅时前后出现了反常的举动,迫使派往南边的青鸦众发出了紧急讯号——若仅仅只是【大魏宫廷】遭遇暴鸢军巡逻值夜的骑兵队,那些青鸦众是【大魏宫廷】不至于发出紧急讯号的。

    反过来说,要那些青鸦众发出紧急讯号,那么他们肯定是【大魏宫廷】发现了暴鸢军的异动,而且还是【大魏宫廷】关乎整个暴鸢军三万骑兵的异动。

    三万骑兵,前一日辛辛苦苦急行军而来,马疲人倦,按理来说正是【大魏宫廷】需要时间歇息的时候,可这帮人却在寅时出现了异动,这怎么想都应该是【大魏宫廷】暴鸢军企图偷袭他们魏军的征兆。

    可最终,暴鸢军并没有来偷袭。

    那么,暴鸢军深更半夜的,究竟在做什么?

    一开始,赵弘润也想不明白,直到他将自己代入到暴鸢的位置,扪心自问,他这才有所醒悟:换做是【大魏宫廷】他赵弘润,会在这种时候偷袭魏军么?

    答案是【大魏宫廷】不会。

    为何?一来是【大魏宫廷】魏军的主帅肯定是【大魏宫廷】防备着偷袭这件事的;二来,相比较偷袭敌军的军营,偷袭移动中的敌军,其中的不稳定因素太多。

    更何况骑兵在移动时会发出马蹄声,因此,倘若把赵弘润摆在韩将暴鸢的位置上,他会选择采用伏击的方式,即事先将麾下的骑兵埋伏在魏军的必经之路上,在魏军到来之际突然杀出。

    可当时青鸦众发出紧急讯号的位置,却在南边,这意味着暴鸢并不打算伏击魏军——因为短短一两个时辰,暴鸢军骑兵根本不可能在不惊动魏军的情况下,悄无声息地迂回到魏军前往泫氏县的必经之路上。

    因此,在排除了一个个可能性后,暴鸢的真实企图也就逐渐被赵弘润给猜到了——韩将暴鸢,十有八九是【大魏宫廷】打算在魏军进攻泫氏县的时候,用三万骑兵袭击魏军的后方或侧翼,使那时的魏军首尾难顾、骑虎难下,只能以一敌二,承受靳黈军、暴鸢军两支韩军的夹击。

    『……』

    抿了抿嘴唇,赵弘润抬头望向泫氏县的方向。

    『照这么说,其实此刻身在泫氏县的韩将靳黈,他想必也已得知我军会在黎明前偷袭泫氏,因此将计就计充当一个诱敌的角色?啧啧啧……哼嗯。』

    也不知想到了这里,赵弘润摸着下巴轻笑了一下,喃喃说道:“三万轻骑,当真就战无不胜?”

    听闻此言,宗卫长卫骄疑惑地望了一眼自家殿下,问道:“殿下,怎么了?”

    “不,没什么。”赵弘润摇了摇头。随即,他在思忖了一番后,沉声说道:“吕牧,速速派人知会晏墨,原定对泫氏县的偷袭……取消!”

    听闻此言,宗卫们面面相觑,还不待他们反应过来,赵弘润又转身唤道:“段沛?”

    “卑职在。”

    在赵弘润身后,青鸦众头目段沛跨坐在一匹战马上,伸手抱了抱拳:“殿下有何吩咐?”

    只见赵弘润正色说道:“方才本王的话你也听到了,本王决定改变战术,原本预定黎明前对泫氏县的偷袭取消了,你即可去将青鸦众召集起来,听候本王的命令。”

    段沛闻言微微一愣,因为按照先前制定的战术,今日肃王军对泫氏县的偷袭采取的是【大魏宫廷】『速攻战术』,即青鸦众打头阵、干掉泫氏县一处城墙上的守卫,然后打开城门,将商水军或鄢陵军放入城内,顺利的话,只要半个时辰魏军就能全面压制在泫氏县内的韩军。

    似这种速攻战术,肃王军当初只是【大魏宫廷】在安城试过一次,效果绝佳,当时守卫安城的陇西魏兵,完全不是【大魏宫廷】对手,以至于赵弘润不费吹灰之力便入了城,生擒了那时陇西魏氏的君父魏釐。

    而今时今日,因为顾及到暴鸢军三万轻骑的存在,因此赵弘润也打算采取这种速攻战术,可他没想到的是【大魏宫廷】,也不知什么原因,种种迹象表明暴鸢以及靳黈已经洞察到了他的偷袭意图。

    在这种情况下,赵弘润决定改变策略,暂时先将这种速攻战术藏起来,伺机而动,给予韩军致命一击。

    “卑职明白了。既然如此,卑职即刻就去通知我青鸦众的弟兄。”

    见赵弘润主意已决,段沛当即点头领命,他自然不敢过多询问缘由。

    此时,宗卫长卫骄在旁纳闷地问道:“殿下,您为何临时改变了主意?”

    只见赵弘润皱着眉头若有所思,沉声说道:“本王怀疑,暴鸢与靳黈皆已猜到本王会在黎明前偷袭泫氏县……既然如此,索性就堂堂正正地出击!”

    『暴鸢与靳黈或已猜到我军偷袭的意图?』

    众宗卫们面面相觑,着实有些惊诧。

    约莫又过了小半个时辰,东边的天空逐渐出现些许亮光,初阳的光辉越过羊头山,播撒在大地上,驱走了泫氏一带的黑暗。

    正如赵弘润所猜测的那样,此时此刻在泫氏县内,靳黈麾下两万四千余兵力再加上泫氏本地的千余守军,总共近两万六千军队,早已被城内严正以待。

    别看此时泫氏县上城墙上的值守韩军仍就不多,且一个个精神疲倦,仿佛整个城防不堪一击,可实际上,城内无数韩兵早已整装待发,且一心想要报复前几日在皮牢关时,魏军借烟雨之便的那场偷袭。

    同样的亏,靳黈与他麾下的兵将,可不会吃两次。

    可随着初阳渐渐升起,而魏军却至今未曾在泫氏县露面,在城楼上,韩将靳黈心中难免也有些犯嘀咕。

    毕竟按照暴鸢对肃王军的估测,这支魏军在一炷香之前就应该对泫氏县展开偷袭,何以至今都没有露面呢?

    『难道(暴鸢)上将军估计错了?魏军根本就没想过在今日进攻我泫氏县?……这不对啊……还是【大魏宫廷】说,期间又发生了什么变故?』

    靳黈揉了揉眉骨,忧心忡忡:“快来啊,怎么还不来?”

    他发誓,他从来没有如此期待过一支前来偷袭的敌军的到来。

    就在他疑神疑鬼之际,忽然有一名传令兵急匆匆来到他面前,叩地禀告道:“将军,西城门外,发现魏军踪迹!”

    『西城门?』

    靳黈微微一愣,旋即二话不说就前往泫氏县的西侧城墙,登高眺望城外的魏军。

    此时,天色早已大亮,可以说,魏军已经错失了偷袭泫氏县的最佳时刻,但不知为何,泫氏城外西郊的魏军,似乎并不着急,慢条斯理地在那片平地上排兵布阵。

    『……那魏公子姬润,究竟在搞什么鬼?』

    靳黈越看越感觉迷糊。

    记得昨日上将军暴鸢对魏军的行动预测,其实靳黈是【大魏宫廷】觉得很有道理的:站在魏公子姬润的立场上说,只有迅速拿下泫氏县,才更有底气抗衡暴鸢的三万轻骑。

    可似眼下城外那些魏军那慢吞吞的动作,却仿佛魏军根本就没有将暴鸢的三万韩国骑兵放在眼里。

    更让靳黈眼皮直跳的是【大魏宫廷】,没过多久,魏军的行伍阵列中,便出现了诸如投石车、连弩战车这等战争利器,虽然没有冲车、井阑车这等攻城的器械,但不得否认,魏军的投石车让靳黈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

    毕竟皮牢关,可以说就是【大魏宫廷】败在魏军投石车的巨大威力下,还有那种一旦点燃后就无法用水扑灭的黑色的油。

    “将军,魏军似乎打算正面进攻?”副将庆尧注视着城外远处的魏军良久,不甚自信地说道。

    “唔。”

    靳黈徐徐点了点头。

    其实这会儿他也闹不明白——说好的『围点打援』呢?

    按照常理,相比较泫氏的两万余靳黈军,怎么看都是【大魏宫廷】暴鸢的三万骑兵对魏军的威胁更大。因此,魏军采取『围点打援』,假意进攻泫氏、设法引出暴鸢的三万骑兵,这才是【大魏宫廷】正确的判断。

    可眼下观魏军的态度,似乎魏军正准备对泫氏城展开猛攻?

    难道魏军就丝毫也不顾及暴鸢的三万骑兵么?

    “呜呜——呜呜——呜呜——”

    终于,魏军的准备工作终于做完了。

    随着三声代表进攻的号角声响起,魏军的投石车率先对泫氏城展开猛攻:一只只木桶被从远处高高抛到城内,在城内造成几处火起。

    见此,靳黈不禁有些心慌,毕竟他已经在皮牢关见识过那种可怕的黑油的威力。

    『……不应该啊,魏公子姬润难道完全没有想过要攻下泫氏城入驻?而是【大魏宫廷】打算将其移平?』

    而就在他暗自心惊之时,魏军的投石车突然停止了抛射那种桶弹。

    见此,靳黈这才恍然大悟:魏军并不是【大魏宫廷】打算移平泫氏城,只是【大魏宫廷】要在城内制造混乱、引发恐慌。

    想到这里,他正色说道:“不必惊慌,魏军不会想要一片焦土的,叫城内的军民不得喧哗吵闹,远离火势,将火起之处周围的房屋拆除,如此,火势自然会熄灭。”

    在叮嘱了麾下兵将后,靳黈转头望向城外的魏军,不由地深深皱了皱眉。

    尽管魏军已明摆着要强攻泫氏城,可不知为何,靳黈却感觉魏军的进攻节奏很怪异,让他倍感别扭。
友情链接:逆天邪神  超级无上神帝  个性说说  好名字  全本书屋  全职武神  民国谍影  最强狂兵  广东高考网  铸天之景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开天录  全职法师  春野小神医  如意小郎君  说说大全  理财知识  阅读封神系统  五行天  锦衣夜行  超强吸妖器  全本小说网  五代梦  伏天氏  超级神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