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025章:变故
    『ps:可能是【大魏宫廷】一直打仗这段有点乏,稍稍加快一点进度。』

    ————以下正文————

    当日,鏖战到黄昏,魏韩两军仍无法分出胜负,遂相继收兵,等到明日再战。

    回到邯郸城后,赵弘润得知大将军韶虎受了伤,遂亲自前往探望。

    “大将军可是【大魏宫廷】被廉驳所伤?伤势如何?”

    在见到韶虎后,赵弘润颇有些紧张地询问道。

    听闻此言,韶虎忍不住苦笑连连,因为按照当时的情况,他本来不至于会受到这般伤势,毕竟廉驳孤军深入,其本身既不敢久留也不敢用尽力气相搏。

    只能说,导致韶虎受伤的罪魁祸首是【大魏宫廷】那名前来传禀『渔阳守秦开率军袭来』这件事的传令骑,是【大魏宫廷】他冷不丁的话使得韶虎心神一松,故而被廉驳所伤。

    对于此事,韶虎也不好怪罪那名传令兵,毕竟传禀军情本来就是【大魏宫廷】那名传令兵的职责,况且『秦开军袭来』这件事本身就紧急,倘若不是【大魏宫廷】韶虎及时得知情况,做好相应的应对,魏武军的伤亡会更大。

    至于廉驳,韶虎就更不好迁怒于他了,毕竟要不是【大魏宫廷】廉驳自认为胜之不武,抽身而退,他韶虎或许已死在廉驳的狼牙刀下。

    因此只能说,韶虎的运气比较背,各种因缘巧合导致他受了伤。

    不过话说回来,骨折这种伤,对于将领而言实在是【大魏宫廷】家常便饭,也算不了什么,以往宗卫们在宗府里操练时不慎受的伤可比这严重地多。

    唯一麻烦的是【大魏宫廷】,此时正是【大魏宫廷】魏军与韩军的决战期间,倘若让受了伤的韶虎继续指挥战事,恐有诸多不便。

    因此,当赵弘润提出明日由他肃王军主攻时,韶虎也不犹豫,点点头表示:请让我魏武军为殿下掠阵。

    在商议妥当谁负责主攻之后,赵弘润便与韶虎针对今日交战的过程展开商议。

    韶虎神色凝重地说道:“此番武安韩军……或者说太原军、渔阳军、上谷军这三支韩国边军,其实力出众远在暴鸢与荡阴侯韩阳的军队之上。明日殿下可要当心。”

    赵弘润点点头。

    次日,魏军再次进攻高墙,与武安韩军交战。

    不得不说,太原军、渔阳军、上谷军这三支韩国边军确实强悍,以至于就算是【大魏宫廷】肃王军的兵将们,短时间内也难以占据优势,以至于这场战斗打到后半阶段,已演变成纯粹的消耗战。

    不过最终,魏军还是【大魏宫廷】凭着稍占上风的优势,将高墙重新夺回,使得武安韩军不得不退回条岭。

    通过这两次交锋,赵弘润已清楚认识到韩军的实力,这让他明白一个道理:就算他可以重创甚至击溃对面的武安韩军,他魏军恐怕亦会相应地蒙受巨大的损失。

    因为短短两日,魏武军、肃王军的战损人数便已高达万人,虽说武安韩军的损失还要在这个数字之上,赵弘润亦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就在赵弘润苦苦思索对策之际,他忽然收到两则战报。

    其中一则战报是【大魏宫廷】说南梁王赵元佐的,这位赵弘润的三伯已攻克壶关,且顺势往北,在穿过了上党北部山区后,逼近『太原马陵』。

    而另外一则却是【大魏宫廷】说北三军统帅姜鄙,这位在廉驳手中吃了大亏的将军,为了响应南梁王赵元佐进攻太原的战略,忍着伤病、强打精神,再次挥军攻打太原,意图与南梁王赵元佐对太原郡两面夹击。

    只可惜,南梁王赵元佐与姜鄙的这个战略却遭到了太原守军的阻击:在马陵,南梁王赵元佐碰到了『阳邑侯韩徐』;而在平周、百邑一带,将军姜鄙则遭到了太原郡将领『乐成』的阻击。

    对此赵弘润并不感到奇怪。

    想想也知道,太原郡前一阵子刚刚被魏将姜鄙率军攻打,可太原守廉驳还是【大魏宫廷】毫不担心地率军前来武安、邯郸一带,仿佛一点儿也不担心魏将姜鄙去而复返。

    这说明,太原守廉驳早就部署好了留守的兵马,防止魏军趁虚而入。

    想来『阳邑侯韩徐』与『太原军将领乐成』,便是【大魏宫廷】太原守廉驳留在太原郡的大将。

    因此,赵弘润并不诧异姜鄙的北三军再次在太原郡境内驻足不前,毕竟此刻姜鄙的伤势还未养好,北三军进攻太原的势头还能像之前那样凶猛就怪了。

    不过,姜鄙在战报上所言及的一件事,却让赵弘润颇感诧异。

    姜鄙在战报中言道,在他北三军进攻太原郡的途中,他陆陆续续碰到了几支外族的人马,且与对方发生了小规模的冲突。

    而奇怪的是【大魏宫廷】,这几支外族人马非但不是【大魏宫廷】太原郡的军队,甚至于,还在太原郡境内抢掠村镇,屠杀当地的韩人。

    见此,姜鄙遂派麾下北三军士卒救下了那个村落,并中该村的韩人口中得知,那些外族人马,乃是【大魏宫廷】来自太原郡西部与西北部『上郡』的『林胡』,每年入秋前后,林胡就会频繁骚扰太原郡,主要目的是【大魏宫廷】为抢掠太原郡秋收的粮食。

    也正是【大魏宫廷】因为这个原因,姜鄙在战报中提出建议:或可趁林胡劫掠太原之际,趁机与南梁王赵元佐联合攻略太原。

    『林胡……』

    看着这份战报,赵弘润心中惊异,他忽然发现,他此前忽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虽说他不希望他魏国陷入战争的泥潭,因而希望迅速结束这场战事,可事实上,韩国比他更急迫。

    因为韩国是【大魏宫廷】一个历年来受到外族进犯非常严重的国家,眼下已经是【大魏宫廷】七月份,换而言之,只要再过两个月,韩国的边境就会受到那些草原异族的威胁。

    倘若韩国当时仍没能解决邯郸这边与魏军的僵持,那么,韩国很有可能陷入腹背受敌的艰难局面。

    在想通这件事后,赵弘润有些犹豫:为了取胜,他这个时候应该选择拖延,尽可能地拖住韩军,使得韩国北方的异族有机会入侵,借此逼迫韩国妥协。只是【大魏宫廷】这样赢得的胜利,未免有些不光彩,相比之下,他更倾向于光明正大地击败韩军。

    可问题就在于,韩国边军的精锐超乎他的预测,就算魏军最终能够战胜韩军,相信魏军这边亦是【大魏宫廷】伤亡惨重。

    至少这两日来的交锋,已经足以证明这件事。

    反复思考了足足一宿,最终,赵弘润选择了『以微小代价赢得胜利』,放弃原先准备与韩军硬碰硬的打算,决定将这场战事拖到入秋。

    于是【大魏宫廷】从七月初起,整整十余日,魏军不再主动出击,转而忙碌于继续在高墙一带修筑防御,或者干脆点说,修筑长城。

    在得知此事后,武安韩军再次起兵攻打高墙,但是【大魏宫廷】这次,由于魏军已将投石车、连弩车等战争兵器转移到那堵长城之上,以至于韩军还未接近高墙,就已损失惨重。

    “魏公子润这是【大魏宫廷】铁了心要将邯郸据为己有?”

    在军议会上,釐侯韩武大发雷霆。

    事实上,近几日的战况不止赵弘润这边感到难受,其实韩军那边一样难受,毕竟战况僵持,这是【大魏宫廷】建立于双方军队谁也奈何不了对方的前提下。

    而让李睦、马奢、暴鸢等人感到忧心的是【大魏宫廷】,魏军并非只是【大魏宫廷】单纯在高墙一带建造长城,甚至于,种种迹象表明魏军企图在此修筑要塞,建造粮仓。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魏军准备在邯郸一带与韩军僵持,这让众韩军将领们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不得不说,也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此前不清楚韩国的情况。

    赵弘润起初不希望魏国陷入战争泥潭,因而决定与韩军速战速决,但实际上韩军其实也希望如此。

    但最近这一段时间,魏军突然做出了改变,不再主动出击转而采取守势,这让雁门守李睦隐约察觉到了几分不对劲。

    要知道,魏军的实力丝毫不弱,尤其是【大魏宫廷】『商水军』、『鄢陵军』、『魏武军』这三支,若是【大魏宫廷】正面交锋,韩军诸将领中没有人敢问稳操胜券。

    但是【大魏宫廷】,如此强大的魏军突然一反常态采取守势,这是【大魏宫廷】极其反常的。

    在沉思了片刻后,雁门守李睦语气凝重地说道:“若李某所料不差,恐怕魏军准备将这场战事拖到入秋。”

    听闻此言,釐侯韩武本不在意,可仔细一想,他的面色就开始变了。

    而此时在帐内,似上谷守马奢、荡阴侯韩阳等人,亦纷纷露出了惊容,就算是【大魏宫廷】太原守廉驳,此刻亦端着酒碗,露出了深思的神色。

    相信此刻在帐内的人都清楚,一旦他们与魏军的这场战事拖到入秋,他们韩国到时候会落入怎样的艰难处境。

    不可否认,尽管眼下韩国在北方疆域上仍部署有『雁门军』、『代郡军』、『北燕军』,但是【大魏宫廷】,似林胡、东胡、匈奴这些外族,在韩人心中向来以无孔不入著称,以至于有时候明明有驻防边军守卫着边疆,这些异族强盗还是【大魏宫廷】能偷偷摸摸穿过边防,在边疆烧杀抢掠。

    因此,倘若这场战事果真被魏军拖到入秋,这对于韩国而言是【大魏宫廷】非常不利的:魏国的军队,那是【大魏宫廷】中原之师,即便被他们攻略某座城池,日后好歹还能夺回来;可若是【大魏宫廷】被异族的强盗趁虚而入,并且被其攻破了某座城池,那么,该城池的所有韩人都将沦为外族的奴隶甚至是【大魏宫廷】刀下鬼,到时候留给韩国的,多半只是【大魏宫廷】一座空空如也、毁之一炬的空城。

    想到这里,釐侯韩武面色阴沉地催促众将对高墙乃至邯郸的魏军展开猛攻,最迟也要在八月份前结束这场仗。

    否则……

    “否则,就唯有与魏求和了。”

    看着在座的将领们,釐侯韩武面色难看地说道。
友情链接:超强吸妖器  管理资料下载  tplink  娱乐大头条  超级神基因  减肥方法  玄界之门  战神狂飙  工作总结  笔下文学  极品家丁  三国高校传  漂亮女人  锦衣夜行  最强特种兵王  谎话大王  超强吸妖器  蜡笔小说  笔趣阁  全职高手  娱乐大头条  据说娱乐网  回到明朝当王爷  好名字  绝世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