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009章:上谷守马奢
    『ps:感谢“勿是【大魏宫廷】无事”与“轩辕夜寒-vip”两位书友的万币打赏,再加上前几日有一章欠更,目前加更情况是【大魏宫廷】【0/3】。』

    ————以下正文————

    上谷守马奢,乃是【大魏宫廷】坐镇于韩国东北『上谷郡涿县』的上将,防备着韩国北边的强敌『代戎』与『楼烦』。

    马奢出身不好,年轻时只是【大魏宫廷】征收田租的官吏,他在上上任韩王『宣』被韩王室宗族选中继承为王之后,曾因公务,到『韩王宣』的父亲『韩适』的田地收租。

    那时,韩适父凭子贵,从『下曲阳』搬到邯郸西南的『武安』,更被其子韩王宣册封为『武安侯』,在韩宫廷一时风头无两。

    正所谓水涨船高,『武安侯韩适』成为韩宫廷的最大权贵,他家府内的仆从,难免也变得蛮横张狂,以至于当马奢带着吏卒前往收租时,武安侯韩适的家仆拒不缴纳田租,且态度蛮横不讲理。

    当时随行的官吏们谁都不敢得罪『武安侯韩适』,劝说马奢,但最终,马奢依法惩治了『武安侯韩适』的家仆,并将田租一钱不少地带了回去。

    得知此事后,『武安侯韩适』大怒震惊,他心想,我儿子都当了好些年的韩王了,你马奢区区一个收田租的小吏,竟然敢不给我面子?

    于是【大魏宫廷】,武安侯韩适便派人将马奢抓到面前,欲杀他泄愤。

    当时,年仅弱冠的马奢在见到武安侯韩适后,便对后者说道:“在下这是【大魏宫廷】在帮您啊。您想,您的公子乃是【大魏宫廷】我大韩的王,我大韩的政令皆从您公子手中发出,若是【大魏宫廷】您纵容家中的仆从不尊大王的法令,举国上下谁还会听从呢?如此,法令削弱,必定会使我大韩衰败,到时候中原各国必定会趁机来犯,您如何保住您现今的财富与地位呢?在我看来,以您的尊贵与地位,应当维护大王的法令,奉公守法,如此一下,上下公平,便能使我大韩更为强盛,大王的地位亦愈发稳固。”

    当时,武安侯韩适听了马奢的话,觉得此人说得极有道理。又见马奢胆魄过人,心中欢喜,遂将马奢推荐给儿子『韩王宣』。

    韩王宣是【大魏宫廷】一位务实辛勤的君王,他非常重视父亲推荐的马奢,遂提拔马奢掌管全国赋税,多年来使民众富足、国库充盈。

    待等十几年后,韩王宣因积劳成疾而过世,将王位传给长子『简』,『韩王简』体弱多病,没多几年便病逝,又将王位传给弟弟『韩王起』。

    相比较父兄,韩王起是【大魏宫廷】一位英明神武的君王,在他统治下,韩国日益强盛。

    几年后,韩王起见齐国新君初继位,遂决定趁机进攻齐国,问鼎中原,却不曾想到,这位齐国新君,便是【大魏宫廷】后来的中原霸主齐王吕僖。

    当时,齐国因齐王吕僖的继位而崛起,联合『鲁宋』两国,一举扭转『齐韩交锋』的不利,组建『巨鹿水军』攻打韩国,当时韩国屡战屡败,竟没有将领敢带兵出征,众口一词建议调请坐镇在北方代郡的康公韩虎。

    问题是【大魏宫廷】韩王起一向忌惮功高盖主的康公韩虎,如何会情愿请调韩虎的军队?

    在这个时候,马奢慷慨请缨,向韩王起恳请带兵出征。

    在马奢的坚持下,韩王起应允了此事,委任马奢为将军,带兵出征与齐军交战,支援前线的暴鸢。

    而马奢也未曾令韩王起失望,虽没有击溃齐军,但也让齐王吕僖意识到了韩国的实力,兼当时齐国又有楚国为祸,遂作罢北征,返回临淄,一门心思对付楚国。

    从那时起,韩王起就看到了马奢在领兵打仗方面的才能,兼原本那些畏惧齐军的将领让韩王起非常不满,遂正式任命马奢为将军。

    因此,马奢是【大魏宫廷】前后辅佐了『韩王宣』、『韩王简』、『韩王起』以及现今的『韩王然』的四朝元老,

    只可惜韩王然继位前后,其王权被釐侯韩武、康公韩虎以及庄公韩庚三人联手架空,马奢在庙堂上不敌后三位,被调到上谷郡,担任上谷守。

    虽手中兵权未被削除,但却无法帮上韩王然,只能将这股怨气发泄在代戎与楼烦身上。

    以至于这些年来,代戎与楼烦在听说『上谷守马奢』这个名字后,竟畏惧地不敢进犯上谷郡,确保了代郡、上谷郡一带韩国边境的安全与稳定。

    如今,别看马奢年过四旬,但仍因为赫赫军功,被人尊称为『北原十豪』,就连楼烦人都对这位韩国将军报以尊敬,甚至于,愿意接受马奢的招降,成为马奢麾下的『楼烦兵』——一支以骑射闻名的骑兵。

    这也正是【大魏宫廷】釐侯韩武、康公韩虎与庄公韩庚忌惮上谷守马奢的地方,因为后者拥有一支比他们韩国骑兵更加悍勇、更加善于骑射的楼烦骑兵。

    在大概十二日前,即在魏军进攻『漳水』的前后,坐镇于上谷郡涿县的马奢这才收到了来自邯郸的求援书信。

    信中言道,魏军攻破淇关,兵指邯郸,望马奢速速带兵支援。

    当时马奢看到求援书信后大为震惊,毕竟他此前并未收到任何本国军队进攻魏国失利的消息,怎么转眼之间,魏军竟然连淇关都攻破了?

    于是【大魏宫廷】,马奢速速点起两万军队,火速前往邯郸。

    从涿县到邯郸,路途何止千里,可马奢下令全军急行,生生在这十二日内抵达邯郸,平均算下来,堪称日行百里,这个行军速度,绝对称得上是【大魏宫廷】神速。

    只可惜,他仍然来迟一步,待他于五月十九日的寅时前后抵达邯郸一带时,邯郸已被肃王军攻破。

    『怎么会这样?』

    在吩咐全军做好随时应战的准备后,马奢皱着眉头观望着邯郸方向的火光。

    在他的印象中,邯郸军的实力还是【大魏宫廷】蛮强的,至少这些年来攻打魏国的主力军,皆是【大魏宫廷】从邯郸军这一支分出去的,暴鸢、靳黈、韩阳、司马尚、辛瓒等等,皆是【大魏宫廷】在韩国颇为有名的将军,更何况还有康公韩虎坐镇邯郸,怎么如此轻易就让魏军攻入了城内?

    不得不说,上谷守马奢着实有些想不通。

    这也难怪,毕竟当世还没有人将刺客运用到攻城战中,因此攻城战无非就是【大魏宫廷】强行攻城与里应外合这两种,像黑鸦众利用攀爬工具攀登上邯郸城,随即杀死守卫打开城门放入魏兵这种特殊的战术,别说韩国不懂,就连魏国也未见得有几人知晓其中的厉害。

    然而他并没有想到,魏兵夜袭邯郸一事完全出乎韩宫庭的意料,以至于当魏兵杀入城内之后,像釐侯韩武、康公韩虎、庄公韩庚这三位韩国的实权权臣,都下意识地考虑自身安全与政治地位,根本未去想如何击退魏兵,从而导致在城内苦苦抵御魏军的韩兵们得不到系统的指挥与支援,以至于节节败退,眼睁睁看着魏军逐个占领城内的街道与紧要设施。

    此后大概过了一盏茶工夫,上谷守马奢在途中撞见了韩王然,后者正在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两方人马的保护下撤离,正好与马奢的上谷军撞了一个正面。

    记得在看到上谷守马奢的援军后,釐侯韩武、康公韩虎以及韩王然皆精神一振,毕竟马奢军的抵达,让他们可以免于后顾之忧,不必再过多担心遭到魏兵的追击。

    但从另外一方面,釐侯韩虎与康公韩虎亦有些忌惮马奢趁机做些什么,毕竟他们二人此刻身边的军队可不多,倘若马奢趁机来个清君侧,他们身边的兵马,又岂会是【大魏宫廷】上谷军的对手?

    因此,他们以『韩王然受了惊吓』为由,勒令马奢只准孤身相见。

    在得到这份命令后,马奢其实也清楚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心里那些小心思,不过碍于眼下情况危急,他也只能装作没看到。

    于是【大魏宫廷】,他将军队的指挥权交给副将,带着儿子马括前往求见韩王然。

    “马奢叩见大王,救援来迟,罪该万死。”

    来到韩王然的坐骑前不远处,马奢翻身下马,与儿子马括一同单膝叩地,一脸沉痛地告罪道。

    在看到马奢的时候,其实韩王然心中是【大魏宫廷】有些激动的。

    毕竟马奢是【大魏宫廷】深受其祖父与父亲两代韩王器重的老臣,因此对他亦是【大魏宫廷】忠心耿耿。当然,也因为这个原因,这位堪称国士的统帅,常年被变相流放于上谷,被勒令不得擅自回邯郸。

    但很可惜,眼下的情况不容韩王然表现出欢喜,毕竟他此刻身边皆是【大魏宫廷】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的人,单凭马奢父子二人,是【大魏宫廷】无法安然将其解救出去的。

    因此,韩王然只能装出惊惧不安的样子。

    见韩王然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马奢也不在意,毕竟这位大王向来懦弱胆怯,而他之所以效忠这位大王,也只是【大魏宫廷】因为他深受两代先王的恩情,与韩王然的个人魅力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关系。

    相比较韩王然,釐侯韩武此刻就表现地镇定从容许多,他亲自上前扶起了马奢,后者说道:“大王因魏军袭城一事受了惊吓,心神不定,马奢将军莫要见怪。……将军此番带来多少兵马?”

    马奢在釐侯韩武的搀扶下站了起身,尽管是【大魏宫廷】回答釐侯韩武的问题,但仍面朝着韩王然拱手抱拳,恭敬地回答:“臣此番带来三万步骑、三千楼烦兵,共计三万三千之数。”

    见到马奢的举动,釐侯韩武不免有些怏怏,但这个时候,他心中更多的则是【大魏宫廷】欢喜,毕竟有三万三千上谷军保护,纵使魏兵追击而来,他们也不会有任何危险。

    此时,马奢这才转头看向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问道:“釐侯、康公,不知邯郸现下情况如何?”

    听闻此言,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不禁有些尴尬,毕竟方才他们只顾着逃命,哪里顾得上去关注邯郸城内的情况。

    于是【大魏宫廷】,釐侯韩武只好含糊地将大概情况说了一遍,只听得马奢皱眉不止。
友情链接:开天录  笔趣阁  扶蜀  绝世邪神  飞剑问道  好名字  最强终极兵王  太初  修真聊天群  盛唐之帝国崛起  全本书屋  大争之世  开天录  极品家丁  全民领主  作文大全  史上最强重生者  最强特种兵王  杀神白起  极品最强大少  调教大宋  落秋中文  大学生必备网  斗战狂潮  龙组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