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965章:博弈
    对于周昪的判断,赵弘润深以为然。

    要知道,如今肃王军与北一军抱团,后者据守皮牢关、端氏、高狼,前者据守泫氏城、长子城、魏丘,可以说,这两支魏军一抱团,让魏军在上党战场上的胜面变得非常大:魏军占领了上党郡南部的七成地盘,并且让天门关、孟门关两地变成了一座孤关。

    其实早在去年年末的时候,暴鸢与靳黈、冯颋就已经商讨过这个问题。

    他们很清楚,一旦来年开春,天门关外,魏国南梁王赵元佐驻军在沁阳的北二军,毋庸置疑就会开始进攻天门关。

    到时候,魏公子润的军队,也会同时兴兵,抄天门关的后路——很有可能是【大魏宫廷】直接攻打高都,攻打天门关的后方粮仓所在。

    如此一来,前有北二军,后有肃王军,天门关腹背受敌,纵使高都囤积着大量的粮食,可以支撑天门关韩军死守个把月,可问题是【大魏宫廷】个把月之后呢?

    不出意料,天门关还是【大魏宫廷】会被魏军攻陷,到时候,驻扎在这个关隘的韩军,必将全军覆没。

    因此,困守天门关,是【大魏宫廷】最最消极的策略,几乎看不到丝毫赢面。

    在这种情况下,暴鸢、靳黈、冯颋三人皆认为要主动出击。

    但是【大魏宫廷】关于怎样『主动出击』,暴鸢、靳黈、冯颋三人却出现了意见上的分歧。

    暴鸢认为应该主动进攻上党境内的魏军,即肃王军与北一军。

    因为面对南梁王赵元佐的北二军,天门关有险可守,短时间内这支魏军是【大魏宫廷】无法从正面攻破天门关的。

    相比较之下,还是【大魏宫廷】上党境内的肃王军与北一军威胁更大,因为这两支魏军,可以直接进攻天门关的粮仓重地高都。而相比较天门关,高都的城防远远不如,它是【大魏宫廷】很有可能会被魏军攻陷的。

    哪怕退一步说,魏军没能攻克高都,但只要魏军来到天门关与高都之间,切断两者间的联系,到时候天门关还是【大魏宫廷】要丢。

    因此,暴鸢认为肃王军与北一军这两支军队才是【大魏宫廷】威胁最大的。

    但是【大魏宫廷】靳黈却提出了反对意见:“进攻肃王军?正面进攻?虽说天门关与高都仍有数万骑兵,倘若换做其他任何一支魏军,我毫不怀疑必定是【大魏宫廷】我军的胜利……但是【大魏宫廷】魏公子润麾下的军队,在那支『商水游马』骑兵面前,你真觉得我军数万骑兵的胜面很大么?”

    听闻此言,暴鸢默然不语。

    商水游马,这支重骑兵的可怕,暴鸢是【大魏宫廷】亲身领会过的。

    在泫氏城之战中,他曾率领三万骑兵正面进攻那位魏公子润的军队,结果被五千游马重骑杀得狼狈而逃。

    那一仗,堪称是【大魏宫廷】韩国骑兵有史以来最惨最惨的败仗,三万骑兵整整战死了大半,华昌、彰武两位骑将当场战死,韩国有多少年不曾遭到过如此惨重的战败?

    只要游马重骑仍在,正面交锋韩军根本打不过魏公子润的军队,这一点是【大魏宫廷】毋庸置疑的,不管是【大魏宫廷】出动骑兵还是【大魏宫廷】步兵——弩兵就更不用说了,弩兵强有力的弩矢射中游马重骑,后者根本不痛不痒,毫无威胁。

    见暴鸢沉着脸不说话,靳黈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我认为,应该充分利用我军骑兵的优势,切断魏公子润麾下那支军队的粮道。……尽量避免与其正面交锋。”

    听了这话,暴鸢嗤笑不已:“说得轻巧,切断魏公子润麾下军队的粮道……你没看到北一军死死卡在高狼么?怎么切断?魏公子润他就在魏丘,你当他是【大魏宫廷】瞎子?你率军去进攻高狼的北一军,想切断他的后路,他率军抄你后路,联合北一军对你前后夹击,败的人肯定是【大魏宫廷】你。”

    听闻此言,靳黈哑口无言。

    的确,纵使北一军在上次北疆战役时毫无作为,暴鸢、靳黈二人都没有将这支魏军放在眼里,但平心而论,北一军若放弃出击、坚守某地,这支军队还是【大魏宫廷】有一定实力的。

    比如当初,靳黈就没有攻下北一军拼死守卫的安邑。

    除非他们这次能迅速攻陷高狼,否则,待等魏公子润率领魏丘的肃王军从背后包抄过来,韩军非但无法攻克高狼,甚至会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魏丘……怎么就让魏公子润拿了魏丘呢?』

    皱着眉头,靳黈暗恨不已。

    他深深后悔当时不该让魏公子润拿下魏丘。

    不过平心而论,这件事倒也怪不得靳黈,因为在当时『魏丘之战』前的战况,魏丘的确不是【大魏宫廷】什么战略要地,它是【大魏宫廷】一座孤山。

    当时,魏公子润退守魏丘,他们派兵一围,其实很有很大机会能全歼这支魏军的。

    只不过,魏公子润耍了一手诈计,骗走了当时两万余韩国骑兵,再加上后来有北一军的支援,这才使得韩军打输了这场仗。

    可以说,那位魏公子润是【大魏宫廷】凭着那一手诈计,硬生生地扳回了劣势。

    而如今,魏丘魏军与高狼魏军抱团,互为掎角之势,在这种情况下,率军强攻高狼,这的确不是【大魏宫廷】什么明知的选择。

    可进攻魏丘魏军,这同样不是【大魏宫廷】什么明智的抉择啊。

    一时间,暴鸢与靳黈陷入了苦恼。

    而就在这时,上党守冯颋思忖了良久,忽然在旁开口说道:“不,可以打!”

    说着,他见暴鸢与靳黈二人用吃惊的目光看着他,遂解释道:“我军几乎无法在正面交锋中战胜魏公子润的军队,这句话有个错误,正确的说法是【大魏宫廷】,只有在游马重骑在场的情况下,我军才几乎没有可能在正面交锋中战胜魏公子润的军队……倘若没有游马重骑在场,事实上我军是【大魏宫廷】有胜算的。魏丘之战,倘若不是【大魏宫廷】北一军及时来援,魏公子润那一仗是【大魏宫廷】必输的。”

    说罢,他见暴鸢动动嘴唇似乎要更正什么,遂抢先说道:“上将军想说什么我知道,上将军想提醒我,当时魏公子润的军队之所以露出溃败之势,是【大魏宫廷】因为华灿将军率领数千骑兵火速赶来支援……这话不假,但反过来想想,我军的步军能坚持到华灿将军赶来支援,这是【大魏宫廷】否意味着,我军的步军与魏公子润的步军,其实仍然是【大魏宫廷】有一战之力的。虽然这话并不什么光彩,终究是【大魏宫廷】四万军队抵挡两万魏军,若没有华灿将军率领骑兵来援,可能我军四万军队真的会被魏公子润两万军队击败,但是【大魏宫廷】有一点我要指出来,在没有华灿将军以及魏军北一军来援的情况下,我军凭借着两倍的兵力,与魏丘的魏军厮杀了整整几个时辰,一直厮杀到天明,我军才稍稍露出溃败之势。……而如今,魏公子润驻扎在魏丘的军队,比当日的兵力更少,而我天门关的兵力,却要远胜当日,为何就没有胜算呢?倘若我所料不差的话,商水游马,应该还在泫氏城。”

    “……”暴鸢与靳黈对视一眼,脸上隐约露出几分明悟。

    的确,只要游马重骑不在场,事实上他们凭借兵力上的优势,是【大魏宫廷】可以击败魏丘的魏军的,更何况他们还有大量的骑兵。

    “你的意思是【大魏宫廷】……进攻魏丘?”暴鸢琢磨了一下,缓缓点头说道:“照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大魏宫廷】……”

    “不!”还没等暴鸢说完,冯颋便打断了前者的话,摇摇头说道:“并非是【大魏宫廷】进攻魏丘。……进攻魏丘,我军也可以胜,但是【大魏宫廷】那样耗时许久……魏丘魏军,明确点说是【大魏宫廷】魏公子润的军队,这是【大魏宫廷】一支精锐,再加上有魏公子润亲自坐镇,咱们想要攻陷这里,可能要一个月。……而开春之后,我们能有一个月的时间么?……姬润军已经攻克长子城、泫氏城,他们来年必定对天门关用兵,这就意味着,开春之后,魏公子润的军队势必会向南调动,泫氏城到魏丘,需要几日?哪怕是【大魏宫廷】一群乌合之众,五日也能到了吧?咱们有一个月的时间进攻魏丘么?”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暴鸢与靳黈,压低声音说道:“打高狼!……高狼的北一军,远远不如姬润军……”

    “魏公子润会抄后路的。”靳黈皱眉说道。

    “让他抄。”冯颋正色说道:“我知道他会救,我也希望他出兵去支援高狼。……他若不救高狼,反而我军的赢面很小。但是【大魏宫廷】,魏公子润会救高狼的,我怀疑北一军的统帅,那个军主,桓王(姬)宣,很有可能是【大魏宫廷】魏公子润的兄弟,因此,北一军才会出现在这里。……按照这样想,姬宣的北一军被我军攻打,做兄弟的姬润,他会不救么?……在姬润出兵支援高狼的时候,咱们把魏丘拿下。”

    “……”暴鸢与靳黈思忖不语。

    “拿下魏丘后,一把火烧掉山上的魏营,然后,全军围困姬润,魏公子润麾下没有游马重骑,他的胜面很小,在这种情况下,高狼的姬宣救不救这个兄弟?……他肯定会救,因为他要是【大魏宫廷】能狠下这个心,那他根本就没有必要来上党,所以他肯定会救。要是【大魏宫廷】你们不放心的,派骑兵迂回过去,拿下高狼。魏丘、高狼都攻陷了。……更要紧的是【大魏宫廷】,他们又一次将姬润给围住了,而且这次,可能还会搭上他的兄弟姬宣。……至于泫氏城、长子城的魏军援兵,派两支三五千人的骑兵去骚扰就行了,尽可能地拖延魏军援兵抵达此地的日期。……咱们集中兵力,先抓到姬润、姬宣这两位魏国的公子。”

    “……”暴鸢与靳黈对视一眼,良久,他们缓缓点了点头。

    “就这么办!”

    暴鸢低声说道。
友情链接:中华康网  美食供应商  太初  战国赵为帝  超级无上神帝  最强特种兵王  调教大宋  广东高考网  回到明朝当王爷  开天录  励志名人名言  春野小神医  战神狂飙  大宋男儿  全职法师  最强终极兵王  最强狂兵  tplink  极品最强大少  盛唐风华  健康报网  杀神白起  超强吸妖器  玄界之门  漂亮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