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135章:发难【二合一】
    『ps:感谢“东辛”书友的五万起点币打赏。』

    ————以下正文————

    时间回溯到怡王赵元俼在中宫大殿发难之前,在中阳行宫东北方向的『乾宫』殿外,浚水军副将李岌与浚水军骁骑营的营将曹玠正站在殿外的石栏杆旁,目视着中宫方向的那些禁军。

    尽管那八百名禁卫此番由三卫军总统领李钲亲自统帅,但这并不意味着李岌与曹玠会全然信任这些禁卫,毕竟正是【大魏宫廷】李钲亲自嘱托他们二人,让他们二人紧盯着那八百禁卫以及数百名内侍监的太监。

    当然,除此以外还有中阳行宫外的阳武军,以及那些向中阳行宫运输所需的民夫。

    不得不说,一想到潜伏在暗处的萧氏余孽,李岌与曹玠便感到压力倍增,毕竟据他们所了解的情况,他们这三千名浚水军士卒,能够完全信任的人实在太少,除非他们认得、熟悉的人,否则,就连面对内侍监的太监,也得心存几分警惕。

    『真是【大魏宫廷】要命的差事啊……』

    『哎,此番陛下以身作饵,但愿诸事顺利……』

    对视一眼,李岌与曹玠皆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无奈。

    忽然,他们面前闪过几个黑影,惊地李岌、曹玠与附近的浚水军士卒们下意识地摸向武器,而待等细看后才发现,那几个黑影,是【大魏宫廷】几名身穿青灰色皮甲的消瘦男子。

    『肃王殿下的青鸦众?』

    李岌与曹玠对视一眼,眼眸中的警惕之色稍稍褪去了几分。

    对了,此刻在中宫行宫内,浚水军唯一能够信任的力量,就只有青鸦众。

    当然,前提是【大魏宫廷】对方是【大魏宫廷】真正的青鸦众,而非是【大魏宫廷】萧氏余孽冒充。

    因此,李岌例行公事地质问道:“你们是【大魏宫廷】何人?”

    只见那几名青鸦众的领头人举起右手,露出了崭新的合金材质的袖箭——从某种角度来说,似合金材质的袖箭这种由冶造局限量打造的兵器,远比什么证明身份的令牌更具说服力。

    “段十三。”那名青鸦众的领头人自我介绍道。

    看了一眼眼前那几名青鸦众手腕处的袖箭,李岌与曹玠对视一眼,认可了对方的身份。

    毕竟冶造局曾秘密为浚水军锻造新式装备,当时,李岌与曹玠等将领便看到了类似袖箭、臂弩之类的新式远程兵器,只不过袖箭配备于士卒,因此浚水军并没有配置而已。

    “有何贵干?”

    看在对方是【大魏宫廷】青鸦众的份上,浚水军副将李岌客气地询问道。

    只见段十三朝着李岌、曹玠二人抱了抱拳,低声说道:“两位将军,段某方才得到兄弟们传来的消息,得知阳武军正悄然向行宫靠近,请问……这是【大魏宫廷】例令么?据段某所知,贵军已接管行宫的防务……”

    听闻此言,李岌与曹玠对视一眼,面色当即变得凝重起来,李岌皱着眉头沉声问道:“何时发生的事?有多少阳武军?”

    瞧见李岌与曹玠二人的表情,段十三就仿佛意识了什么,简洁地说道:“半个时辰前,约有十几队,人数在五十人到两百人之间,估摸有近千人。”

    “半个时辰前?”李岌在心中估算了一下阳武军驻军的位置与中阳行宫的距离,心下暗道不妙。

    因为算算时辰,此刻那些目的不明的阳武军,恐怕早已在中阳行宫之外。

    就在这时,李岌、曹玠等人忽然听到南面传来几声斥骂,随即,行宫南门方向喧杂声渐起,更有甚者,其中隐隐传来人的喊杀声与兵器的交击声。

    『果然来了……』

    与曹玠对视一眼,李岌沉声说道:“曹玠,你去驰援南门。”

    “明白。”曹玠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此时在乾宫附近,早有五百骑浚水军骁骑营的骑兵整装待发,曹玠带上这些骑兵,直奔南门。

    途中,越发接近南门时,厮杀声便越响,而待等曹玠率队来到坤宫附近时,就已瞧见有几名浚水军士卒跌跌撞撞直奔而来,拦住了他与他身后的骑兵。

    “曹(玠)将军,内侍监反了!”

    一名浑身鲜血的浚水军士卒恨得说道。

    “不得胡说!”曹玠立刻喝止了那名浚水军士卒,避免引起浚水军对内侍监的仇视。

    毕竟,内侍监整体是【大魏宫廷】绝不可能背弃魏天子的,只能说,其中混入了一些萧氏余孽,欲混淆视听,挑拨浚水军与内侍监的关系。

    “究竟怎么回事?”

    在喝止了那名浚水军士卒后,曹玠沉声问道。

    只见那名浚水军士卒恨声说道:“方才,内侍监有些小太监送食物到南门,这帮狗贼居然在食物中下药,好些弟兄不慎中招,白白丧生……而且,这群阉贼还打开了南门,放入了阳武军……目前值守在南门的弟兄,正遭到阳武军的进攻,更有一群平民手持兵器,协助阳武军……”

    “那皆是【大魏宫廷】反贼!”曹玠沉声说道:“你即刻前往乾宫,将此事禀告于李岌将军,我即刻驰援南门!”

    说罢,曹玠一夹马腹,率领着五百骑兵前往南门。

    待等他率领五百骑兵赶到南门,果然见南门一带行宫大门敞开,一股阳武军士卒,以及一股身穿平民服饰却手持利刃的家伙,正合力压制地他浚水军的士卒。

    见此,曹玠二话不说,便下令麾下骑兵参与厮杀。

    在这种时候,他已顾不得是【大魏宫廷】否会出现误伤,但凡是【大魏宫廷】非他浚水军的士卒,皆视为反贼诛杀!

    而与此同时,守在乾宫的李岌也得知了那几名浚水军的禀报,一边下令乾宫一带的浚水军全军戒备,一边约束这附近内侍监的太监们回到乾宫内,接受他浚水军的监视。

    在安排妥当之后,李岌当即前往中宫,准备将这个消息告知中阳行宫的最高治安长官——三卫军总统领李钲,没想到待等他来到中宫时,却发现宫外的禁卫们一个个如临大敌。

    只见那些禁卫们,此时已将整座中宫团团包围,此时正分作两队,一个个刀剑出鞘,一队面朝宫殿内,一队面朝着宫殿外。

    其中,就连他派去监视禁卫军的那数百名浚水军士卒,亦参与其中,神情紧张。

    『怎么回事?难道……』

    仿佛是【大魏宫廷】想到了什么,李岌急地脑门渗出了一层冷汗。

    忽然,他瞥了一名禁卫军的统领——靳炬。

    对于这名大梁本地贵族出身的禁卫统领,李岌还是【大魏宫廷】比较了解的,毕竟浚水军就驻扎在大梁城郊,他也不时会入城,因此,时而也会碰到靳炬,二人也一同喝过几次酒,彼此算是【大魏宫廷】都比较知根知底。

    “靳炬。”李岌远远喊了一声。

    “李(岌)将军?”正面色凝重注视着中宫殿内的靳炬听到了李岌的招呼,回头瞧了几眼,几步紧走了过来。

    “殿内发生了何事?”李岌低声问道。

    靳炬瞧了瞧左右,压低声音对李岌说道:“怡王爷暗中训练了一批女刺客,挟持了陛下与殿内所有人……”

    “怡王爷?”李岌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他想破头都想不到,怡王赵元俼竟会在这种时候做出这样的事。

    他惊声问道:“陛下眼下安危如何?”

    回忆起殿内发生的那一幕,靳炬表情古怪地说道:“陛下暂时无恙,怡王爷似乎……唔,他正在讲述一个故事。”

    “啊?”李岌听得云里雾里。

    见此,靳炬只能隐晦地将他所看到的一幕向李岌解释了一遍,毕竟某些事他可以看、可以听,但是【大魏宫廷】却不好从他嘴里说出口。

    他该如何解释?难道他能说,怡王赵元俼也不知吃错了什么,正在众目睽睽之下,揭破魏天子当年为争夺大位、巩固权利而所做出的一些阴谋?

    想了想,靳炬含糊地说道:“总之,中宫这边暂时无恙,我观怡王爷的举动多似逼宫,不像是【大魏宫廷】谋反作乱……李将军,南门莫非有何变故?从方才起,我就听到南面隐隐传来厮杀声。”

    听闻此言,李岌思忖了一下,对靳炬说道:“曹玠已前往南门,些许宵小,谅其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出于谨慎考虑,他并没有将实情告诉靳炬,倒不是【大魏宫廷】不信任后者,关键在于中宫局势紧张,他不想节外生枝。

    因为此时李岌已隐隐有所猜测:南门的叛乱,恐怕并非是【大魏宫廷】怡王赵元俼的安排,而是【大魏宫廷】有萧氏余孽企图浑水摸鱼。

    而他职责,是【大魏宫廷】剿灭萧氏余孽,至于怡王赵元俼他们一辈的恩恩怨怨,则交给魏天子、怡王赵元俼、南梁王赵元佐等人自己解决,旁人还是【大魏宫廷】莫要过多干涉为好——毕竟在这件事上干涉,魏天子不见得会领情。

    说到底,李岌也是【大魏宫廷】不相信怡王赵元俼会做出谋反作乱的事来。

    于是【大魏宫廷】,李岌便将中宫这边的事托付给靳炬,自己则前往维持其余诸宫的秩序,毕竟倘若内侍监内潜藏的萧氏余孽果真有所动作的话,那么,对方的目标对方不止南门。

    看着李岌离去,靳炬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随即,他再次将目光投向中宫大殿。

    『怡王爷,卑职……只能帮您到这了。』

    与几位彼此互有默契的禁卫统领相视一眼,靳炬沉声呵斥地附近的禁卫军士卒:“皆不得擅动!”

    而与此同时在中宫大殿内,殿内依旧鸦雀无声。

    成百上千的宾客们此刻早已忘却了被麻药麻痹的身体,一个个面面相觑,静静地观望着事态的演变。

    事情发展到眼下这种地步,相信大殿内的众多宾客陆续也看出来了,即怡王赵元俼并没有谋反作乱的意思,而是【大魏宫廷】想替当年『南燕侯萧博远谋反』一案翻案。

    也就是【大魏宫廷】说,这属『逼宫』,而非谋逆。

    这样一想,殿内众多宾客悬起的心又重新放松了下来,虽不敢直视魏天子赵元偲的脸庞,亦在私底下偷偷观瞧,猜测地这位君王的反应。

    不知过了多久,殿内响起了“啪啪啪”的抚掌声,殿内众人转头一瞧,这才发现竟是【大魏宫廷】魏天子在鼓掌。

    “不错不错,颇有意思的故事。”只见魏天子含笑看着怡王赵元偲,随即面朝在座的宾客笑道:“朕这个六弟啊,年幼时就不正经,如今一大把年纪了,没想到仍是【大魏宫廷】这般胡闹,呵呵呵……”

    “哈……”

    “呵呵。”

    殿内众宾客们干笑着附和着。

    在座的绝大多数都是【大魏宫廷】人精,岂会看不出魏天子这番话的用意?

    无论是【大魏宫廷】出于想稳住怡王赵元俼,亦或是【大魏宫廷】其他,魏天子都打算揭过此事不提。

    在明白这一点后,当然不会有人跳出来与魏天子唱反调。

    虽然他们内心明白,怡王赵元俼讲述的当年的辛秘,十有八九正是【大魏宫廷】当年的真相。

    而同时这也意味着,赵元偲并不想承认这件事——既然这位魏国君王不承认这件事,那么,这件事就不存在,即便它就是【大魏宫廷】真相!

    “元俼,莫要再胡闹了。”魏天子淡然的语气中,隐约透露出几分警告。

    他仿佛是【大魏宫廷】在警告赵元俼:就此收手,朕尚可以当做拙劣的玩笑一笑置之,切忌将朕给逼急了。

    看着魏天子那轻描淡写态度背后的警告,怡王赵元俼沉默了半响,忽而抬起头对魏天子说道:“四王兄,有个人他想见你。”

    说罢,他拍了三下手掌,旋即,就见中宫大殿外走入一名全副武装的禁卫军士卒。

    『殿外的禁卫……是【大魏宫廷】老六的人么?』

    魏天子冷静地看了一眼殿门口。

    平心而论,虽然他必须承认,老六赵元俼的那些夜莺,着实出乎他的意料,他原以为在这场皇狩中真正的杀手锏会是【大魏宫廷】那些禁卫,没想到却是【大魏宫廷】那些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

    不过尽管如此,他心中亦无几分惊慌失措,因为他太了解老六赵元俼了,知道这个兄弟并无对权利的野心,倘若换做南梁王赵元佐那等野心勃勃之辈,那他赵元偲恐怕就无法像眼下这般稳如泰山了。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殿外的禁卫倘若果真是【大魏宫廷】老六赵元俼买通的人,这反而是【大魏宫廷】一桩好事,毕竟这能确保殿内众人的安全,而倘若这些禁卫并非是【大魏宫廷】老六赵元俼的人,而是【大魏宫廷】萧氏余党,即萧鸾的那批人,那麻烦可就大了。

    而就在魏天子注视着大殿门外的时候,那个被怡王赵元俼唤入大殿之内的禁卫军士卒,已摘下了遮盖住面容的头盔,面朝着魏天子徐徐说道:“好久不见了,老四。”

    “……”魏天子赵元偲起初一愣,随即,他看向那名男子的眼神,从茫然转为震惊,随即,他不经意地瞪大了眼珠子,仿佛见到了什么骇人的事物。

    “你……不可能……你不是【大魏宫廷】早就……”魏天子一脸震撼地喃喃说道。

    听到了魏天子的喃喃自语,那名男子笑着接话道:“早就什么?早就被萧鸾所杀么?不!……当时我见萧鸾看我时面露杀机,就知他要杀我。被萧鸾所杀的,不过是【大魏宫廷】我一名护卫而已。”

    说罢,他环视在殿内的众多宾客,正色说道:“我乃先王慷之嫡长子赵伷!”

    『赵伷?』

    『赵元伷?』

    『上代东宫太子赵元伷?』

    殿内众宾客顿时哗然,面色惊骇,忍不住窃窃私语,而宗府宗正赵元俨,更是【大魏宫廷】张着嘴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名自称是【大魏宫廷】赵元伷的男人,半响没有回过神来。

    『太子……』

    赵元俨暗暗念叨了几句,他感觉那名双鬓微微花白的男子,的确与他记忆中的东宫太子赵元伷有几分相似。

    当然,也有一些不清楚赵元伷究竟是【大魏宫廷】何人的宾客,比如陇西天水魏氏的家主魏罃,再比如繇诸君赵胜,他们对于这个自称是【大魏宫廷】赵元伷的男人感到有些茫然,不清楚『赵元伷』这个名字为何会引起在场众多宾客的震惊。

    直到他们意识到,原来这个赵元伷,即是【大魏宫廷】怡王赵元俼方才那个故事中的『东宫太子赵元伷』时,他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大魏宫廷】魏王赵元偲的宿敌。

    『有意思了……』

    天水魏氏的家主魏罃看看赵元伷,又看看魏天子,继而,将目光投向政治上的盟友——南梁王赵元佐。

    毕竟,南梁王赵元佐,或者说是【大魏宫廷】曾经的靖王赵元佐,亦是【大魏宫廷】怡王赵元俼方才那则故事中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

    而眼下,魏罃非常好奇,南梁王赵元佐在这个事件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又将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若赵氏失势,我魏氏能否取而代之?』

    魏罃在心中暗暗盘算着。

    短短几个呼吸之后,片刻失神的赵元偲,面容已变得铁青,仿佛有一股无心的威压笼罩在殿内众人心头。

    『终于露出了獠牙呢……老四。』

    在大殿内,南梁王赵元佐神色淡然地看着这一幕。

    记得时隔十七年再次回到大梁,再次见到赵元偲后,南梁王赵元佐心中很诧异,因为他感觉,当时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位魏国君王,与他记忆中的老四赵元偲判若两人。

    记得二十几年前的赵元偲,那俨然就是【大魏宫廷】一头凶狠的狼,终日里冲着旁人龇牙咧嘴;而二十几年后的赵元偲,则像是【大魏宫廷】一头打盹的年迈之虎,唯有在被惊动时,才会显露爪牙。

    前者年轻气盛、而后者老成持重,若不是【大魏宫廷】依稀还留着几分当年的面孔,南梁王赵元佐当时真有些怀疑,那个平日和颜悦色的魏国君王,是【大魏宫廷】否真的当年的赵元偲。

    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一旦有人触及赵元偲的底线时,纵使这头老迈的虎狼再疲乏、再迟钝,他也会暴露出真正的一面,即『景王赵元偲』的那一面。

    就好比此刻,此刻魏天子赵元偲那仿佛欲择人而噬的凶狠表情,就酷似当年的景王赵元偲。

    尤其是【大魏宫廷】他在他们父皇赵慷面前,将张皇后那一批人当场处死,砍下首级时的表情。

    “元俼,你越线了。”魏天子面无表情地对怡王赵元俼说道。

    “……”赵元俼看着魏天子,默然不语。

    目不转睛地盯着赵元俼,魏天子隐隐带着怒容,沉声说道:“处心积虑弄一个冒充的假货出来,你想做什么?”

    “假货?”还没等赵元俼开口,便听那赵元伷轻笑着说道:“老四,你在说什么?你说我是【大魏宫廷】假冒的?”

    赵元偲用讥讽的眼神扫了一眼赵元伷,冷笑说道:“不可否认,惟妙惟肖,唯独有一点……朕相信朕的眼睛,朕能肯定,当初萧鸾送到大梁的首级,正是【大魏宫廷】赵元伷的首级……”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赵元俼,问道:“你是【大魏宫廷】想让朕承认这件事吧,元俼?”

    “……”怡王赵元俼微微一愣。

    而此时,魏天子赵元偲已徐徐站起身来,不顾大太监童宪的阻拦,迈步走下台阶。

    只见他伸出右手,轻声说道:“剑!”

    听闻此言,三卫军总统领李钲,紧咬着牙,勉强支撑着身体,拔出腰间的佩剑,递到魏天子手中。

    “你知道么?朕一直有个遗憾……”从李钲的手中接过利剑,魏天子一步一步走向赵元伷,沉声说道:“遗憾于,当初你是【大魏宫廷】被萧鸾所杀,而非是【大魏宫廷】朕亲手杀你。既然你说你是【大魏宫廷】真的赵元伷,那么正好弥补朕当年的缺憾……”

    “……”赵元伷眼中闪过几丝惊慌,他并非是【大魏宫廷】恐惧于魏天子手中那柄剑,而是【大魏宫廷】恐惧于持剑的魏天子。

    在魏天子面朝他挥剑的那一刻,他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两步,随即啪地瘫坐在地。

    见此,赵元俼微微皱了皱眉。

    而此时,魏天子手中的利剑,则已堪堪抵在了赵元伷的咽喉处,他继续方才未说完的话。

    “……然而,你并非是【大魏宫廷】赵元伷。”

    说罢,他拂袖回身,将手中的利剑插入李钲手中的剑鞘,随即,他回过身来,在环视了一眼在座的众宾客后,看向赵元俼道:“接下来呢,元俼?逼迫朕为萧氏翻案?亦或是【大魏宫廷】逼朕退位让贤?”

    说着,他摇了摇头,语气强势地说道:“萧逆乃乱臣贼子,此事已不必再议!至于朕退位让贤……”在他环视了一眼殿内诸人后,沉声说道:“朕迟早会退位,但目前,还不是【大魏宫廷】时候……”

    正说到这,就见禁卫军统领靳炬满脸惊慌地闯入进来,大声喊道:“陛下,南燕军反了,正与阳武叛军合兵一处,进攻浚水军!”

    “什么?”

    魏天子闻言面色大变,面色远比方才见到那个假冒的赵元伷更差。

    平心而论,赵元偲根本不相信南燕军会反,否则,他也不会暗中调集卫穆的南燕军。

    而如今既然南燕军反了,这就说明,卫穆十有八九已遭遇不测。

    『果然……』

    心中的预感被证实了,魏天子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怡王赵元俼,沉声说道:“老六,你让朕很失望……”

    怡王赵元俼微微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而与此同时,在中阳行宫外的某座土坡上,曾化名沈归的萧鸾正淡然望着中阳行宫那边的火光与厮杀,眼眸中流露出几许寂寞:“抱歉,元俼,你所认识的萧鸾,早已不在了……”

    半响后,他深吸一口气,伸展双臂,脸上露出几许疯狂之色。

    『快快快!靖王赵元佐,你苦等了二十年的天赐良机就在眼前,快给这乱局,再填一把火!』
友情链接:就爱读小说  管理资料下载  大族激光  飞剑问道  励志名人名言  作文吧  论文大全网  银行信息港  从全球高武开始  星座网  盛唐之帝国崛起  盛唐风华  广东高考网  娱乐大头条  龙组兵王  作文吧  全本小说网  超级无上神帝  笔趣阁小说  tplink  落秋中文  神级兵王都市行  金庸网  极品最强大少  圣龙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