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068章:解惑
    有史以来头一回,宗府出动五百宗卫羽林郎,缉拿四位皇子、三十九名宗卫,以及牵扯其中的数十名王公贵族与数十名朝廷在职官员。

    更不可思议的是【大魏宫廷】,这四位皇子中,有一位是【大魏宫廷】得到监国殊荣、地位堪比东宫太子的皇子,而其余有两位皇子,则各自有十万军队拥护——似这等身份的姬赵氏子弟,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斗殴,这是【大魏宫廷】魏国迄今为止绝无仅有的事。

    丑闻!

    这绝对是【大魏宫廷】能让魏国姬赵氏王族颜面大损的丑闻!

    正因为如此,雍王弘誉、襄王弘璟、庆王弘信以及肃王弘润,这四位皇子分别被宗府宗令勒令到『静虑室』面壁思过。

    当然了,至少表面上是【大魏宫廷】这样,至于事实上嘛,雍王弘誉、襄王弘璟、庆王弘信三人固然是【大魏宫廷】被投到静虑室面壁思过去了,至于肃王弘润嘛,此刻正在另外一间静虑室内,嬉皮笑脸地向他的六王叔赵元俼求饶。

    “六叔,您就饶过我嘛……你这个宗令的位置,还是【大魏宫廷】小侄帮你捞来的呢,您可不能恩将仇报……”

    可是【大魏宫廷】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赵元俼用手指关节敲得满头是【大魏宫廷】包,连声求饶。

    “恩将仇报是【大魏宫廷】吧?我这个宗令还是【大魏宫廷】你帮我弄来的是【大魏宫廷】吧?挟恩图报是【大魏宫廷】吧?”

    “痛痛痛……六叔,我错了,我错了。”

    足足敲了六七下,赵元俼这才收回右手,瞅着抱着脑袋的赵弘润没好气地说道:“我都要歇下了,就因为你小子,我还得起身出府,来处理你小子惹出来的麻烦!”

    赵弘润抱着脑袋抬头瞅了一眼赵元俼,颇感意外地说道:“这才亥时前后吧?六叔你这么早就睡下了?哦哦,我懂了……”说着,他眨了眨眼睛,调侃道:“肯定不是【大魏宫廷】在怡王府睡下的吧?肯定是【大魏宫廷】在谁家府上,搂着送上门来的女人入睡的吧,啧啧啧,真是【大魏宫廷】对不住啊,六叔,坏了六叔的美事……”

    听闻此言,赵元俼眼眉挑了挑,举起手又给了赵弘润几个手栗子,口中似泄愤般叫道:“你懂是【大魏宫廷】吧?对不住是【大魏宫廷】吧?”

    “六叔,六叔,再敲下去我就傻了。”赵弘润一边哀嚎一边求饶道。

    一连又敲了赵弘润的脑袋几下,赵元俼这才收回手,就着静虑室内昏暗的烛火,神色有些无奈地瞅着面前这个侄子。

    诸皇子中,赵元俼与赵弘润这个侄子关系最好,因为后者最符他的脾气。

    除此之外,无论原东宫太子赵弘礼还是【大魏宫廷】雍王弘誉、襄王弘璟、庆王弘信,赵元俼虽然表面上对其客客气气,可实际上,彼此关系却是【大魏宫廷】颇为疏远。

    就好比眼下,雍王弘誉、襄王弘璟、庆王弘信三人在宗卫羽林郎的监视下老老实实地在各自的静虑室内壁面思过,唯独赵弘润还能跟赵元俼嬉笑逗闷,足可见赵元俼与赵弘润这对叔侄的关系。

    “弘润,这次你太过于胆大妄为了。”

    在一番玩笑似的肉刑惩罚过后,赵元俼在赵弘润的面对坐下,皱眉说道:“人家赵弘信好端端设筵席款待宾客,你去捣什么乱?”

    “谁叫他不怀好意?”赵弘润揉了揉仍有些痛意的脑袋,冷笑着说道:“他今日这次筵席,明摆着就是【大魏宫廷】为了拉拢那些贵族,他要当领头羊,领着那些贵族对付雍王,对付我,既然如此,我既能叫他好过?……相信六叔也收到了赵五的请帖吧?六叔,你没去赴宴,这让小侄倍感欣慰,哦,对了,六叔忙着赴有美人相伴的宴席……”

    他正嬉皮笑脸地说着,忽见赵元俼抬起右手,连忙端正表情,不敢再开面前这位六叔的玩笑。

    “屡教不改!”

    见赵弘润服软,赵元俼轻哼一声,随即皱了皱眉,沉声说道:“你等小辈的事,六叔我就不参合了,不过,弘润啊,你今日的行为有失分寸。……今日之事若传出去,庆王固然颜面大损,可你又能好到哪里去?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计略,日后还是【大魏宫廷】少用。”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我的名声早就那样了。”赵弘润无所谓地撇了撇嘴。

    也是【大魏宫廷】,有赵泰汝、赵来拓,还有不少赵弘润得罪过的贵族们在背地里陆续诋毁造谣,使得他赵弘润在民间的形象亦大为受损——几乎是【大魏宫廷】个魏人都知道,肃王赵弘润是【大魏宫廷】一个以往性格恶劣、今日性格依旧恶劣的家伙。

    可又怎样?

    就算赵泰汝等人刻意诋毁抹黑,『肃王赵润』在魏国平民们心中依旧是【大魏宫廷】无法撼动的英雄——可能一些平民会在茶余饭后将赵弘润做过、或没做过的某些恶劣的事当做谈资,聊八卦聊得兴致勃勃,但当他们提到肃王赵润的时候,依旧是【大魏宫廷】竖起拇指大声夸赞。

    这也正是【大魏宫廷】赵泰汝等人比较无奈的一方面:肃王赵弘润功勋赫赫,就算他们刻意抹黑,也难以搬倒赵弘润在魏国平民们心中的形象。

    魏人平民的想法很淳朴,就算肃王赵弘润在性格上果真有什么缺点,只要后者心向着他们平民,那么,无论赵弘润有再多的缺点,平民都能包容。

    这还是【大魏宫廷】在梁郡,倘若是【大魏宫廷】在商水郡、河东郡等由赵弘润征战收复的土地,在那里倘若有人胆敢诋毁肃王赵润,相信那些平民会围而攻之,将造谣的家伙打个半死。

    “你这小子……”

    听了赵弘润的话,赵元俼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随即,他想了想,说道:“弘润,你如今也长大了,六叔也就不多说什么了,相信有些事,你自己可以拿捏分寸。……至于今日这事,六叔我身为宗令,不好偏袒你,你就老老实实在这里呆上一宿,明日,相信你父皇会来处理这件事。”

    虽然他这话说得大公无私,可事实上呢,雍王弘誉、襄王弘璟、庆王弘信三人要在各自的静虑室面壁一宿,而赵弘润呢,他的静虑室内却没有监察的人员,这摆明了就是【大魏宫廷】让赵弘润在这里睡一觉而已,这两者怎么能比?

    由此可见,赵元俼对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非常袒护的。

    “那就这样,你在这好好歇……不,好好面壁思过,六叔我去看看其余那些人。”

    说这话时,差点说漏嘴的赵元俼也有些脸红。

    而听闻此言,赵弘润想了想,说道:“六叔,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唔?”赵元俼疑惑地询问:“什么事?”

    只见赵弘润思忖了一下,说道:“请六叔通融一下,叫人将成陵王赵(文)燊领到这边来,我有些事想问他。……方才在赵弘信的宴席上,此人虽说犹豫过,但最终却当场给予了我回覆,接受了我的笼络,这件事我始终想不明白。”

    这不算事,赵元俼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走向屋外,结果没走几步,就听赵弘润在后面嬉皮笑脸地讨好道:“另外,要是【大魏宫廷】不麻烦的话,六叔你能帮我弄点吃的来么?方才在宴席上,我只顾着离间那帮人,都没怎么吃……我连晚饭都还没吃。”

    『臭小子!』

    赵元俼没好气地回头瞪了一眼赵弘润。

    片刻工夫后,成陵王赵燊就在一名宗卫羽林郎的指引下来到了赵弘润这间静虑室。

    进屋后,成陵王赵燊回头瞧了一眼已经由那名羽林郎在屋外关上的屋门,随即站在原地适应了一下屋内昏暗的环境。

    忽然,他注意到了不远处正侧躺在褥垫上的赵弘润,走上前来,似笑非笑地说道:“今日,真是【大魏宫廷】让小王大开眼界,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呐。”

    赵弘润微微一笑,他知道成陵王赵燊这是【大魏宫廷】在打趣他们四位皇子在众目睽睽之下互殴的这件事——会开玩笑,这就说明彼此间的关系比以往近了一步。

    “王叔请坐。”

    在坐直了身体后,赵弘润指着对过的褥垫说道。

    成陵王赵燊亦不客气,迈步走到赵弘润面对,坐在褥垫上。

    随即,他轻笑着说道:“肃王殿下此刻召小王前来,相信绝非是【大魏宫廷】商议河东四令一事……”

    “不错。”赵弘润点了点头,也不隐瞒,如实问道:“我始终想不通,王叔为何会义助我……我不信王叔看不出我的企图。”

    成陵王赵燊闻言捋着胡须看着赵弘润,在思忖了片刻后,正色说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做隐瞒。的确,肃王殿下的意图,不止我心中清楚,相信当时在场的诸人也都清楚,而我为何站边肃王殿下你这边……是【大魏宫廷】因为我觉得,支持肃王殿下你,对我更为有利。”

    “哦?”赵弘润故意说道:“王叔不看好赵五?”

    “赵五?”成陵王赵燊微微一愣,晒笑着摇了摇头,随即,他正色说道:“那得看对手是【大魏宫廷】谁。……倘若对手仅仅只是【大魏宫廷】襄王,我会站在庆王殿下那边,但若对手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你,我就觉得,庆王殿下的赢面很小。”

    听了这话,赵弘润诧异地问道:“既然如此,为何王叔你等要聚众支持赵五呢?倘若我没有料错的话,若非我今日出现,相信王叔你等必定会站在赵五那边吧?这如何解释?”

    “因为你。”

    “我?”

    “嗯。……因为肃王殿下一直以来都在打压我等地方诸侯,倘若肃王殿下愿意接纳我等,彼此间如何会闹到相互视为仇寇的地步?我等并不情愿得罪肃王,实则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以往过于逼迫,逼得我等不得不携手串联……”

    “……”

    赵弘润沉思了片刻。

    他不得不承认,成陵王赵燊这话的确没错,他的确是【大魏宫廷】一直以来都在针对地方权贵。

    想了想,他笑着问道:“王叔此番义助我,就不怕我翻脸不认人?”

    成陵王赵燊闻言摇了摇头,正色说道:“肃王言出必践,此乃朝野共识。”

    “那王叔就不担心日后?保不定我日后会调转枪头来对付王叔你呢!”

    “呵呵。”听了赵弘润的话,成陵王赵燊笑着说道:“殿下想不通我为何选择你,而我,方才也想不通肃王殿下为何选择我,后来我明白了,殿下选择我,是【大魏宫廷】因为我在我大魏与韩国交战时,曾表现出护卫国家的姿态,讨得了殿下了殿下的欢心。”

    顿了顿,成陵王赵燊又说道:“不可否认,我辈有许多人都认为殿下欲大力打压我等大贵族,甚至于还有人诋毁殿下为『族逆』,但我却并非这样认为。暂且不说殿下能否根除国内诸多大贵族,就算殿下最终办到了,相信到时候国内的局势,也并非是【大魏宫廷】殿下所希望的……毕竟,若铲除了我等王公贵族,到时候,作为唯一硕果仅存的大贵族势力,王室,就变得格外惹眼了。”

    “……”赵弘润的眼眸闪过一丝异色,没有打断成陵王赵燊的话。

    见此,成陵王赵燊更加笃信自己的判断,继续说道:“其实在我看来,大贵族也好,小贵族也罢,还有商人、平民,都有其存在的道理。……拿军队来比喻,『王室』就是【大魏宫廷】主帅,我辈大贵族则是【大魏宫廷】各营的将军,而小贵族则是【大魏宫廷】各营的将佐、偏将,世族、地主是【大魏宫廷】将官,商人是【大魏宫廷】运粮后勤,平民则是【大魏宫廷】士卒……主帅统率营将,营将驾驭将官、将官驱使平民,层层相扣。……因此,殿下绝无可能彻底铲除我辈,因为倘若革除了诸多营将,这支名为『大魏』的军队,就会垮掉。……因此我认为,殿下想要对付的,并非是【大魏宫廷】我等贵族,而是【大魏宫廷】我等贵族中那小部分,一直以来都在侵害国家利益、且在国家蒙难时仍不愿出头赴国难的人。而我在看清楚这一点后,选择殿下,是【大魏宫廷】因为我笃信殿下不会对付我。因为成陵王赵燊,对我大魏足够忠诚。”

    『这个成陵王……』

    赵弘润颇为意外地看着成陵王赵燊,久久不语。

    的确,他从未没有想过彻底根除国内的大贵族,因为这不切实际,暂且不说他有没有这个能力,就算能办到,不出数年,那些他所支持的小贵族,亦会迅速茁壮成长变成大贵族——这个社会阶级的必然。

    因此,正如成陵王赵燊所言,赵弘润事实上所针对的,就是【大魏宫廷】那些平日里钻营占了国家便宜,可到了危难关头却躲起来的家伙,就好像楚国的巨阳君熊鲤那类人。

    “善!”点了点头,赵弘润严肃地说道:“正如王叔所言,只要王叔果真对国家报以忠诚,我就不会动王叔。”

    听闻此言,成陵王赵燊暗自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事实上,还有一个原因他并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大魏宫廷】——眼前这位肃王,即将成年。

    所谓童言无忌,眼前这位肃王当初喊出『我不愿争大位』时,年仅十四,而如今,这位殿下即将弱冠成年。

    那么问题就来了:在这位殿下成年后,他是【大魏宫廷】否会收回当年那句话,将那件事合理地解释为『童言无忌』呢?

    倘若果真发生这种情况,那么,魏国的格局将产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而一旦这位殿下荣登大位,那么到时候,所有被这位殿下视为仇寇的对象,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友情链接:锦衣夜行  明朝败家子  99养生网  笔趣阁  开天录  全本小说网  南方财富网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完美世界  盛唐之帝国崛起  第一星座网  中华养生网  男性健康  房贷计算器  银行信息港  社保查询网  全球灵潮  史上最强重生者  中学生阅读网  名人名言  如意小郎君  就爱读小说  全职武神  金庸网  无敌超神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