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956章:援军(三)
    『ps:哼,要不是【大魏宫廷】小九千里驰援这段对剧情与人设都很重要,有人猜到作者肯定是【大魏宫廷】要改的。……呜呜,总之这是【大魏宫廷】非战之罪,作者不服啊,我会回来的!!!』

    ————以下正文————

    当看到数以万计的北一军魏兵大声呼喊着杀向己方时,暴鸢整张脸变得铁青。

    因为按照此时战场上的战况,只要再过片刻,他麾下的韩军便能击败那位魏公子润的军队,将那位魏公子润生擒。

    可偏偏就在这关键的时候,战场外居然出现了一支魏军的援兵,这使得暴鸢的心情一下子跌到深谷。

    此时此刻的他,总算是【大魏宫廷】体会到了方才赵弘润那种挣扎纠结的暴躁情绪——明明胜利就在眼前,却偏偏在关键时候有人搅局。

    前一刻,心上云霄,后一刻心陷深谷,从希望到绝望,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可能仅仅只是【大魏宫廷】一眨眼的工夫。

    『该死的。』

    暴鸢恨恨地咬了咬牙。

    平心而论,他并不在意前来支援的北一军魏兵,毕竟在他的印象中,魏国的北一军,在上回『魏韩北疆战役』时期几乎毫无作为,简直就是【大魏宫廷】混迹在北疆几路魏国强军中的乌合之众。

    要是【大魏宫廷】换做在平日里,他并不介意让这支弱旅尝一尝挑衅他韩国军队的恶果,但是【大魏宫廷】眼下,暴鸢是【大魏宫廷】多么不希望这支魏军援兵出现在战场上。

    要知道,北一军这支魏军援兵不算什么,可坏就坏在,它的出现,将使魏公子润的肃王军士气大振,这才是【大魏宫廷】最最要命的——倘若让魏公子润麾下那支顽强的魏军重新鼓舞士气,那么,韩军根本不可能再击败这支军队,甚至于,反而有被姬润军击溃的危险。

    而此时,韩将冯颋也已发现了从后方袭来的北一军,当即派副将郑继率军前往阻截。

    但是【大魏宫廷】此举,也仅仅只是【大魏宫廷】『尽人事』而已,因为冯颋很清楚,在魏国北一军赶来支援的当前局势,他们已经错失了击溃魏公子润军队的时机。

    果然,北一军全军突击杀向韩军的战场变故,惊动了处于守势、正准备做困守之斗的赵弘润麾下魏军。

    在片刻之前,这些鄢陵军、商水军的兵将们早已萌生死志,即便这场战事战败,他们仍不想让信赖着他们的那位肃王殿下失望,他们暗自发誓:倘若这些韩国崽子有意伤害肃王殿下,那么,就先踏过我等的尸体!

    可没想到,峰回路转,已走投无路的他们,居然等到了友军的支援。

    『会是【大魏宫廷】谁呢?……北二军?北三军?山阳军?』

    魏军老将翟璜暂时无暇指挥,目不转睛地望着西南方向的远方,心中暗自猜测着前来支援的友军所属。

    翟璜首先将卫穆大将军的『南燕军』与韶虎大将军的『魏武军』给排除了,毕竟这两支军队目前正驻守在河东郡的东侧,与韩国『荡阴侯韩阳』的军队打仗,虽说翟璜不知具体战况如何,但是【大魏宫廷】无论怎么想,这两支军队都不可能前来支援。

    随后,翟璜排除了南梁王赵元佐的『北二军』与燕王赵弘疆的『山阳军』,因为前者驻军在『沁阳』,仍在攻打『天门关』,而后者则驻守在『山阳』,正在进攻『孟门关』。

    在天门关与孟门关尽皆没有被攻破的情况下,北二军与山阳军几乎是【大魏宫廷】没有可能会赶来援救。

    很有可能,这两支军队直到如今甚至还不知道他们肃王军陷在上党腹地。

    因此,翟璜猜测唯一有可能赶来援救的,便是【大魏宫廷】魏将姜鄙的『北三军』,毕竟在北疆参战的诸路魏军中,魏将姜鄙的北三军距离上党郡最近,是【大魏宫廷】有可能赶得及援助的。

    当然,对此翟璜也有些诧异,因为据他所知,将军姜鄙目前正在率军攻打韩国的太原郡,虽然有可能赶来援救,但仔细想想,这个猜测其实也不太靠谱。

    那么,究竟是【大魏宫廷】哪一支友军呢?

    怀着心中诸般纳闷与猜测,翟璜目不转睛地盯着远方。

    片刻过后,他终于看清了那支前来救援的友军所竖起的军旗——北一军。

    『北一军?』

    纵使是【大魏宫廷】翟璜这等老将,此时亦不由地瞠目结舌,因为他想到了北二军、北三军、山阳军,甚至是【大魏宫廷】南燕军与魏武军,却唯独没有想到北一军。

    可事实上,驻扎在安邑进行整顿改编的北一军,的确是【大魏宫廷】除姜鄙的北三军外,距离上党战场最近的魏国军队。

    『居然是【大魏宫廷】「桓王殿下」的北一军……』

    翟璜颇有些诧异地摇了摇头,不过仔细想想,此事虽出乎意料、却在情理之中,毕竟他所效忠的肃王赵弘润,正是【大魏宫廷】桓王赵弘宣的兄长,惊闻兄长兵困上党,弟弟哪会袖手旁观?

    “那个声音……援军?”

    “是【大魏宫廷】我军的援军!”

    “援军到了!”

    在翟璜暗暗感慨的时候,原本士气大跌的鄢陵军、商水军兵将们,也已意识到远方有己方的援军赶来,顿时间士气大振。

    就连赵弘润,亦不由地精神一震。

    不过在此之后,赵弘润的表情就变得有些怪异了。

    『北一军?小宣?』

    目视着远方那支前来援救的北一军,赵弘润微微张着嘴,却半响说不出话来。

    要知道,因为『北一军』的问题,赵弘润、赵弘宣兄弟二人可是【大魏宫廷】争吵了不止一两回。

    甚至于在赵弘润率军出兵征战北疆之前,兄弟俩还曾吵了一架,而且吵得非常厉害,大有日后不相往来的意思。

    可没想到,如今得知兄长兵困上党郡,赵弘宣居然会从安邑千里迢迢赶来援助,这让赵弘润感动之余,亦感觉有点别扭,以至于竟没有立刻下令顺势反攻。

    好在旁边有宗卫长卫骄,及时提醒道:“殿下,机不可失,当配合桓王殿下的援兵,对暴鸢军展开两面夹击!”

    听闻此言,赵弘润顿时醒悟过来。

    眼下当务之急,是【大魏宫廷】如何击溃暴鸢、靳黈、冯颋三名韩将的军队——在他弟弟桓王赵弘宣率军赶来支援,化解了他麾下肃王军尴尬的情况下,他若错失良机,没能借此机会重创暴鸢等人的军队,那他这位军队统帅可就太不称职了。

    想到这里,赵弘润沉声喝道:“传本王令,令孙叔轲率军抵挡外围的韩骑,警惕韩骑对我军发动冲锋;令翟璜率军进击前方韩军。……通告全军,此战我军胜券在握,给本王尽可能地重创对面军队,务必使其覆灭在此!”

    “是【大魏宫廷】!”

    “遵令!”

    几名传令兵迅速离开,通告传令。

    片刻之后,肃王军吹响反攻的号角声,在商水军副将翟璜的指挥下,魏军反守为攻,干贲、佘离、徐炯、陈燮等将领纷纷率军出击,犹如几根利矛,插入韩军的腹内。

    “杀!”

    在优势局面的鼓舞下,其实早已疲惫的赵弘润麾下军队魏兵,再一次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

    冉滕队、张鸣队、项离队、贡婴队,几支商水军、鄢陵军的精锐千人队,再次作为先锋军,杀入韩军的防线。

    不得不说,这是【大魏宫廷】一场拼意志力的战事,因为无论是【大魏宫廷】暴鸢军还是【大魏宫廷】肃王军,此刻都面临着被两面夹击的局面——暴鸢军被肃王军与桓王军夹击,而肃王军则被暴鸢军与韩将华灿的骑兵夹击。

    更重要的是【大魏宫廷】,暴鸢军与肃王军从子时杀到天明,在经过数个时辰的厮杀后,都早已精疲力尽。

    但是【大魏宫廷】,此时此刻的肃王军士卒,仍然爆发出了惊人的意志力,顶着华灿军韩骑的冲锋,顽强地将暴鸢军的韩兵杀得节节败退。

    『完了。』

    望着战场上的混乱局面,韩将靳黈黯然地叹了口气。

    他知道,这场战事的胜利离他们已越来越远,因为援军的到来而再次振奋士气的魏公子润麾下的军队,已不是【大魏宫廷】他们能够战胜的了。

    他的心中深恨不已,想他们花费了多少精力、损失了多少兵马,才将对面那位魏公子润逼到悬崖边上?

    只可惜,最终功亏一篑。

    摇了摇头,他喃喃说道:“该撤了……再不撤,恐有全军覆没之险。”

    话音刚落,从韩将暴鸢所在的位置,就传来了代表收兵撤退的鸣金声。

    “撤!……(暴鸢)上将军有令,全军撤向高都!”

    “上将军有令,全军向高都撤离!”

    “撤撤!全军撤向高都!”

    片刻之后,韩军且战且退,向南边的高都方向撤离,然而,肃王军与北一军却穷追不舍,仿佛要将此地的韩军全部杀尽。

    而此时,桓王赵弘宣已策马来到了赵弘润的身边。

    时隔多日,这对分别前还大吵了一架的兄弟俩此时再次相见,彼此都感觉有些尴尬,仿佛彼此都在避免对视。

    看着这两位并马站在一起,一个挠挠额头,一个抓抓头发,气氛尤为尴尬,好在此时追击韩军的战事尚未结束,因此,兄弟俩假借观察战局避免视线接触,倒也不是【大魏宫廷】显得那样怪异。

    毕竟这对兄弟俩,都是【大魏宫廷】不会轻易服软的倔强性格。

    忽然,冷不丁地,双目仍在注视着前方战场的赵弘润淡淡问道:“吃了么?”

    “还没有。”赵弘宣亦注视着前方,面色严肃地回答道。

    “吕牧那还有几块虎肉,有兴趣的话,可以分一块给你。”

    “上党的老虎?好啊,倘若哥你一定要给我的话。”

    “那你要么?”

    “那你给么?”

    “……”

    “……”

    “……等打完这场仗。”

    “……嗯。”

    在即将赢得胜利的前夕,并骑而立的兄弟俩目不对视,进行着几无意义的对话。
友情链接:作文大全  北宋大表哥  回到地球当神棍  最强终极兵王  最强特种兵王  盛唐风华  都市之神级宗师  谎话大王  中华养生网  广东高考网  励志名人名言  中学生阅读网  赘婿  情话网  重活一次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花都最强医圣  秦吏  管理资料下载  tplink  修真聊天群  花百科  大争之世  极品最强大少  莽荒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