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140章:大梁之乱
    原来回溯到中阳行宫叛乱之前,即拱卫司右指挥使童信返回大梁之后。

    记得前几日,童信带着二十名拱卫司御卫秘密前往襄邑抓捕疑似萧逆的成员——襄邑县尉王虎,没想到,王虎早先一步得到了消息,设下了埋伏。

    童信想来想去,觉得只有可能是【大魏宫廷】大理寺走漏了消息,因此,在返回大梁的当日,他从皇宫内召集了两百名御卫,打着禁卫军的旗号,径直来到了大理寺。

    此时,大理寺少卿杨愈正在府衙内当值,听到『禁卫军闯入大理寺』的消息后,连忙迎了出来。

    “童统领?”

    在见到童信后,杨愈心下很是【大魏宫廷】惊讶。

    虽然他并不清楚童信的真正职位乃是【大魏宫廷】『拱卫司指挥使』,但他是【大魏宫廷】认得童信的,因为在当初『前刑部尚书周焉遇害』一案中,童信以及拱卫司左指挥使燕顺,皆是【大魏宫廷】护卫在魏天子左右的人,因此杨愈下意识地就将童信误认为了禁卫军统领,却不想,童信的级别要比禁卫军统领还要高两级。

    “杨少卿。”

    童信朝着杨愈抱了抱拳。

    杨愈拱手回礼,随即好奇问道:“童统领今日前来,不知有个公干?……可需下官陈禀卿正大人?”

    听闻此言,童信笑着说道:“不需要劳烦徐卿正,有杨少卿在也是【大魏宫廷】一样。”

    拱卫司作为与内侍监共享情报的密探机构,童信当然清楚大理寺少卿杨愈的底细,此人出身大梁本地贵勋,品性端正,若不出意外的话,将会是【大魏宫廷】下一任的大理寺卿正。

    目前,现大理寺卿正徐荣,正在逐步将大理寺的权柄移交给杨愈,为后者日后接掌大理寺铺路,换而言之,与杨愈交涉,实则与大理寺卿正徐荣交涉并无太大的区别。

    “呃……不知童统领有何吩咐?”少卿杨愈正色问道。

    见此,童信笑着说道:“童某今日前来,是【大魏宫廷】为提审原刑部左侍郎郗绛,还有那个许吉,望杨少卿行个方便。”

    本来,禁卫军提审两名人犯,虽然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但也不是【大魏宫廷】什么太大的事,但不知为何,少卿杨愈脸上却露出了为难之色。

    见此,童信疑惑问道:“杨少卿,莫非有何不便?”

    只见少卿杨愈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童统领,请借一步说话。”

    说罢,他将童信领到府内的一角,随即这才低声说道:“童统领,那许吉父子……死了。”

    “死了?”童信皱了皱眉头,沉思问道:“怎么死的?”

    少卿杨愈微皱着眉头低声说道:“据狱卒禀报,于前几日晚上自缢于牢内,等巡逻的狱卒发现时,尸体早已冰冷……”

    “他儿子呢?”童信眼皮跳了跳,问道。

    “亦自缢而亡。”带着几分嗟叹,杨愈摇着头说道。

    “……几时死的?”

    “四月三十日早晨发现的尸首。”杨愈看了一眼童信,似试探般说道:“四月二十八日前后,有几名禁卫军曾到监牢提审原刑部左侍郎郗绛与许吉二人,事后不到两日,许吉便在牢狱中自缢而亡,据狱卒所言,许吉似乎是【大魏宫廷】愧对挚友郗绛,因羞惭而自尽……另外,据说那名提审郗绛与许吉二人的禁卫军统领,也姓童……”

    见杨愈有意无意地偷瞄自己,童信心中了然,如实说道:“不瞒杨少卿,当日正是【大魏宫廷】童某提审了郗绛与许吉。”

    “噢。”见童信承认了,杨愈眼中的困惑之色并未减少,他继续说道:“当日杨某还以为是【大魏宫廷】有人假借童统领的名义,因此前往禁卫署打听,然而禁卫署却告诉杨某,查不到童统领的当值记录……”

    听着杨愈的话,童信淡淡一笑。

    要知道,他拱卫司虽然对外宣称是【大魏宫廷】禁卫军,可实际上却挂在内侍监名下,因此,禁卫署怎么可能会查得到他童信的档案,甚至于,就算是【大魏宫廷】内侍监,也没有几个能查到。

    他笑着说道:“杨少卿不会是【大魏宫廷】怀疑童某吧?”

    听到童信的话,杨愈心中委实难以判断。

    说实话,他对童信的确有几丝怀疑,但一想到此人曾出入于魏天子身旁,而且与大太监童宪关系亲密,疑似亲属,杨愈就不好胡乱猜测了。

    见杨愈神色纠结,童信犹豫了一下,遂取出一块令牌,递给杨愈,压低声音说道:“杨少卿,童某是【大魏宫廷】奉陛下密令。”

    『垂拱殿御庭卫?拱卫司?真有这个司署?』

    杨愈捧着那块令牌端详了半响,确信这块精致的令牌乃是【大魏宫廷】由内造局所刻,心中的怀疑顿时消退。

    “萧逆?”杨愈低声问道。

    对于这位未来的大理寺卿正,童信自然不会隐瞒什么,点点头说道:“杨少卿,童某需要杨少卿的帮助。”

    说着,他附耳将提审郗绛与许吉、以及后来前往襄邑时遭遇埋伏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杨愈。

    杨愈亦是【大魏宫廷】聪慧之人,在听完这番话后惊地一身冷汗,显然他也已经猜到,他大理寺内,必有萧逆的内奸。

    “如此说来,许吉父子自缢之事就不可信了,不过,『他们』杀许吉父子做什么?”杨愈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一个头绪。

    “是【大魏宫廷】谁说许吉父子乃是【大魏宫廷】自缢而亡?”童信问道。

    “乃是【大魏宫廷】监牢内几名狱卒所言。”

    说着,杨愈便将他所了解的情况告诉了童信,此时童信才知道,他在四月二十八日前后提审了郗绛与许吉后,没过两日,许吉父子便“自缢而亡”。

    无疑,这多半是【大魏宫廷】萧逆所为,问题在于,萧逆杀许吉父子做什么呢?据许吉当日的表现,此人知道的事可不多啊。

    童信与杨愈怎么也不会想到,萧逆杀死许吉父子的原因,是【大魏宫廷】因为许吉出卖了他们,而萧逆的首领萧鸾,最恨的就是【大魏宫廷】背叛与出卖。

    在交流了几句后,杨愈便领着童信前往大理寺监牢,遗憾的是【大魏宫廷】,他们将看押许吉父子的狱卒轮番叫来询问了一边,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无奈之下,童信只好接受杨愈的邀请,到署内班房再做商谈。

    然而就在他们一行人离开监牢的时候,童信忽然注意到,有一名囚犯正站在监牢内,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瞧。

    童信当即想起,前几日他带人前来提审郗绛、许吉二人时,这名囚犯当时也是【大魏宫廷】这样盯着他。

    『这个家伙……』

    心中嘀咕了一句,童信吩咐左右狱卒道:“打开牢门!”

    杨愈疑惑地看了一眼童信,随即用眼神示意那几名狱卒将牢门打开。

    待等牢门打开之后,童信几步就冲了进去,一把揪住那名囚犯的衣襟,将其推到墙上。

    “哇喔,这位大人,您这是【大魏宫廷】做什么?小的哪里得罪了大人么?”那名囚犯一头雾水地问道。

    在旁,牢内其余囚犯见童信这名禁卫军如此蛮横,纷纷站了起来,却被持刀走入牢房内的御卫们用兵刃逼得只能退后。

    “少给老子装蒜!”

    一手揪着那名囚犯的衣襟,童信一拳打在后者的腹部,随即附耳对他说道:“你几次三番盯着老子,不像是【大魏宫廷】寻常囚犯……你究竟是【大魏宫廷】何人?”

    “统领大人误会了,小的只是【大魏宫廷】……只是【大魏宫廷】见大人的盔甲威风,因此……”那名囚犯辩解道。

    “娘的!”本来就一肚子火的童信闻言大怒,揪住那名囚犯的衣襟,用手肘重重顶在对方的腹部。

    两次挨打,那名囚犯明显恼怒了,大叫道:“禁卫军就可以平白无故打人?再打老子还手了!”

    “还手?”童信冷笑道:“来啊!”

    还别说,那名囚犯胆子还真大,竟当真与童信扭打起来,而让杨愈与御卫们目瞪口呆的是【大魏宫廷】,片刻之后,那名囚犯还真把童信打倒了。

    “统领大人!”

    御卫们惊呼一声,当即涌上前去,用兵刃将那名囚犯制服。

    而此时,童信正坐在地上,满脸愕然地看着手中一块墨色的令牌——这块令牌,是【大魏宫廷】他方才与这名囚犯在扭打之际,从对方身上摸到的。

    “把东西还给我!”那名囚犯起初还洋洋得意,然而待等他看到童信手中的令牌,脸色顿时一变,下意识一摸腰腹,随即怒声斥道。

    看看令牌,再看看那名囚犯,童信脸上露出几许古怪的表情,因为那块令牌上,分明刻着『肃王府』三个字。

    『青鸦众?黑鸦众?』

    童信愣了愣,着实有种大水冲倒龙王庙的感觉。

    在那名囚犯惊疑不定的目光下,童信站起身来,将手中的令牌拍在对方胸口,随即凑过头去,低声在其耳边问道:“你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的人?”

    “……”那名囚犯惊疑地瞧了几眼童信,徐徐点了点头。

    “早说啊。”童信颇为郁闷地摇了摇头,他还以为抓到了萧逆呢,结果没想到却是【大魏宫廷】自己这一方的人。

    而此时,那名囚犯忽然问道:“你是【大魏宫廷】在追查许吉的死因?”

    正准备离开的童信闻言一愣,带着几分惊喜问道:“你知道?”

    只见那名囚犯招了招手,将童信召到面前,随即低声对他说了几句,只听得童信神色连连变幻。

    片刻之后,童信一言不发地踱出了监牢。

    见此,少卿杨愈好奇地问道:“他说了什么?”

    童信摇了摇头,随即转头看向几丈外那几名狱卒,忽而沉声说道:“少卿大人,请下令监牢内所有狱卒放下兵器。”

    少卿杨愈愣了愣,待醒悟过来后,满脸骇然。

    『难道……』大魏宫廷最新章节请去大魏宫廷网址:Www.BiQuYun.Com
友情链接:大族激光  情话网  美食供应商  武道孤圣  字幕库  盛唐之帝国崛起  龙组兵王  都市之神帝驾到  汉乡  三国高校传  娱乐大头条  最强终极兵王  伏天氏  棉花糖小说网  开天录  飞剑问道  极品全能学生  房贷计算器  中国玉米网  落秋中文  个性说说  大争之世  逆剑狂神  第一课件网  超级神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