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052章:河东相聚
    两三日后,正准备前往河东与兄长汇合的桓王赵弘宣,收到了来自长皇子幕僚骆瑸的书信。

    在粗略看罢了书信后,赵弘宣撇了撇嘴,冷冷说道:“雍王竟派张启功游说长皇兄,欲与长皇兄携手?果真厚颜无耻!”

    在他看来,长皇兄、也就是【大魏宫廷】原东宫太子赵弘礼,他的太子储君位置,分明就是【大魏宫廷】被雍王耍奸设计陷害掉的,可今日倒好,这个雍王居然还敢厚着脸皮前往长皇子府上提出彼此携手的提议,要是【大魏宫廷】赵弘宣当日在那,势必要喷那张启功一脸口水。

    相比较赵弘宣的冷笑与讥讽,周昪的心态倒是【大魏宫廷】格外平静,可能他感觉到了几分暗爽——在雍王的默许下,张启功将他排挤出雍王的幕僚行列,可如今看来,这主仆二人过得并不好,这让周昪心中暗爽。

    要不是【大魏宫廷】他已经投奔了桓王赵弘宣,相信他此刻多半会得意洋洋地表示:看看,没了我周昪,你们果然玩不转!

    不过,既然已投奔了桓王赵弘宣,似这种话就不好随意说了。

    因此,周昪在摸了摸下巴后,轻笑着说道:“当日雍王与襄王分别派了陈汤与刘介前来淇关,就知雍王与襄王已分道扬镳,今日之事,不出所料……多半,雍王正遭受当年长皇子殿下的处境,被雍王与庆王联手打压。”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周昪心中仍有几分暗爽。

    想当初,虽说雍王慧眼识人,从该年后置位排名里挑出了他周昪,可他周昪亦未辜负雍王的信任,将原东宫太子赵弘礼与其幕僚骆瑸坑得找不着北,然而雍王最终是【大魏宫廷】如何对待有功之士的?

    周昪绝不相信,张启功夺占他在雍王身边的位置,这件事本身会没有雍王默许。

    “活该!”桓王赵弘宣幸灾乐祸地骂了一句。

    周昪附和地哼哼两声。

    当日,赵弘宣唤来已被任命为『淇县右市尉』的宗卫公良毅,留给他五千军士,叮嘱他好生驻军在淇县边市上。

    随后,赵弘宣亲自拜会了燕王赵弘疆、大将军韶虎以及南燕大将军卫穆,向三人告别,启程前往河东。

    由于心紧着某些事,赵弘宣等不及带着步兵们慢吞吞地返回河东,于是【大魏宫廷】遂叫宗卫长张骜率领大军,而他自己,则带着宗卫李蒙与两百余骑兵,快马加鞭前往安邑。

    这两百余骑兵,是【大魏宫廷】赵弘宣这几日组凑起来的,毕竟如今他与燕王赵弘疆一起把持着淇县边市,想要从互市中那数以万计的牛马中挑一些合格的战马,这实在不是【大魏宫廷】一件什么困难的事。

    因此,他在与燕王赵弘疆打过招呼后,弄了大概两百余匹,组建了一支骑兵队。

    只可惜,目前他也就只能小打小闹组建一支两百余人的骑兵队耍耍,数量若是【大魏宫廷】多了,他也养不起,毕竟战马,那可是【大魏宫廷】要喂食大豆等精饲料的,这可是【大魏宫廷】一笔巨大的开支。

    赵弘宣已私底下计算过,驯养一匹马的成本,就足够他支付五名北一军步兵的军饷开支,要命的是【大魏宫廷】,这还只是【大魏宫廷】驯养一批合格战马的成本,还不包括训练骑兵的开销。

    虽说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赵弘宣作为赵弘润的亲弟弟,当然有渠道能从兄长手中弄几套商水游马重骑的全身重甲,可再听说这些骑兵重铠的造价后,赵弘宣吓得面如土色。

    据他了解,一名商水游马重骑的成本,折算下来竟能维持他北一军士卒整整五十名的开销。

    倘若再加上对骑兵重铠的日常维护,这笔开支更是【大魏宫廷】让赵弘宣感到难以承受。

    此时赵弘宣这才释然,商水游马重骑在北疆战场上将韩国骑兵吊起来打,这不是【大魏宫廷】没有原因的——他的兄长肃王赵弘润,硬生生用钱砸出了一支无比强大的骑军。

    可不是【大魏宫廷】只有赵弘宣在骑兵重铠的天价前望而却步,事实上,对商水游马骑兵报以炽热心思的,可不止赵弘宣,燕王赵弘疆同样也想打造一支,不用多,只要五百骑就足够。

    但是【大魏宫廷】在得知其中的花费后,燕王赵弘疆也吓得退缩了,因为组建一支人数为五百骑的重骑,所有花费加在一起足够他再拉起一支两三万人的山阳军。

    此时燕王赵弘疆也算是【大魏宫廷】明白了,为何赵弘润明明手底下攥着不少赚钱的渠道,却仍然欠着户部几百万的巨款,原因就在于这位八皇弟在军费上的投资,实在是【大魏宫廷】不计成本。

    而在得知这些后,无论是【大魏宫廷】燕王赵弘疆还是【大魏宫廷】桓王赵弘宣,都不好意思开口让赵弘润支援一些骑兵重铠,不过他俩已暗中下了决定,待等从淇县边市这边捞到了足够的钱,势必要向冶造局收购一些骑兵重铠,打造一支小规模的重骑兵。

    至于在此之前嘛,先用武罡车混着吧,相对较昂贵的骑兵重铠,武罡车简直就是【大魏宫廷】良心,以至于就连韩人亦厚颜无耻地偷师,甚至于,赵弘疆与赵弘宣还听说,韩军还准备用他们魏国的武罡车去对付西边的林胡骑兵——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厚颜无耻了!

    十月中旬,桓王赵弘宣带着军师参将周昪与护卫队的两百余骑兵,马不停蹄地回到了河东安邑,即他北一军的驻军大本营。

    回到安邑后,赵弘宣先在军营溜达了一圈,便将军营内的事物交给了宗卫李蒙,带着周昪与护卫骑直奔汾阴。

    而与此同时,赵弘润正在汾阴招募流民。

    虽说前年与去年的时候,由于河东郡西部频繁遭遇战火,许多当地平民皆逃到了汾阴、蒲坂等城,但仍有不少平民逃到了介山。除此以外,亦有不少向东逃到了河东郡中部,甚至是【大魏宫廷】跨越大河向南逃到了三川郡。

    因此,赵弘润在来到汾阴后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大魏宫廷】招募流民,拉高汾阴的民籍人口。

    因为只有汾阴的人口多了,他才有足够的劳动力去做接下来的是【大魏宫廷】,比如说,垦地屯田、修建河堤。

    但很可惜,即便赵弘润竭力出榜安民,汾阴的人口还是【大魏宫廷】没有太大的提高,以至于赵弘润在无可奈何之下,正在考虑将汾阴的民屯模式改变为军屯。

    毕竟,汾阴作为日后稳定河西、出征河套的后防据点,它本身要做好自给自足,总不能让魏国国内担负庞大的粮饷开支吧?

    要知道,河套的林胡,可不是【大魏宫廷】不同于三川诸部落的游牧民族,一旦与他们开战,想短期内取得胜利那几乎是【大魏宫廷】不可能的,因此,只有让汾阴做到自给自足,才不至于拖累魏国国内的经济。

    而就在赵弘润与寇正以及他的两位同学讨论着民屯与军屯的利弊时,忽然有黑鸦众来报,说桓王赵弘宣已带着两百余骑进入了汾阴县境内。

    『小宣来了?』

    赵弘润闻言心中大喜,将初步计划丢给寇正,让后者继续完善,他自己则带着人前往迎接。

    如今的汾阴县,城防早已被晏墨麾下的五千鄢陵军接管,而这些鄢陵军将士们,自然也认得桓王赵弘宣,因此将后者放入进来,以至于赵弘润本想亲自出城迎接弟弟,结果双方却在县内半途相遇。

    “哟,都有骑兵了?”

    在见到赵弘宣的时候,赵弘润笑着与弟弟打趣。

    “嘿嘿。”赵弘宣嘿嘿一笑。

    虽然他北一军所谓的骑兵队目前只有两百余人,但这好歹也算是【大魏宫廷】起步了对不对?纵观他魏国国内那么多军队,有几支军队建设有骑兵队的?哪怕单纯只是【大魏宫廷】空架子的骑兵。

    赵弘宣是【大魏宫廷】这样想的:先尝试将护卫骑训练成合格的骑兵,待时机成熟后,就以这些护卫骑为骨干,扩建一支骑兵,反正如今有淇县边市,哪怕韩人再是【大魏宫廷】以次充好,他与燕王赵弘疆还是【大魏宫廷】能获得一些优良的战马。

    唯一值得顾虑的,就是【大魏宫廷】驯养战马的花费,赵弘宣可不像他兄长赵弘润那样财大气粗,闷声不响就组建了五千人规模的商水游马骑兵,在此番北疆战役一战成名,以至于就连韩国,目前亦响彻『商水游马魏骑』的威名。

    寒暄了几句后,赵弘润便将弟弟赵弘宣请到汾阴的县衙,吩咐县衙内的仆从下人准备酒菜,款待弟弟。

    兄弟二人其乐融融得喝了几巡,随后,赵弘宣便想起了骆瑸在信中的嘱托。

    于是【大魏宫廷】,他询问兄长赵弘润道:“哥,你来汾阴,莫非是【大魏宫廷】有什么大动作么?”

    对于跟亲弟弟一样的赵弘宣,赵弘润自然不会隐瞒,便将心底的战略意图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赵弘宣,只听得赵弘宣与周昪目瞪口呆。

    原来,就在魏国国内垂涎三尺地盯着河西之地的时候,某位肃王殿下,其实已经在考虑河套地区的大片土地,原因就在于,在那里,林胡放牧有百万计的牛羊马匹。

    “百、百万计……”

    纵使是【大魏宫廷】魏国姬赵氏王室嫡系出身的赵弘宣,亦被这个天文数字震地面色动容,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唾沫。

    数以百万计的牛羊马匹,这是【大魏宫廷】何等诱人的利润!

    记得前几日赵弘宣还在为从『魏韩互市』上弄到了两百余匹合格的战马而感到窃喜,可如今他这才知道,他的眼界一直以来都不如他的兄长。

    “哥,他日你出征林胡,记得带上小弟的北一军。”赵弘宣咽着唾沫说道。

    赵弘润闻言哈哈大笑,伸手拍了拍赵弘宣的肩膀,笑着说道:“好好练兵。”

    他的意思不言而喻:你是【大魏宫廷】我亲弟弟,有好处我怎么会落下你呢?

    得到了兄长的保证,赵弘宣暗暗欣喜。

    不过一想到骆瑸的嘱托,他还是【大魏宫廷】将心底的欢喜暂时收了起来,小心翼翼地试探道:“哥,也就是【大魏宫廷】说,你要蒲坂跟汾阴咯?”

    “……”

    赵弘润闻言愣了一下,狐疑地瞧了几眼明显有些心虚的弟弟。
友情链接:神级兵王都市行  第一课件网  电视指南  大王饶命  春野小神医  个性说说  回到明朝当王爷  全职高手  全球灵潮  汉乡  明朝败家子  免费算命网  我闺女是天师  天涯八卦  寸芒  第一课件网  全民领主  飞剑问道  广东高考网  修真聊天群  励志名人名言  美食供应商  中药大全  重活一次  玄界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