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952章:声东击西(二)
    事实上,十一月初二的时候,暴鸢、冯颋、靳黈三人就已经察觉到了赵弘润的『战术二』。

    当然,这并非这三位北原十豪自己想到的,而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故意透露给他们的。

    那一日,即暴鸢向赵弘润射出劝降书信却遭到后者无声拒绝的第二日,韩军便尝试对魏丘用兵。

    万余韩军建造浮桥,跨越了那条不知名河流,率先攻打魏丘山下的魏军营寨,即魏将干贲率领的军队。

    很遗憾,由于河流地形的限制,韩国骑兵此番未能参战,仅出动了韩军的步兵与弩手,以至于两军鏖战了两个时辰,韩军却始终无法撼动魏将干贲的军队。

    这并不奇怪,毕竟魏国步兵的强大有目共睹,魏国在训练步兵方面的经验心得,就像韩国训练骑兵一样。

    当时,暴鸢懊恼于士卒的战败,为了挫一挫魏军的士气,遂在阵前喊话,劝告魏军早早投降,莫要做无谓的抗拒。

    没想到,此举却遭到了魏将干贲的嘲讽。

    魏将干贲哈哈大笑地嘲讽着暴鸢:“自大的蠢蛋,在你聚拢军士围困我军的时候,我军早已攻克长子城了!”

    听闻此言,暴鸢目瞪口呆,心神不定的他,二话不说就沉着脸回到了营寨,把魏将干贲的话告诉了靳黈与冯颋,只听得靳黈与冯颋久久对视无言。

    也难怪,他们这几日满脑子都是【大魏宫廷】如何擒杀那位魏公子润,哪里顾得上仔细考虑长子城那边的情况,以至于当听了暴鸢的话后,冯颋满头冷汗。

    要知道,前一阵子他得知靳黈、暴鸢先后战败的消息,为了将魏军围困在泫氏城,可是【大魏宫廷】出动了三万军队,这几乎是【大魏宫廷】长子城几近七城的兵力。

    而后,当意识到魏公子润可能率军奇袭高狼后,他来不及细想就将麾下军队带到了这边,根本就没有工夫去考虑泫氏城一带那剩余的八万军队。

    可能他当时下意识地觉得,只要擒获了那位魏公子润,那么这场战事就结束了。

    而如今,那位魏公子润还未擒获,却得知泫氏城一带的魏军正奇袭攻打长子城,作为上党守,冯颋死的心都有了。

    “这可怎么办?要不然你率军回援?”靳黈想了想对冯颋说道。

    听闻此言,冯颋摇了摇头,嗟叹着说道:“来不及了……倘若魏军果真谋划着进攻长子城,那么以长平(泫氏城)一带八万魏军的兵力而言,攻取长子城可能只是【大魏宫廷】两三天的工夫……即便此时我率军回援,或许也只能在长子城城楼上,看到飘扬的魏军旗帜。”说到这里,他环视暴鸢与靳黈,沉声说道:“只有擒获魏公子润,此战尚有转机。”

    从那时起,靳黈、暴鸢、冯颋三人便坚定了要活捉那位魏公子润的心思,因为只有生擒这位魏公子润,那么这场仗才会出现转机。

    可没想到的是【大魏宫廷】,在十一月初四这一天,暴鸢忽然从几名前来禀告的斥候口中得知,魏丘山上的魏军,居然在悄悄向其东边的太行山转移。

    原来搞了半天,魏军在魏丘、牛犊山一带建造防御设施,只是【大魏宫廷】为了吸引他们的注意。

    起初,暴鸢怀疑魏公子润是【大魏宫廷】企图偷袭高都,可仔细一想,他就感觉有点不对劲。

    毕竟彼此都清楚,高都是【大魏宫廷】天门关的后防粮仓,势必防守森严,那位魏公子润的这两万奇袭部队,没有任何攻城器械,怎么可能打地下高都呢?

    或许有人会说,魏丘的魏军有近乎两万人,在进攻高都前打造一些战争兵器算什么,可问题是【大魏宫廷】,魏军何来按部就班进攻高都的空暇?

    真当暴鸢、冯颋、靳黈几个是【大魏宫廷】死人啊?

    换而言之,魏军进攻高都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大魏宫廷】偷袭——在暴鸢、靳黈、冯颋几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偷袭高都。

    但是【大魏宫廷】这件事并不现实,因此,暴鸢想到了另外一个猜测,那就是【大魏宫廷】魏公子润企图向东边的太行山逃窜。

    这可要命了,要知道太行山绵连数千里,纵深数十里甚至上百里,倘若有一支军队遁入山中,那是【大魏宫廷】根本抓不到的。

    而尴尬的是【大魏宫廷】,为了围困魏公子润,上党守冯颋连长子城都丢了。倘若最终无法抓住魏公子润,那么,就算全歼这里近两万魏军,都无法弥补韩军在整个上党战略上的失利。

    “真该死!”

    暴鸢恨声骂道,由于原本他担心魏公子润仍对高狼抱持着偷袭的心思,因此将步兵都部署在魏丘的西侧与西南,至于魏丘其余几个方向,则派骑兵斥候监视魏军的动向。

    没想到,对方居然想逃。

    “看来,河对岸的干贲军,应该是【大魏宫廷】『弃子』了,弃车保帅……明知的选择。”冯颋一脸苦涩地说道。

    听闻此言,暴鸢沉默不语,在半响后沉声说道:“可能还赶得及……”

    “什么?”靳黈与冯颋疑惑地问道。

    只见暴鸢凝视了一眼二人,沉声说道:“派骑兵去堵截。……据斥候传回来的消息说,魏公子润可能是【大魏宫廷】顾虑到被我军看破意图,仍旧采取他当初在泫氏城一带穿过我军骑兵封锁的那个办法,用千人巡逻队作为幌子,向东边的太行山逃离……倘若他打算尽可能地将更多的魏军撤到太行山,那么,我等就还有机会。”

    听闻此言,冯颋皱着眉头问道:“你怎么保证那位魏公子润会在最后撤离呢?……或许他此刻早已撤到了太行山。”

    “我无法保证,不过,你还有更好的主意么?”暴鸢反问了一句,堵得冯颋说不出话来。

    见此,暴鸢又说道:“即刻派出骑兵前往堵截,或能将魏公子润截下。……倘若他此刻已遁入太行山,那么就叫骑兵放弃战马,入山沿着踪迹搜寻。”

    靳黈、冯颋对视一眼,靳黈点点头说道:“为今之计,也只有这样了。……河对岸的干贲军怎么办?”

    暴鸢看了靳黈一眼,没有说话。

    想想也是【大魏宫廷】,在识破魏公子润有可能正企图逃向太行山的情况下,暴鸢哪有心思去理睬魏丘西南山脚下那支由魏将干贲率领的军队。

    在暴鸢看来,这分明就是【大魏宫廷】一支已被魏公子润当做弃子舍弃掉的军队。

    于是【大魏宫廷】乎当日,暴鸢遣尽军营地的骑兵,命这些从魏丘的北面迂回绕过,前往魏丘的东侧堵截,毕竟魏丘南侧这条路,几乎已经被魏将干贲堵死,在魏军的封锁下,韩国骑兵想要尽快跨越,并不是【大魏宫廷】那么容易。

    当然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大魏宫廷】因为暴鸢根本不想去理睬这支断后的魏军,反正这支魏军也逃不出他韩军的包围,日后有的是【大魏宫廷】机会收拾。

    然而,就当暴鸢军、冯颋军麾下骑兵火急火燎地赶往魏丘的东侧时,被暴鸢认为或已逃向太行山的那位魏公子润,其实就好端端地呆在魏丘山顶上,烤着篝火,吃着烤肉。

    甚至于,这位魏公子润,根本就没有逃离的意思。

    “报!”

    随着一声急呼,两名青鸦众身形迅速地来到赵弘润面前,叩地禀告道:“启禀殿下,就在方才,韩营出动大量骑兵,向北绕过这座山丘,沿着山体往东而去。”

    “替我把它吃完。”

    将手中的烤肉递给宗卫穆青,赵弘润吮吸着油腻的拇指,淡淡说道:“很好,看来暴鸢上钩了。”

    说什么『魏军在魏丘东侧悄然向太行山转移』,说什么『魏公子润故技重施』,其实都是【大魏宫廷】魏军故布疑阵而已。

    不可否认,韩军斥骑的确在魏丘与太行山之间看到过『仿佛正在向太行山转移』的魏军千人队,可实际上呢,那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区区几支魏军千人队在演戏而已——倘若发现远方有韩军斥骑,这些魏军千人队就向东边的太行山前进,故意暴露在那些韩军斥骑的眼皮底下;可若是【大魏宫廷】这些韩军斥骑离开了,这几支魏军千人队就往回走。

    因此,看似仿佛就源源不断的魏军千人队正悄然向太行山转移,可实际上,来来回回就那么几支而已。

    凭着这招,赵弘润再一次欺骗了暴鸢、靳黈、冯颋三人,让这三人误以为他赵弘润企图向太行山转移,因此火速将营内的骑兵派往魏丘的东侧堵截。

    为此,赵弘润不惜让将领干贲伺机向暴鸢透露了『泫氏城一带魏军正在攻打长子城』的秘密,就是【大魏宫廷】为了让暴鸢、靳黈、冯颋坚定『必须要生擒他赵弘润』的念头,因为只有生擒『魏公子润』,才能挽回韩军在战略上的失误。

    此时,翟璜与孙叔轲两位魏将亦坐在篝火旁,在听到赵弘润的话后对视了一眼,脸上皆露出了笑意。

    翟璜捋着胡须笑眯眯地说道:“殿下神机妙算,如此一来,山下的韩军,就没有骑兵了……”

    “更重要的是【大魏宫廷】,他们误以为我军正企图向东边的太行山转移……”孙叔轲亦轻笑着补充了一句。

    听闻此言,赵弘润亦忍不住轻笑了几声。

    随即,他徐徐收敛了笑容,舔了舔嘴唇,眯着眼睛沉声说道:“吩咐下去,叫士卒们敞开吃喝,填饱肚子,蓄足体力,今晚,我军全军出动,踏平山下的韩军营寨!……多日谋划,就为这一战!”

    听闻此言,包括翟璜、孙叔轲在内,附近的众兵将纷纷露出了毅然庄重之色。

    “遵命!”
友情链接:穿越小说  步步生莲  最强终极兵王  九御神王  开天录  星座网  作文吧  IT百科  超级兵王  金庸网  杀神白起  花百科  大族激光  小学生作文  漂亮女人  名人名言  极品全能学生  美食供应商  第一课件网  大学生必备网  中药大全  全民领主  我闺女是天师  回到明朝当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