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001章:局势(二)
    『ps:千章活动肯定是【大魏宫廷】有的,不过这两天不行,小孩还要去挂盐水,望诸位书友见谅。』

    ————以下正文————

    蛙跳战术,其实与『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意思接近,只不过它更具针对性,专门针对敌军『线性防线』后方的守备力薄弱之处,是【大魏宫廷】速战的常用战术之一。

    这条战术的核心理念就是【大魏宫廷】一个字,『快』。

    快速跳到短期内无法战胜的敌占地,快速攻克守备薄弱的敌占城池,一旦某个环节慢上一拍,那么非但战术失败,派遣过去执行这项任务的军队亦会由于孤军深入而深陷包围。

    而对于选择攻略目标的指挥将而言,选择这项战术要求指挥将具备完善的大局观,能够猜到敌军的意图。

    就好比肃王赵弘润与荡阴侯韩阳,事实上肃王军能否在蛙跳战术上取得优势,完全就看赵弘润与荡阴侯韩阳谁地猜到对方的心思。

    比如第一轮,当荡阴侯韩阳误以为赵弘润会准备攻打淇县时,赵弘润选择了攻打鹤壁,导致荡阴侯韩阳虽然成功救援了鹤壁,但却导致淇县被商水军趁机攻陷,白白将一座拥有高墙防御的城池给丢了。

    而在第二轮中,荡阴侯韩阳逐渐掌握了赵弘润的战术,提前派兵去荡阴驻守,毕竟荡阴距离邯郸更近,是【大魏宫廷】魏军攻打邯郸的必经之路;可赵弘润偏偏选择攻打中牟,并且在商水军攻克中牟后,顺势取毛城,这意味着上党郡与邯郸郡之间那条横贯了太行山的山间栈道,就这样落入了魏军的手中,同时也意味着上党郡境内的『壶关』,驻守在那一带的韩军被肃王军截断了归路。

    随后在第三轮交锋中,荡阴侯韩阳心想,这回你姬润应该会进攻荡阴了吧?

    岂料,赵弘润仍然没有进攻荡阴的意思,而是【大魏宫廷】让商水军顺势往北,沿着太行山的东沿,再次跳过荡阴攻打『防陵』。

    得知这个消息后,荡阴侯韩阳目瞪口呆之余,心中一阵慌乱。

    因为『防陵』的北边即是【大魏宫廷】『邺城』,而倘若过了邺城,都快临近韩国王都的京畿之地了,在这种情况下,荡阴侯韩阳岂敢放任魏军进攻防陵?

    于是【大魏宫廷】,他紧急下令,命驻守在自己封邑荡阴县的偏师火速支援防陵。

    结果,这支偏师前脚刚从荡阴县离开,后脚鄢陵军就攻破了鹤壁,顺带着将守备空虚的荡阴县也给攻陷了。

    不得不说,荡阴侯韩阳完全没有猜中赵弘润的战略意图,以至于稀里糊涂地接连丢掉了『淇县』、『中牟』、『鹤壁』、『荡阴』,随即在四月末的最后几日,鄢陵军再次攻克了『防陵』,让荡阴侯韩阳只能无奈地退守『邺城』。

    值得一提的是【大魏宫廷】,在鄢陵军攻打防陵的时候,北边邺城一带有块叫做『安阳』的封邑,当地的邑君『安阳侯韩珽(ting)』率领私军企图援助防陵,阻挡鄢陵军的进攻。然而,由于过度低估了魏军的实力,安阳韩军被鄢陵军的武罡车所碾压。

    前后不到一个时辰,『安阳侯韩珽』麾下数千步兵几乎全军覆没,其本人也被鄢陵军第一营副将华嵛所杀。

    日期逐渐推延至五月初,天时进入了夏季,不过邯郸郡这边由于处在北原,因此仍感觉不到炎热,甚至于吹拂而过的风还带有丝丝凉爽——正是【大魏宫廷】最适合征战的季节!

    也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个原因,待进入五月份后,魏军的攻势骤然变得更为猛烈,不单单是【大魏宫廷】肃王军,就连河东郡东部其余三支魏兵,魏武军、山阳军、北一军,亦逐渐开始活跃于邯郸战场。

    首先是【大魏宫廷】大将军韶虎,这位前代皇五子、禹王赵元佲身边的宗卫长,在两次北疆战役中充当了将近一年的辅佐角色,一直以来都负责援护北疆战场上的各路魏军。

    但此时此刻,这位韶虎大将军终于展现出他的手腕,以雷霆之势攻打临虑,杀败临虑守将司马尚。

    期间,冯颋与靳黈这两位北原十豪见临虑情况危急,遂想出一条计策,欲迂回偷袭魏军的据点修武县。

    岂料,北一军军师参将周昪看破了韩军的企图,于半道设下埋伏,成功地伏击了冯颋率领的奇袭军队。

    而靳黈率领的军队,亦被燕王赵弘疆的山阳军击败。

    最终,临虑城被韶虎大将军的魏武军攻克,临虑守将司马尚唯有率兵撤向北方,遁入太行山。

    他原本准备撤到『中牟』,在中牟重整旗鼓,可没想到,待等司马尚率军抵达中牟,中牟城上却飘扬着『商水军』的旗帜——这座城池,早已被商水魏军攻克了。

    『怎么会这样?』

    司马尚简直不能理解,毕竟在他的推测中,魏公子润的军队应该还在淇关、淇县一带才对,难道这么快,淇关、淇县就接连告破?

    前路被堵,后路又有魏武军追击,司马尚无计可施,唯有遁入太行山,藏匿行踪。

    在得到了这个消息后,大将军韶虎也就放弃了追击司马尚的念头,毕竟太行山区的面积实在太大了,天晓得司马尚逃到哪里去了?与其大费周章地苦苦追击司马尚的临虑韩军,韶虎认为还不如顺势向邯郸进兵。

    因为韶虎已得到战报,得知某位肃王殿下麾下的军队在四月份简直是【大魏宫廷】如有神助,接连攻克韩国数座城池,纵使是【大魏宫廷】韶虎亦不由地喜上心头,情不自禁地发出心中的感慨:有幸遣赵润为将,吾毕生无憾。

    言下之意是【大魏宫廷】说,有幸得到肃王赵弘润这等统帅之才在麾下听用,韶虎自认为自己这辈子已没有憾事——这是【大魏宫廷】足以吹嘘一辈子的事!

    毕竟以肃王赵弘润今时今日的地位,能让他屈居『总军副将』之职的人可不多,纵观整个魏国,也没有几个人。

    此后,韶虎进驻中牟,从商水军的留守军队手中接管了这座城池的城防,将中牟作为『第二阶段战略』的据点。

    期间,韶虎亲笔写了四道委任书。

    第一道,他派人送给身处于上党郡的南梁王赵元佐,命他顺势攻打壶关,毕竟『中牟』与『毛城』皆落入魏军手中,壶关韩军的归路已被截断,此时不取壶关,更待何时?!

    而第二道委任书,则是【大魏宫廷】派人交给率军处于战场最前沿的肃王赵弘润——这与其说是【大魏宫廷】委任书,倒不如说是【大魏宫廷】嘉奖书,毕竟对于肃王军在四月份的杰出表现,韶虎感觉自己已找不出什么词汇来褒奖。

    至于第三道、第四道委任书,则是【大魏宫廷】送至燕王赵弘疆与桓王赵弘宣二人手中,命他们沿着肃王军进兵的路线挺进,攻打肃王军并未进攻的城池。

    比如说『滑县』、『黎阳』,还有再往北的『内黄』,纵使肃王军在四月份高奏凯歌一路进兵,但这一带仍有不少并未被魏军攻陷的韩国城池。

    韶虎身为『诸军总帅』,从整个战略看待局势,自然要尽可能地避免任何突发变故,因此,他绝不可能留着滑县、黎阳那几座城池。

    于是【大魏宫廷】在五月初,燕王赵弘疆率领山阳军进攻滑县,而桓王赵弘宣则率领北一军进攻黎阳,这两位殿下齐头并进,看得南燕大将军卫穆苦笑不已——他倒是【大魏宫廷】也想率军反攻韩国,报复当年韩国频繁骚扰、压迫他坐镇之地的仇恨,可瞅着赵弘疆与赵弘宣这两位殿下的势头,卫穆只能乖乖地退下来。

    他总不能跟那两位殿下去抢功吧?

    于是【大魏宫廷】乎,南燕军转型为支援性的军队,跟在山阳军与北一军背后,偶尔打一打前面那两位殿下漏下的韩军,除此之外,完全充当了援护的角色,替山阳军与北一军照看着粮道。

    不得不说,倘若说四月份已露出魏军反攻韩国的征兆,那么五月份,几路魏军的进兵就逐渐变得势不可挡,杀得韩军节节败退。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说到底还是【大魏宫廷】在肃王赵弘润麾下的肃王军身上——这支魏军吸引了太多韩军的火力,可令人震撼的是【大魏宫廷】,肃王军顶着压力,硬生生逐步推进战线,这份悍勇,就连执掌魏武军的韶虎大将军都倍感震惊。

    要知道,魏武军可是【大魏宫廷】众望所归的魏国王牌军队,纵使初代魏武军曾在上党战役中全军覆没,但这毫不影响魏人对这支军队的期待与信任,甚至于就连韶虎也认为,他手下的军队,应该是【大魏宫廷】整个北疆战场上最精锐的。

    可没想到,某位肃王殿下麾下的军队,却在顶着邯郸郡几近六成军队的压力,硬生生将战线逐步往北推进,这让韶虎都感到不可思议。

    想来想去,韶虎最终认为这事还得归功于那位肃王殿下提出的『步步为营』战术——这的确是【大魏宫廷】字面意思上的步步为营,因为肃王军经过的地方,都会留下许多新造的军营、据点、矮墙,供身背后的友军使用。

    为了支持这位肃王殿下的战术,这些日子以来往返于大河的魏国船只络绎不绝,船上所运输的烧砖、沙土、水泥、武罡车等物,其花费之巨,早已让魏国户部的官员们一脸惨白。

    要不是【大魏宫廷】凭借着某位肃王殿下的战术,魏军的确是【大魏宫廷】在邯郸郡取得了巨大的优势,否则,魏国户部官员们恐怕早已联袂前往垂拱殿,向魏天子弹劾这位肃王殿下了——这哪是【大魏宫廷】打出来的优势,分明就是【大魏宫廷】用白花花的银子硬生生砸出来的优势!哪有这么打仗的?

    不过鉴于本国军队在韩国取得的成绩,户部官员咬着牙默许了不计其数的战争费用,毕竟,只要是【大魏宫廷】一名魏人,就做梦都想战胜韩国,让韩国对历年来频繁进攻他们魏国一事付出沉重的代价!

    可以说,此时已攻入韩国邯郸郡的五支魏军,共计二十万军队,从某种意义上承继着魏国数百万国人的殷切期待。
友情链接:神级兵王都市行  北宋大表哥  花都最强医圣  太初  中华康网  龙组兵王  谎话大王  寸芒  莽荒纪  五行天  无敌超神奶爸  超级神基因  全球灵潮  天涯八卦  逍遥游  励志名人名言  IT百科  九重武神  武道孤圣  牧神记  吞噬星空  笔趣阁  武道孤圣  极品最强大少  大争之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