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969章:韩军撤离
    洪德二十一年二月十四日,在河东郡的沁阳县这边,北二军已置妥了进攻天门关所需的攻城器械。

    在请示过军主、即南梁王赵元佐后,北二军的副将庞焕领兵两万,出征前往攻打天门关。

    作为前代皇子,南梁王赵元佐同样有十位宗卫辅佐。

    当然了,这只是【大魏宫廷】曾经,因为二十几年的夺嫡之争,在那场惨烈的大梁内乱事件中,『顺水军』与『顺水军』同室操戈,非但使得魏国后来积弱十几年,以至于五年前当得知楚国起兵征讨时如临大敌,也使得南梁王赵元佐永远地失去了五位堪称肱骨臂膀般的忠心的宗卫。

    就连他的宗卫长『蒙硕』,亦被如今出任砀山军大将军的原魏天子宗卫『司马安』所杀,以至于当南梁王赵元佐遭流放时,身边仅剩下蒙硕的胞弟蒙泺,以及庞焕、杨彧、陈疾、赵戚共五位宗卫。

    其余四名宗卫姑且不提,先说庞焕。

    庞焕并非平民出身,此人出身『榆关庞氏』,祖上据说是【大魏宫廷】梁国驻守『榆关』的将领。

    说起榆关,其实这座关隘,是【大魏宫廷】当初梁国用来抵挡魏国进攻的关隘,但是【大魏宫廷】后来梁国战败,魏国吞并了梁国后,榆关就变得可有可无,久而久之,就从一座驻军的关隘,变成了一座县城。

    而庞氏的祖先,在被卸去兵权后,也在榆关居住下来,在若干年后,发展成一支望族。

    记得在百余年前的时候,榆关庞氏仍很有名,据说当时初代魏武军,就曾陆陆续续吸收了不少榆关庞氏的将门子弟参军,使得榆关庞氏在当地名声大噪。

    但『魏韩上党战役』过后,初代魏武军全军覆没,榆关庞氏难免就开始凋零了。

    事实上不止『榆关庞氏』,魏国有好些皆是【大魏宫廷】将门军户的氏族,但因为三件事,使得这些魏国国内的将门军户氏族一蹶不振。

    其一就是【大魏宫廷】『魏韩上党战役』,当时初代魏武军全军覆没,魏国举国上下的将门军户子弟,可以说是【大魏宫廷】死了一代人。

    毕竟当时魏武军的名气实在太响亮了,但凡有报国从军心思的军户子弟,都争相投奔魏武军,谁能想到势不可挡的魏武卒,居然会在韩国骑兵面前折戟沉沙?

    而第二桩事,那就是【大魏宫廷】『顺水军』与『禹水军』的同室操戈。

    当年还被称为靖王的赵元佐,以及禹王赵元佲,就像如今的肃王赵弘润一样,在魏人心目中的地位非常高,以至于当这两位皇子殿下组建军队的时候,各地的将门军户子弟,纷纷前往投奔。

    结果因为夺嫡之争,『顺水』、『禹水』两支魏国军队同室操戈,到最后几乎同归于尽,以至于魏国国内那些将门军户子弟,伤亡惨重。

    至于最后一桩,那就是【大魏宫廷】『萧氏谋逆』事件,前南燕大将军萧博远暗通韩国、企图叛乱,这件事亦牵扯到众多将门军户。

    可以说,顺水、禹水同室操戈再加上萧氏谋逆事件,又让魏国国内的将门军户死了一代人,以至于面对地广人密的强敌楚国时,战战兢兢。

    当然,庞焕之所以成为宗卫,与综上所述的三桩事并无关系,他的父兄辈,是【大魏宫廷】战死在河东郡战场上的,那时魏国失去了天门关与孟门关,出兵攻打魏国的河东郡,因此,魏国从各地抽调兵马,派往河东郡阻挡韩国军队。

    估算日子,庞焕的父兄辈战死沙场,与司马安的父辈战死天门关其实是【大魏宫廷】同一次战役。

    这也是【大魏宫廷】在宗卫时期,庞焕与司马安关系还很不错的原因。

    当然,如今两人的关系早已降至冰点,毕竟司马安当初杀了蒙硕,而庞焕等南梁王赵元佐身边的宗卫,同样杀了司马安视为兄弟一般的魏天子其余几名宗卫,双方哪怕称作仇敌也不为过。

    记得南梁王赵元佐的宗卫长蒙硕被司马安所杀之后,宗卫杨彧接掌了宗卫长,但在统帅兵马方面,杨彧是【大魏宫廷】不如庞焕的,也正是【大魏宫廷】这个原因,庞焕才会出任北二军副将一职。

    可能在很多人眼里,庞焕籍籍无名,但事实上,此人相当了不得,当年在『顺水军对阵禹水军』的那场内战中,庞焕分别与李钲、韶虎、司马安三人较量过,彼此皆奈何不了对方,看看后三者如今的成就与地位,就能大致估算出庞焕的能耐——妥妥的悍将。

    但为何似庞焕这等猛将,会在天门关守将暴鸢手中遭到惨败呢?

    其实那也不算惨败,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庞焕在攻打天门关的时候,被暴鸢领着骑兵从山间小道绕了过来,抄了后路而已。

    在平地上,骑兵攻击步兵有天然优势,也不算什么——暴鸢麾下有诸多的骑兵,而庞焕率领的北二军皆是【大魏宫廷】步兵,所以前者胜而后者败,这并不能直接体现出暴鸢与庞焕二人的能耐,毕竟两军的实力本来就不对等,没有什么可比性。

    至少,庞焕并不认为他去年在韩将暴鸢手中败了一仗是【大魏宫廷】他技不如人。

    当然,似丧家犬般的叫嚣是【大魏宫廷】没有任何意义的,因此不管怎样,庞焕都希望开春后对天门关的进攻能得到收获,最好攻克这座关隘,挽回去年的失利。

    然而就在他率领着两万北二军,浩浩荡荡地前往天门关时,在前方探查消息的斥骑火急火燎地传回来消息,说前方有不计其数的韩军骑兵正朝着此地而来。

    当时,纵使是【大魏宫廷】庞焕这样的将军,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亦被唬得面色顿变,二话不说就命令麾下军士卒原路返回,在刚刚经过的那一片林子驻防,至于像什么投石车、井阑车等,此刻也顾不上了,全部抛弃——这种时候,当然是【大魏宫廷】麾下士卒的性命更重要。

    虽然冬季过后的林子光秃秃的,从外面看一目了然,但多少能够起到一些限制韩国骑兵的作用。

    这不,待庞焕与麾下两万军队傍林驻防之后,斥骑口中那『不计其数的韩国骑兵』,果然呈现在庞焕面前。

    万骑奔进、地动山摇,都不足以形容这支韩国骑兵,因为这支韩国骑兵的数量,远远超过一万名,简直就好比山洪宣泄,放眼望去尽皆时韩国骑兵的踪影,势不可挡。

    『这最起码得有三四万骑兵吧?……韩军这是【大魏宫廷】发的什么疯?』

    站在一棵树旁,庞焕当即发下命令:“传令下去,准备应战!”

    下完令之后,他眯着眼睛打量着在林外远处驻足而立的韩国骑兵。

    他隐隐有种猜测,感觉天门关的韩军,至少是【大魏宫廷】骑兵,这回可能是【大魏宫廷】倾巢出动。

    但是【大魏宫廷】为什么呢?

    『难道是【大魏宫廷】要打我沁阳?不对吧,目前河东郡的战况,韩军并不占优啊……』

    尽管有些怀疑,但事实上庞焕并不相信自己这个猜测。

    因为他北二军虽说只有五万人,可北二军背后还是【大魏宫廷】大将军韶虎的五万魏武军呢——这支继承了『大魏武军』番号的二代魏武军,可是【大魏宫廷】至今为止都没有直接参战,只是【大魏宫廷】负责协防、援护各路魏军。

    在这种情况下,天门关韩军主动出击进攻沁阳是【大魏宫廷】没有意义的,只会引来大将军韶虎的魏武军,增加天门关的负担与压力。

    更何况,就算是【大魏宫廷】有意要攻打沁阳,也没必要就出动几万骑兵掠阵吧?

    这才是【大魏宫廷】开春后的第一场仗,不至于立马就生死相搏吧?

    『……』

    庞焕觉得这件事有点奇怪。

    而更让他感觉奇怪的是【大魏宫廷】,那些韩国骑兵在注意到林子里的他们后,并没有展开攻击,而是【大魏宫廷】致力于摧毁那些投石车、井阑车——这些人企图摧毁这些攻城器械的举动很怪异,居然是【大魏宫廷】直接用手中的武器去砍、去劈,这感觉,不像是【大魏宫廷】以摧毁这些攻城器械为目的,而更像是【大魏宫廷】闲着没事胡乱砍两刀解解闷的行为。

    『这帮人到底想干嘛?』

    庞焕环抱着双臂注视着远处的韩国骑兵。

    尽管对方没有暴露出准备进攻的意图,但庞焕仍不敢大意,更不敢就直接率领麾下军士撤离,他怀疑这是【大魏宫廷】那些韩国骑兵的诡计,目的就是【大魏宫廷】为了让他远离这片林子。

    但仔细想想,庞焕觉得这也说不通。

    无奈之下,他只好跟这拨韩国骑兵在这里干耗着,两军彼此相距大概一两里。

    就这样,从早上耗到下午,庞焕军根本不敢远离这片林子,而那拨韩军骑兵,似乎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对此,庞焕恨得牙痒痒,他搞不懂对面这些韩国骑兵究竟在干什么,打么不打,退么不退,双方就在这干耗着,彼此大眼瞪小眼。

    不知过了多久,有一名士卒惊疑地喊道:“快看天门关方向。”

    听闻此言,庞焕转头望向天门关,隐隐看到天门关那一带上空青烟袅袅。

    庞焕心中一愣:天门关遭袭了?是【大魏宫廷】谁在攻打天门关?难道是【大魏宫廷】赵润的肃王军?

    可转头再一看林子外的那些韩国骑兵,却见他们毫无异动,庞焕又感觉有些不对劲。

    倘若是【大魏宫廷】天门关果真遭到袭击,这些韩国骑兵岂有不迅速回援的道理?

    于是【大魏宫廷】,他眯起双眼,聚精会神观察太行山上空那些青烟,他这才发现,袅袅青烟升起的方向,似乎不像是【大魏宫廷】在天门关,而仿佛是【大魏宫廷】在高都方向。

    『倘若是【大魏宫廷】高都遭遇袭击,这些韩骑同样会火速回援……而眼下这帮人毫无动静,甚至没有丝毫惊慌之色,换而言之,那些疑似火烟的青烟,多半是【大魏宫廷】韩军自己弄出来的……高都?火烟?唔?』

    摸了摸下巴,庞焕的脸上浮现出几丝怪异的表情。

    『……天门关韩军,不会是【大魏宫廷】想烧掉高都的粮仓,然后从山南撤离吧?』
友情链接:莽荒纪  第一星座网  神级兵王都市行  努努书坊  作文大全  金庸网  全球高武  银行信息港  极品全能学生  三国高校传  蜡笔小说  扶蜀  武道孤圣  大魏宫廷  莽荒纪  中世纪崛起  汉乡  全民领主  星座网  中华康网  房贷计算器  全本书屋  寒门崛起  汉乡  工作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