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110章:王用商人
    『ps:思考了很长时间,决定暂时把「御」改成「王」,即「王用商人」。偶尔书面场合可能会写作「王之市人」或「王肆之贾」,肆即店铺,贾即商人,感觉这样更合适些。如果以后想到更好的词,可能会更换。』

    ————以下正文————

    “王用商人……”

    目不转睛地看着文少伯,赵弘润在喃喃念叨了几句后,脸上露出几许饶有兴致的神色,说道:“具体说来听听,你那个所谓的『王用商人』。”

    “是【大魏宫廷】。”强忍着心中的激动,文少伯朝着赵弘润拱了拱手,随即站起身来,语气激动地说道:“在下向肃王殿下提出的王用商人,即仅听命于殿下一人,殿下需要器物,则我给器物;殿下需要劳力,则我给劳力;殿下需要钱粮,则我给钱粮。无论殿下提出什么样的需求,在下皆会竭力满足……但相应的,在下恳求殿下给予在下最高的授权,让在下可以插手一些寻常商人接触不到的买***如说,殿下麾下军队所淘汰的军备、器械,允许在下售卖到外邦,再比如冶造局需要的铁矿……”

    听着文少伯滔滔不绝的讲述,宗卫长卫骄惊得睁大了眼睛,就连介子鸱亦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文少伯,仿佛今日才真正认识这位义兄。

    无他,只因为文少伯提出的要求实在是【大魏宫廷】太让人惊骇了——军器走私!

    之所以是【大魏宫廷】『军器走私』而非是【大魏宫廷】『军器买卖』,那是【大魏宫廷】因为魏国朝廷的保守思想是【大魏宫廷】绝对不会容许国内的军备出售到国外的,他们宁可淘汰下来的军备成堆成堆的烂在仓库里,也不愿将这些落后的武器出售给别的国家。

    因此,文少伯既然要想买卖军器,那么就只有『走私』这一条途径——将肃王军淘汰下来的装备,溢价出售给需要这批军器的对象。

    这对象,可能是【大魏宫廷】楚人、可能是【大魏宫廷】韩人、可能是【大魏宫廷】秦人,甚至可能是【大魏宫廷】魏国国内王室的死对头萧氏余孽,只要对方支付地起数倍溢价的花费。

    打个比方说,冶造局花费了两百两银子的价值打造了一套步兵的装备,发放给肃王军的士卒,而待等这名肃王军士卒穿了这套装备两三年,即将用更好的武器装备替换掉时,这套旧的装备,仍能以两百两银子的价值,甚至是【大魏宫廷】三百两、五百两的超额溢价,走私到国外。

    要知道,想要肃王军这批旧装备的势力还是【大魏宫廷】有不少的,单单魏国境内就有不少,比如宋国降将南宫垚,比如『宋郡叛军』,比如『萧氏余孽』,更不用提其他国家的非官方允许存在的势力,比如与楚国王室芈熊氏有仇的『芈屈氏』,东越的东瓯军,等等等等。

    不可否认,这或许会成为资敌的行为,但反过来说,这也是【大魏宫廷】一桩能够回笼研发资金、捞回打造成本,甚至于还能有盈利的妙策。可唯独无法保证,这批军备最终会不会落到魏国的敌人手中,成为杀死魏国士卒的武器。

    这是【大魏宫廷】一柄双刃剑。

    『……』

    赵弘润右手食指叩击着桌案,若有所思。

    忽然,他转头看向介子鸱,笑着说道:“介子,你代本王定夺此事。”

    听到赵弘润用『介子』而非『介子先生』来称呼自己,介子鸱心下会意,立马将心态调整为眼前这位肃王殿下的幕僚,转身朝着文少伯面色严肃地拱了拱手,大抵是【大魏宫廷】『现在换我来跟你谈』这类的意思。

    见此,文少伯的表情着实有些古怪,毕竟介子鸱那可是【大魏宫廷】他的义弟。

    然而,感到别扭的并非只有文少伯,事实上介子鸱同样感到别扭,虽然他一心希望能为那位肃王殿下效力,不过却也没有想到,展示才能的机会居然来得这么快,来得这么让人措不及防。

    更尴尬的是【大魏宫廷】,对象还是【大魏宫廷】他相处数年、情投意合的义兄文少伯。

    “少伯,你想要什么?”在深深注视了一眼文少伯后,介子鸱冷静地问道,口吻平静仿佛他与文少伯并非是【大魏宫廷】深交多年的义兄弟:“若如你方才所言,你之盈利,皆可奉献于殿下,那么,你想要什么?”

    听了介子鸱的问话,赵弘润在一旁暗暗点头,他必须承认,介子鸱抓住了这件事的关键点——文少伯究竟想要什么?

    要知道,倘若按照文少伯所说的那样,那好比是【大魏宫廷】文少伯献出了所有的家财给他赵弘润打白工,赵弘润不相信文少伯别无所求,否则,此人就是【大魏宫廷】天底下头号大傻瓜。

    似天上掉馅饼的事,有一个介子鸱主动投效就足以让赵弘润偷着笑了,不至于再来一个愿意献上所有家产给他赵弘润打白工的文少伯。

    从书桌上端起一杯早已凉透的茶,赵弘润轻抿一口,目不转睛地看着文少伯,等待着后者的回覆。

    还别说,文少伯还真没有让赵弘润感到失望,只见他目不转睛注视着介子鸱,铿锵有力正色说道:“我要成为这天底下最大的商贾,以商贾之身、留名于青史,叫史官专为我文少伯另辟一篇,如此,方不枉我文少伯来此世上走一遭。”

    听闻此言,别说介子鸱惊地张大了嘴,就连赵弘润亦不禁有些动容。

    以商贾之身,留名于青史?!

    还要叫史官专门为他文少伯专门另辟一篇?!

    这是【大魏宫廷】何等让人震惊的豪言!

    要知道,世人最大的希望也仅仅只是【大魏宫廷】青史留名,哪怕只是【大魏宫廷】一笔带过,而这个文少伯,野心居然如此之大,想要让史官专门为他写一篇记叙——这可是【大魏宫廷】一国国君都未见得能享有的殊荣。

    商人,真的可以青史留名、另辟篇幅么?

    介子鸱不禁有些失神,毕竟这是【大魏宫廷】史无前例的事。

    当然,也不是【大魏宫廷】说一点可能性都没有,倘若文少伯果真按照他承诺的那样,全力支持这位肃王殿下,使得魏国越来越强盛,甚至于到最后兵吞诸国,一统天下,那么,文少伯或许还真有可能成为『天下之巨贾』,成为后辈商贾永远无法逾越的一座高山。

    想到这里,介子鸱不禁怦然心动。

    原因有二:其一是【大魏宫廷】为了文少伯,毕竟文少伯乃是【大魏宫廷】他的义兄,出于义兄弟的感情,介子鸱非常希望这位义兄能够达成他那……远大到让人难以置信的抱负;而其二,则是【大魏宫廷】为了他决定效忠的那位肃王殿下,倘若他介子鸱依旧希望辅佐这位殿下成为魏国君王,并且,辅佐其问鼎天下,那么,期间势必需要很多很多的钱,很可能是【大魏宫廷】世人无法想象的庞大资金,而这批资金,文少伯却能为这位殿下挣到。

    问题是【大魏宫廷】,他怎么开口呢?文少伯可是【大魏宫廷】他的义兄啊。

    介子鸱偷偷瞄了一眼赵弘润,却遗憾地发现,这位肃王殿下正自顾自抿着茶水,并没有开口的意思。

    聪慧的介子鸱立马就猜到:这是【大魏宫廷】这位肃王殿下对他的考验。

    在犹豫了足足数息工夫后,介子鸱暗自咬了咬牙,拱手对赵弘润说道:“殿下,门下以为,殿下您需要一位像我义兄那样的王用商人,不过,对于少伯提及的军备走私,门下不敢苟同,此事仍需从长计议。”

    最终,介子鸱并没有避讳他与文少伯的义兄弟关系,如实将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听闻此言,赵弘润深深看了一眼介子鸱,心中暗自满意地点了点头:能说出这样不偏不倚的话,说明介子鸱的确将自己的心态摆正在『肃王府家臣』的位置上,这很好。

    想到这里,赵弘润笑着说道:“本王已说过,此事由你定夺,既然你点头认可,那么……”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文少伯,笑着说道:“支持本王的种种行动,甚至于包括支持对外的战争,这可不是【大魏宫廷】一件容易的事啊,本王的王用商人。”

    当然,这只是【大魏宫廷】一句客气话,毕竟这么大的事,赵弘润不可能真的交给介子鸱定夺,只能说,他的想法与介子鸱相似。

    文少伯提出的『王用商人』的概念,与官商的性质是【大魏宫廷】不同的。

    官商指的有一定官方背景的商人,比如户部辖下一些打着户部旗号的经商官员,就可以称作官商,优势在于能够运用官方背景的渠道。

    而文少伯提出的『王用商人』的概念,则指专门只对他肃王赵弘润负责的商人,即不属于国家也不属于朝廷,因此,也就没有官商的那些优势,甚至于,在某些敏感的交易走私上,文少伯还无法公然打出肃王的旗号。

    但即便如此,文少伯作为肃王赵弘润的王用商人,他仍然具有一定的授权。

    比如,在正常贸易中借助他肃王赵弘润的声势,或者征募肃王军的退伍士卒扩充商队护卫,甚至可以请青鸦众与黑鸦众为其处理一些阴暗面的事——但凡是【大魏宫廷】肃王一系的力量,文少伯都能在一定程度上利用。

    不得不说,这份权利是【大魏宫廷】非常恐怖的。

    或许有人会感到纳闷,赵弘润不是【大魏宫廷】已经有一个『肃氏商会』了么,为何还要招募文少伯为王用商人。

    原因很简单,因为『肃氏商会』已逐渐成为赵弘润用来笼络国内一部分亲近他的贵族势力的工具,虽然每年有着稳定的盈利,但赵弘润却无法真正控制整个商会的资源。

    打个比方说,倘若赵弘润决定对哪个国家开战,叫『肃氏商会』无偿提供钱粮,相信『肃氏商会』里那些贵族在损失惨重之余,多半就要骂娘了。

    因此,赵弘润确实需要一个只听命于他一人的王用商人,能够全力支持他展开各种大的行动。
友情链接:神道丹尊  全职武神  笔趣阁  星峰传说  逍遥游  民国谍影  重生修仙我为王  大宋男儿  绝世邪神  扶蜀  最强逆袭  修真聊天群  极品最强大少  回到地球当神棍  莽荒纪  铸天之景  字幕库  第一星座网  极限保卫  逆天邪神  吞噬星空  开天录  据说娱乐网  步步生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