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968章:韩军思退
    北一军弃守高狼,这是【大魏宫廷】韩将冯颋始料未及的。

    仔细想想,冯颋的这招围点打援,其实是【大魏宫廷】有一定可行性的,因为他算定赵弘润与赵弘宣互为兄弟,赵弘润在得知高狼被攻打的情况下肯定会出兵救援,不管以这位魏公子润的智慧是【大魏宫廷】否猜到这件事有诈。

    因此,冯颋的这招,其实有点阳谋的意思。

    但遗憾的是【大魏宫廷】,北一军军师参将周昪技高一筹,用主动弃守高狼这招,轻而易举地就击碎了冯颋的意图,这是【大魏宫廷】冯颋始料未及的。

    北一军军中,有智慧超群之人,这是【大魏宫廷】冯颋唯一能够想到的答案。

    洪德二十一年二月七日,不敢分兵驻守高狼的韩将靳黈,最终仍然还是【大魏宫廷】率领着四五万韩军撤回天门关。

    不可否认,这位靳黈将军的心情相当恶劣,因为此番他率军来来回回奔走了百余里,却没有丝毫收获,除了放一把火烧掉了北一军那座可有可无的高狼营寨。

    因此,当暴鸢、靳黈、冯颋三人再次聚集到一起商讨时,靳黈只顾闷声喝酒,一言不发。

    而相比之下,暴鸢的心情也很差,因为他也明白,他们天门关韩军,已经失去了最后翻盘的机会。

    至于冯颋,纯粹就是【大魏宫廷】因为尴尬,没好意思开口而已。

    毕竟前两日他信誓旦旦地保证此计一定能成,可结果,却只是【大魏宫廷】让靳黈、暴鸢白跑了一趟而已,白白耽误了两天光景。要知道,在即将面临北二军与肃王军前后夹击的情况下,对于天门关来说,每一天的时间都是【大魏宫廷】宝贵的。

    不知过了多久,暴鸢长吐一口气,沉声说道:“估摸着,快临近魏军对我天门用兵的日子了……我决定撤兵,弃守天门关,若是【大魏宫廷】你俩有何异议,早早提出来。”

    听闻此言,靳黈与冯颋对视一眼,一言不发。

    因为他俩都明白,固守天门关只是【大魏宫廷】死路一条。

    不可否认,天门关、高度两地仍有六七万军队,而且其中有三万余是【大魏宫廷】骑兵,再加上高都粮仓还囤积有足够的粮草,倘若拼死守卫的话,其实是【大魏宫廷】可以再坚守个一两月的。

    但问题是【大魏宫廷】一两月之后呢?

    要知道,天门关外的沁阳,驻扎有南梁王赵元佐的五万北二军,而上党境内,魏公子润大概也能出动五万以上的军队进攻高都,这两支魏军合计十万兵,前后夹击天门关。

    纵使天门关能够坚守个一两月,可若不出意外,一两月之后,这座关隘是【大魏宫廷】注定会被魏军攻陷的。

    因此,死守根本没有意义,一旦北二军与肃王军开始对天门关、高都展开进攻,此地数万天门关韩军几乎没有什么生路。

    在这种情况下,弃关撤兵是【大魏宫廷】唯一能够保存兵力的办法。

    只不过,往哪里撤呢?

    当暴鸢提出这个问题时,靳黈与冯颋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暴鸢,仿佛在无声地说:这种事还需要问?

    可是【大魏宫廷】仔细想想,靳黈与冯颋忽然觉得暴鸢的这个问题非常关键。

    要知道,泫氏城与长子城,已经被魏公子润的肃王军占领,虽然听说泫氏城一带似乎出现了来自韩国邯郸郡的援兵,但能否与其顺利汇合,说实话暴鸢等人都没有什么把握。

    毕竟肃王军是【大魏宫廷】摆明了会设法阻截的,这是【大魏宫廷】毋庸置疑的。

    “你有何打算?”冯颋询问暴鸢道。

    听闻此言,暴鸢沉吟了片刻,竖起两根手指,说道:“我想到两条撤退路线。其一,咱们出关奔南,相比较魏公子润的军队,魏国南梁王的北二军,实力相对较弱,咱们倾巢而动,数万兵马直奔山阳。运气好的话,或许能够攻陷山阳,运气不好,则掩护孟门关的公仲朋、田苓二人撤退,退至邯郸战场。”

    靳黈听罢沉思了片刻,皱眉说道:“这条路线的可行性……不低,但是【大魏宫廷】这样一来,上党郡可就完全落入魏公子润的手中了。”

    听了这话,暴鸢嗤笑一声,似嘲讽、似自嘲般说道:“难道眼下上党郡就在你我手中么?”

    “……”靳黈哑口无言。

    在旁,冯颋沉声问道:“那么第二条路线呢?”

    只见暴鸢舔了舔嘴唇,压低声音说道:“留下数千士卒断后,抵挡沁阳的北二军,咱们全军出动,前往泫氏城,与该地的援军汇合,与魏公子润再打过……胜,则顺势收回泫氏城、长子城,若是【大魏宫廷】战败……那就只有退往壶关了。”

    听了这话,靳黈与冯颋皆聚精会神地思考起来。

    在他们看来,事实上暴鸢所提出的这两条撤退路线,皆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好路线。当然,以目前天门关的局势来说,这已经是【大魏宫廷】最佳的选择。

    而相比较之下,其实是【大魏宫廷】第一条撤退路线可行性更高。

    因为魏公子润的肃王军很清楚目前他们天门关韩军究竟是【大魏宫廷】一个什么样的处境,可能会提防着他们向北突围的举动,但沁阳的魏国北二军,未见得清楚天门关的局势,倘若他们天门关韩军倾巢出动,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多半会选择退守,瞧一瞧究竟,并不会第一时间就追击从太行山南侧撤兵的天门关韩军,这就给了后者宝贵的时间。

    只是【大魏宫廷】这样一来,好比是【大魏宫廷】将整个上党郡拱手让给魏公子润的军队,日后不好向韩王交代。

    也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个原因,冯颋心中很是【大魏宫廷】犹豫,他更倾向于向北突围,与泫氏城的援军汇合,然后攻打泫氏城。

    只不过,一想到那支可怕的游马重骑就在泫氏城,纵使是【大魏宫廷】冯颋心中也有些发怵。

    华昌、彰武、史缪,三位将领皆葬送在同一支军队手中,而且很有可能是【大魏宫廷】被游马重骑的普通骑卒所杀,这敢相信?

    “我同意向南撤离。”许久沉默不语的靳黈在此刻开口说道:“泫氏城驻扎着魏公子润那支商水游马骑军,纵使我军有数万骑兵,也难保能够夺回泫氏城。……派人知会泫氏城一带的援军,叫他们撤回壶关吧,咱们从(太行)山南撤离,就像上将军说的,运气好的话,或许还有机会偷袭河东郡那边的山阳军、南燕军、魏武军,他们未见得能猜到我军的动向。”

    听闻此言,暴鸢转头看向冯颋。

    冯颋起初有些踌躇,毕竟他是【大魏宫廷】上党守,如今上党郡丢了,他难辞其咎,不过当他看到暴鸢的目光时,他心中便已有了主意:摆着暴鸢这位诸军总帅在,轮得到他上党守什么事?倘若这场仗失利,暴鸢肯定是【大魏宫廷】第一个要被问罪的。

    “那就按上将军所言行事吧。”冯颋点了点头说道。

    于是【大魏宫廷】乎,当日这三位韩将已确定了撤兵路线——兵出天门关,沿着太行山的南边,向韩国邯郸郡撤离。

    决定此事后,天门关韩军便开始行动起来,他们将高都粮仓的粮食分发给麾下的士卒,准备让士卒们带足十日的粮草,毕竟一旦兵出天门关,他们撤退的路线,其实是【大魏宫廷】在魏国河东郡境内的,这意味着他们几乎不能得到任何粮草补给。

    至于高都城内多下来的粮食,暴鸢准备在撤兵时一把火烧了,虽然可惜,但总不能让这些粮食落在魏军手中。

    而在天门关韩军正悄然准备着撤兵事宜时,长子城、泫氏城的肃王军,也陆陆续续地朝着魏丘奔进。

    为了谨慎起见,赵弘润还调来了两千游马重骑。

    待等到二月中旬,伍忌、南门迟、邹信等将领陆续抵达魏丘,屈塍与晏墨没有来,毕竟这两位将军各自坐镇着长子城与泫氏城。

    而与此同时,得到黑鸦众讯息的赵弘宣,亦率领着万余北一军穿过高狼,来到魏丘一带,与兄长赵弘润汇合——正如周昪猜测的那样,韩军果然没敢分兵驻守于高狼,以至于北一军此行的道路畅通无比。

    待等到两月十四的时候,魏丘这边陆陆续续已聚集有包括北一军在内的五万兵力,赵弘润寻思着,差不多应该攻打高都了。

    不过有件事他感觉很奇怪,他原以为暴鸢、靳黈、冯颋等人会选择突围,没想到,他这边苦等了好几天,也没看到天门关韩军有向北撤离的迹象。

    “难道天门关韩军决定死守关隘?”

    赵弘润有些想不通,因为在他看来,他麾下的军队若要强攻高都,高都是【大魏宫廷】必定会被攻陷的。

    在这种情况下,对面的韩军不应该会盲目乐观地认为他们可以守得住高都,毕竟彼此都打过那么久交道了,不至于不清楚彼此的实力。

    而一旦高都被攻陷,天门关必定也会被攻破,因此,赵弘润实在想不通,暴鸢等韩将何来的底气不选择突围。

    就在赵弘润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北一军军师参将周昪在旁提出了一个假设:“会不会……韩军准备向山南撤离?”

    “山南?”赵弘润愣了愣,随即龇牙吸了口凉气,抬起右手连连点指说道:“对对对,只有这个解释……不好,北二军或许不知天门关这一带的情况,倘若韩军倾巢而出,摆出一副欲强攻沁阳的架势,北二军很有可能会被韩军骗过。”

    想到这里,赵弘润神色一紧,沉声说道:“事不宜迟,全军听令,即刻发兵高都!”

    “是【大魏宫廷】!”

    包括桓王赵弘宣与其参将周昪,帐内诸人皆抱拳领命。

    约半个时辰后,魏丘一带五万魏军,亦倾巢而动,沿着犊牛山东侧的坦谷,直奔高都盆地。
友情链接:穿越小说  盛唐风华  铸天之景  重生修仙我为王  娱乐大头条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经典语录  都市之归去修仙  极限保卫  经典语录  中国玉米网  三国高校传  全职武神  寒门崛起  飞剑问道  电视指南  从全球高武开始  逆天铁骑  秦吏  棉花糖小说网  星峰传说  扶蜀  99养生网  明朝败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