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146章:禹王赵元佲
    次日,南梁王赵元佐与上将军韶虎分别从驻地回到大梁,而同期抵达大梁的,还有砀山军大将军司马安。

    此后,魏天子便召见这些位目前身在大梁的大将军,以及兵部、户部等朝中重臣,于甘露殿的卧房内展开军事会议。

    当日的军事会议,赵弘润并没有参与,并且,魏天子也没有派人来传召,因为此时赵弘润仍然在为六王叔赵元俼守灵的三日之期内。

    但凡是【大魏宫廷】清楚肃王赵润与怡王赵元俼叔侄之情的人,都不会在这种前来打搅。

    又过了一日,即九月十三日,赵弘润与玉珑公主、赵弘宣以及众宗卫们等人,包括温崎、介子鸱等人,但凡是【大魏宫廷】肃王府的人,一同将怡王赵元俼的灵棺护送到大梁东郊的一座山林安葬——尽管时间仓促,但工部还是【大魏宫廷】日夜赶工,在那座山林修了一座简易的墓园,以及一座灵庙。

    当然,这些只是【大魏宫廷】做给外人看的,因为大梁城外东郊山林的墓园与灵庙,其实仅仅只是【大魏宫廷】一个衣冠冢,六王叔赵元俼真正的灵柩,其实赵弘润已经转交给了宗府。

    在赵弘润的努力下,宗正赵元俨最终还是【大魏宫廷】松口了,同意将怡王赵元俼藏入祖坟,当然,是【大魏宫廷】以秘密迁葬的方式。

    毕竟以六王叔赵元俼在中阳行宫的逼宫行为,实在不好大张旗鼓地安葬于姬赵氏的祖坟,更何况目前魏国正遭到五方势力的联合进攻,也没有多余的人力与精力处理这件事,只能一切从简。

    在城东山中怡王赵元俼的衣冠冢拜祭过这位六王叔后,赵弘润一行人怀着沉重的心情,返回了大梁。

    待等他们回到大梁时,天色已临近黄昏,几名内侍监的太监恭恭敬敬地等候在城门口,等待着肃王赵弘润的归来。

    “肃王殿下,陛下请您即刻前赴甘露殿,与诸位将军朝臣,共同商议出兵御敌之事。”

    在说这番话时,那几名太监目光时不时瞥向披麻戴孝的赵弘润。

    说实话,在亲生父亲魏天子赵元偲尚且在世的情况下,赵弘润为叔父赵元俼披麻戴孝,这的确有些古怪,不过考虑到怡王赵元俼与肃王赵弘润之间那亲如父子般的叔侄之情,这种古怪的行为倒也能够理解。

    更何况,魏天子都默许了儿子的决定,旁人又岂敢私下议论。

    “小宣,你待会跟我一起去。”在点了点头后,赵弘润对赵弘宣说道。

    随后,赵弘润又指了几个人,分别是【大魏宫廷】卫骄、温崎、介子鸱三人——前者是【大魏宫廷】他的宗卫长,后两人则是【大魏宫廷】他的智囊。

    “那我们先回王府了。”

    同样是【大魏宫廷】披麻戴孝、以侄媳妇或义儿媳身份拜祭过赵元俼的芈姜,平静地对赵弘润说了句,便带着玉珑公主、苏姑娘、羊舌杏等女眷以及其余宗卫与肃王卫们返回肃王府。

    唯独雀儿,就站在赵弘润身边一动不动。

    哪怕赵弘润重复了一遍,让雀儿跟着芈姜她们先回王府,雀儿亦是【大魏宫廷】仿佛没听到似的。

    对此,赵弘润也有些无奈。

    毕竟说到底,雀儿也不是【大魏宫廷】心甘恰敬笪汗ⅰ块愿侍奉他,她之所以选择留在赵弘润身边,只不过是【大魏宫廷】想保证赵弘润这个被怡王赵元俼视如己出的侄子的安全罢了。

    不可否认,她与宗卫、肃王卫等人一样会誓死保护赵弘润的安全,但不同的是【大魏宫廷】,她不会像宗卫、肃王卫们那样顺从,她会以自己的判断做出行动。

    就好比这两日,无论赵弘润在哪,雀儿都会时刻跟随,一天十二个时辰贴身保护,让宗卫长卫骄有种仿佛丢了职责般的怅然感。

    “算了,你也跟着去吧。”

    看着同样因为三日守灵而显得有些憔悴的雀儿,赵弘润叹了口气,还是【大魏宫廷】心软了。

    倒不是【大魏宫廷】因为雀儿也是【大魏宫廷】他的女人而心软,而是【大魏宫廷】他看出了雀儿对六王叔赵元俼的感情——无论是【大魏宫廷】莺儿还是【大魏宫廷】雀儿,皆是【大魏宫廷】真心将六王叔赵元俼视为了她们的父亲,这或许是【大魏宫廷】因为赵元俼是【大魏宫廷】曾经在这世上唯一关心她们,照顾她们的人。

    虽然她们也知道,那位义父大人养育她们的目的亦不纯粹,但好歹,并没有将她们当做货物般对待。

    带着桓王赵弘宣与其宗卫李蒙,还有宗卫长卫骄、温崎、介子鸱、雀儿几人,赵弘润一行人乘坐马车来到了皇宫,随即徒步来到了魏天子所在的甘露殿。

    刚刚踏进甘露殿正殿门槛的时候,赵弘润便听到殿内深处传来阵阵争议声,看样子,今日出现在甘露殿内的人并不少。

    正如赵弘润所料,待等他在几名太监的指引下来到内殿时,他看到殿内站满了朝廷要人。

    长皇子赵弘礼、雍王弘誉、襄王弘璟、庆王弘信,南梁王赵元佐、上将军韶虎、浚水军大将军百里跋、砀山军大将军司马安、三卫军总统领李钲,除此之外,还有兵部尚书徐贯、户部尚书李粱、礼部尚书杜宥所率领的兵部与户部的朝中大臣们。

    这些人,正在争论着以什么样的战略迎接这次五方势力讨伐魏国的战事。

    同时与五方势力开战,这是【大魏宫廷】魏国绝对办不到的,因此,相信在场所有人都明白,想要在这次国战中不落败,就只能与五方势力打时间差——争取想出一个策略,使魏国尽可能地减少同时面对的敌人。

    比如兵部尚书徐贯,他就提议用舆论谴责韩国,拖延韩人的进兵,同时派人联络宋地叛将南宫垚,许下承诺,希望能将南宫垚拉拢到魏国这边。

    据徐贯所说,宋地叛将南宫垚之所以反叛,是【大魏宫廷】因为『不安』,因为魏国这几年来越来越强大了,而在魏国逐渐强大的情况下,南宫垚的存在就变得可有可无,因此,这个叛将考虑到自己日后很有可能会被逐渐强大的魏国抛弃,因此终于抛出了『复辟宋王室』的口号,公然反叛。

    换句话说,倘若朝廷能给予南宫垚一些承诺,此人未必会坚定地站在『反魏阵营』那边,毕竟这些年来,魏国朝廷虽然没有厚待南宫垚,但也不曾亏待后者。

    但是【大魏宫廷】这个提议,却遭到了礼部尚书杜宥的强烈反对。

    礼部尚书杜宥认为,南宫垚先反宋王室、如今又反魏国,野心勃勃,是【大魏宫廷】一头养不熟的狼。

    另外杜宥还指出,南宫垚之所以反叛,除了考虑到兵部尚书徐贯所提出的观念外,更要紧的是【大魏宫廷】,南宫垚或有自立的野心——借复辟宋王室,达到他名正言顺执掌宋地,甚至成为宋王的野心。

    因此,杜宥认为应当最优先进攻南宫垚的睢阳军,以免南宫垚与楚国的军队汇合。

    而在诸朝中大臣纷纷说出自己的建议时,上将军韶虎、砀山军大将军司马安等将领,亦纷纷提出提见,一个说先打韩国,一个说先打楚国。

    相比较那些争议不下的朝臣与将军们,长皇子赵弘礼、雍王弘誉、襄王弘璟、庆王弘信四人就只能站在一旁干着急,没有多少征战经验的他们,真个是【大魏宫廷】听谁讲都觉得有理。

    唯独南梁王赵元佐,以及他麾下一系的庞焕等将军们,漠然站在一旁,毫无参与的意思。

    可能是【大魏宫廷】注意到了赵弘润一行人的到来,殿内众朝臣与将军们这才逐渐收声,毕竟论出征打仗,在场谁也不敢夸口说能稳胜这位肃王殿下。

    而此时,魏天子也已注意到了赵弘润一行人的到来,招招手将赵弘润唤到跟前,问道:“弘润,你看起来很憔悴啊。”

    在魏天子的眼中,面前这个儿子由于替他六叔守了三天的灵,气色着实不佳,非但面色蜡黄,而且眼眶四周亦带着几分黑气,再加上面无表情的那张面孔,隐隐让人感觉煞气沉重。

    对此,魏天子心中亦有些感慨,尽管这些年来,面前这个儿子变得越来越可靠,但在魏天子的心目中,赵弘润仍然是【大魏宫廷】当初在御花园劈竹烤鱼的那个没心没肺的劣子形象。

    但是【大魏宫廷】今日,这个儿子却让魏天子感到有些陌生,仿佛怡王赵元俼的死,让这个儿子一夜之间成熟了,变得更可靠了,同时,整个人也变得阴沉了。

    “多谢父皇关心,儿臣一切安好。”赵弘润拱了拱手,平静地说道。

    看着他这幅表情,魏天子、长皇子赵弘礼、雍王弘誉等了解赵弘润性格的人,都忍不住细细打量后者。

    他们感觉,今日的赵弘润过于稳重、也过于一本正经了,这完全不符合赵弘润以往的性格。

    要是【大魏宫廷】换做以往,搞不好这小子会说出『儿臣能有什么事?父皇还是【大魏宫廷】多关心关心自己吧!』这样的话,故意气魏天子,因为这就是【大魏宫廷】这对父子的相处方式。

    『今日的老八,异常的……』

    襄王弘璟暗自咽了咽唾沫,感觉今日的赵弘润,愈发地有种『生人勿近』的气场。

    “……”深深看了赵弘润几眼,魏天子点了点头,说道:“没事就好。……虽然不太合适,但朕还是【大魏宫廷】想问问你,你对此有何看法?”

    听闻此言,赵弘润拱手正色说道:“父皇,儿臣不想去了解韩国为何背约、南宫为何反叛,楚国又因何起兵讨伐我大魏,儿臣只知道,既然他们将刀剑指向了我大魏,那就是【大魏宫廷】我大魏的敌人,仅此而已。”

    说罢,他拱了拱手,又说道:“三日前,儿臣已将战争令送到了商水,相信商水军与鄢陵军正在积极备战当中。五方伐魏势力,儿臣认为应当先解决西路……父皇,此番出征,儿臣希望司马安大将军担任副将,儿臣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西边的战事。”

    听闻赵弘润的话,除了温崎、介子鸱、雀儿等不知究竟的人外,其余无论是【大魏宫廷】魏天子还是【大魏宫廷】在场其余众人,都被震住了。

    别看赵弘润说话时语气平静,但他所说的话,却让殿内众人毛骨悚然。

    邀请砀山军大将军司马安担任副将?

    在场谁不知道,大将军司马安,人称『司马屠夫』,那非但是【大魏宫廷】一个喊出『非我族类尽屠之』口号的男人,更是【大魏宫廷】一个坚定的卫国者。

    只要是【大魏宫廷】会威胁到魏国的存在,哪怕只是【大魏宫廷】一丝丝威胁的可能,司马安亦会毫不留情地将其诛杀。

    而眼下,肃王赵弘润决定先出征西路,却又邀请司马安大将军担任副将,这就意味着,这位肃王已决定要屠尽西路的秦、川、羌胡、韩等四方势力。

    “末将,愿助肃王殿下一臂之力。”

    在片刻的沉寂后,司马安毫无犹豫地抱拳对魏天子说道。

    在他说话的时候,他嘴角仿佛不受控制般露出几丝笑容,纵使是【大魏宫廷】南梁王赵元佐,都感觉头皮发麻。

    『鸩虎』司马安,这个男人当年在禹水军与顺水军的那场内战中,可是【大魏宫廷】除禹王赵元佲外,禹水军阵营中最出彩的几名将军之一。

    他甚至比韶虎还要出彩。

    南梁王赵元佐曾经的宗卫长、兼顺水军副大将蒙硕,就是【大魏宫廷】被司马安率领一支精锐强行突袭所杀。

    而在内战结束后,那些幸存下来的顺水军残部,明明投降了禹水军残部,但仍被司马安下令处死了大半,最后还是【大魏宫廷】如今的浚水军将领百里跋出面,这才保住了所剩无几的那些顺水军士卒。

    看了眼司马安,又看了眼赵弘润,魏天子终于察觉出,面前这个儿子今日的情绪的确有点不大正常,若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大魏宫廷】『杀心浓重』。

    但是【大魏宫廷】,魏天子却不知该如何劝阻,或者说,他甚至不知是【大魏宫廷】否该劝阻,因为他很清楚,究竟是【大魏宫廷】什么原因,才使得这个儿子发生这样大的改变。

    而就在他踌躇之际,忽然殿外传来一声轻笑:“好强烈的杀气呀……”

    『谁?』

    殿内众人惊诧地回过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他们心中很纳闷:究竟是【大魏宫廷】谁,敢在这种时候出言调侃。

    在殿内众人的注视下,一位身穿布衣、拄着拐杖的中年人,在几名卫士的搀扶下,迈步走到了内殿,笑吟吟地看着众人。

    瞧见此人,魏天子脸上泛起一阵亢奋的表情,竟挣扎着要站起身来。

    而不远处,方才从始至终一言不发的南梁王赵元佐,亦猛然睁大了眼睛,下意识地握紧了双拳,就连呼吸都不由地变粗了许多。

    更有甚者,他的眼眸中绽放出前所未有的精光。

    而上将军韶虎,更是【大魏宫廷】当即叩地抱拳,口称“王爷”。

    “没想到,连这位都惊动了……”

    已迈步走到赵弘润身边的砀山军大将军司马安,望着那名身穿布衣的中年人,面露惊讶之色,喃喃说道。

    “这是【大魏宫廷】何人?”赵弘润低声询问司马安,他看得出,即便是【大魏宫廷】最高傲的司马安,都对来人颇为尊敬。

    “是【大魏宫廷】殿下您的五叔。”司马安低声提醒道。

    『五叔?禹王赵元佲?』

    赵弘润微微张了张嘴,脑海中瞬间回忆起一幕幕曾经的记忆:一个身体状况不佳、时不时就会咳血的身影。

    而此时在内殿的一角,赵弘润的宗卫长卫骄亦激动地看着那名布衣中年身边一名卫士,那分明就是【大魏宫廷】他们的兄弟——前宗卫长沈彧。

    “沈彧……”卫骄难掩心中的喜悦,忍不住打招呼道。

    他才不会去考虑沈彧回归后会不会拿回宗卫长的职务,眼下他只想知道,沈彧当初被割伤的手筋是【大魏宫廷】否已痊愈,且沈彧是【大魏宫廷】否在禹王爷身边学到了用兵的本事。

    听到卫骄的呼声,沈彧朝着前者眨了眨眼睛,大概是【大魏宫廷】想表达『眼下不方便说话、待会再聊』的意思。

    看着沈彧那模样,卫骄心中很是【大魏宫廷】喜悦,毕竟,既然沈彧如此豁达,那么十有八九,他的伤势早已痊愈。

    在众目睽睽之下,那名身穿布衣、拄着拐杖的中年人,或者干脆说禹王赵元佲,轻轻挣开了沈彧等几名卫士的搀扶,迈步走到魏天子的卧榻前,深深鞠躬,拜道:“臣赵元佲,叩见陛下。”

    然而,还没等禹王赵元佲弯下腰,已挣扎着起身下榻的魏天子,就已上前扶起了前者。

    在被魏天子扶起后,禹王赵元佲一改方才正式的口吻,苦涩说道:“我来迟了,四王兄……”

    魏天子愣了愣,随即脸上露出几分怅然之色,默默地点了点头。

    在叹了口气后,他对殿内众人说道:“你等暂且退下吧。”

    魏天子下令,自然无人胆敢不从,纷纷退离甘露殿,站到殿外等候。

    在离开甘露殿时,南梁王赵元佐在经过禹王赵元佲时故意停顿了一下,而禹王赵元佲亦看了他一眼,二人都没有说话。

    无形中,他二人的目光好似实质般撞击在一起。

    “呵。”随着一声不明意味的轻笑,南梁王赵元佐带着庞焕等人离开了甘露殿。

    “王爷。”上将军韶虎随后来到了禹王赵元佲面前。

    仿佛猜到了这位自己的宗卫长想要说什么,禹王赵元佲微微摇了摇头。

    上将军韶虎会意,抱了抱拳,亦离开了甘露殿。

    此时,甘露殿内殿已四下无人。

    见此,禹王赵元佲目不转睛地看着魏天子,用嗟叹的口吻说道:“老六的事,我在进城听说了……不过,应该不会是【大魏宫廷】像城内传论的那样吧?”

    对于城内谈论的『怡王赵元俼因护驾而身亡』,禹王赵元佲是【大魏宫廷】不信的。

    毕竟在非特殊情况下,根本不会有刺客能靠近眼前这位四王兄。

    魏天子闻言,沉默不语。

    半响后,他语气索然地说道:“是【大魏宫廷】萧鸾。……已经可以确定了,萧氏余孽的首领,即是【大魏宫廷】萧鸾。”

    “萧鸾?”

    毕竟是【大魏宫廷】相隔十几年的名字,禹王赵元佲愣了半响,才想起这个曾经熟悉的人名:“南燕侯萧博远之子,萧鸾?”

    “正是【大魏宫廷】。”魏天子点了点头。

    听闻此言,禹王赵元佲皱了皱眉,不解说道:“萧鸾不是【大魏宫廷】死了么?”

    “并没有。”魏天子沉声说道:“据老六所言,当日,一名容貌酷似萧鸾的护卫,顶替萧鸾被处死,而萧鸾,则扮作护卫躲过了一劫,随后,老六顾念旧情,就私自将萧鸾给放跑了。”

    禹王赵元佲皱了皱眉,又问道:“中阳行宫的叛乱又是【大魏宫廷】怎么回事?老六勾结萧鸾?”

    听他语气,他也不相信老六赵元俼会勾结萧鸾那种乱臣贼子。

    见此,魏天子怅然解释道:“的确,老六勾结萧鸾,但朕看得出来,老六的本意,只是【大魏宫廷】要朕承认当年诬陷萧氏之事,你我都知道,老六的性格,做不出来谋逆犯上的事。……然而,萧鸾辜负了老六的信任,斩断了他曾经与老六的交情……”

    说着,魏天子便将当日中阳行宫叛乱一事告诉了禹王赵元佲,只听得后者不得不发出天意弄人的感慨。

    因为在赵元佲的记忆中,萧鸾当初也是【大魏宫廷】一个豪爽、仗义的人,且才能比其父南燕侯萧博远更出色,因为性格相投的关系,萧鸾当年与老六赵元俼的交情最深。

    不夸张地说,南燕萧氏当初暗中支持赵元偲,一方面固然有萧淑嫒的关系,而另外一方面,萧鸾与赵元俼的交情也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没想到,萧鸾为了复仇,却背叛曾经莫逆的友人。

    想了想,禹王赵元佲叹息道:“真没想到,那么多年了,老六还是【大魏宫廷】无法释怀……”

    魏天子闻言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他谁都没有告诉,他之所以不忍处死老六赵元俼,是【大魏宫廷】因为他心存愧疚,因为他当年错手杀死的那个女人,正是【大魏宫廷】赵元俼默默守护、爱慕一生的女人。

    而与此同时,在甘露殿外,沈彧已来到了赵弘润面前,拱手抱拳。

    他激动地说道:“殿下,还记得卑职么?”

    尽管被禹王赵元俼的突然出现打搅了出兵事宜感觉有些不渝,但是【大魏宫廷】看到沈彧这位曾经的宗卫长,赵弘润依旧是【大魏宫廷】情绪高涨,多少冲淡了几分六王叔赵元俼过世的悲伤。

    在沈彧的胸口重重锤了一拳,赵弘润故意板着脸说道:“一别数年,起先还有书信保平安,后来就连书信都断了,如今倒是【大魏宫廷】出现在本王面前了?……我告诉你,这几年的俸禄你别想要!”

    沈彧咧嘴一笑,随即重重抱了抱拳,望着赵弘润正色说道:“殿下,我回来了!”

    赵弘润点点头,伸手拍了拍沈彧的臂膀。

    而此时,宗卫长卫骄在旁故意说道:“沈彧,就算你回来了,宗卫长也没你的份了。……话说,你小子见到本宗卫长,就没有丝毫表示么?”

    听闻此言,沈彧斜睨了卫骄一眼,那神情,仿佛根本没有将卫骄放在眼里,气得卫骄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但最终,沈彧与卫骄二人还是【大魏宫廷】热情地拥抱了一下。

    卫骄:“真遗憾,你没能赶上殿下的冠礼……”

    沈彧:“咦?殿下弱冠了吗?”

    卫骄:“当然了,你没见殿下长高了么?”

    沈彧:“有吗?”

    卫骄:“……或许并没有?”

    “你们俩够了!”

    看着这两个再次重逢就调侃自己身高的混账宗卫,赵弘润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

    约半个时辰后,魏天子便再次将殿外众人招入殿内,并当众宣布了一件事。

    “……朕在此任命禹王赵元佲,担任此次战争的总帅。”

    看着那位站在魏天子卧榻旁的五叔,见他时不时就用手帕捂着嘴剧烈咳嗽,平心而论,赵弘润心中实在生不起几分信任。

    虽然这样说有些不敬,可这样的病鬼,真能担当起诸军总帅的重担么?

    看着那个仿佛风一刮就会吹跑的身影,赵弘润甚至担心这位五叔会病死在战场上。

    相信不止赵弘润这样怀疑,此刻殿内那些面露诡异表情的众人,恐怕都在怀疑着这件事。

    然而,作为当事人,禹王赵元佲却没有这个自觉,在吩咐人将一副巨大的地图平铺在殿中央后,就当众讲述起此战的战略来。

    出于赵弘润的意料,这位看似羸弱的五叔,所拟定的战略却异常刚正。

    总结下来就是【大魏宫廷】八个字。

    以暴制暴、以战止战!
友情链接:寒门崛起  飞剑问道  都市之神帝驾到  全职武神  最强逆袭  中药大全  明朝败家子  银行信息港  神豪之娱乐天下  首富杨飞  战国赵为帝  减肥方法  棉花糖小说网  个性说说  情话网  首富杨飞  如意小郎君  伏天氏  房贷计算器  毕业论文网  重生修仙我为王  调教大宋  阅读封神系统  社保查询网  春野小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