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075章:对质
    “殿下?肃王殿下?”

    见赵弘润微皱眉头,目不转睛地盯着苑陵侯酆叔,好似没有听到自己的话,大梁府府正褚书礼遂一拍惊堂木,借此让赵弘润回神。

    毕竟在堂上,他也不好做出偏袒赵弘润的举动。

    这一拍惊堂木的声音,总算使赵弘润回过神来,再次将目光投向褚书礼。

    见此,褚书礼正色问道:“肃王殿下,苑陵侯言,殿下曾在庆王府上那场筵席上,当着诸人的面威胁他,说要派麾下部卒在苑陵侯名下的铺子、产业使坏,做坏苑陵侯的买卖,可有此事?”

    赵弘润点了点头,如实说道:“回禀褚大人,本王的确这样说过。”

    话音刚落,就听户牖侯孙牟在旁冷笑道:“事情已经很明了了。”

    见此,褚书礼皱了皱眉,拍了一下惊堂木斥道:“本府审讯之时,还请旁听的几位莫要随意开口,否则,别怪本府以扰乱公堂的名义将你等逐出!”

    听闻此言,户牖侯孙牟面色怏怏,连连向褚书礼拱手表示歉意。

    见此,褚书礼这才将目光再次投向赵弘润,正色问道:“十一月初二日,肃王殿下曾说过这话,而月半之时,苑陵侯在苑陵县的家业果真遭到袭害,对此,肃王殿下作何解释?”

    赵弘润闻言晒笑道:“三位大人明鉴,此事与本王无关。”

    听闻此言,苑陵侯酆叔怒声骂道:“赵润,你敢做却不敢当?!”

    赵弘润瞥了一眼苑陵侯酆叔,晒笑道:“本王素来光明磊落,只要是【大魏宫廷】本王下的令,哪怕手底下人做得过火了,放火烧了你的侯邸,本王照样会认。……但这件事,与本王无关。”

    话音刚落,就听万隆侯赵建在旁阴测测地问道:“既然如此,敢问肃王殿下,当日肃王殿下在庆王府上那一番话,又作何解释?”

    褚书礼皱了皱眉,正准备拍惊堂木呵斥万隆侯赵建,但随即,他手中的动作一顿,看样子也是【大魏宫廷】想听听赵弘润的解释。

    毕竟这两件事太巧了——半个月这位肃王才说过要毁了苑陵侯一门在苑陵县的买卖,结果半月后,苑陵侯在苑陵县的许多家店铺还真被人给砸了,要说这两者全无关联,实在难以服众。

    而此时,赵弘润深深看了一眼万隆侯赵建,撇了撇嘴淡淡说道:“哦,那句话啊,那句话本王只是【大魏宫廷】随口说的,当不得真……”

    万隆侯赵建冷笑着说道:“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一句『随口所言』,就能当日那一番话当成戏言?……据我所知,肃王殿下一向是【大魏宫廷】言出必践的吧?”

    “……”

    赵弘润摇了摇头,淡淡说道:“言出必践,指的是【大魏宫廷】本王许出的承诺。当日在赵五府上,本王可曾承诺要打砸了苑陵侯的家业?……本王以往说的话多了,有些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一时应景的话,未必能够当真,就好比此刻本王开口,说我是【大魏宫廷】你『万隆侯赵建』的爹,你总不至于就相信了这话,磕头认本王为父吧?……你若单凭当日那一番话来状告本王,本王是【大魏宫廷】不认这个理的。”

    “你……”万隆侯赵建气得面色通红,咬牙切齿地说道:“素闻肃王殿下善于诡辩,本侯领教了。……但无论如何,肃王殿下当日是【大魏宫廷】说了那番话的,当时有百余宾客可以作证,纵使今日肃王殿下矢口否认,假称当日那一番话只是【大魏宫廷】戏言,相信亦难服众。……哼,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

    听闻此言,赵弘润轻笑一声,淡淡说道:“天底下,当然不会有这么巧的事。……不过谁能保证,此事并非你等合谋,让苑陵侯监主自盗、贼喊做贼,故意做坏本王的声誉呢?”

    话音刚落,就见苑陵侯气得满脸涨红,浑身颤抖地指着赵弘润,低声骂道:“赵润!你这竖子安敢……”

    “放肆!”宗卫长卫骄在旁厉声喝道:“苑陵侯请自重!”

    而此时,大梁府府正褚书礼亦拍了惊堂木,喝止了堂下,随即,他看着赵弘润稍作犹豫,低声说道:“肃王殿下,可能有件事殿下不知。……本府无法判断是【大魏宫廷】否是【大魏宫廷】苑陵侯自己所为、构陷殿下,但是【大魏宫廷】,在这件事当中,苑陵侯年仅六岁的嫡孙酆顺,曾于混乱中被推攘,不慎将头磕碰在店铺门前的石阶上,如今仍昏迷未醒……”

    『……』

    赵弘润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

    平心而论,一开始的时候,他是【大魏宫廷】怀疑苑陵侯酆叔本身的。

    因为双方彼此都清楚,他赵弘润在得到成陵王赵燊、安平侯赵郯等人的支持后,必定会开始设法打压苑陵侯酆叔等一些被他堆到对立面的国内大贵族。

    在这种情况下,苑陵侯酆叔等人抓住他赵弘润当日在庆王府上那句话作为漏洞,自毁家业、贼喊捉贼,故意做坏他赵弘润的声誉,这也不是【大魏宫廷】没有可能的。

    可话说回来,为了诬陷他赵弘润而搭上亲孙子,这个代价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太大了?

    要知道,就算苑陵侯这些人成功诬陷了他赵弘润,也顶多就是【大魏宫廷】让他赵弘润当众认个错、赔个礼,然后被罚到宗府关一阵禁闭。

    硬要说苑陵侯酆叔等人得到了什么好处,充其量就是【大魏宫廷】短时间内赵弘润没办法打压他们了,仅此而已。

    对此,苑陵侯酆叔付出的牺牲真的值得么?

    毁了大半家产,搭上自己亲孙子,冒着构陷皇子的重罪,来陷害他的赵弘润,换来的,只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暂时没办法对付他们。

    『不太对劲……确实不太对劲。』

    赵弘润扭头看向同样在一旁旁听的成陵王赵燊与安平王赵郯二人,发现后两人的眉头亦是【大魏宫廷】深皱。

    想了想,赵弘润转头对苑陵侯酆叔说道:“苑陵侯,虽然本王当日的确说了那样的话,但那话只是【大魏宫廷】恐吓你而已,本王做事,素来光明磊落。……不可否认,本王的确正准备对付你,用你杀鸡儆猴,但本王用的是【大魏宫廷】正当的手段。也不怕告诉你,本王已暗中叫人收集了你苑陵侯一门上下的种种罪证,包括你兼并土地、放贷钱租、哄抬米价、私贩粗盐、逼民为佃,相信这种种确凿的罪证,足以使朝廷问罪于你,并不需要用这种下作的伎俩。……你好好想想,本王也是【大魏宫廷】爱惜羽翼的人,会冒着授人口实之险这么做么?”

    “……”

    苑陵侯酆叔闻言狐疑地看着赵弘润,眼中的怒火稍稍褪去了几分。

    毕竟赵弘润已经说得很直白——本王已收集到了你一门上下的种种罪证,要对付你苑陵侯实在太容易了,犯得上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

    正所谓自己的事自己清楚,光光就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列举出来的那些罪名,苑陵侯酆叔就已经信了几分。

    别的暂且不说,单说这个『私贩粗盐』,朝廷近两年来对此就抓得很严。

    当然,虽然心中已信了几分,但苑陵侯酆叔可不会傻到默认了这些罪名,因此他立即开口道:“肃王殿下莫要冤枉好人……”

    话是【大魏宫廷】这么说,但从他对赵弘润的称呼,就已暴露了他此刻的心虚。

    要知道在在方才,他可是【大魏宫廷】直呼赵弘润为『赵润』的,可眼下,他却称呼为『肃王殿下』,在看懂了这层意思后,大梁府府正褚书礼、刑部尚书唐铮还有大理寺徐荣皆不动声色地微微摇了摇头,在心中腹诽一番。

    要不是【大魏宫廷】这三位大人此次着重要审理的,是【大魏宫廷】牵扯到肃王赵弘润的这桩案子,或许他们就要审查苑陵侯酆叔了——就像赵弘润所说的,单凭那些罗列的罪证,足以让朝廷问罪于苑陵侯酆叔,甚至严重到削去他的侯爵。

    但当务之急,是【大魏宫廷】尽快洗刷肃王赵弘润的污名,因此,褚书礼等三位大人就装作没听到。

    而此时,赵弘润问苑陵侯酆叔道:“苑陵侯,你为何会想到是【大魏宫廷】本王麾下的部卒?”

    苑陵侯酆叔深深看了一眼赵弘润,在犹豫了半响后,沉声说道:“是【大魏宫廷】我府上家令酆贯的推断……当日事发之时,他曾打探过,得知肃王殿下麾下的部卒,曾路经我苑陵县,回归商水,故而……”

    他口中的家令,即他苑陵侯府的管家。

    听闻此言,赵弘润皱了皱眉,问道:“此人如今何在?”

    “为了作证,我召他前来大梁,眼下正在府外的马车上候着。”苑陵侯酆叔回答道。

    见此,赵弘润抬头看向大梁府府正褚书礼。

    褚书礼会意,点点头说道:“传苑陵侯家令酆贯入堂!”

    不多时,便有大梁府的衙役将苑陵侯家令酆贯带到堂上,那是【大魏宫廷】一个目测大概四五十岁的老者,容貌端正,并不像是【大魏宫廷】奸邪之徒。

    见此,褚书礼拍了一下惊堂木,问道:“酆贯,本府乃大梁府府正褚书礼,此番与刑部尚书、大理寺卿正两位大人共同审理此案,你且将当日目睹经过一五一十告诉本府,不可有一句虚言。”

    “是【大魏宫廷】。”苑陵侯家令酆贯略有些畏惧地点了点头,随即偷偷瞧了一眼苑陵侯酆叔,见后者点头,遂开口说道:“当日,小人带着小主人上街,路经我家的铺子,见一群人正与店内的伙计争吵,遂凑上前去想瞧个究竟,没想到那群歹人与店内的伙计一言不合,打砸店铺,当时围观的人众多,推攘之际,小主人不幸跌倒,头撞在石阶上……”

    褚书礼捋着胡须思忖了片刻,问道:“可是【大魏宫廷】你指认那些歹人是【大魏宫廷】路经苑陵的商水邑军卒?”

    酆贯连连摆手,说道:“小人从未说过这样的话,小人只是【大魏宫廷】听说有这么回事,故而在给君侯的家书上提了一句……”

    话音未落,就见一直在旁闭目养神的刑部尚书唐铮猛地睁开了眼睛。

    “可你为何要在家书中提『肃王军路经苑陵』这件事呢?”
友情链接:全职法师  小学生作文  笔趣阁小说  三国高校传  花都最强医圣  都市之归去修仙  情话网  超级兵王  修真聊天群  战神狂飙  太初  龙组兵王  最强特种兵王  中药大全  全职高手  完美世界  开天录  励志故事  极限保卫  据说娱乐网  回到明朝当王爷  棉花糖小说网  社保查询网  经典古诗词  极品家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