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006章:交涉(二)
    韩国如此轻易就承认战败,这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所没有想到的。

    要知道,韩国是【大魏宫廷】一个将最起码半数军队布防在国境边界,用于抵抗异族,且仍然有足够的兵力进攻魏国的北原强国,岂会表现地似眼下这般外强中干?

    因此,当韩晁提出求和的恳请时,赵弘润便感觉有点不对劲。

    倘若说前一阵子,赵弘润尚有可能相信韩晁,但是【大魏宫廷】,当得知本国将军姜鄙率领的北三军在韩国太原郡遭到战败、就连姜鄙本人也身受重伤后,赵弘润便明白了一点:韩国的边军,可能要比上党、河东、邯郸这些地方的韩军更为勇悍,否则无法解释在以上三处战场横行无阻的将军姜鄙,为何会在太原郡遭逢战败。

    倘若这个推断正确无误,那么,韩国的精锐之师,绝对不止『太原军』,毕竟韩国与异族接壤的边疆,可不止『太原郡』,还有『雁门郡』、『代郡』、『上谷郡』、『北燕郡』这四个地方。

    这是【大魏宫廷】否意味着,韩国还有五支实力强悍的边军?

    在这种情况下,邯郸派出使节低声下气地向魏军乞和,这在赵弘润看来是【大魏宫廷】非常不可思议的。

    倘若换做是【大魏宫廷】他,他绝不会如此轻易就承认战败,必定会咬牙支撑,坚持到边军来援。

    『边军……原来如此。』

    在转念一想后,赵弘润便猜到了邯郸的意图:对方很有可能并非真心乞和,只是【大魏宫廷】为了拖延时间罢了。

    想到这里,赵弘润故意说道:“些许金银珍宝,就想劝罢本王的军队,两位尊使未免有些异想天开。”

    韩晁闻言与赵卓对视一眼,随即拱手正色说道:“润公子要怎样的条件才愿退兵,尽管提来。”

    『挺大方啊……呵,姑且让我试探试探你们。』

    赵弘润思忖了片刻,沉声说道:“首先,上党郡归我大魏。……据本王所知,上党南部本来就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国土,只不过当年被贵国强行夺取,如今,这在外多年的游子回归我大魏怀抱,这一点,两位没有异议吧?”

    听闻此言,韩晁思忖了一下,点点头说道:“此事合情合理。”

    『……』

    赵弘润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几眼韩晁,双眸微微一眯——韩晁的反应让他感觉很不真实。

    要知道,上党郡历来是【大魏宫廷】魏韩两国争夺的郡地,为了这块土地,魏韩两国陆陆续续打了上百年的仗,由此不难看出韩国对于这块土地的渴望。

    而眼下,赵弘润提出要让上党郡重归他魏国,韩晁的反应却过于平静。

    当然,仅此并不足以做出判断,毕竟上党郡目前已被魏军占领,可能韩晁也只是【大魏宫廷】觉得再次夺回上党郡希望渺茫,因此故作慷慨。

    『看来得下一剂猛药……』

    赵弘润思忖着,随即忽然开口道:“其次,本王希望贵国臣服于我大魏,魏王之子,需派人送至大梁为质。”

    “……”听闻此言,韩晁、赵卓、张开地三人皆猛地抬起头来,面有异色地看着赵弘润。

    那种眼神,并非是【大魏宫廷】感觉到了羞辱的愤怒,而是【大魏宫廷】吃惊、诧异,仿佛是【大魏宫廷】听到了什么『不知天高地厚的言论』。

    见此,赵弘润心中顿时明白,韩国尚有余力,这帮人完全不是【大魏宫廷】为了求和而来。

    否则,这三人方才必定会感觉到羞辱,继而恼羞成怒,不像现在似的,完全看不出有什么愤怒的表情——这意味着,对方完全没有将他那番话放在心上,只认为是【大魏宫廷】无知的妄言。

    在看清楚这一点后,赵弘润其实已经失去了与这三人继续闲聊的兴趣。

    没想到,韩晁的一句话让赵弘润重新有了些兴趣。

    “臣服之事,兹事体大,容我方仔细商议过后,再给润公子回覆。润公子若是【大魏宫廷】不放心的话,我方愿意将大王的世子送至润公子这边作为人质。”

    『韩王的世子?也就是【大魏宫廷】说嫡子储君咯?』

    赵弘润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韩晁,要知道,他方才只是【大魏宫廷】为了诈一诈韩晁三人,故而随便提了一件韩国完全不可能会答应的要求,没想到,韩晁虽然没有立刻答应他的要求,却同意将韩王然的公子送到魏军中作为人质。

    这让赵弘润不由地浮想联翩。

    “哪位公子?”赵弘润故意问道。

    韩晁闻言恭敬地说道:“回润公子的话,我王仅有一位公子,叫做『安』,年仅三岁,倘若润公子不嫌世子年幼吵闹,可送到贵方手中作为质子。”

    『……』

    听了这话,赵弘润心中颇感诧异。

    此时他已经肯定,邯郸必定是【大魏宫廷】在拖延时间,等待着边军前来救援。

    而在这种情况下,对方居然舍得让韩王然的独子作为人质?

    『难道他们有自信在援军来到之后,能够夺回质子韩安?……还是【大魏宫廷】说,纯粹就是【大魏宫廷】将其视为牺牲?』

    赵弘润暗自思忖着。

    他想了很久,最终得出结论:韩王然年仅三年的独子韩安,多半是【大魏宫廷】被视为牺牲了。

    道理很简单,他赵弘润麾下十万精锐军队,纵使邯郸城等到了边军的支援,也不可能从十万肃王军手中将质子韩安重新抢回去。

    而在这种情况下,对方居然还要将韩安送到他魏军手中,这就证明,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娃娃,应该是【大魏宫廷】被放弃了。

    『韩王……好生心狠手辣啊!唔?不对。他说韩王只有一个独子……这有两种可能,一个是【大魏宫廷】老来得子,可这样的话,绝不可能将独子牺牲掉。换而言之,韩王很年轻,故而只有一个独子……这样算下来,三岁的独子,也就是【大魏宫廷】说,韩王可能才只有弱冠之龄?……这样的话……』

    想到这里,赵弘润故意说道:“本王听闻,贵国的大王与本王年纪相仿,不曾想已经有了子嗣。”

    见赵弘润忽然提到一句不相干的话,韩晁不明就里,遂顺着赵弘润的话笑着说道:“的确,我王比润公子虚长两三岁,不过才能就远远不及润公子了。”

    『合适么?在背后说你国韩王的不是【大魏宫廷】?』

    赵弘润看了一眼韩晁,他感觉,这个韩晁在提到『我王』这个词时,欠缺应有的尊敬。

    结合方才种种,赵弘润得出了一个结论:那位年轻的韩王,可能只是【大魏宫廷】一个才能平平的傀儡。

    因为只有这样,邯郸才会同意舍弃韩王的独子,作为安抚他魏军的牺牲。

    『呵。』

    在想通此事后,赵弘润已对韩晁、赵卓等人失去了兴趣。

    但他并没有拆穿韩晁等人假意乞和的举动,而是【大魏宫廷】点点头说道:“好,且先将世子然送到本王手中,本王方才相信你等求和之意。”

    听闻此言,韩晁拱手说道:“既然如此,我等先行告退,将此事回禀邯郸,专程派人将世子送到润公子这边。”

    “何时可以送来?”赵弘润问道。

    见此,韩晁思忖了一番,正色说道:“我大韩亦是【大魏宫廷】大国,此番遣世子入魏为质,礼数不可免,望润公子体谅。按照礼数,需让世子安沐浴吃斋,戒荤腥三日,随后于王室祖庙祭祀先祖,禀告此事,随后再沐浴更衣,上禀上苍,在此之后方可送至润公子这边。”

    “九日?”赵弘润目不转睛地看着韩晁。

    不知为何,韩晁忽然感觉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在他身上,让他不由地冷汗淋漓。

    “是【大魏宫廷】。”他硬着头皮回答道。

    赵弘润咂了咂嘴,忽而抚掌笑道:“好!九日之后,本王在此恭迎世子大驾。”

    听闻此言,韩晁、赵卓、张开地三人精神一振,在装模作样与赵弘润又假意商量了一下言和之事后,便提出告辞之意,返回邯郸。

    回到邯郸后,韩晁、赵卓当即来到韩宫廷,向釐侯韩武、康公韩虎以及庄公韩庚禀明此事。

    待听说魏公子润接受了这个提议后,韩武、韩虎、韩庚三人大为欣喜。

    毕竟九日的时间,已堪堪足够上谷守马奢率领援军抵达邯郸,哪怕到时候事迹败露,导致魏公子润恼羞成怒强攻邯郸,邯郸也足以自保。

    “为防魏公子润察觉,明日你们再去魏营,与其草拟一份协议。”

    将韩晁、赵卓二人叫到面前,釐侯韩武沉声说道:“不必顾忌许多,无论他说什么,你等只管点头便是【大魏宫廷】。”

    “遵命。”韩晁与赵卓连连点头。

    而与此同时,在邯郸城外魏军的中军帅帐,赵弘润已将商水军的伍忌、翟璜、南门迟,鄢陵军的屈塍、晏墨、孙叔轲,以及游马军的马游等诸多将领召到帐内,告诉他们方才会见韩晁、赵卓那两位邯郸使节的经过。

    在仔细讲述完毕后,赵弘润询问众将:“你等如何看待此事?”

    诸将面面相觑,倒不是【大魏宫廷】说他们对此没有看法,只是【大魏宫廷】因为眼前这位殿下积威已久,只要是【大魏宫廷】这位殿下决定的事,他们岂敢反对?

    半响后,才有商水军的老将翟璜捋着胡须,小心翼翼地说道:“殿下,此事或许有诈。”

    话音刚落,就听赵弘润哈哈大笑起来。

    在诸将吃惊以及恍然的目光注视下,赵弘润笑着说道:“我岂不知?邯郸分明是【大魏宫廷】欲稳住我军,拖延时间,等待其援军到来。……彼让韩世子安到我军作为人质,是【大魏宫廷】为安我之心。反过来说,本王应允此事,也只是【大魏宫廷】为了安其之心。”

    说到这里,他环视了一眼帐内的诸将,舔舔嘴唇说道:“事不宜迟,今夜子时一过,就攻打邯郸!”

    “遵命!”

    帐内诸将抱拳而立,异口同声道。
友情链接:秦吏  阅读封神系统  伏天氏  大族激光  修真聊天群  诡秘之主  工作总结  汉乡  房贷计算器  中华康网  花百科  作文大全  伏天氏  全职法师  都市医圣妙厨  逆剑狂神  重生之财源滚滚  重生修仙我为王  修真聊天群  蜡笔小说  赘婿  全民领主  开天录  如意小郎君  银行信息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