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080章:违和感(二)
    “肃王殿下,饶命啊,小的当时不知是【大魏宫廷】您呐,倘若知道是【大魏宫廷】您,就算给小人十万个胆子,小人亦不敢言语重创肃王殿下您啊。……似您这样的英雄豪杰,可是【大魏宫廷】我辈的憧憬呐。”

    片刻之后,在大理寺官署内的一间班房内,诨名『孙大胆』且真名叫做『孙叞(yù)』那名囚徒,正舔着脸一脸谄媚地讨好着赵弘润。

    很难想象,似这等身高八尺的魁梧壮汉,居然也会似谄媚小人般拍马奉承。

    “行了。”

    越听越感觉肉麻的赵弘润挥手打断了孙叞的话,沉声说道:“你调侃本王一句,本王还不至于杀害你。……不过,本王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听闻此言,方才见赵弘润一言不发,因而面色如丧考妣的孙叞,一下子精神抖擞,拍着胸口信誓旦旦地说道:“肃王殿下请问,小的知无不言。”

    赵弘润点了点头,随即目视着孙叞问道:“两日前,在距你所处监牢大概一百三十步的监牢内,押入一名监犯,你可知道?”

    孙叞眼眸中闪过几丝恍然之色,说道:“可是【大魏宫廷】苑陵侯府上的家令酆贯?也就是【大魏宫廷】今遭死在监牢内的那个?”

    “你怎么知道?”赵弘润吃惊地问道。

    孙叞嘿嘿一笑,说道:“肃王殿下,您有所不知,监牢内,哪有什么秘密可言?那酆贯被关押到那间监牢内没过多久,小人就清楚此人的底细了。”

    “那你知道酆贯究竟死于何时么?”赵弘润问道。

    “这个……”孙叞摸着下巴想了想,回忆道:“应该是【大魏宫廷】四更天的时候……那时我躺在牢里,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抬头一瞧,就瞧见『李老六』慌慌张张地跑出去……哦,李老六就是【大魏宫廷】昨晚巡监的狱卒,这老小子忒不地道,明明揣了半只鸡一壶酒,就是【大魏宫廷】不肯分我一些。”

    “说重点!”赵弘润皱着眉头打断道。

    孙叞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四更天,对,四更天前后!”

    『四更天?也就是【大魏宫廷】丑时……酆贯毙于丑时。』

    赵弘润闭着眼睛思忖了片刻,算了算时辰。

    大理寺监牢的狱卒丑时发觉酆贯毙命于监牢内,即刻通知狱丞金绪,狱丞金绪又慌忙叫人禀告大理寺卿正徐荣与大理寺少卿杨愈,随后徐荣看到墙壁上的血书,意识到事态严峻,却又让少卿杨愈立即前往肃王府通知他赵弘润。

    这应该不会有错。

    那么,酆贯究竟死于何时呢?

    心中浮现起苑陵侯酆叔的身影,赵弘润问孙叞道:“那些自称苑陵侯府上家仆的人,几时派人探监酆贯?”

    听闻此言,孙叞苦笑着说道:“肃王殿下,俺是【大魏宫廷】犯了事被关在监牢内的囚徒,又不是【大魏宫廷】看管监牢的狱卒,这事小人哪知道啊?”

    赵弘润闻言皱了皱眉,忽然,他心中微微一动:既然狱丞金绪方才下意识说出『苑陵侯府上的家仆』,而并非是【大魏宫廷】『自称苑陵侯府家仆的人』,这就说明,狱丞金绪与对方是【大魏宫廷】打过照面的,甚至有可能收受了一些贿赂。

    想到这里,赵弘润问孙叞道:“孙叞,你回忆一下,这两日里,狱丞金绪可曾亲自带人探监。……倘若有,回忆一下那是【大魏宫廷】什么时候。”

    孙叞歪着脑袋回忆了半天,随即摇了摇头,说道:“小人……不记得金狱丞有亲自带人来探监……”

    『唔?』

    赵弘润愣了愣,疑惑问道:“金狱丞不曾来过?”

    “不不不。”孙叞皱着眉头回忆道:“金狱丞来过牢里,但是【大魏宫廷】,他并未领着谁来。”

    “他几时来的?”赵弘润问道。

    “唔……昨晚吧?”孙叞摸了摸下巴,不甚笃信地说道:“昨晚大概亥时前后,金狱丞来过一趟。”

    “为何而来?”

    “肃王殿下瞧您问的……这小人哪敢问啊?那可是【大魏宫廷】狱丞。”

    “唔。”赵弘润点了点头,又问道:“他可曾去过酆贯的监牢?”

    “这个小人不清楚。”孙叞摇了摇头说道:“不过,金狱丞往返于我那间监牢,前后应该有小半个时辰。”

    “……”赵弘润双眉顿时皱了起来,沉声问道:“此后呢?他还做了什么?”

    “然后也没什么,就是【大魏宫廷】跟巡监的李老六那几个家伙边吃酒便聊……”说着,孙叞舔了舔嘴唇,仿佛是【大魏宫廷】被勾起了腹内的酒虫。

    而听闻此言,赵弘润心中闪过一丝冷色,沉声问道:“金绪,几时走的?”

    “与以往一样,大概子时前后吧。”孙叞不甚笃信地说道。

    “金绪临走前可曾说过什么?”

    孙叞想了想,说道:“也没说什么……哦,他说,监牢深处有几盏油灯不太亮,可能是【大魏宫廷】灯油快烧完了,叫李老六他们几个吃完酒后去添点灯油。”

    “……”赵弘润眯了眯眼睛。

    半响后,他忽然问孙叞道:“孙叞,你因何事被关押在此?”

    孙叞一愣,随即面色怏怏地说道:“我就是【大魏宫廷】……在市集与人殴斗,不慎把一个人给……打到半死。”

    “什么人?”赵弘润问道。

    孙叞挠了挠头,讪讪说道:“就是【大魏宫廷】大梁这边的……那帮本地同行……”

    赵弘润闻言无语地摇了摇头。

    仅凭孙叞的片言片语,他就已经猜到了孙叞的身份:游侠。

    说得好听是【大魏宫廷】游侠,说得难听点就是【大魏宫廷】靠在市集敲诈勒索混日子的地痞无赖。

    不难猜测,这孙叞是【大魏宫廷】外来的游侠,与大梁本地游侠抢地盘,为了利益大打出手,导致将对方打得半死。

    对于这种影响治安的家伙,大梁府向来是【大魏宫廷】碰到一个抓一个。

    而之所以这个家伙会在大理寺而不是【大魏宫廷】大梁府,十有八九,这厮把对方给打死了,闹出了人命。

    想到这里,赵弘润凝视着孙叞半响,轻笑说道:“闹出了人命,居然还能收监在此,看来,你也挺有能耐的。”

    “不敢不敢。”孙叞讪讪说道:“小的就是【大魏宫廷】还有一帮兄弟们,他们塞了一些银子……”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看着孙叞那患得患失的表情,赵弘润似笑非笑地说道:“果然,你与监牢内的那些狱卒关系还不错……孙叞,本王有件事让你去做,若做成了,本王推荐你为大梁西市的小市尉,或者让你当个里长。”

    “肃王请说。”孙叞当即严肃地说道。

    只见赵弘润眯了眯眼睛,压低声音说道:“你回监牢后,替本王打听清楚,当日是【大魏宫廷】否有人探监过酆贯,若是【大魏宫廷】有,对方究竟是【大魏宫廷】谁,什么模样、什么长相,我相信牢内那么多狱卒与囚徒,应该能记得。”

    “肃王殿下放心,此事就包在小人身上。”

    孙叞信誓旦旦地拍着胸口,随即又讪讪说道:“不过,殿下,这需要一些……”

    “些许钱银没有关系,不过,这钱不能交给你,而你,也不可透露出是【大魏宫廷】本王叫你追查……你不是【大魏宫廷】说你还有些弟兄么?”说着,赵弘润指了指吕牧,继续说道:“告诉他你们的联络方式与聚集的地点,吕牧,你回头叫高括是【大魏宫廷】处理。”

    “明白。”吕牧点了点头。

    随后,在赵弘润准备离开前,孙叞提出了要求,要求卫骄、吕牧、穆青三人朝着他的脸痛打几拳,据他的解释是【大魏宫廷】,自己打跟别人揍的,在他们这些人以及狱卒眼里,那是【大魏宫廷】一眼就能分别出来的。

    这让赵弘润暗暗有些惊讶:这个孙叞,没想到还是【大魏宫廷】个心思缜密之人。

    离开大理寺后,赵弘润一行人骑着马回到了肃王府。

    在回到肃王府的书房后,宗卫长卫骄关上了书房的门,对赵弘润说道:“殿下,按照那个孙叞所说的种种,那个叫做金绪的狱丞相当可疑啊。……搞不好,是【大魏宫廷】他借职权之便,将毒药带给了酆贯。”

    “唔。”赵弘润闻言点了点头,随即皱眉说道:“问题在于……倘若果真是【大魏宫廷】此人作为,此人为何要这么做?是【大魏宫廷】收了谁的好处么?卫骄,你派人想办法去查一查这个金绪的底细。”

    “让高括去办吧,高括在城内三教九流这边有些人脉。”

    “唔。”

    待等宗卫长卫骄离开之后,赵弘润独自一人坐在书房,脑中反复思考着这两件事。

    在赵弘润眼里,无论是【大魏宫廷】『酆贯诬陷肃王军的书信』亦或是【大魏宫廷】『酆贯临死前诬陷他赵弘润的那份血书』,仿佛都是【大魏宫廷】为了让苑陵侯酆叔等国内的大贵族与他赵弘润的关系愈发恶化。

    只是【大魏宫廷】,为何要这么做呢?

    这个疑问,赵弘润一连想了两天,也想不出头绪。

    两日后,成陵王赵燊与安平侯赵郯二人登门拜访。

    此后在书房里,成陵王赵燊询问赵弘润道:“肃王殿下,苑陵侯府上家令酆贯自尽于监牢内,临死前可是【大魏宫廷】曾在墙上写下一篇指认苑陵侯的血书?”

    赵弘润闻言惊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成陵王赵燊与安平侯赵郯闻言对视苦笑了一声,说道:“此事在城内权贵间早已传开了……殿下,酆贯的死与殿下您有关么?”

    赵弘润闻言皱了皱眉,不悦说道:“成陵王这话,难道是【大魏宫廷】怀疑本王?”

    成陵王赵燊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我二人自然相信殿下的为人,但是【大魏宫廷】……谣言势大,都说肃王殿下你急切要借机打压国内大贵族,故而出此下策。为此,济阳王赵倬、中阳王赵喧、洧川侯刘瑁、李原侯王曦、上梁侯赵安定,纷纷拒绝了我与安平侯的拉拢,他们说,除非殿下当众起誓日后绝不削弱大贵族权势,否则,不敢投奔。”

    “……”

    赵弘润张了张嘴,半响无言。

    其实在看到那份血书时,他就已经猜到可能会发生这种情况。

    没想到,最终还是【大魏宫廷】发生了。

    『这就是【大魏宫廷】苑陵侯等人的目的?』

    赵弘润微微皱了皱眉。

    其实事到如今,这件事已合情合理,但赵弘润直觉认为,苑陵侯酆叔那些人,这回可能是【大魏宫廷】被人当枪使了。

    背后主谋,另有其人。
友情链接:理财知识  超级无上神帝  好名字  哲夫当立  美食供应商  五代梦  我的冷艳总裁老婆  中国会计网  社保查询网  全民领主  笔下文学  如意小郎君  笔趣阁  全职法师  诡秘之主  星峰传说  九重武神  情话网  重生修仙我为王  首富杨飞  减肥方法  伏天氏  笔下文学  九重武神  据说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