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941章:再进兵!
    十月二十五日,赵弘润将鄢陵军的几位将领叫到泫氏城的城守府,将进攻冯颋军营寨的任务交给了他们。

    在攻陷了泫氏城后的眼下,十万肃王军兵力分布如下:

    在泫氏城,有三万鄢陵军、一万商水军、五千游马重骑;羊头山鄢陵军营寨,部署有两万鄢陵军;发鸩山商水军营寨,部署有两万商水军;最后一个则是【大魏宫廷】建立在泫氏城西南的那座魏营,同样部署有商水军两万。

    这四个据点及城池的部署魏军,合计十万人。

    这样的兵力部署,使得肃王军具有一条带状的防御地带,也使得他们并不畏惧韩将冯颋、暴鸢、靳黈三支军队的围攻,无论哪方遭到进攻,皆能得到其余据点的火速支援。

    毫不夸张地说,肃王军可谓是【大魏宫廷】占据了这片地带的主导地位,倘若粮草充足的话,肃王军可以像钉子似的扎根在这里,截断天门关、孟门关的粮道,让天门关、孟门关一粒米都得不到。

    但眼下肃王军军粮告罄,这就很尴尬,兵力分散导致赵弘润即便想要撤离,也得花更多的时间去准备。

    当日卯时三刻,赵弘润留下一万商水军驻守泫氏城,命屈塍、晏墨等将领率领三万鄢陵军,前往西北方向冯颋军的营寨。

    这回,游马众骑并未全军出动,赵弘润只是【大魏宫廷】带了两千人,将其分成四个队伍,每支队伍五百名骑士,跟随三万鄢陵军士卒一起行动。

    毕竟韩将冯颋麾下的军队,乃是【大魏宫廷】步骑混编,纵使是【大魏宫廷】肃王军的重步兵,在骑兵面前仍就显得颇为被动。更何况,赵弘润猜测在他进攻冯颋军营寨的时候,说不准暴鸢会率领剩余的一万五千名骑兵在旁骚扰,伺机偷袭。

    “两千重骑,足以对付暴鸢军的骑兵么?”

    在赶路的时候,游马军的将军马游对赵弘润询问道。

    要知道在马游的心中,纵使已将重骑兵的地位提高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但以区区两千重骑兵对付暴鸢军以及冯颋军的两三万骑兵,他心中仍难免有些发怵,毕竟这兵力相差实在太悬殊了。

    不过对此赵弘润倒是【大魏宫廷】并不担心。

    在他看来,『泫氏城一战』暴鸢已经吃够了游马重骑的苦,一场仗战损了一万五千名骑兵,不出意料的话,从此之后这些韩国骑兵看到游马重骑,十有八九得绕着走。

    既然如此,带两千游马重骑就足够了——因为韩将暴鸢麾下的骑兵,不会再傻傻地与游马重骑对冲,而这帮人若是【大魏宫廷】利用机动力在旁骚扰的话,无论两千游马重骑还是【大魏宫廷】五千游马重骑,其实区别并不大,因为除非两军对冲,否则重骑的速度根本追不上轻骑。

    事实上,这两千游马重骑,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用来对付冯颋军的韩国步兵的。

    别看前几日『泫氏城之战』中,游马重骑面对韩国轻骑取得了难以置信的大捷,可事实上,游马重骑当日能取得那样的战果,原因在于那些韩国轻骑愚蠢地选择了与重骑对冲,这简直就是【大魏宫廷】自寻死路。

    因此换而言之,那次胜利等同于是【大魏宫廷】韩国骑兵拱手送给游马重骑的,并不算是【大魏宫廷】重骑兵的稳定发挥。

    那么,重骑兵的稳定发挥究竟体现在什么时候呢?

    事实上,就体现在重骑兵冲击步兵方阵的时候,那才叫真正的所向披靡,横扫战场。

    别说韩国剑兵那种轻步兵,就算是【大魏宫廷】魏国步兵这种重步兵,都挡不住重骑兵的冲锋,尤其是【大魏宫廷】当重骑兵配合步兵冲击敌军步兵方阵的时候,先由重骑兵撕裂敌军防线,搅乱敌军的阵型,随后步兵插上,分割包围敌军,可能只是【大魏宫廷】一盏茶的工夫,魏军就能取得一场战事的胜利。

    大概是【大魏宫廷】巳时的时候,赵弘润便率领着三万鄢陵军与两千游马重骑,来到冯颋军的营寨,一座坐落在丹水河畔的、尚未竣工的军营。

    沿途,魏军陆陆续续发现了好些小股韩骑,这些小股韩骑数量约在百骑到两百骑左右,一路“目送”着魏军来到冯颋军的营寨。

    赵弘润不晓得,究竟是【大魏宫廷】那两千游马重骑那『商水游马』的旗帜吓住了对方,还是【大魏宫廷】鄢陵军新组建的约两千人的骑兵让这些小股韩骑不敢靠近。

    是【大魏宫廷】的,鄢陵军已经组建了一支骑兵,人数约两千人左右,战马的来源,无非就是【大魏宫廷】『泫氏城之战』中暴鸢军三万轻骑的战马——在那场战事中,暴鸢军损失了近一万五千匹战马,其中约一万两万余战马,由于战死或者负伤,已经成为了作为那场战事胜利者的肃王军的食物,就比如今日出征的时候,赵弘润喝的那一碗马肉浓汤。

    而其余约两千余匹侥幸在战场上存活下来的战马,则成为了鄢陵军的战利品,使得鄢陵军的诸将领们欣喜若狂地组建了一支骑兵。

    毕竟在这个时代,骑兵属于高大上的兵种,可不是【大魏宫廷】任何一支军队都能配备的。

    不过话说回来,尽管鄢陵军组建了一支两千余人的骑兵,但并不表示这两千魏骑就能投入使用了,至少用游马军将军马游的话来说,这两千余鄢陵军骑兵,仍只是【大魏宫廷】马背上的步兵而已,需要学习很多很多东西。

    “这些韩国的骑兵,被吓到了。”

    由于暂时没有出动命令,因此马游呆在赵弘润身边,当看到那些小股韩骑只敢远远地观望他们大军,马游忍不住笑着说道。

    听闻此言,鄢陵军第三营营将军孙叔轲笑着打趣道:“马游将军是【大魏宫廷】想说,那些小股韩骑是【大魏宫廷】被你游马军吓到了么?”

    听闻此言,赵弘润附近诸将,比如屈塍、晏墨等将领们,纷纷友善地笑了起来。

    要知道,商水游马不同于商水军,他们与鄢陵军不存在竞争,因此,两军的关系反而显得和睦,哪怕商水游马也背负着『商水』之名。

    “你这家伙。”听了孙叔轲的调侃,马游没好气地说道:“怎么不说你自己呢?……用步兵挡住韩骑的冲锋,让韩骑连一道防线都无法突破,这可是【大魏宫廷】极为罕见的事。……想来当日那些韩军骑将,可是【大魏宫廷】对你恨之入骨呢!下次若在战场上碰到,那些骑将准咬着你不妨。”

    “那也不及游马军当日的风光啊。”孙叔轲笑着回道:“相信他日碰到,那些骑将头一个要找的就是【大魏宫廷】你游马骑……哦,不对,那些人已被你游马骑吓破了胆,可不敢来找你们的麻烦。”

    在诸将善意的取笑声中,马游无奈地摇了摇头,半响后,他收了笑容,正色说道:“是【大魏宫廷】你们眼里军两千新骑。”

    听闻此言,诸将纷纷转头望向队伍中正侧护着步兵的两千名鄢陵军轻骑兵。

    其实方才他们只是【大魏宫廷】配合孙叔轲打趣马游而已,他们怎么可能会不清楚那些小股骑兵只敢远远跟随的原因?

    道理很简单,因为方才在行军的途中,这支新组建的鄢陵军轻骑,仅出动三百骑就击败了一支两百骑左右的韩军骑兵,让韩国骑兵们大感震惊——明明是【大魏宫廷】新组建的骑兵,何以骑术如此精湛?

    这就涉及到游马重骑的一个小秘密:他们所采用的马鞍,是【大魏宫廷】双马镫的马鞍。

    在韩国骑兵的普遍认知中,马镫只是【大魏宫廷】骑兵在翻身上马时的辅佐物什,因此,谁都没有太将马镫这种东西当一回事。

    但赵弘润则不同,他太清楚马镫在骑兵冲锋时所起到的作用,因此,在游马初组建的时候,这支骑兵采用的就是【大魏宫廷】双边马镫的马鞍。

    记得韩国骑兵在冲锋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双腿夹紧马腹』的动作,为何?

    原因在于他们并没有马镫借力,为了防止自己在冲锋的时候被战马甩落下来,韩国骑兵的双腿要牢牢夹紧马腹。甚至于,倘若是【大魏宫廷】骑术并不精湛的骑兵,他们还得在冲锋时身体前倾,或者干脆伏在马背上。

    虽然说这样的姿势的确能增快战马冲锋的速度,但说到底,骑士的身体前倾以及下伏,也只是【大魏宫廷】为了让身体的重心往前以及往下,防止在冲锋的时候摔落下来。

    但游马重骑则不同,他们在冲锋的时候,在马背上坐得笔直,难道他们就不担心摔落下来么?

    是【大魏宫廷】的,他们一点都担心,因为在冲锋的时候,他们的双脚是【大魏宫廷】死死踩在马镫上的,双教再加上屁股,三个点固定,能够让游马重骑轻松地稳定身体。

    记得『泫氏城一战』,游马重骑接二连三地覆灭一支又一支的韩国骑兵,或许有很多人都误以为那是【大魏宫廷】重骑兵本身就拥有的实力,可事实上,小小的马镫,在那场战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没有双边马镫这个小物件,当日游马重骑的战损,绝对不止百余骑。

    而今日也是【大魏宫廷】一样,鄢陵军用缴获的战马组建了新骑,尽管赵弘润暂时没办法弄到双边马镫的马鞍,但他可以用别的办法来代替,比如说,用绳索绑在马鞍上,另一段系一个圈,挂在没有马镫的那一侧,充当马镫。

    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个小秘密,鄢陵军初建的新骑,那些用步兵荣升为骑兵的士卒们,尽管没有多么精湛的骑术,亦照样能稳稳地坐在马背上,让那些小股韩国骑兵倍感震惊,误以为魏国的士卒天生就懂得骑马。

    而与此同时,在丹水河畔的冯颋军营寨中,早已得到魏军前来进攻消息的韩将冯颋,正站在营内瞭望塔的上端,眺望着浩浩荡荡而来的肃王军,眼中露出几许讶色。

    冯颋感觉有些猜不透那位魏公子姬润的想法。

    他很清楚,肃王军这支魏军,军中粮草告罄,按理来说,这支应该考虑如何安然撤退,可是【大魏宫廷】这支魏军倒是【大魏宫廷】好,情况越是【大魏宫廷】紧急,进攻欲望仿佛就越强,恨不得在撤退之前,先将所有的威胁都扫平。

    『那么……我究竟是【大魏宫廷】退是【大魏宫廷】守呢?』

    冯颋暗自嘀咕道。
友情链接:中学生阅读网  阅读封神系统  盛唐之帝国崛起  逍遥游  小学生作文  笔趣阁  落秋中文  汉乡  三国高校传  女性健康  如意小郎君  第一课件网  圣龙图腾  全职高手  汉乡  女性健康  理财知识  龙组兵王  神豪之娱乐天下  笔趣阁小说  盛唐之帝国崛起  重活一次  战神狂飙  经典古诗词  明朝败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