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105章:乙卷热潮
    “卫骄,你说我是【大魏宫廷】不是【大魏宫廷】变得阴险了?”

    在回到肃王府的时候,赵弘润扭回头询问宗卫长卫骄。

    卫骄笑而不语,他知道自家殿下指的是【大魏宫廷】与温崎的那场赌约。

    对此,卫骄唯有在心中暗暗怜悯那位温先生,不智地进行了一场必输的赌约。

    也难怪温崎方才暗骂赵弘润阴险,因为赵弘润双管齐下、瞒着温崎偷偷更换了后者的考题,还买通了像那位谢学子的诸名考生,让后者帮忙,故意在温崎面前露出对考试信心不足的样子,诱之温崎上钩。

    不得不说,赵弘润的这两个阴招非常顺利,以至于到最后,温崎都没有想到那名谢学子居然是【大魏宫廷】被前者买通后安插到他身边的“内奸”,于是【大魏宫廷】乎输得一塌糊涂,只能赔上自己的下半生。

    想了想,卫骄笑着说道:“殿下您越来越像陛下了。”

    赵弘润愣了一下,随即指着卫骄笑骂道:“拐着弯骂我对不对?”

    要知道,尽管附近魏天子与赵弘润这对父子的感情逐渐加深,但赵弘润仍旧没有改变他对他父皇看法——老奸巨猾的老狐狸。

    记得想当初,赵弘润可是【大魏宫廷】相当痛恨的,因为他不止一次被他父皇耍地团团转:本以为能在其父皇身上占到什么便宜,可事到最后才知道,原来一切皆在他父皇的掌握之下。

    就像这次他与温崎的赌约一样。

    可能温崎自以为能够赢得赌约的胜利,可实际上,在赵弘润的暗中运作下,温崎根本不可能有赢的机会——除非温崎放弃作弊,那样他可以与赵弘润打个平手;但倘若温崎执意要作弊,那么,他就必输无疑。

    仔细想想,赵弘润忽然觉得卫骄说的没错,似这种阴险的手段,以及似蛛网般将你笼罩其中,让你无法脱离掌控的手腕,还真像是【大魏宫廷】魏天子的方式。

    “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本王也堕落了……”赵弘润感慨道。

    想当初,他是【大魏宫廷】多么纯洁的一个人啊,然而,却屡屡被他狡猾如狐的父皇坑得有苦难言,耳濡目染之下,难免也学会了几手阴险的花招。

    这不,这次用到温崎身上了。

    还别说,坑别人与自己被坑,这完全是【大魏宫廷】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回想起方才温崎那失魂落魄的样子,赵弘润心中就暗爽不已。

    此刻他终于能体会到,他父皇在坑他时的心情了。

    而与此同时,温崎则与何昕贤、唐沮、介子鸱三人来到了城内一座酒楼,他一边喝着闷酒,一边毫不保留地将整件事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其余三人,只听得其余三人目瞪口呆。

    “肃王殿下这……有些不厚道啊。”

    唐沮闻言后干巴巴地说道:“这岂不是【大魏宫廷】说,温兄从一开始就没有赢的可能啊。……在下觉得,这次的赌约不公平。”

    见唐沮这样说,温崎的心情好受了些,只见他轻哼一声,苦笑地说道:“怎么不公平了?……那位殿下说了,既然我能作弊,为何不能作弊?”

    说得好有道理!

    『……』

    唐沮、介子鸱三人对视一眼,尽皆哑口无言。

    因为这个理由实在是【大魏宫廷】太充分了,虽然仔细想想总感觉有哪里不对。

    而在旁,何昕贤看着正在讨论这个话题的温崎、唐沮、介子鸱三人,苦笑着插嘴道:“几位贤兄,你们关注的重点弄错了吧?”说着,他转头望向温崎,问道:“温兄,在下有一事不明,温兄可否为在下解惑?”

    “何兄请讲。”温崎说道。

    只见何昕贤稍一迟疑,随即皱眉问道:“为何温兄要做这样的事呢?”

    温崎闻言也不隐瞒,虽将当年他被一些学子羞辱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其余三人这才知道,原来温崎当初协助肃王赵弘润,在洪德十六年那次由吏部主持的会试上,识破了某些考子与某些考官合谋舞弊的案子,导致吏部威信丧失,被魏天子削了职权。

    因此,吏部怀恨在心,通过人脉运作,生生将温崎当年的成绩消除作为报复,更诬陷温崎也有作弊的嫌疑,使得温崎在诸考子中的声誉大跌,因而被那些考子羞辱。

    听了温崎的讲述后,何昕贤、唐沮、介子鸱三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温崎与肃王赵润,以及吏部、礼部,还有那样复杂的纠葛。

    但是【大魏宫廷】唯独有一件事,三人还是【大魏宫廷】弄不明白。

    唐沮忍不住问道:“听温兄所言,三年前若非那几个草包坏了事,温兄其实并不打算透露你帮助他们登上金榜……可这样的话,温兄如何报复礼部呢?”

    这话说得有理,要不是【大魏宫廷】那时候魏天子心血来潮叫那些高中金榜的考子到殿内问策,礼部根本不知道该年金榜上居然有鱼目混珠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温崎和谈报复礼部?

    然而,温崎的回答却非常强大:我只要自己痛快就好。

    听闻此言,何昕贤、唐沮、介子鸱三人无不目瞪口呆:感情你温崎豁出一生,不惜与朝廷这个庞然大物为敌,就是【大魏宫廷】为了让自己心中暗爽?

    不得不说,读书人多奇葩,不乏有些人的想法天马行空,让常人无法理解。

    这不,这儿就有一个。

    在陪着温崎喝了几杯酒后,何昕贤笑着宽慰温崎道:“好了,温兄,虽说输了赌约,赔上了下半生,可这也是【大魏宫廷】机遇,不晓得有多少人垂涎三尺呢。”

    介子鸱闻言在旁暗暗点头,毕竟他就是【大魏宫廷】非常渴望为那位肃王殿下效力的人。

    他说回来,他还真没想到,此次在会试考场上结识的这些友人,居然是【大魏宫廷】日后的同僚。

    在旁,唐沮也劝道:“输给肃王殿下,不丢人,回想那份乙卷,纵观这次数千名考子,答对乙卷的能有几人?有些题,我连题目都没看懂。”

    “对对对。”一拍脑门,何昕贤连忙说道:“客栈住客的那道题,几位贤兄答的是【大魏宫廷】几人?我答的是【大魏宫廷】六十五。”

    温崎:“六十五。”

    唐沮:“六十五。”

    介子鸱:“四十六。”

    “……”

    在一阵死寂之后,何昕贤、温崎、唐沮三人皆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唐沮,异口同声地问道:“为何是【大魏宫廷】四十六?不是【大魏宫廷】六十三减去十七再加十九么?”

    “不啊。”介子鸱摇摇头,说道:“题中问的是【大魏宫廷】『最初住在客栈里的人』,因此是【大魏宫廷】六十三减十七,即四十六,跟那十九名在四月初一离开的客人没有关系的。”

    “怎么会没有关系?”何昕贤吃惊地反问道:“最后的那六十三人,是【大魏宫廷】在走了客人之后,又入住了一拨客人之后的人数,既然要算最初的入住人数,自然要加上那十九人啊。”

    在旁,温崎与唐沮亦纷纷点头,表示不能接受介子鸱的这个答案。

    于是【大魏宫廷】乎,四个人展开了激烈的辨认。

    其实不止何昕贤、温崎、唐沮、介子鸱四人,事实上其余考子此时也聚拢在一起探讨。

    因为甲卷没什么可讨论的,无非就是【大魏宫廷】一些换汤不换药的陈年老题,可某位肃王殿下草拟的这份乙卷却不得了,不知有多少自诩才学过人的考子想破头都想不出来,最终为了仕途着想,只能违心地改答甲卷。

    但是【大魏宫廷】,在考场上知难而退选择甲卷答题,却丝毫不影响那些考子们在场外探讨那份乙卷的热情。

    然而可恶的是【大魏宫廷】,某位肃王殿下拒绝公布答案,而拥有答案的礼部,亦遗憾表示不能透露,以至于到最后,就连大梁的臣民都会这份乙卷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甚至于,有些官员亦聚起一起探讨。

    在此期间,亦发生了许多好笑的故事。

    比如说,刑部尚书唐铮在看到乙卷上『云游憎』的那题后,惊呼道:那县令大才,足可以代吾职!

    而户部尚书李粱在看到『买卖猪』的那题后,亦在目瞪口呆之余,苦笑地表示他就是【大魏宫廷】愚者之一——明明是【大魏宫廷】户部尚书,却未曾考虑到利益最大化。

    这类例子,比比皆是【大魏宫廷】。

    对此,大梁的百姓笑嘻嘻地看待这件事,将这件事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固然,连饱读诗书的学子与朝廷官员都答不上来的乙卷,百姓们自然也看不懂,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看热闹:咱们这些百姓答不上来,可你们这些学子甚至朝廷官员,不也同样答不上来么?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咱们肃王殿下才是【大魏宫廷】最聪明的那个人啊。

    于是【大魏宫廷】乎,肃王赵润在民间的威望再一次提到,取代『赵弘昭』、『何昕贤』等人原先的地位,成为了大梁百姓心目中的旗帜人物。

    还别说,洪德十六年、十九年的金榜头名皆被『寇正』、『黄怀石』这两个外地的学子摘走,这让大梁百姓颜面大失。

    而如今,这些外地学子皆折在某位肃王殿下出的考题手中,大梁百姓别提有多高兴了——那位肃王殿下,可是【大魏宫廷】正儿八经的大梁本地人呐!

    但是【大魏宫廷】,大梁百姓对此感到高兴,那些参加会试的考子就不这么认为了,他们原以为是【大魏宫廷】自己的才智不足才想不出答案,没想到,在会试后与同伴集思广益的探讨会上,他们仍旧无法得出一个一致的答案,这只能说明一件事——这次会试的乙卷,难度偏高,而且还不是【大魏宫廷】一般的偏高!

    于是【大魏宫廷】乎,那些坚持答题乙卷的考子们,联合起来到礼部抗议,让礼部尚书杜宥哭笑不得。

    喜的是【大魏宫廷】,有了某位肃王殿下闹出来的动静,这次会试的舆论已吸引了许多国人,盖过了前段时间渴望对外战争的国民情绪;

    而忧的是【大魏宫廷】,乙卷的难度明显比甲卷高那么多,这让他们礼部如何评定成绩呢?
友情链接:中药大全  五行天  伏天氏  哲夫当立  大学生必备网  战国赵为帝  星座网  铸天之景  盛唐之帝国崛起  明朝败家子  都市之归去修仙  逆天铁骑  中药大全  男性健康  回到地球当神棍  经典语录  开天录  武道孤圣  棉花糖小说网  大争之世  我闺女是天师  中华养生网  极品家丁  北宋大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