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083章:风波过后
    次日,垂拱殿下达通告,对『河东四(五)令』一事做了了解。

    在这则通告中,垂拱殿在肃王赵弘润所提出建议的基础上,首次确立了『汾阴』与『蒲坂』两县在日后『河西攻略』中的重要地位。

    其中,按照肃王赵弘润那『军政分离』的概念,原『尚县县令寇正』改为『汾阴令』,『临洮君魏忌』领『汾阴将军』之职;安陵赵氏子弟、赵文蔺拜『蒲坂令』,又调砀山军副将『闻封』为『蒲坂将军』。

    除此之外,成陵王赵燊出任『皮氏令』,安平侯赵郯出任『皮氏尉』;平阴人『董帏』出任『北屈令』,梁郡人赵宠出任『北屈尉』;户牖侯世子孙嘉出任『解县令』,苑陵侯酆叔次子酆霸担任『解县尉』。

    名为『河东四令』,可实际上却是【大魏宫廷】五县的这块大蛋糕,就这样被魏天子分了下去。

    得了好处后,庆王弘信与苑陵侯酆叔等贵族便如魏天子所猜测的那样,不再针对『酆贯之死』死缠烂打,仿佛这件事全然没有发生过那样。

    对于,朝野的猜测是【大魏宫廷】:可能是【大魏宫廷】以苑陵侯酆叔为首的国内贵族势力与肃王赵弘润的势力在这件事上产生了强烈的冲突,引起了魏天子的关注,这才使得魏天子用和稀泥的方式出面干涉。

    对此,朝野并不意外。

    毕竟这双方的势力着实都不小,一方是【大魏宫廷】以肃王赵弘润为首,且又有成陵王赵燊、安平侯赵郯等贵族支持;而另外一方则是【大魏宫廷】以庆王赵弘信为首,有户牖侯孙牟、苑陵侯酆叔、万隆侯赵建、高阳侯姜丹、平城侯李阳、曲梁侯司马颂、匡城侯季雁等诸多国内贵族鼎力支持。

    这两股势力若是【大魏宫廷】对撕起来,可想而知会使魏国出现这样的动荡。

    因此,魏天子出面干涉安抚双方这是【大魏宫廷】必然的。

    相比较此事,朝野更加关注『河东四令』,不,应该是【大魏宫廷】『河东五令』的职构,毕竟『军政分离』的概念在此时还是【大魏宫廷】极为新颖的。

    因为在魏国国内,县令是【大魏宫廷】一县的长官,县尉是【大魏宫廷】佐官,需听从前者的命令;而在『河东四令』这边,县令主抓县内,县尉负责操练士卒,两者属于平级关系。

    对此,朝野议论纷纷,有的支持、有的反对。

    但不管怎样,垂拱殿既然已下达了诏令,无论某些人支持或者反对,都不能影响这道政令。

    于是【大魏宫廷】,有些人便着眼于分析『河东五令』的职权比重。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个县当中,只有『汾阴』与『蒲坂』两县设『将军』,其余三县皆『设尉』,这就不难猜测,日后的河西攻略甚至是【大魏宫廷】河套攻略,必定是【大魏宫廷】围绕着『汾阴军』与『蒲坂军』这两支军队的——看看这两支军队的统帅就明白了,临洮君魏忌与砀山军副将闻封。

    前者是【大魏宫廷】曾经统帅过十几万、二十几万军队的陇西魏氏名将,而后者,亦是【大魏宫廷】『鸩虎』司马安的副将,人称『小鸩虎』的闻封。

    而从中亦隐隐透露出一种讯息:临洮魏氏的家主,临洮君魏忌,以及砀山军,居然是【大魏宫廷】倾向于肃王赵弘润?

    尽管临洮君魏忌与砀山军对此均没有表态,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肃王赵弘润如此看重汾阴、蒲坂两地,岂会让不相干人的统领这两支军队?

    不过对此,哪怕是【大魏宫廷】此番彻底已与肃王党撕破脸皮的苑陵侯酆叔等国内大贵族势力,亦未曾表露反对意见——毕竟他们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东西。

    兵权?

    不不不,似苑陵侯酆叔等国内的大贵族,他们倒不至于为了兵权而与肃王赵弘润为敌,对他们来说,日后的『解县军』,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他们将手伸到河西的一个名目——有了这支军队护身,日后他们自然可以顺利正常地抢掠河西羌胡的财富。

    什么?

    与河西羌胡的军队打仗?

    这种事当然交给临洮君魏忌与将军闻封的汾阴军与蒲坂军咯,前者可是【大魏宫廷】陇西名将,后者亦是【大魏宫廷】国内的悍将。

    至于他们,他们只要跟在这两位将军身后,捡一捡战场上的便宜即可。

    毕竟,河西羌胡拥有上百万的牛群、羊群、马匹,就算某位肃王殿下再看不惯他们,也无力将这所有的财富都收归囊肿吧?哪怕他们只捞到其中十分之一,即十万头牲畜,这亦是【大魏宫廷】一笔庞大的利润。

    更何况,还有奴隶那方面的利润。

    于是【大魏宫廷】乎,在大梁上演了一幕颇不要脸的景象:前几日还一个劲用舆论攻击肃王赵弘润的苑陵侯酆叔等国内贵族,在垂拱殿下达这份诏令后,突然就改了口风,将这件事全部归错于苑陵侯府上的家令酆贯,纷纷指认酆贯,将酆贯指认成是【大魏宫廷】『勾结外贼、监守自盗的家贼』,『事迹败露后,又死不悔改』,不惜自尽于牢中,也要挑拨苑陵侯酆叔与肃王赵弘润之间的关系,十恶不赦。

    在这种情况下,肃王赵弘润固然成为『被小人诬陷的英雄』,而苑陵侯酆叔则摇身一变,塑造成了『受奸邪蒙蔽、但最终潘然醒悟、大义灭亲』的形象。

    “厚颜无耻!”

    在赵弘润于肃王府宴请成陵王赵燊、安平侯赵郯、高贤侯吕歆、吕潭侯公孙彻、留光侯赵康这五位支持他的国内大贵族时,赵弘润忍不住骂道。

    而对此,成陵王赵燊与安平侯赵郯等人却颇为淡定,毕竟有些事就是【大魏宫廷】这样,脸面有利益重要么?

    说真格的,在整件事中,成陵王赵燊与安平侯赵郯等人纷纷感觉到不对劲,察觉到了萧氏余孽这股第三方势力的存在,既然他俩能够察觉到,苑陵侯等人就真的一点都察觉不到?

    怎么可能!

    但事实是【大魏宫廷】,在『酆贯』离奇死在大理寺监牢内之后,苑陵侯酆叔等人还是【大魏宫廷】一致将矛头对准肃王赵弘润,宣扬肃王欲削弱国内大贵族权柄的舆论,直到垂拱殿下达那份诏书,这帮人又一个个“潘然醒悟”,认清肃王赵弘润是【大魏宫廷】“被诬陷”,同时也撇清了自己——真以为这帮人蠢?他们聪明得很!

    他们只不过是【大魏宫廷】一直在等垂拱殿的回应罢了!

    可能是【大魏宫廷】在赵弘润犹面色不悦,成陵王赵燊笑着劝道:“殿下息怒,虽然结果不衬殿下心意,但终归大致还是【大魏宫廷】好的……”

    听闻此言,安平侯赵郯等人纷纷附和。

    倒不是【大魏宫廷】为了养寇自重——即留着苑陵侯酆叔等人,以提高他们这些人在某位肃王殿下心目中的地位,他们只是【大魏宫廷】觉得,眼前这位肃王殿下想要削弱国内的大贵族势力,这是【大魏宫廷】一件非常危险的事。

    他们倒不是【大魏宫廷】担心自己,毕竟在似金字塔般社会阶级的世俗,这位肃王殿下不可能将阶级金字塔顶端的大贵族势力全部扫平,肯定是【大魏宫廷】要留下一部分的,否则,这个国家就会垮下来。再加上这位肃王殿下向来言出必践的性格,他们并不担心所谓过河拆桥的事,他们是【大魏宫廷】真心觉得,这位肃王殿下想要一口气削弱国内大贵族,这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危险了。

    别以为国内大贵族没有兵权,就天真地认为他们对国家、对朝廷就没有威胁,真要是【大魏宫廷】被逼得急了,那绝对是【大魏宫廷】鱼死网破的局面——看看前一阵子,『肃氏商会』在地方上被打压地多惨,损失有多么严重?

    强龙难压地头蛇,这话不是【大魏宫廷】随便说说的。

    因为,他们建议这位肃王殿下『缓图之』,就像这次,这位肃王殿下的策略就很成功,直接策反了成陵王赵燊与安平侯赵郯等人。这件事,成陵王赵燊等五位大贵族作为当事人最清楚不过:只要是【大魏宫廷】这位殿下能包容他们,他们也不希望与这位肃王殿下为敌,要知道,如今的『肃王党』也是【大魏宫廷】非常强大的。

    至于他们是【大魏宫廷】否支持这位肃王殿下日后削弱国内大贵族的权柄,在事不关己的情况下,他们普遍持『不支持、不反对』的态度,毕竟他们当初之所以抱团,也是【大魏宫廷】为了生存,而如今既然攀上了肃王赵弘润这根粗枝,自然就不需要再考虑所谓的生存了,除非跟他们家族存在联姻或者深厚的交情,否则,他们哪有闲工夫去管别人的死活。

    之所以不支持,是【大魏宫廷】因为他们很清楚,要是【大魏宫廷】这位肃王殿下在这件事上过于心急、过于强硬,那势必会引起整个国家的动荡,就像赵弘润一直以来挂在嘴上的那样:国家若动荡不安,他们这些贵族,又能好到哪里去?

    因此在他们看来,削弱国内大贵族这件事嘛,每年挑个一两个实在看不下去的,或者冥顽不灵执意与某位肃王殿下作对的杀鸡儆猴,这就得了。

    除掉一支,扶持一个中小贵族上位,这样缓缓图之,就不至于会引起国家的动荡。

    而对于成陵王赵燊以及安平侯赵郯等人的劝说,赵弘润不想听也没有办法。

    毕竟在垂拱殿出面干涉、抚平双方矛盾的情况下,倘若他赵弘润还要执意去对付苑陵侯酆叔等人,那等同于是【大魏宫廷】甩给他父皇一个响亮的耳光。

    在这种情况下,赵弘润只能表示沉默,化心中的邪火为动力,毕竟接下来,他还有太多的事要忙碌。

    比如说,与工部合作,用水泥作为材料,在魏国境内铺设道路网。

    不过话说回来,对于这次舆论风波如此轻易就被垂拱殿的一纸诏令压下,赵弘润还是【大魏宫廷】感觉有些奇怪。

    要知道,前一阵子萧氏余孽在背后煽风点火,大梁府、刑部、内侍监、青鸦众这四股势力都没能将其压下来,然而,垂拱殿一纸诏令下达之后,所有的舆论竟一下子就倒向对他赵弘润有利的一面。

    『为何萧氏余孽如此干脆就罢休?』

    这一点,赵弘润着实想不通。
友情链接:三国高校传  大族激光  大争之世  九御神王  五代梦  笔趣阁  超级兵王  阅读封神系统  赘婿  战国赵为帝  免费算命网  第一课件网  广东高考网  绝世邪神  极限保卫  圣龙图腾  大明元辅  就爱读小说  铸天之景  玄界之门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全球高武  大明元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