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978章:邯郸战役前夕
    当晚,赵弘润难得地喝至酩酊大醉,虽然他一向自诩酒量不浅而当代的酒水酒精含量较低,但架不住四皇兄燕王赵弘疆的频繁灌酒,以至于赵弘润、赵弘疆二人在喝掉了十几坛酒水后,终于醉倒当场,看得赵弘宣与他们三名皇子的宗卫们大感意外。

    看似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某位肃王殿下,其酒量居然能与燕王赵弘疆平分秋色?相信这件事让许多宗卫大跌眼镜。

    次日醒来后,当赵弘润迷迷糊糊地喊住口渴时,旁边有人将茶碗递到了他嘴边。

    赵弘润勉强睁开眼睛瞅了几眼,这才发现是【大魏宫廷】自己的宗卫长卫骄。

    “殿下,您感觉怎么样了?”

    在问这番话的时候,可以看出卫骄是【大魏宫廷】憋着笑的,因为他是【大魏宫廷】第一次看到自家殿下喝酒喝到酩酊大醉、不省人事。

    “还好,就是【大魏宫廷】头还有点晕。”接过茶碗,将碗里的水一饮而尽,赵弘润扶着额头有气无力地说道。

    卫骄闻言咧着嘴直笑。

    宿醉的滋味嘛,他们这些宗卫们太清楚不过了。

    竖起一根大拇指,卫骄轻笑着说道:“殿下,昨晚您真是【大魏宫廷】太神勇了。……你不知道,昨晚到最后,曹焱那些人都看直眼了。”

    他口中的曹焱,即是【大魏宫廷】燕王赵弘疆的宗卫长,昨晚赵弘润与其打过照面,感觉是【大魏宫廷】一位较为稳重性格的宗卫。

    “哦。”赵弘润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勉强下了榻。

    由于宿醉,此刻他只感觉头重脚轻,仿佛天地失重,失去了平衡感觉,说实话,赵弘润不喜欢这种感觉。

    走出了昨晚居住的屋子,赵弘润四下打量了几眼,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于一座较大的府邸中。

    他依稀能记得昨晚的事,得知这座府邸正是【大魏宫廷】燕王赵弘疆在山阳的府邸,燕王府。

    但说实话,这座府邸根本比不上燕王赵弘疆在大梁的那座燕王府,看上去府邸的占地倒是【大魏宫廷】不小,但内中的装饰、摆设,与大梁的燕王府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殿下醒了?”

    在屋外,周朴、褚亨两人正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看到赵弘润走出屋子,当即站了起来。

    赵弘润数了数人数,发现人数对不上,因为吕牧、高括、种招、穆青、何苗、朱桂几人等并不在院子里。

    不过经过回忆,他便明白了那几名宗卫之所以不在这里的原因——他们昨晚被燕王赵弘疆的宗卫曹焱等人给灌趴下了。

    当然了,为此曹焱等人也付出了代价,至少赵弘润依稀记得燕王赵弘疆最起码有五名宗卫被当场灌醉。

    “小宣起来了么?”来到石桌旁小坐了片刻,赵弘润询问道。

    周朴告诉赵弘润,其实桓王赵弘宣方才已经来看望过他的兄长,只不过当时赵弘润仍呼呼大睡,于是【大魏宫廷】赵弘宣便带着周昪到前院用早饭去了。

    之后赵弘润又问了燕王赵弘疆,对此周朴笑着说道:“卑职猜到殿下醒来时必定会问,因此去探望过了,得知燕王殿下还在歇息。”

    听闻此言,赵弘润苦笑着摇了摇头。

    显然,那位四皇兄的酒量是【大魏宫廷】要比他胜过一筹的,昨晚灌完了他又去灌他的宗卫们,完全是【大魏宫廷】一个顶最起码三个。

    『难道性格豪迈的人天生酒量就好?』

    赵弘润有些想不通,他只知道,昨晚与燕王赵弘疆那批人的拼酒,明显是【大魏宫廷】他们一方输了,他与赵弘宣兄弟俩以及兄弟俩的宗卫们联手向燕王一方的人灌酒,到最后居然没胜。

    当然,其中也有卫骄在昨晚并没有怎么喝的原因,毕竟卫骄是【大魏宫廷】宗卫长,需随时抱持警惕。

    赵弘润暗自打定主意,等日后他鼓捣出经过蒸馏的高浓度黍酒,定要与燕王赵弘疆那批人再喝一回,挽回此次的失利。

    对于燕王赵弘疆这位四皇兄,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非常愿意结交的。

    当然了,这说的是【大魏宫廷】如今的赵弘疆,而并非是【大魏宫廷】四五年以前的赵弘疆。

    在赵弘润的印象中,燕王赵弘疆曾经在大梁时可不是【大魏宫廷】一位消停的主,总是【大魏宫廷】时不时地就闹腾点事出来,比如说今日打了哪位朝中官员的儿子啊,明日打了哪位朝中官员的侄子呀,反正只要是【大魏宫廷】燕王赵弘疆碰到让他感觉不爽的人,不管对方是【大魏宫廷】什么样的家世,先揍了再说。

    正是【大魏宫廷】因为有着这样的性格,因此,燕王赵弘疆一开始就对原东宫太子赵弘礼极为不爽,毕竟曾经的东宫太子赵弘礼,总是【大魏宫廷】会时不时地摆出长兄的架势,就连赵弘润看了都不爽,有何况是【大魏宫廷】脾气本来就耿直、莽撞的燕王赵弘疆。

    据赵弘润的了解,他这位四皇兄燕王赵弘疆,是【大魏宫廷】一位颇有些豪杰气度的男儿,说白了,你比他厉害他就会服你,否则,不好意思,不管你是【大魏宫廷】什么家世,在他眼里都是【大魏宫廷】一坨屎。

    也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个原因,当初赵弘润还居住在大梁皇宫时,远远看到燕王赵弘疆时总是【大魏宫廷】绕着走,因为当时在他眼中燕王赵弘疆是【大魏宫廷】个十足的莽夫,他可不敢随意招惹,免得挨揍。

    或许今时今日,肃王赵弘润被戏称为『大梁一霸』,朝野均不敢招惹,但是【大魏宫廷】若往前再推几年,这个称号肯定是【大魏宫廷】要落在燕王赵弘疆身上的。

    不过,在五年前,也就是【大魏宫廷】洪德十六年的时候,燕王赵弘疆做出了巨大的改变,他在楚国派军进攻魏国时,放弃争夺皇位,几番辗转最终来到山阳县,着手训练山阳军,戒备着来自北方韩国的威胁,替当时第一次出征楚国的赵弘润解除了后顾之忧。

    平心而论,同辈人中赵弘润就敬佩两个人,其中一位是【大魏宫廷】如今在齐国担任左相的六哥姬昭(赵弘昭),而另外一位,便是【大魏宫廷】这座府邸的主人,燕王赵弘疆。

    值得一提的是【大魏宫廷】,燕王赵弘疆在这五年里几乎没有回大梁几次,将所有心思放在山阳这边,甚至于,逐渐也在诸多韩将心中挂上了名——『山阳的魏公子疆』,指的就是【大魏宫廷】燕王赵弘疆。

    说起山阳,这座县城着实是【大魏宫廷】魏国北疆战场上的最前线,曾屡次遭到韩军的攻袭,因为只有拿下这座城池,孟门关韩军才能放心进攻魏国的河东郡,否则,他们是【大魏宫廷】很有可能会被山阳军截断归路的。

    在这件事上,韩军已经吃过亏——记得初次北疆战役时,燕王赵弘疆就联合南燕大将军卫穆,前后夹击兵出孟门关的韩军,让『公仲朋、田苓』两名韩将吃了败仗。

    因此从那之后,公仲朋、田苓便屡次攻打山阳,逼得燕王赵弘疆解除了山阳县的兵器管制,采取了全民皆兵的战术,总算是【大魏宫廷】拼死挡住了韩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论功劳,赵弘润觉得这位四皇兄才可称作劳苦功高,因为无论是【大魏宫廷】南梁王赵元佐也好,姜鄙也罢,都是【大魏宫廷】属于在初次北疆战役期间的末尾才加入战役的,而在此之前,皆是【大魏宫廷】燕王赵弘疆独力吸引着韩国的火力,同时吸引了当时天门关、孟门关两地的韩军,完全就是【大魏宫廷】如履薄冰的艰难处境。

    当然,在这件事上,南燕大将军卫穆亦功不可没,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位大将军几次支援山阳军,才使得燕王赵弘疆堪堪守住山阳不被韩军攻破,否则,魏国很有可能已经失去山阳这个战略之地。

    在前往前院的途中,赵弘润路经府邸内一块颇为空旷的空地,在那里,燕王赵弘疆正赤裸着上身,在那仿佛是【大魏宫廷】演武场的空地上习武,刺、挑、轮、劈,挥舞着一柄长枪,直将那杆长枪舞动地像是【大魏宫廷】一条游龙。

    『不是【大魏宫廷】说四皇兄还未起身么?』

    赵弘润有些纳闷地回头看着宗卫周朴,毕竟周朴方才可是【大魏宫廷】说燕王赵弘疆还在呼呼大睡的。

    注意到自家殿下眼中的询问之意,周朴亦是【大魏宫廷】一脸茫然,毕竟他的确是【大魏宫廷】听燕王赵弘疆的宗卫长曹焱那样说的。

    怀着纳闷的心情,赵弘润迈步走了过去。

    在场地中练武的赵弘疆显然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赵弘润等一行人,收枪而立吐了口气,随即将手中的长枪丢给迎着他而去的宗卫长曹焱,笑着朝赵弘润走了过来:“弘润,这么早就起来了?看来为兄昨日灌得你不够多啊,哈哈哈哈。”

    赵弘润一脸苦笑地应了上去,而待他的目光落在燕王赵弘疆的身上时,他眼中浮现几许震惊。

    因为他发现,燕王赵弘疆身上疤痕处处,那些疤痕就仿佛丑陋的长虫,爬满了前者的身体。

    那一瞬间,赵弘润说不出话来。

    他不清楚这位四皇兄身上伤势的来历,但他可以猜到,这些疤痕肯定是【大魏宫廷】在山阳这边的战场上留下的,否则,有宗卫保护的堂堂皇子,岂会受到这等伤势?要知道迄今为止,他赵弘润身上几乎还没有什么伤痕。

    见赵弘润的目光落在自己赤裸的上身,燕王赵弘疆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后,便披上其宗卫长曹焱递去的袍子,将身上的疤痕遮掩了起来。

    “弘润什么时候起来的?”赵弘疆笑问道。

    “刚起来不久。……四皇兄呢?”赵弘润看了一眼赵弘疆身边的宗卫长曹焱,说道:“方才曹宗卫长对周朴说,四皇兄还在歇息。”

    听闻此言,赵弘疆满脸困惑地回头瞅了一眼曹焱,却见曹焱脸上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见此,赵弘润与周朴就明白了:人家这是【大魏宫廷】考虑到他们的颜面,有意给他们留着面子呢。

    毕竟对于当代男儿来说,喝酒喝不过别人,这也是【大魏宫廷】一桩比较丢人的事。

    于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善意地朝着曹焱点了点头,岔开话题问道:“四皇兄清晨习武,是【大魏宫廷】在大梁时就维持的习惯么?”

    “是【大魏宫廷】到了山阳这边才开始的。”用衣袍的袖子抹了抹额头的汗,赵弘疆对赵弘润解释道:“为兄也不瞒弘润你,当年初到山阳的时候,为兄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适应,每每恐慌于韩军会来攻打此城,怕地晚上睡不着觉。……后来我一想,反正睡不着,索性就起来练武,他日在战场上也好多一份保障。”

    赵弘润知道这位四皇兄说的肯定是【大魏宫廷】实情,但还是【大魏宫廷】忍不住打趣道:“四皇兄亦会感到恐慌与不安?在我看来,四皇兄可是【大魏宫廷】天不怕、地不怕的豪杰。”

    “哈哈哈哈。”燕王赵弘疆听了赵弘润略有恭维之意的话后哈哈大笑,显得极为高兴。

    毕竟赵弘润是【大魏宫廷】他认可的人,能听到认可的人对自己说出恭维称赞的话,赵弘疆自然高兴。

    随后,赵弘疆将赵弘润请到前院的偏厅用饭。

    在用饭时,他与赵弘润商讨起关于进攻韩国邯郸郡的具体事项,看得出来,这位燕王殿下对于反攻韩国一事极为热忱,可能这是【大魏宫廷】因为他在山阳县一直以来频繁遭到韩军攻打的关系,因此迫不期待想反攻韩国。

    期间,赵弘疆将他所知的一些邯郸战场的情况告诉了赵弘润,比如说,邯郸韩军的统帅乃是【大魏宫廷】韩国的『荡阴侯韩阳』。

    说起这个荡阴侯韩阳,赵弘润曾以为对方只是【大魏宫廷】一介寻常的韩国贵族,毕竟此人曾惨败于魏国的卫穆与韶虎两位大将军手中,但是【大魏宫廷】经过赵弘疆的解释,赵弘润这才知道,原来荡阴侯韩阳一直以来居然是【大魏宫廷】压着南燕军打的,只不过卫穆苦心经营的河东郡东部,因此才没有被韩阳击败。

    而且,从荡阴侯韩阳那临近魏国河东郡的封邑就能看出,此人是【大魏宫廷】被命驻守在魏韩河东郡边境的韩国贵族将军,而一般驻守边疆的将领,都绝非是【大魏宫廷】寻常人物。

    根据燕王赵弘疆的判断,荡阴侯韩阳在前一阵子之所以在魏国大将军韶虎手中吃了亏,事实上可能是【大魏宫廷】因为韩阳小看了韶虎,毕竟知道『韶虎乃禹王赵元佲身边宗卫长』这件事的人,纵使在魏国都不多,又何况是【大魏宫廷】在韩国。

    因此在诸多韩将眼里,韶虎是【大魏宫廷】籍籍无名的,没想到这位魏国大将军人如其名,完完全全就是【大魏宫廷】一头猛虎。

    “……但是【大魏宫廷】自那回失利之后,荡阴侯韩阳以一敌二,同时抗拒南燕军与魏武军,这着实不简单。”顿了顿,赵弘润面色严肃地对赵弘润说道:“弘润,你说要攻打韩国的王都邯郸,我这边肯定鼎力支持。但在攻打邯郸之前,你我必须攻破『邺城』,而想要攻破『邺城』,就势必得拿下『荡阴』。……上回北疆战役时,南梁王赵元佐选择了攻打中牟,虽说成功地吸引了一支韩军并且最终将其歼灭,但这其中,未免没有忌惮韩阳那支荡阴军的意思。……邯郸不似上党,一旦一城受到攻打,其余城池的韩军立马会前来援救,极难攻克。因此,你我得做好长久之战的准备。”

    “……”赵弘润深以为然。

    正所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已经在上党吃过一回苦头的赵弘润,这次打定主意要等前线囤足粮草后再出兵。

    毕竟正如燕王赵弘疆所言,攻打韩国的王都邯郸,这不出意外会是【大魏宫廷】一场旷日之战。
友情链接:极品最强大少  春野小神医  战神狂飙  回到明朝当王爷  修真聊天群  飞剑问道  大族激光  吞噬星空  落秋中文  大王饶命  超级无上神帝  回到地球当神棍  首富杨飞  哲夫当立  金庸网  铸天之景  电脑爱好者之家  字幕库  从全球高武开始  大宋男儿  笔趣阁  谎话大王  个性说说  史上最强重生者  锦衣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