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147章:暴躁禹王【二合一】
    虽说人不可貌相,但对于这位突然现身大梁的五叔禹王赵元佲,赵弘润心中并无几分信赖——是【大魏宫廷】信赖,而不是【大魏宫廷】信任。

    赵弘润不会去怀疑这位五叔的立场,毕竟据他所知,他父皇魏天子赵元偲之所以能坐上君王的位置,这位五叔的作用举足轻重。

    因此,所谓的『不信赖』,指的是【大魏宫廷】禹王赵元佲那羸弱的身体,以及其二十几年未曾参与战事的征战经验。

    但赵弘润必须承认,这位五叔表现地十分从容,既未小瞧『反魏联军』的力量,也没有表现出如临大敌的样子,他就是【大魏宫廷】按部就班地展开军事讨论。

    “兵部呈上的联军军况情报,我方才已经看过了。不过我相信殿内当中,仍有人不清楚联军的军况……”在说这番话时,禹王赵元佲的目光在肃王赵弘润的身上停留了一阵子,毕竟披麻戴孝的赵弘润,站在一群或身穿朝服、或一身戎装的朝臣与将军当中,实在太显眼了。

    结合所知的种种,禹王赵元佲当即就猜到,那位披麻戴孝且一脸煞气的年轻人,恐怕就是【大魏宫廷】最近几年来他们魏国最耀眼的将星,『肃王赵弘润』。

    不过他的目光只是【大魏宫廷】在赵弘润身上停留了片刻,随即便念起了手中那叠纸上所记载的『反魏联军』的情报:“先说韩国方面,韩国方面分东西两路,一方兵出太原、西河两郡,一方兵出邯郸郡。……西路韩军大抵分为两支,分别由『太原守乐成』、『阳邑侯韩徐』二人率领。其中,乐成率领的军队正在攻打『汾阴津』与『北屈』两地,而韩徐兵出大道,攻打『永安』。……相比较西路韩军,东路韩军才是【大魏宫廷】主力,主帅乃康公韩虎,有两员副将,分别是【大魏宫廷】『代郡守剧辛』与『北燕守乐弈』的军队,而协从军,则有『雁门守李睦』、『荡阴侯韩阳』,还有暴鸢、靳黈、冯颋、司马尚、公仲朋、田苓等将领。……我听说我大魏去年才刚刚与韩国打完战争,相信对于这些名字并不陌生。”

    听闻此言,殿内诸如赵弘润、韶虎、赵弘宣等参与过『魏韩北疆战役』的人骤然变色,纵使是【大魏宫廷】南梁王赵元佐,亦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

    为何?

    因为这次韩国出动的将领阵容,实在是【大魏宫廷】太豪华了。

    比如『北原十豪』,除廉驳叛逃被乐成取代外,只有巨鹿守燕绉、渔阳守秦开、上谷守赵奢未曾参战,其余七位竟然皆在出征序列当中,更要命的是【大魏宫廷】,『北原十豪』中唯二没有过败绩的名将,『雁门守李睦』与『北燕守乐弈』,竟然也在出征序列当中。

    这再次证明,韩国企图与魏国打一场灭国战争!

    『韩国疯了么?』

    在听完禹王赵元佲的讲述后,桓王赵弘宣惊骇地睁大了眼睛。

    作为两次『魏韩北疆战役』的参与者,赵弘宣对韩国这些名将的大致事迹与驻守位置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就比如他已知道,原『太原守』廉驳防的是【大魏宫廷】主要『林胡』,而『雁门守李睦』的敌人则是【大魏宫廷】『匈奴』,『上谷守马奢』防的是【大魏宫廷】『楼烦』,其余几位韩国边疆名将,则抵挡最为强大的『东胡』。

    而如今,韩国将几乎七成以上的边疆军队南调,与他们魏国开战,这岂不是【大魏宫廷】给了林胡、匈奴、楼烦、东胡可趁之机么?

    还是【大魏宫廷】说,韩国有信心能在林胡、匈奴、楼烦、东胡反应过来之前,将魏国覆灭?

    『太瞧不起人了吧?!』

    桓王赵弘宣气愤地攥着拳头。

    而在听闻这些情报后,赵弘润则是【大魏宫廷】眨了眨眼睛,心中颇有些恍然大悟的意思。

    他终于明白,为何兵部提出的策略,会以『拖战』为主,实在是【大魏宫廷】这次韩国出动的将军与军队阵容,过于强大,比前两次『魏韩北疆战役』还要强大。

    纵使是【大魏宫廷】他赵弘润,都感到了莫大的压力。

    楚国的寿陵君景舍厉害吧?

    那是【大魏宫廷】他赵弘润都讨不到半点便宜的对手,可是【大魏宫廷】呢,即便是【大魏宫廷】这位寿陵君景舍,也有打败仗的时候,可韩国,却有两位百战百胜、至今仍无败绩的神将!

    不是【大魏宫廷】一位,而是【大魏宫廷】两位!

    『雁门守李睦』与『北燕守乐弈』!

    想到这二人,赵弘润忽然想起了一句老话:同样是【大魏宫廷】考一百分,有的人是【大魏宫廷】因为他的水平能考一百分,而有的人,则是【大魏宫廷】因为试卷满分只有一百分。

    李睦与乐弈就属于后者。

    若用赵弘润记忆中某些游戏术语来说,李睦与乐弈若放在某个战略游戏中,显然就会是【大魏宫廷】『统率100』的角色,但并不能将他俩与其他一些『统率100』的人放在一个档次评价,因为这两个人之所以得到『统率100』的评价,那是【大魏宫廷】基于游戏系统的能力上限只有『100』。

    当然,这么说或许有些夸张,但不可否认,一名将军想要保证无败绩,这绝对是【大魏宫廷】一件极其困难的事,除非他拥有着远超对手的卓越统帅才能。

    在听到『雁门守李睦』与『北燕守乐弈』亦会出现在敌军序列后,殿内众朝臣又忍不住窃窃私议起来,显然他们也对韩国这个举动非常不理解。

    征调代替廉驳的北原守乐成可以理解,毕竟林胡才刚刚被韩国击退,而征调雁门守李睦也可以理解,因为李睦向来就是【大魏宫廷】吊打匈奴的爸爸级韩将,可征调北燕守乐弈,这才太犯险了吧?

    要知道,林胡、匈奴、河西羌胡加在一起,都没有韩国在北方最大的敌人东胡来得强大,仅仅依靠上谷守马奢与渔阳守秦开,韩国能够保证其北疆国境不给东胡侵犯?

    不得不说,在李睦与乐弈的光环下,魏国难免有些小看韩国其他驻军边疆的名将,待等日后渔阳守秦开将东胡打得七零八落、为韩国向北开辟千里疆域时,魏人才会意识到,韩将秦开虽然没有李睦、乐弈那样百战百胜的光环,但也着实是【大魏宫廷】当世屈指可数的猛将。

    不过,目前这场仗与渔阳守秦开无关,就不做赘叙。

    看着殿内私下议论纷纷的朝臣与将领们,禹王赵元佲做出了总结。

    “……总而言之,『反魏联军』中,韩国的军队最强。”

    说罢,他翻了一页纸,继续说道:“再说楚国方面,楚军出兵亦分东西两路,其中,东路军乃是【大魏宫廷】楚国主力,主帅乃『寿陵君景舍』,副将有『邸阳君熊商』与『上将军项末』二人,从属君侯、将领,有『鄣阳君熊整』、『彭蠡君熊益』等等,兵出楚东,号称百万。除此之外,楚西亦有出兵动静,目前暂认『暘城君熊拓』、『平舆君熊琥』等人,乃楚西军队的主力。……相比较韩国,楚国的军队更多,但水准难以与韩兵相提并论,因此,楚军的威胁排在韩国之后,位列第二。”

    『……』

    听着禹王赵元佲的讲述,赵弘润的眼神微微出现了几许波动。

    虽然他早就预料,他与暘城君熊拓之间必定会有一战,但他没有想到会以这种形式发生。

    毕竟在赵弘润原本的预测中,他与暘城君熊拓结束“蜜月期”,只有一种情况,即熊拓即将击败其其余的兄弟,成为楚王。

    在那种情况下,赵弘润为了本国的利益,或许会转而支持熊拓的对手,比如固陵君熊吾、溧阳君熊盛也说不定。

    可如今,熊拓与他的兄弟们还未在争夺楚王大位的争斗中拼出个胜负,在这种情况下双方兵戎相见,别说赵弘润不乐意看到,相信就算是【大魏宫廷】暘城君熊拓自身,恐怕也不会乐意。

    当然了,乐意与否,与暘城君熊拓是【大魏宫廷】否会进攻魏国并无直接关系,毕竟熊拓是【大魏宫廷】楚国的公子,是【大魏宫廷】楚王的儿子,他也有他的立场,并不是【大魏宫廷】说熊拓的妹妹芈姜即将嫁给赵弘润,熊拓就会放弃参与此次联合攻打魏国的事。

    当然,有一点可以保证:倘若赵弘润落到暘城君熊拓手里,熊拓看在妹妹芈姜的面子上,肯定不会杀死这个曾经恨得咬牙切齿的宿敌,或者是【大魏宫廷】如今的妹夫。

    此后,禹王赵元佲又分别讲述了『叛将南宫垚』、以及『三川叛乱势力』的大致军况,唯独秦国那边由于魏国得到的情报极少,因此略过不提。

    此后,禹王赵元佲也根据诸方反魏联军的兵力强弱,估摸地做出了评估。

    当然,不会是【大魏宫廷】『韩国第一、楚国第二、秦国第三』这种愚蠢且毫无实际意义的评估,在禹王赵元佲的剖析中,他将这次国战划分为四个方向的战场,即『魏西』、『河内』、『宋郡』、『商水』四个战场。

    首先是【大魏宫廷】『魏西战场』,魏国需要在这边面对有三川『乌须王庭』、『羚部落』、『羯部落』等川民的叛乱,以及秦国的军队。

    除此之外,河西的『太原守乐成』、『阳邑君韩徐』等等,亦被划入这个战场。

    其次是【大魏宫廷】『河内战场』,在这个战场上魏国所要面对的敌人非常单一,仅仅只有韩国的主力军而已,但不可否认,这个方向战场的威胁度极高。

    而『宋郡战场』,魏国除了要面对『宋地叛将南宫垚』外,楚国寿陵君景舍率领的那支号称百万的楚东主力军队,应该也会在这个战场与魏军交战。

    至于最后的『商水战场』,其实主要就是【大魏宫廷】防备『暘城君熊拓』率领的楚西军队,若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方面战场的威胁是【大魏宫廷】最小的。

    而在排除了威胁度最小的『商水战场』后,其余『魏西』、『河内』、『宋郡』三个方向的战场,却是【大魏宫廷】威胁度高到彼此难分高下的地步,毕竟魏国在这三个方向所需要面对的对手,皆不是【大魏宫廷】弱者。

    “三个战场,三名主帅。”禹王赵元佲面对殿内众人竖起三根手指,随即笑着问道:“有人自荐么?”

    殿内诸人面面相觑。

    他们觉得,禹王赵元佲或许是【大魏宫廷】开了一个并不好笑的玩笑:摆着肃王赵弘润与南梁王赵元佐这两尊名帅外,谁敢自荐啊?

    没想到就连韶虎、司马安、庞焕等将领,都老老实实站着一言不发么?

    见没有人搭茬,禹王赵元佲脸上闪过几丝尴尬,用手帕捂着嘴咳嗽了两声便揭过去了。

    “既然没有人自荐,那就由我来任命吧。”

    说罢,禹王赵元佲的目光在殿内诸人身上扫过——主要是【大魏宫廷】在赵弘润与南梁王赵元佐身上扫过,随即,他正色说道:“河内方向,主帅,由南梁王担任。……有异议么?”

    南梁王赵元佐深深看了一眼禹王赵元佲,淡淡说道:“这算是【大魏宫廷】借刀杀人么?韩国几乎倾尽举国兵力,我麾下区区那些兵马,如何挡得住?”

    禹王赵元佲闻言也不气恼,平静地说道:“我会将『山阳军』与『北二军』划到你麾下。……另外,卫穆的南燕军残部,也会并入『山阳军』,这样一来,你就有将近十五万的兵力。”

    “那也无法抵挡强盛的韩军。”南梁王赵元佐淡淡说道。

    听闻此言,禹王赵元佲微微一笑,说道:“不,你可以,倘若你还是【大魏宫廷】我记忆中那个人的话,你就可以办到……”

    南梁王赵元佐闻言眼眸中闪过一丝复杂难明的神色,淡淡说道:“哼,姑且……尽力而为吧。”

    禹王赵元佲笑着说道:“唔,尽力而为即可,反正我也不指望你能战胜韩军,你只要拖住这个方向的韩军即可。……若是【大魏宫廷】你不敌的话,我会派兵援救的。”

    听闻此言,南梁王赵元佐面色顿变,恼怒地盯着禹王赵元佲,半响后才从嘴里迸出一句话来:“低劣的激将……”

    『但是【大魏宫廷】百试不爽,不是【大魏宫廷】么?』

    禹王赵元佲暗自轻笑一声,随即将目光投向那位披麻戴孝的侄子,在打量着了后者半响后,正色说道:“魏西战场,就交给肃王赵弘润……除你麾下本部兵马外,河东、三川等地兵马,皆由你调度。另外,我进殿前听说你要司马安担任你的副将,我也可以满足你,暂时将砀山军划入你麾下。……我对你的要求很简单,杀穿这个战场!”

    听闻此言,赵弘润有些意外。

    他不知道这位五叔是【大魏宫廷】否是【大魏宫廷】考虑到了他的情绪,但不可否认,这位五叔下达的将令,让赵弘润感到很满意。

    而此时,禹王赵元佲则故意看了眼南梁王赵元佐,正色说道:“宋郡战场,就由我担任主帅,魏武军、浚水军,暂时划入我麾下,可有异议?”

    魏武军的统帅、上将军韶虎乃是【大魏宫廷】禹王赵元佲的宗卫长,他岂会有异议?当即抱拳接令。

    而浚水军大将军百里跋,自然也不会拒绝『总帅』的任命,亦抱拳领命。

    但是【大魏宫廷】这样的安排,却引起了殿内朝臣们的争议。

    也难怪,毕竟宋郡战场上,除了叛将南宫垚的睢阳军,还有楚寿陵君景舍所率领的那支号称百万的主力军。

    而魏武军与浚水军加到一起,满打满算也不过八万人,这八万人,如何挡得住号称百万的敌军?

    相比较这些朝臣们,殿内的将军们倒是【大魏宫廷】看懂了禹王赵元佲的安排。

    很显然,禹王赵元佲与南梁王赵元佐这回要扮演『盾』的角色,尽可能挡住威胁最大的两个方向,让肃王赵弘润担任『利矛』,尽快杀穿一路,随即迅速支援其他战场。

    只有这样,魏国才能在如此不利的情况下,看到一丝战胜『反魏联合军』的可能。

    “至于商水那边……”

    禹王赵元佲在扫视了一眼殿内后,出乎意料地喊出了一个名字:“沈彧,既然你家殿下的封邑,就由你去守卫吧。……有异议么?”

    他转头看向赵弘润。

    看了一眼惊喜却又有些惴惴不安的沈彧,赵弘润心中顿时了然:这位五叔,显然是【大魏宫廷】想通过实际的战争,磨砺沈彧这个学生。

    “无有异议。”赵弘润摇了摇头,同时给了沈彧一个支持的眼神。

    “很好,那就这样决定吧。”禹王赵元佲结束了军议。

    话音刚落,就听有人喊道:“那……那我呢?我北一军。”

    众人转头看去,就看到桓王赵弘宣在那有些焦急地喊道。

    方才,桓王赵弘宣很仔细地听着这位五叔的将令,但很可惜,从头到尾都没有听到他『北一军』的任务,眼瞅着这位五叔即将结束军议,赵弘宣难免有些着急。

    看着面露着急之色的赵弘宣,禹王赵元佲微笑着说道:“弘宣对吗?不用着急,你麾下的北一军,先调回大梁,姑且驻扎在……浚水军的营地吧。”

    “啊?”赵弘宣有些失望,他才不想守卫后方呢。

    想了想,他恳求道:“五叔,要不然我去帮你吧?”

    话音刚落,就听魏天子在卧榻那边呵斥道:“弘宣!身为军主,即可不听帅令?”

    赵弘宣被呵斥了一通,怏怏地闭上了嘴。

    见此,禹王赵元佲笑着安慰道:“不用着急,会有你建功的时候,搞不好,你还会是【大魏宫廷】我的依仗呢。”

    说罢,他故意看了一眼南梁王赵元佐。

    “……”

    南梁王赵元佐面无表情地直视着禹王赵元佲,唯有他眼眸中时而闪过的精光,才能证明他此刻心中的亢奋。

    『有意思……加上北一军,老五麾下的兵力也达到了十五万,也就是【大魏宫廷】说,要比个高下么?』

    可能此时殿内绝大多数人都以为禹王赵元佲的战略,是【大魏宫廷】拖住韩、楚,尽快杀穿魏西战场,但南梁王赵元佐却不怎么看。

    禹王赵元佲,这个曾经被称之为『暴躁的禹王』的男人,岂会甘心挨打,采取『防守反击』这种“消极”战术?

    越是【大魏宫廷】看着禹王赵元佲那从容镇定的模样,南梁王赵元佐愈发坚信: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是【大魏宫廷】奔着『全歼百万楚军』去的。

    尽管听上去不可思议,但只有这样,才符合『暴躁禹王』的评价。

    『有意思,有意思……』

    南梁王赵元佐只感觉胸腔内仿佛有一团火焰燃烧了起来。

    不得不说,桓王赵弘宣当初说得没错,南梁王赵元佐在两次『魏韩北疆战役』上,其实都没有竭尽全力。

    就好比赵弘润被围困上党时那样,其实南梁王赵元佐对前者并没有什么恶意,但他就是【大魏宫廷】没去援救,除了『赵弘润是【大魏宫廷】魏天子赵元偲的儿子』这个因素外,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就像南梁王赵元佐当时所说的:你自己犯下的疏忽,我为何要损兵折将去救你?

    赵弘润、赵弘宣兄弟二人都猜错了,南梁王赵元佐当初之所以不救,并非是【大魏宫廷】他要借刀杀人,更主要的是【大魏宫廷】,他懒得去救——赵弘润生也好、死也罢,跟他有什么关系么?

    而从北二军——如今应该称呼为『镇反军』当初的战事也能体现出来,南梁王赵元佐从来不跟韩国军队死磕,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宁可吃败仗也要保存兵力,甚至于,镇反军当初在北疆时,几乎都是【大魏宫廷】副将庞焕在出征,而南梁王赵元佐则坐镇后方。

    相比当时北疆战场上『姜鄙』与『燕王赵弘疆』那种亲身上阵的战斗方式,南梁王赵元佐简直就是【大魏宫廷】在混日子。

    哦,不对,有一段时期南梁王赵元佐是【大魏宫廷】严肃认真的,那就是【大魏宫廷】在他刚刚初次率领军队踏上北疆战场的时候,曾将荡阴侯韩阳等几名韩将耍地团团转。

    可在此之后,南梁王赵元佐就有些消极怠战的意思了,以至于战功被赵弘润、姜鄙、韶虎等人远远抛在后头。

    而这次,在禹王赵元佲一次次故意的激将与挑衅下,南梁王赵元佐仿佛整个人都燃了起来。

    不得不说,无论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或者韶虎,亦或是【大魏宫廷】其他人,再怎样出彩也无法影响南梁王赵元佐的情绪,能够影响他情绪的,就只有一个人,他毕生的宿敌——禹王赵元佲!

    『……』

    赵弘润困惑地看了一眼南梁王赵元佐。

    在他眼中,平日就跟死鱼一样南梁王赵元佐,不知为何战意高涨。

    当然,他才没有兴趣去关注这个讨人嫌的三伯,他只是【大魏宫廷】很在意那位五叔的话。

    『怎么回事?难道五叔的战略,并非是【大魏宫廷】优先击破一路?』

    赵弘润着实有些想不通。

    而此时,禹王赵元佲则扫了一眼殿内的众人,他发现,可能是【大魏宫廷】他方才安慰赵弘宣的那一句话,使得殿内这些人都有些迷糊,唯有南梁王赵元佐好似意识到了什么,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战意浓浓。

    他哑然失笑。

    正如南梁王赵元佐猜测的那样,他禹王赵元佲纵使曾经身负重伤,变成了半个废人,但他的本心,依旧是【大魏宫廷】那个被称之为『暴躁禹王』的男人,他会采取『防守』的战术?

    别搞笑了!

    三线作战,杀穿三路,这才符合他禹王赵元佲的性格。

    当然了,要达成这个终极战略,这需要他精心谋划,毕竟就硬实力而言,魏国的实力的确相差『反魏联军』太多。
友情链接:健康报网  牧神记  寸芒  中华康网  笔趣阁  汉乡  银行信息港  明朝败家子  中华养生网  重生之财源滚滚  花都最强医圣  笔趣阁  超级神基因  如意小郎君  99养生网  IT百科  开天录  棉花糖小说网  太初  南方财富网  全职高手  大王饶命  神豪之娱乐天下  明末第一贼  健康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