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056章:户牖侯世子
    『ps:昨日第二更。』

    ————以下正文————

    户牖侯,乃是【大魏宫廷】传承百余年的武家。

    在百余年前,魏国灭梁与卫接壤,当时的卫国还未被韩国打落大国的尊严,是【大魏宫廷】魏国周边颇为强大的国家,而当时,济阳孙氏的孙妙夫,便作为抵御卫国军队的统帅活跃于户牖一带,带着儿子孙固、嫡孙孙泰,在当地筑建『户牖关塞』,抵挡卫军。

    孙秒夫死后,其子孙固执掌户牖军,继续负责抵御卫国军队。

    因父子二人的功绩,大梁宫廷册封其魏户牖侯。

    而待等孙固死后,其子孙泰更是【大魏宫廷】了不得,几度兵出户牖关,反攻卫国,打得卫国鬼哭狼嚎,最终选择对魏国俯首称臣。

    但是【大魏宫廷】韩国已在北原兼并数国,强势崛起,魏国考虑到『魏卫相争必为韩所擒』,便接受了卫国的臣服。

    从那以后,卫国便成为了魏国的小弟。

    不得不说,在魏国,姬赵氏子孙册封侯爵,根本不新奇,无论是【大魏宫廷】在百余年前还是【大魏宫廷】当今,魏国举国上下不知有多少有名无实的侯爵。而反过来说,非姬昭氏的家族封侯,这就是【大魏宫廷】一桩非常了不起的事。

    户牖侯孙氏,就是【大魏宫廷】其中之一。

    甚至于,要不是【大魏宫廷】当年魏国奉行『非姬昭氏不封王』的规定,事实上以户牖侯孙泰的功绩,是【大魏宫廷】足以封王的。

    但很可惜,当时魏国国情如此,户牖孙氏最终没有机会封王,不过,朝廷也给予了相应了补偿——划户牖县作为孙氏的封邑。

    但正所谓祖先英雄儿孙未必贤孝,待等第三世户牖侯孙泰过世之后,后几任户牖侯,就逐渐变成了贪图吃喝享乐的纨绔子弟,甚至于,为了谋取钱财,将脑筋动到了户牖军身上,以至于曾经讨伐卫国的精锐魏军『户牖军』,后来逐渐暴露出种种严重问题,吃空饷、倾轧平民、越境抢掠卫人等等。

    于是【大魏宫廷】,赵弘润他祖父鉴于当时魏卫联合抗韩的格局,一怒之下撤销了户牖军的番号,只保留了八百名士卒,作为户牖县的县卒。

    至于户牖孙氏的封邑,也从最开始的两千户,被削减到五百户。

    户牖孙氏由此没落。

    然而,户牖孙氏虽然没落,但孙氏在济阳却有一分支,在大概二十几年前,济阳的孙氏取代户牖孙氏成为嫡宗,即济阳孙氏。

    而济阳孙氏,正是【大魏宫廷】皇五子庆王赵弘信的母族。

    『户牖侯孙氏……』

    在听到黑鸦众的禀报后,赵弘润皱了皱眉。

    据他听说,户牖孙氏其实断嗣了,当代的户牖侯孙牟,其实是【大魏宫廷】从济阳孙氏过继过去的,也就是【大魏宫廷】说,户牖、济阳两家孙氏早已经融汇成一支了。

    也就是【大魏宫廷】说,那所谓的『户牖侯世子』,摆明了就是【大魏宫廷】济阳孙氏的人,或者更干脆点说,是【大魏宫廷】皇五子庆王弘信的人,庆王党的核心成员。

    而在目前这种情况下,那位『户牖侯世子』来到汾阴,摆明了就是【大魏宫廷】庆王赵弘信按耐不住,打算针对『河东四令』一事与他赵弘润摊牌了。

    『『牖侯世子孙嘉……呵,底气很足嘛!』

    赵弘润咂着嘴轻哼了一声。

    不得不说,在得到南梁王赵元佐与天水魏氏的鼎力支持后,曾经不显山不露水的庆王赵弘信,如今在大梁朝野可谓是【大魏宫廷】形势大好,以至于有许多人都在猜测『雍庆之争』的胜败——曾经在『东雍之争』中扳倒了原东宫太子赵弘礼的雍王弘誉,能否守住优势,击败庆王弘信的挑战。

    “殿下,要见么?”

    在旁,宗卫长卫骄低声问道。

    其实凭着他对赵弘润的了解,在看到赵弘润露出冷笑的表情后,他就隐隐猜到,自家殿下对那什么『户牖侯世子』感觉颇差,但因为对方的来头不小,因此卫骄还是【大魏宫廷】提了一句。

    “还是【大魏宫廷】见一见罢。”眯了眯眼睛,赵弘润淡淡说道:“算是【大魏宫廷】给那位五王兄一个面子。”

    说罢,他自顾自继续写那份举荐信,待写完后,吹干墨迹,将其递给宗卫长卫骄:“速派黑鸦众投递到大梁……联系内侍监,直接交递于父皇。”

    “是【大魏宫廷】。”卫骄点了点头。

    他知道,内侍监分两种,一种是【大魏宫廷】身份清白,供职于宫廷的宦官,还有一种则是【大魏宫廷】密探,即魏天子的眼线。

    而此番赵弘润所说的内侍监,即是【大魏宫廷】后者,因为只有后者,才有直达天听的权利。

    但是【大魏宫廷】如何联系内侍监中的暗水力量呢?

    卫骄想了想,最后还是【大魏宫廷】决定让大梁的青鸦众分部去解决。

    毕竟大梁的青鸦众分部,其实早在两三年前就已经暴露在内侍监的眼皮底下了。

    这也难怪,毕竟大梁是【大魏宫廷】内侍监的监察范围,别看曾经青鸦众躲躲藏藏,但实际上,内侍监的人早就注意到这些人,只不过,内侍监知道这股隐贼是【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的人,因此对这些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彼此井水不犯河水而已。

    反正青鸦众也不会傻到主动去得罪内侍监的密探,亦或是【大魏宫廷】主动在城内惹事。

    而大梁的青鸦众呢,其实也知道一些内侍监中的暗水势力,甚至于有时候还与他们互通一下消息。

    魏天子凭借什么关注楚国与齐国的动静?内侍监在楚国与齐国又没有什么眼线细作。

    原因很简单,内侍监是【大魏宫廷】没有,但青鸦众有,互通一下消息即可。

    而反过来说,倘若赵弘润想要打听大梁宫内宫外的事,内侍监亦会投桃报李,通过青鸦众将最近发生的事传到赵弘润耳中。

    比如说这次『户牖侯世子前来汾阴』应该就是【大魏宫廷】这样,多半是【大魏宫廷】内侍监转递过来的消息,否则,无论是【大魏宫廷】青鸦众还是【大魏宫廷】黑鸦众,这帮人怎么可能认得『户牖侯世子』是【大魏宫廷】谁?

    就连赵弘润都不清楚『户牖侯世子孙嘉』究竟长什么模样。

    而这,也愈发肯定了赵弘润的判断——既然『户牖侯世子孙嘉』从大梁启程前来汾阴,那么肯定是【大魏宫廷】受了庆王弘信的嘱托,而不太可能是【大魏宫廷】一己的主张。

    “另外,盯着那一行人,告诉本王他们的动静。”赵弘润吩咐卫骄道。

    “遵命。”卫骄点点头,见赵弘润再无其他嘱咐,这才躬身而退。

    此时,赵弘润站起身来,走到窗边,负背双手瞅着天空。

    『赵弘信他是【大魏宫廷】自己忍不住想当出头鸟,还是【大魏宫廷】被赵弘璟教唆呢?』

    说实话,这件事赵弘润还真不好判断。

    毕竟近段时间,由于得到了南梁王赵元佐与天水魏氏的支持,庆王赵弘信的确有点膨胀的意思,公然搭帮结伙,企图将监国的雍王弘誉拉下来。

    搞不好,自信心膨胀的庆王赵弘信,已自认为能与他赵弘润扳手腕了也说不定呢。

    当然,这只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的猜测,至于是【大魏宫廷】否果真如此,只要看到时候那位『户牖侯世子孙嘉』的态度,就一目了然了。

    此后数日,赵弘润一边在汾阴等待朝廷、或者干脆点说是【大魏宫廷】等待他父皇的回覆,一边则等待着户牖侯世子孙嘉。

    足足等了两三日,赵弘润这才收到消息,言『户牖侯世子孙嘉』的车马已至『解县』,并在该县小住的两日。

    『他在解县干什么?』

    赵弘润有些看不懂了。

    结果没过两日,赵弘润就得知了原因,户牖侯世子孙嘉之所以在解县小住的两日,是【大魏宫廷】在等他一个同伴,一个立场阵营上的同伴,中阳刘氏的嫡子『刘病已』。『注:病已(yì),即病愈的意思,古时极其泛滥的好寓意名字。』

    中阳刘氏,那是【大魏宫廷】襄王赵弘璟的母族。

    于是【大魏宫廷】,整件事就愈发明朗了。

    十月二十七日,户牖侯世子孙嘉与中阳刘氏的嫡子刘病已,两队车马并作一队,浩浩荡荡地来到了汾阴。

    沿途在经过一大片杂草丛生的农田时,户牖侯世子孙嘉撩起马车的帘子,皱着眉头说道:“穷乡僻壤,要不是【大魏宫廷】庆王殿下嘱托,我真不想来这种地方……刘兄以为呢?”

    听闻此言,与孙嘉合坐一辆马车的刘病已用手绢捂着嘴咳嗽了一阵,随即这才气喘吁吁地说道:“贤兄此言差矣……汾阴虽破败,只因……咳咳,只因去岁遭遇兵祸,非……咳咳……”

    回头瞅着刘病已咳地面色涨红,孙嘉不动声色地挪开了一些距离,心下暗暗嘀咕。

    要不是【大魏宫廷】襄王弘璟目前支持庆王弘信,因此庆王弘信叮嘱孙嘉恭谨对待中阳刘氏的人,否则,孙嘉真心不想与刘病已这种病鬼呆在同一辆马车。

    也难怪,毕竟每次看到刘病已咳嗽,孙嘉都隐隐感觉自己的喉咙也有些发痒,又感觉好似猫爪挠心,极其难受。

    半响后,车队在汾阴城门停了下来。

    见此,孙嘉斥问马夫道:“为何停车?”

    马夫畏惧地说道:“回禀公子,前方有汾阴卫士,拦下了车队。”

    “汾阴卫士?”

    孙嘉撩起车帘,将脑袋伸了出去瞅了两眼前方,果然瞧见在前面开道的数十名家仆,正在与一群衣甲齐备的士卒理论。

    『汾阴的城卫小卒,居然敢拦下我的车队?』

    孙嘉见此面色有些不悦,正要开口呵斥,忽然心中一惊:这些汾阴的城卫小卒,衣甲武器也过于齐全、整齐了吧?

    『这是【大魏宫廷】赵润的鄢陵军!』

    看了一眼城头的军旗,孙嘉恍然大悟,随即也不敢随意呵斥了。

    毕竟,汾阴的城卫卒他孙嘉不放在眼里,可鄢陵军,孙嘉多少还是【大魏宫廷】有些畏惧的,一来是【大魏宫廷】鄢陵军有整整五万编制,并且,它是【大魏宫廷】肃王赵弘润麾下的军队,是【大魏宫廷】此番魏韩两国战役中的有功之士。

    『不过,前面在吵什么呢?』

    孙嘉疑惑地望向前方,但是【大魏宫廷】由于相隔较远,他听不清他车队里的仆从在与鄢陵军的士卒争吵什么。

    就在这时,一名家仆急匆匆地来到了孙嘉的马车旁,低声说道:“公子,那些兵士要求我等交出手中兵器,方可入城。”

    “什么?”

    孙嘉皱了皱眉,面容有些不悦。
友情链接:大争之世  漂亮女人  开天录  寒门崛起  极品全能学生  穿越小说  我闺女是天师  飞剑问道  中学生阅读网  全职法师  从全球高武开始  斗战狂潮  重活一次  大宋男儿  工作总结  重生之财源滚滚  寸芒  盛唐风华  盛唐风华  极品最强大少  神道丹尊  飞剑问道  全职高手  减肥方法  娱乐大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