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015章:北原十豪会晤!(三)
    “燕绉?”

    屋内,诸位北原十豪纷纷抬头望向进来的『巨鹿守燕绉』,为这位据说正在巨鹿郡一带与齐将田骜、田武交兵的同僚的到来感到颇为惊讶。

    “是【大魏宫廷】你啊。”廉驳用略带几分重视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几眼燕绉,撇嘴晒笑着问道:“听说你正与齐军戏耍?……齐军中有什么能打的将领么?”

    在廉驳心中,包括『北原十豪』在内,韩国的诸多将军们大致被他分为几个档次:

    首等自然是【大魏宫廷】『雁门守李睦』与『北燕守乐弈』,别看廉驳方才目若无人地占了席中最显身份的尊位,但是【大魏宫廷】说实话,他对李睦与乐弈还是【大魏宫廷】极为重视的,认为这二人是【大魏宫廷】韩国唯一能与他平起平坐的边军统帅。

    而第二等,就是【大魏宫廷】『上谷守马奢』、『巨鹿守燕绉』、『渔阳守秦开』以及『上将军暴鸢』这四人。

    处于档次的人物,廉驳认可他们在统率军队、指挥作战方面的才能,但是【大魏宫廷】,他自认为自己可以击败他们,因此将这些人排在第二等。

    至于暴鸢在廉驳心中明明是【大魏宫廷】处于第二等,但方才进屋的时候廉驳却故意忽略了他,这只是【大魏宫廷】因为暴鸢打了败仗,辜负了廉驳对他的期待——毕竟北原十豪当中,唯独暴鸢与剧辛是【大魏宫廷】武力派的将军,偶尔会亲自出马单骑讨杀敌将,至于像李睦、乐弈、马奢等人,虽自身武艺亦不弱,但很少亲自上阵,一般都是【大魏宫廷】坐镇于后方,统筹全局。

    而第三个档次,这包括『代郡守剧辛』、『上党守冯颋』、『将军靳黈』,还有荡阴侯韩阳、临虑的司马尚、原孟门关的公仲朋、田苓等等,皆是【大魏宫廷】被他忽略的将军。

    其中,『代郡守剧辛』本是【大魏宫廷】有资格进入廉驳心中第二档次的将军,但这个家伙言行恶劣,廉驳对其非常厌恶,因此将其摆在第三档次。

    至于其余的韩国将领,则在廉驳的心中完全属于不入流,除非他麾下太原军的将领,否则他连名字、相貌都懒得记。

    而在听闻廉驳的询问后,巨鹿守燕绉看了一眼前者,淡淡说道:“田骜的儿子田武,跟你一样,一身蛮力。若非如此,田骜本不是【大魏宫廷】我对手。”

    在说这番话时,燕绉毫无自吹自擂的傲色,毕竟齐国老将田骜已经老了,不复当年的勇武,因此,纵使燕绉击败了田骜,他自认为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想当年齐王吕僖初继位,那时的田骜才叫勇猛,率领巨鹿水军打得韩国军队头都抬不起来,以至于当时韩国国内,竟无人敢请缨出兵,到最后还是【大魏宫廷】掌管财政的『治粟内史』马奢脱袍负甲,以文官的资历执掌军队,支援前线的暴鸢。

    顺便提及,在后来的『韩齐巨鹿战场』上,马奢担任主帅,暴鸢与燕绉二人则作为副将活跃于战场。也就是【大魏宫廷】在这段时期,三人相互结识,并且马奢与暴鸢也成为了至交好友。

    但是【大魏宫廷】,明明是【大魏宫廷】相识多年的老友,但在选择座位时,『巨鹿守燕绉』却没有坐到暴鸢、李睦这边,而是【大魏宫廷】坐到了冯颋、靳黈两人那边,原因很简单,因为燕绉是【大魏宫廷】支持釐侯韩武的将军。

    没过多久,『上谷守马奢』亦来到了屋内,在微笑地朝着屋内诸将打了声招呼后,便坐到了暴鸢与李睦这边。

    此时此刻,『北原十豪』,韩国十位最具威名的上将皆到齐于此。

    然而,明明是【大魏宫廷】一并被称为北原十豪,但这四位韩国上将的坐席,却是【大魏宫廷】泾渭分明,以至于明眼人一眼就出看出这里面的小阵营:效忠韩王然的暴鸢、李睦、马奢一派,支持釐侯韩武的冯颋、靳黈、燕绉一派,拥趸康公韩虎的剧辛、秦开一派。

    唯独『太原守廉驳』与『北燕守乐弈』从坐席上看显得有些孤单,但不同的是【大魏宫廷】,廉驳是【大魏宫廷】无论哪股势力都不沾边,我行我素,在政治立场上保持绝对中立;而乐弈则是【大魏宫廷】这屋内,庄公韩庚的唯一支持者。

    明明只有十个人,却居然出现了五个派系(廉驳自成一派),彼此冷眼相向,也难怪『巨鹿守燕绉』在进来这屋后,直言这次的会议没有丝毫意义。

    毫不夸张地说,要不是【大魏宫廷】这次战况危急,甚至于连王都邯郸都被魏军攻占,否则,这十位『北原十豪』是【大魏宫廷】绝对不会凑在一起的,因为他们之间有着太多的矛盾,无论是【大魏宫廷】出于政治因素还是【大魏宫廷】个人的喜恶因素。

    不得不说,负责接待这么十位国内的知名上将,荡阴侯韩阳的压力着实有些大。

    毕竟其中有几位,纵使是【大魏宫廷】他都得罪不起的。就好比方才,他差点就被廉驳给丢掉屋外的庭院里,要不是【大魏宫廷】李睦恰时出现替他解了围,荡阴侯韩阳此番必定是【大魏宫廷】颜面大损。

    『堂叔啊,您赶紧来啊,我招架不住啊。』

    荡阴侯韩阳在心中暗暗念叨道。

    也不知是【大魏宫廷】否是【大魏宫廷】听到了荡阴侯韩阳的心声,待等会议场因为廉驳与剧辛的矛盾,再加上乐弈与燕绉、秦开等人的冷言冷语而导致气氛变得极为紧张时,釐侯韩武、康公韩虎以及庄公韩庚,这三位韩国的实权权臣,终于联袂来到了屋内。

    瞧见庄公韩庚,北燕守乐弈微微低头俯身,向前者行了一礼,庄公韩庚微笑着点头回礼,至于其余两位,即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乐弈仿佛全然没看到。

    对此,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虽然心中不悦,但也不好表现出来,毕竟乐弈性情冷淡的事,在场的人众所周知。

    在招呼了一下北原十豪众将后,釐侯韩武、康公韩虎以及庄公韩庚在屋内北边的三个主位上坐了下来。

    随即,釐侯韩武环视了一眼在座的诸位上将,正色说道:“此番召集诸位将军,想必诸位将军心中多少也有数了。……此番我大韩的军士讨伐魏国,出师不利,先是【大魏宫廷】上党郡沦陷,随即,魏军反攻我邯郸,甚至于在上月,邯郸城被魏公子润夜袭得手。因此此番召集诸位将军,想听听诸位将军的意见,看看能否再抽调几支边军,教训一下气焰嚣张的魏军,叫魏国为侵犯我大韩一事,付出沉重代价!”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雁门守李睦平淡又不失礼数地说道:“釐侯,似这等国家大事,为何不见大王?……李某以为,此事应当由大王主持,这才名正言顺,而不是【大魏宫廷】您三位。”

    听闻此言,上谷守马奢亦不失时机地帮腔道:“李睦将军所言极是【大魏宫廷】,邯郸战场战局糜烂,武安城内军士士气低迷,此刻应当请大王出面,鼓舞国内军民士气,与魏军一决胜负。”

    韩武与韩虎二人不约而同地微微皱了皱眉,不过,李睦的反应并未出乎他们的意料,毕竟这位边关将军的政治立场与上谷守马奢相同,皆是【大魏宫廷】支持韩王然。也正是【大魏宫廷】这个原因,李睦与马奢双双被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二人远调边疆,不见召唤不得回邯郸,算是【大魏宫廷】变相的流放。

    “大王……”在雁门守李睦的注视下,釐侯韩武沉吟了一下,随即解释道:“大王前一阵子在邯郸时受了惊讶,心神恍惚,因此委本侯与康公、庄公两位大人支持会议。”

    听闻此言,李睦思忖了一下,说道:“待这次会议结束后,李某想面见大王,不知可否?”

    “这个……”

    釐侯韩武顿时语塞,因为有本心出发,他是【大魏宫廷】非常不情愿韩王然单独面见李睦的,因为这很有可能会导致一些他不想见到的变故,但问题是【大魏宫廷】,他又不好直接拒绝。

    而在这时,康公韩虎顿了顿柺杖,用带着几分不满的口吻说道:“李睦将军,眼下当务之急是【大魏宫廷】如何击败魏军,夺回邯郸,而不是【大魏宫廷】面见大王述说你的忠诚,老夫以为……”

    康公韩虎话还未说完,就听廉驳在屋内噗地一声,发出一声怪笑,这让康公韩虎将后面的话生生给憋回了腹中。

    “廉驳将军,你笑什么?”康公韩虎面色阴沉地看着廉驳质问道。

    然而,廉驳毫不在乎,毫无敬意地用小指掏着耳朵,慢条斯理而又浑不在意地说道:“心中想笑,故而发笑。”

    听着廉驳这“强大”且“无懈可击”的解释,康公韩虎张口结舌,竟无言以对。

    眼瞅着屋内的气氛即将再次变得紧张奇怪起来,釐侯韩武不容分说地说道:“总之,先针对魏军做一番商议吧,尤其是【大魏宫廷】那支攻陷了我邯郸城的魏军,魏公子润的军队。……靳黈,你先说。”

    靳黈暗自苦笑一声,只好将『上党战役』期间所发生的交战情况讲述给在场的同僚听,从『皮牢关』到『泫氏城』再到『魏丘』。

    而继靳黈之后,冯颋与暴鸢亦先后讲述了他们参与战事的经过,对魏公子润的军队做全面剖析。

    起初,只有『雁门守李睦』、『上谷守马奢』、『渔阳守秦开』与『巨鹿守燕绉』这四位静静地倾听,其余三位北原十豪,『太原守廉驳』自顾自饮酒,『北燕守乐弈』则闭目养神,至于『代郡守剧辛』,则时不时用怨毒不忿的眼神瞥向廉驳与乐弈,也不晓得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还记恨着方才的事。

    而待等暴鸢讲述到魏公子润种种堪称奇思妙想的新奇战术后,廉驳放下了酒坛,乐弈亦睁开了眼睛,而其余几位北原十豪,脸上亦露出了凝重之色。

    他们此时才感觉,暴鸢、靳黈、冯颋在那位魏公子润面前,着实输得不冤。
友情链接:电视指南  战神狂飙  极限保卫  伏天氏  励志名人名言  IT百科  银行信息港  阅读封神系统  全本小说网  银行信息港  神级兵王都市行  逆天邪神  IT百科  民国谍影  莽荒纪  极品家丁  步步生莲  都市之归去修仙  春野小神医  励志名人名言  九重武神  全民领主  笔趣阁  极品最强大少  战国赵为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