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118章:皇狩出行(二)
    “臣赵元佐,在此恭迎陛下。”

    来到魏天子的玉辇前,南梁王赵元佐鞠躬深拜。

    为魏天子驾车的马夫扫了一眼南梁王赵元佐,随即撩起了玉辇的帘子。

    此人可不是【大魏宫廷】一般的马夫,那可是【大魏宫廷】三卫军总统领李钲,魏天子赵元偲曾经的宗卫长。同时,也是【大魏宫廷】此次皇狩之事的总督治安统领,皇狩期间一切大小事务,都归这位无冕大将军管辖。

    “南梁王平身。”

    车帐撩起,玉辇内出现了魏天子的身影,他微笑着嘉誉着南梁王赵元佐:“南梁王此番出征北疆,劳苦功劳,待夏狩罢了回大梁之后,朕定有嘉奖。而在此之前,朕邀南梁王一同狩猎,不知南梁王可愿?”

    “固所愿尔。”南梁王赵元佐低着头,看似恭顺地接受了魏天子的邀请。

    魏天子满意地点点头,随即,负责驾驭玉辇的李钲放下帘子,驾驭着玉辇缓缓前往中阳行宫。

    从始至终,南梁王赵元佐皆站在道路一旁,静静地看着玉辇驶远。

    忽然,他好似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瞧了一眼,正好看到赵弘润、赵弘宣兄弟二人,以及他们一行人的几辆马车。

    “呵。”南梁王赵元佐朝着赵弘润、赵弘宣兄弟二人微微一笑,笑容中隐隐带着几分莫名的意味。

    “这家伙……”赵弘宣面色更为阴沉,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拳头。

    对于南梁王赵元佐这个曾经对兄长赵弘润见死不救的三叔,赵弘宣心中异常厌恶,再加上双方彼此曾在天门关发生了一些摩擦,导致如今赵弘宣对南梁王赵元佐的厌恶,更在雍王弘誉之上。

    毕竟在赵弘宣眼里,雍王弘誉虽然阴险,但并未做出对他兄长赵弘润不利的事,可南梁王赵元佐,当初可是【大魏宫廷】真真切切,对他兄长赵弘润见死不救的。

    “诶。”注意到了弟弟的举动,赵弘润反手拍了一下弟弟的手臂,示意他注意场合。

    要知道此刻周围尽是【大魏宫廷】大梁本地或外地的名流贵族,要是【大魏宫廷】弟弟赵弘宣做出什么不智的举动,难免会落人口实。

    毕竟再怎么说,南梁王赵元佐也是【大魏宫廷】他们兄弟俩的三伯,是【大魏宫廷】长辈,因此哪怕心中再有诸般不满,至少在大庭广众之下,还是【大魏宫廷】得遮掩一番。

    “哼!”在得到兄长的提醒之后,赵弘宣勉强按下心中的怒意,但仍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看着赵弘宣这模样,南梁王赵元佐不以为意,反而笑地更厉害了。

    “玩得开心些。”

    在桓王赵弘宣驾着马经过的时候,南梁王赵元佐似长辈叮嘱小辈般,淡笑着说了一句。

    清楚可见,桓王赵弘宣回头看了一眼南梁王赵元佐,俊秀的面孔因为恼怒都看似有些扭曲了。

    因为他本能地感觉,南梁王赵元佐这句看似平淡的话中,隐隐有种莫名的恶意。

    倒是【大魏宫廷】赵弘润,在驾马经过时皱着眉头瞧了几眼南梁王赵元佐,心中暗暗嘀咕:「玩得开心些」……这是【大魏宫廷】什么意思?

    不知为何,赵弘润感觉南梁王赵元佐这句话,仿佛有什么深意。

    不过待他正要细细琢磨的时候,前面传来了弟弟赵弘宣的催促声,于是【大魏宫廷】,他顾不得细想,一抖缰绳赶了上去。

    看着赵弘润、赵弘宣兄弟二人离去的背影,南梁王赵元佐脸上的笑容缓缓收了起来,此时,他的目光瞥向那条如同长龙般的皇狩队伍中,待看到怡王赵元俼的身影时,他嘴角稍稍向上一扬,用只有他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喃喃说道:“玩得开心些……这次皇狩,很有意思呐。”

    可能是【大魏宫廷】感觉到南梁王赵元佐的眼神,正与繇诸君赵胜谈聊的怡王赵元俼扭过头来看了南梁王赵元佐一眼。

    二人的视线稍一接触,便迅速错开。

    而与此同时,赵弘润、赵弘宣兄弟二人跟随着皇狩的大队伍,已经远远瞧见了『中阳行宫』的轮廓。

    而在皇狩队伍前头的天子玉辇,已行驶到了『中阳行宫』的城墙外头。

    在玉辇上,魏天子撩起帘帐,抬头瞥了一眼中阳行宫的外围城墙,随即淡淡说道:“朕,不喜此地。”

    此时在玉辇上,坐着两位后妃,并非皇后或施氏,而是【大魏宫廷】在宫内与世无争、但谁也不敢招惹她们的两位后妃——沈淑妃与乌贵嫔。

    “陛下?”乌贵嫔小声疑惑地询问了一声,但是【大魏宫廷】被沈淑妃轻轻摆手劝阻了。

    沈淑妃很了解自己的男人,每当这个男人陷入沉思,且喃喃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时,她们只需在旁听着就好,听完就将其忘掉,日后也莫要提及。

    “你们知道么?”魏天子看了一眼沈淑妃与乌贵嫔,用嘲讽的口吻说道:“曾经有个人,想在这里训练出一支不亚于魏武军的军队,更自己亲自披挂训练,可结果呢?才三个月工夫,他就放弃了……他愚蠢的念头,让朝廷耗费巨资建造了这座要塞般的军营,而到最后,他将这座要塞般的军营改建为了猎宫,带着所谓的『阳武卫士』,驰骋猎场、自娱自乐……呵呵呵呵,朕不喜此地,但每次来到这里,朕心中就很痛快……两位爱妃可知为何?”

    由于已经得到了沈淑妃的提醒,乌贵嫔这次没有再贸然插嘴,只是【大魏宫廷】静静地听着。

    果然,魏天子不等她们回答,便自顾自喃喃自语起来。

    恐怕沈淑妃与乌贵嫔万万想不到,魏天子口中的『那个人』,即是【大魏宫廷】他的父亲,先代魏国君王赵慷。

    不错,这座坐落于中阳县东北三十余里处的『中阳行宫』,正是【大魏宫廷】赵弘润的祖父、魏天子赵元偲的父亲,先代魏国君王赵慷在『魏韩上党战役』之后下令建造的。

    在那场『魏韩上党战役』中,魏国惨败于韩国的铁骑,魏人的骄傲『魏武军』全军覆没,这对先代魏王赵慷亦是【大魏宫廷】极其沉重的打击,毕竟,据说正是【大魏宫廷】因为赵慷的盲目自大,认为魏武军无人可敌,贸然与韩国的新锐兵种『骑兵』交战,这才导致发生那场令举国魏人都感到悲痛的悲剧——当时魏军最强大的魏武军,驾驭着数千乘战车,统率着数万名英勇男儿,与韩国数万骑兵展开交锋,最终被韩国铁骑踏碎,全军覆没。

    因此,事后赵慷不顾百官的劝阻,斥资建造『阳武城』,更亲自披挂,希望在这里再训练出一支军队,使魏武军重新复活,向韩国讨回『魏韩上党战役惨败』的耻辱。

    遗憾的是【大魏宫廷】,当时魏武军集中了魏国最出类拔萃的男儿,那时但凡是【大魏宫廷】国内的武家子弟,皆立志投奔魏武军,这就导致魏武军全军覆没之后,魏国的军事人才遭到了沉重的打击。

    尽管赵慷提拔了一些将军协助训练新军『阳武军』,但最终,训练的成果并不能让赵慷感到满意。

    于是【大魏宫廷】乎,赵慷原本一腔热血被浇灭,又返回了大梁。

    若干年之后,『阳武城』被改建为猎宫,称『中阳行宫』或『中阳猎宫』,而曾经被赵慷寄以厚望、希望能媲美魏武军的『阳武军』,也沦落为看守、管理中阳猎场的卫士。

    每每来到这里,每每想到此事,魏天子赵元偲就忍不住想笑。

    唯一遗憾的是【大魏宫廷】,他想嘲笑的对象早已不在人世。

    “哼!”

    在冷哼一声后,魏天子吩咐充当马夫的三卫军总统领李钲:“进城!”

    “是【大魏宫廷】!”

    李钲应了一声,驾驭着玉辇缓缓进入阳武城,或者说是【大魏宫廷】,中阳行宫。

    不得不说,这座已存在几十年的猎宫,之所以如今仍能保持原样,赵元偲每年都得从内侍监执掌的私库中拨出一大笔恰敬笪汗ⅰ慨去修葺,但是【大魏宫廷】赵元偲从不后悔。

    因为每当他来到这里,他耳边仿佛都能回响起一些人恶毒的诅咒,正是【大魏宫廷】这些恶毒的诅咒,激励着他,勉励地他,二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地在垂拱殿处理政务。

    记得赵弘润曾经说过,倘若要在日复一日呆在垂拱殿那个狭隘的屋子里,终日批阅那些一辈子都批不完的奏章,他会发疯的,而事实上,魏天子赵元偲亦几度感到厌烦。

    但每次想到那些恶毒的诅咒,赵元偲心中便再次充满了动力。

    而相比较魏天子赵元偲在来到这座行宫的复杂心情,赵弘润、赵弘宣兄弟二人则是【大魏宫廷】兴奋居多。

    其中最兴奋的,还得时赵弘润。

    因为在过去的几年,除了『楚暘城君熊拓率军进犯』等少数两年,其余几年魏天子都曾组织皇狩,但是【大魏宫廷】很遗憾,赵弘润每次都无缘参与,要么是【大魏宫廷】正在率军征战,要么就是【大魏宫廷】在国外处理战后的收尾工作,以至于每次回到大梁后,只能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着那些参与者。

    唯一一次可媲美皇狩的狩猎记忆,就是【大魏宫廷】当年的『成皋合狩』,结果那次合狩,被一个叫做『比塔图』的羯角部落族长与一个叫做『桓虎』的韩国马贼给搅和了。

    『这次,可要痛痛快快地玩一回。』

    瞧着阳武城内巍峨耸立的行宫殿阁,赵弘润暗暗摩拳擦掌。

    而与此同时,在大梁城内的大理寺监牢,拱卫司右指挥使童信,带着几名御卫来到了监牢,斥问监牢内的狱卒:“原吏部左侍郎郗绛,关押在何处?”

    在不远处的监牢内,孙叞咕噜一下从草铺上翻身爬了起来,站在牢门旁仔细打量着拱卫司右指挥使童信一行人。

    『这些人……是【大魏宫廷】谁?』
友情链接:全本书屋  蜡笔小说  明朝败家子  花百科  太初  伏天氏  神豪之娱乐天下  牧神记  最强逆袭  诸天最强大咖  笔趣阁  作文吧  据说娱乐网  铸天之景  秦吏  第一星座网  大明元辅  我闺女是天师  九重武神  笔趣阁  天涯八卦  飞剑问道  杀神白起  逆天铁骑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