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951章:声东击西
    尽管在众魏兵奇袭部队面前表现地好似尽在掌握,仿佛胜利唾手可得,但说实话,其实赵弘润自己心里都没底。

    可他不得不表现出胜券在握的样子,毕竟近两日来,由于奇袭高狼失败,他麾下近两万奇袭魏兵的士气始终处于低迷状态,倘若不能激励这些士卒们的士气,那么这场仗,也就不必再打下去了,必败无疑。

    因此,他欺骗了麾下的兵将们,将『偷袭高狼失败』归于战术上的考量,是【大魏宫廷】『为了得胜必须对韩军暴露的破绽』,在费了一番唇舌后,总算是【大魏宫廷】鼓舞了军心。

    对此,不得不说赵弘润的压力非常大,毕竟,其实他目前还未想出什么好办法。

    但即便如此,赵弘润仍没有放弃,一来他肩承着麾下近两万士卒的期望,二来,他可不希望自己后半生在韩国渡过。『ps肃王:书评里说作者的新书《大韩宫廷》是【大魏宫廷】什么鬼?』

    因此,这两日来赵弘润每日登上魏丘的至高点,眺望四方,即是【大魏宫廷】为了窥视山脚下韩军的防御设施,也是【大魏宫廷】为了从眼下的困境中,找出一个突破口。

    此时他所在的魏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据赵弘润估测,从东到西大概八里、南北间距大概七里,山体最高约两百丈左右的山丘。

    在丘陵中,魏丘算是【大魏宫廷】比较大个的存在了,但仍不足以驻扎近两万奇袭魏军,因此,才有鄢陵军第三营副营将干贲驻扎在魏丘西南那条不知名的河流东岸,即是【大魏宫廷】为了保证魏军的水源获取,也是【大魏宫廷】因为这座魏丘不足以驻扎近两万的魏兵。

    值得一提的是【大魏宫廷】,自从魏兵入驻魏丘后,居住在这座山丘内的野兽可谓是【大魏宫廷】遭了秧,无论是【大魏宫廷】凶猛或者毫无威胁的山兽,皆成了魏兵们用来充饥的事物。

    据说,魏兵们还在这座山丘内杀死了三窝老虎,其余狩猎捕获的野兽中,也有许许多多赵弘润叫得出名字或叫不出名字的山兽,比如背上花纹诸如铜钱的豹子(金钱豹),褐毛且尾巴如马尾的山鸡(褐马鸡),耳部有白羽呈角状的野鸡(角鸡),还有各种野猪、猴子、麝鹿、狐狸、青羊、兔子等等。

    让有幸品尝到这类山珍的赵弘润不由地感慨,此番他们魏军对当地的野兽果真是【大魏宫廷】罪孽深重,尤其是【大魏宫廷】对于那三窝老虎,毕竟每年入冬的时候,正是【大魏宫廷】老虎发情繁殖的时期,若不是【大魏宫廷】魏军来到了这里,或许明年开春的时候,那三窝老虎会诞下几胎幼虎也说不定。

    这个感慨仅在赵弘润脑海中转了几转,便当即被他抛之脑后,毕竟他当务之急,是【大魏宫廷】如何想办法击败山下的韩军。哪怕是【大魏宫廷】退一步,最起码也要保证麾下近两万魏兵避免全军覆没。

    “韩军的军势,似乎比较前两日更多了一些……是【大魏宫廷】高狼的援军么?”

    这一日,赵弘润立于魏丘的山顶,眺望着魏丘山脚下的韩军营寨。

    可不晓得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为了防止魏军偷袭高狼,韩军将主力部署在魏丘的西侧与西南。从那些韩军军营上空飘扬的旗帜上,赵弘润不难推测出这些韩军的组成——即靳黈军、冯颋军、暴鸢军,以及,另外一支比较陌生的,似乎是【大魏宫廷】来自高狼的韩军援兵。

    平心而论,对目前魏军的局势来说,若山脚下的韩军是【大魏宫廷】纯粹的骑兵,赵弘润并不畏惧,因为骑兵不利于山林作战,纵使有再多的骑兵,也威胁不到占领了这座魏丘的魏军;相反来说,若山脚下的韩军是【大魏宫廷】清一色的步兵,赵弘润亦不担心,毕竟韩军步兵虽然实力不弱,但在大规模的军团作战中,不会是【大魏宫廷】魏军重步兵的对手。

    可坏就坏在,此刻魏丘山下的韩军,不但有步兵、也有骑兵,这就基本上堵死了赵弘润想出动出击的念头。

    毕竟在没有游马重骑压阵的情况下,魏军几乎没有可能在荒野战胜强大的韩国骑兵。

    『必须想个办法,使韩军的步兵与骑兵分离……』

    沉思了片刻,赵弘润转头望向魏丘的南方。

    魏丘的南方,在目测约十几里地外,隐约亦有一片山岭,那片山岭可要比魏丘大地多,根据地图上的标注,那是【大魏宫廷】『犊牛山』,一片形状呈卧牛般的山岭。

    至于为何不叫伏牛山,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片山岭已非常靠近太行山山系的南部,若是【大魏宫廷】登高眺望,『犊牛山』就仿佛是【大魏宫廷】太行山南侧山系中,一头处于保护的牛犊,因此才有了这个名称。

    至于赵弘润为何比较在意那座『犊牛山』,那是【大魏宫廷】因为在那片犊牛山的南侧,坐落有天门关的后防粮仓——高都。

    事实上,在犊牛山那一带,有两座高都,旧城地处犊牛山的东侧,即整个犊牛山山体东侧大概三十几外的一片叫做『岭西』的山岭上,为何明明是【大魏宫廷】山岭却叫做岭西,那是【大魏宫廷】因为那片山岭东靠上党郡最大山系,即笔直纵深长达六七十里地的太行山。『注:整个太行山像一个「3」,泫氏、高都、高狼都在下面那个弯范围内。』

    因此顾名思义,岭西即是【大魏宫廷】太行山西侧那条狭长的附属山系,也算是【大魏宫廷】整个太行山的西侧外围。

    曾几何时,魏人在犊牛山笔直往东的岭西山岭上,建造了一座城,守卫着『犊牛—高都盆地』。不过在韩军占领天门关后,高都旧城几乎被废弃,韩人将新城转移到了犊牛山的南部,在那堆积粮草,用于兵出天门关的战事。

    顺便提及,当年魏国四皇子燕王赵弘疆,冒险横穿太行山小径,窥探到天门关背后的盆地上,建造有连绵不绝的十万骑兵的营寨,这些营寨,就驻扎在高都盆地。

    若是【大魏宫廷】有机会的话,赵弘润并不介意偷袭那座新的高都,毕竟对于整个战略而言,高都的战略意义,远比高狼大得多,高都关乎整个天门关的防守,若是【大魏宫廷】这个后防粮仓重城遭到袭击,天门关势必岌岌可危。

    不过想想也知道,魏军偷袭高都并不现实,因为魏丘离犊牛山约有十几里的间距,这可是【大魏宫廷】一片平坦的荒野,倘若魏军贸贸然向犊牛山出兵,那么当韩国骑兵赶来追击时,魏军将无险可守,被击溃在这片平坦地形上。

    因此唯一的路径,就是【大魏宫廷】从东边的『岭西』绕过去,但是【大魏宫廷】这条路由于需要在太行山的外围山岭中穿行,因此,行军速度可想而知,或许需要十天半月,魏军才能偷袭高都。

    当然了,魏军也可以选择走高都盆地这条平坦的大路,这样的话,可能只需要两三天工夫,但是【大魏宫廷】这条路的隐蔽程度远远不如前一条,容易被高都的守军提前侦查到。

    但是【大魏宫廷】,这条路的选择性更大,因为太行山的范围是【大魏宫廷】在太宽广了,倘若赵弘润麾下近两万魏军有办法遁入太行山,别说靳黈、暴鸢、冯颋此刻近五六万军队,就算是【大魏宫廷】五十万、五百万,都不太可能在整个太行山山系中找到赵弘润的军队。

    虽说太行山中猛兽众多,但相信在近两万魏兵面前,那些猛兽充其量也只是【大魏宫廷】食物而已。

    『但愿暴鸢、靳黈、冯颋三人亦这样认为……』

    眯了眯眼睛,赵弘润暗自打定了主意。

    当日下午,驻守在魏丘西南山脚的魏军出现了异动,干贲、佘离两名魏将率领数千魏卒,沿着那条不知名的河流,在绵长的东岸开始设置防御,将一座座拒鹿角埋入泥土,沿着打造一条防线。

    甚至于,每隔三十丈,魏军便建造一座可容纳约十名士卒左右的哨所。

    『魏军这是【大魏宫廷】想做什么?』

    在得知此事后,暴鸢一脸的疑惑,想不通魏军的目的。

    此时,冯颋在旁提醒道:“莫非那魏公子润,企图步步为营,在魏丘与犊牛山之间建造防御,截断我方军队,方便他取高都?”

    暴鸢皱了皱眉,当即取出行军地图,皱眉看着地图上那条呈『s』状绕过魏丘与犊牛山的不知名河流。

    还别说,倘若魏军借助这条河流之便,用步步为营的办法,在魏丘与犊牛山之间建造一整条防线,韩军这边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

    毕竟韩国骑兵再强大,也不可能飞跃那条足足有七八丈的河流,去进攻河对岸的魏军,更何况对方还准备在河岸上建造拒鹿角等防御。

    而单凭步兵的话,韩国步兵,可不是【大魏宫廷】魏国步兵的对手。

    可问题是【大魏宫廷】,高都不是【大魏宫廷】那位魏公子润想攻取就能攻取的呀,要知道那位魏公子润麾下的军队,皆是【大魏宫廷】步兵,军中并无投石车之类的战争兵器,单凭步兵就想拿下高都,这是【大魏宫廷】在小看高都的守备军么?

    要知道高都的守备军,实际上与天门关的守军是【大魏宫廷】一体的,几乎不可能会被魏公子润区区两万步兵攻陷。

    “既然那魏公子润自寻死路,那就由着他去。”

    苦思冥想了半天却想不出头绪,暴鸢选择按兵不动,毕竟他坚信,这支魏军不可能攻陷高都。

    如此过了两三日,魏军依旧还在魏丘、犊牛山之间,沿河建造防御设施,而暴鸢也始终没有参透魏军的真正目的。

    直到十一月初六的时候,忽然有一支部署在魏丘东侧的骑兵斥候火速前来禀告,言魏军偷偷从魏丘的东侧下山,悄悄向东方的太行山移动,暴鸢这才惊觉过来。

    “该死的!那魏公子润要逃!”
友情链接:据说娱乐网  经典古诗词  情话网  超级无上神帝  逆剑狂神  飞剑问道  中药大全  大魏宫廷  大王饶命  圣龙图腾  武道孤圣  重生之财源滚滚  减肥方法  中华养生网  龙组兵王  全职武神  全职高手  情话网  星座网  健康报网  房贷计算器  好名字  超强吸妖器  创世中文网  tp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