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150章:三川新格局【二合一】
    『ps:感谢“真超赛亚人”书友两万起点币打赏,感谢“菊居士”书友三万起点币打赏,感谢“帅气的哒哒i”书友十一万起点币打赏。再次感谢诸多书友对本书的支持~求推荐、求月票、求订阅~』

    ————以下正文————

    “……言止于此,希望两位能接受我方的善意。”

    在一间装饰摆设还算考究的毡帐中,两名川民打扮的使者,正以三川独有的行礼方式,向毡帐内的两人鞠躬行礼。

    除了这两名使者外,毡帐内也只坐着两人,坐在主位上的,是【大魏宫廷】一位穿着羊皮袄且两鬓已花白的老者,而坐在下首首席的,则是【大魏宫廷】一个脸上留有一道淡淡鞭痕的、目光深沉的男人。

    这两人,即是【大魏宫廷】『川北联盟』的大族长『古依古』,以及五万『川北骑兵』的督统领,博西勒。

    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博西勒,古依古沉声对那两名使者说道:“两位尊使且先在部落内歇息几日,容我等商量一番。”

    听闻此言,其中一名使者说道:“大族长,此事关系重大,不宜拖延啊……”

    古依古微笑着说道:“正因为关系重大,才要愈发冷静地考虑周全,不是【大魏宫廷】么?……来人,送两位尊使到部落内歇息,好生招待。”

    话音刚落,毡帐外就走入两名腰粗膀圆的大汉,其中一人瓮声说道:“两位尊使,请吧。”

    那两名使者见古依古态度坚决,在对视一眼后,只能依言跟随那两名壮汉离开毡帐。

    在他们离开之后,古依古端起面前案几上的羊角杯,喝了一口羊奶酒,问博西勒道:“博西勒,你怎么看?”

    博西勒,五万川北骑兵的大督统,他的眼眸微微出现了几丝波动。

    方才那两名使者,一个来自『乌须部落』,一个来自『羯部落』,论身份皆是【大魏宫廷】尊贵的客人。

    乌须部落,即王庭,因此理所当然,而羯部落,若回溯数代或者十几代,它堪称是【大魏宫廷】三川所有羯族人的母族,无论是【大魏宫廷】『羚部落』、『羷部落』,亦或是【大魏宫廷】曾经的『羯角部落』等等,均可视为是【大魏宫廷】羯部落的子部落。

    某种意义上说,乌须部落等同于中原国家的君王,而羯部落则相当于摄政的权臣。

    当然了,如今时代不同了,『川北联盟』根本不会畏惧乌须王庭或者羯部落,因为,川北联盟亦拥有着强大的军事力量,比如说,博西勒所掌握的五万川北骑兵。

    不过谁都知道,『川北联盟』只是【大魏宫廷】表面上的强大,它是【大魏宫廷】受到『川雒联盟』管制的,在后者的监视与管制下,『川北联盟』连拥有羊群的权利都被剥夺,只能每隔一段时间,从川雒联盟手中得到粮食。

    虽然食物还算充足,但不可否认,这是【大魏宫廷】一件相当屈辱的事,因为按照草原上的文化习俗来说,只有奴隶才不配拥有羊群(相当于财富)。

    回溯原因,无他,只因为『川北联盟』是【大魏宫廷】战败者,因此,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数十里之外的雒城的繁华,看着『川雒联盟』日益富裕。

    “……”博西勒面无表情,只是【大魏宫廷】自顾自喝着酒。

    见此,古依古也不催促,似自言自语般说道:“最近魏国的处境的确不大好,据说,韩国已再次与魏国开战,我寻思着,或有可能魏国的确会面临『五方伐魏』的局面……”

    博西勒闻言瞥了一眼古依古,一言不发。

    『五方伐魏』,这是【大魏宫廷】方才那两名使者为了说服他们倒戈而透露的绝密消息,虽然博西勒不清楚这些人是【大魏宫廷】怎么办到的,但不可否认,乌须王庭的确得到了秦国的支持,而韩国,也的确已在河西、河东一带与魏国开战。

    唯独魏国东边的宋郡,以及南面的楚国,仍不清楚是【大魏宫廷】否会加入到讨伐魏国的行列当中。

    不过,看方才那两名使者信誓旦旦、自信满满的样子,相信也不会出现太大的出入。

    这也就是【大魏宫廷】说,魏国的确面临着五方势力的联合进攻,正处于有史以来最虚弱的时候。

    『……那么,我该怎么做呢?』

    博西勒抬起手,摸了摸脸上那条从左额到右颊、横贯整张脸的鞭痕,尽管很多年过去了,但他始终没有忘记这道鞭痕的来历。

    那是【大魏宫廷】他的义父、羯族部落大族长比塔图在战败之后,一时恼怒在他脸上留下的鞭痕。

    据后来为他诊治的部落巫师(巫医)说,就差那么一点,他一只眼睛就废掉了。

    但即便如此,博西勒依旧没有丝毫痛恨比塔图那位义父的意思,毕竟后者在身败的当日,将几个哭吵着要投降的儿女全部杀掉,却将羯角部落最后的骑兵交到他博西勒这个义子手中,让他带着这些战士去向那个魏人投降,这就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我到此为止了,但你不应该死在这里。』

    博西勒至今还记得义父比塔图在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

    带着这句话,博西勒当时离开了那座城,眼睁睁地看着义父在城头上,仍旧挑衅那个魏人,然后,那个魏人下令动用了数百架投石车,向羯角部落居住数代的城池抛投猛火油,将整座城池变成了火海。

    至今,在那座残败城池一带,仍寸草不生。

    义父(比塔图)是【大魏宫廷】勇士!

    只有他,在最后时刻仍拒绝向那名魏人投降,亲手杀死妻儿,从容赴死。

    『……那么如今,我该怎么选择呢?』

    端着羊角杯,一口一口地饮着羊奶酒,博西勒静静地思索着。

    不可否认,那两名使者说得也对,面对着『五方伐魏』,目前魏国正处于最虚弱的阶段,若是【大魏宫廷】他川北联盟倒戈,加上他手中的五万川北骑兵,他们甚至能够凑出六七万的骑兵。

    率领这支骑兵,他们与秦国以及乌须王庭、羯部落、羚部落联合,搞不好还真有可能脱离魏国的控制,重新控制三川这片土地。

    甚至于,还有可能趁着魏国虚弱而反攻到魏国境内,就像数十年前『乌须王时代』那样。

    但是【大魏宫廷】……

    深深吸了口气,博西勒将目光投向古依古,认真地问道:“您又怎么看呢?大叔。”

    他是【大魏宫廷】很诚恳地在询问古依古,因为古依古是【大魏宫廷】当时唯一一个与他一样愿意与比塔图共赴黄泉的人。

    然而,古依古并没有直接说出『站边秦国』或者『站边魏国』那样的话,他只是【大魏宫廷】用嗟叹的口吻说道:“比塔图刚愎莽撞,但是【大魏宫廷】他的眼力没有错。他曾说过,他并不后悔羯角与魏国开战,他只是【大魏宫廷】觉得,那场仗来得太迟了……因为当时魏国已经有能力对外开战,这是【大魏宫廷】一个非常危险的讯号,你要知道,我们族,是【大魏宫廷】当初在魏国与韩国开战之后,趁魏国虚弱时期才得到了三川这片土地,若是【大魏宫廷】有能力收回的话,魏国迟早会收回去的……我当时认为比塔图说得很对,牧羊之人与农耕之人,真的能够和平相处么?他们的语言,我们听不懂,而我们的问话,他们也无法理解……但是【大魏宫廷】,我们最终失败了,那个魏人打败了我们。”

    “……”博西勒默然不语。

    没有等待博西勒的反应,古依古继续说道:“还记得在最后一日,比塔图曾说过,羯角战败之后,那个魏人就会逐步控制三川,顺他者昌、逆我者亡,看看雒城的纶氏,曾经一介中流的部落,强大的羯角随手就可以覆灭他,可如今呢?纶氏已成为一个庞然大物……而曾经强大的羯角,却连部落名都无法保留下来。……去年,羷部落也加入了川雒联盟,这让我再次坚信,比塔图的预见,他曾说,我们不再会有机会拥有真正的自由。这件事也证实了……雒城那些住着大房子、穿着魏服、一口魏言的人,真的还是【大魏宫廷】咱们的同胞么?”

    “……”博西勒摸着羊角杯的边沿,一言不发。

    川民魏化,这件事他也看在眼里,相比较川北联盟,川雒联盟那些部落族人的『魏化』情况更为严重,尤其是【大魏宫廷】那些羝族人,除了对外时还自称『氐族』外,其余言行举止、衣食住行,皆逐渐效仿魏人。

    按这样发展下去,可能数十年之后,魏国根本不需要再通过战争收回三川,因为三川境内的川民,到时候与魏人几乎已经一模一样了。

    博西勒觉得,这或许就是【大魏宫廷】义父所说的『我们不会再有机会拥有真正的自由』的深意,因为整个民族,已经被魏人绑架、同化,再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三川人。

    想到这里,博西勒忍不住问道:“因此,大叔的意思是【大魏宫廷】趁此机会自立?”

    “自立?”古依古闻言笑了笑,反问道:“你有勇气与那个魏人为敌么?那个打败了比塔图的魏人……”

    博西勒闻言面色微变,他很清楚,古依古所说的『那个魏人』,即是【大魏宫廷】魏公子姬润。

    “……我没有。”

    在博西勒惊愕的目光中,古依古叹息般说道:“那名魏国少年……不,如今已不能再称作少年,他……太过于强势了。你们羯角居住几代的城池『河南』,原是【大魏宫廷】魏国初期建造的城池,甚至于,魏国初期有段时间曾在那座城池建都,而那个魏人,却毫不犹豫地将河南城变成了一片焦土,还是【大魏宫廷】在战争出现胜负之后,在城内仅仅只有比塔图他们几个人的时候,那个魏人毫不犹豫地动用了数百桶珍贵的火油,将整座城池摧毁殆尽,使那一带至今寸草不生……他是【大魏宫廷】在立威,是【大魏宫廷】在警告我们川人,就像他当初所说的那样,他可以一边与我们打仗,一边叫士卒们在攻下来的土地上撒上盐,确保被他们魏人攻克的每一寸土地,都寸草不生……当时我真的感到了恐惧。……魏国没有三川,依旧是【大魏宫廷】魏国,而我们失去了三川,还剩下什么呢?”

    听闻此言,博西勒亦不由地激起一阵鸡皮疙瘩。

    当日魏公子姬润那句豪言,相信没有一个川人在听到后不感到惊恐。

    “除非魏公子姬润亡故,否则,我不敢与魏国为敌。”在看了一眼博西勒后,古依古正色说道。

    听了古依古的话,博西勒丝毫没有鄙夷对方的意思,他反而感到一阵轻松。

    因为他曾经参加过『四国伐楚战役』,因此他非常清楚,在那场战役中,那位魏公子姬润,起初仅率领五万魏兵攻打楚国,可到最后,手底下却拥有了十几万军队,别说楚国,就连他博西勒都感到目瞪口呆——这打仗,还有士卒越打越多的?可不是【大魏宫廷】纯粹的抓奴隶。

    从本性出发,博西勒实在不希望与那位魏公子为敌,毕竟据他所知,楚国的一个拥有五十万军队的大将军(项末),再加上一个拥有二十几万军队的君侯(寿陵君景舍),都无法击败那位兵力远远少于前两者的魏公子姬润。

    更可怕的是【大魏宫廷】,这位魏公子,至今为止还未吃过败仗,哪怕与强大的韩国交战。

    “既然不打算与那位为敌,大叔您接见那两名使者这是【大魏宫廷】为何?”博西勒问道。

    古依古深深看了一眼博西勒,随即解惑道:“我是【大魏宫廷】想让你明白,如今我三川所面临的局势……”

    博西勒闻言一愣,随即会意说道:“非魏即秦?”

    “唔。”带着几分怅然叹了口气,古依古正色说道:“当初,羯、羚、羷三个部落没有支援比塔图,我族的时代就已经结束了,再不是【大魏宫廷】数十年前叱咤草原的民族,而是【大魏宫廷】夹在魏国与秦国这两个大国之前艰难生存的弱者……眼下,局势已经很明了了,要么站边魏国、要么站边秦国,不会再有第三条出路……正如比塔图所说的,我们已经失去了真正的自由。”

    “大叔看好魏国?”博西勒好奇问道:“那两名使者不是【大魏宫廷】说,魏国正面临五方讨伐么?”

    古依古闻言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说道:“羊群越多,引来的狼也就越多。倘若没有什么特殊原因,会出现『五方伐魏』的局面么?”

    博西勒愣了愣,随即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倘若不是【大魏宫廷】因为魏国强大,韩国、楚国、秦国因何抛弃大国的颜面,联合起来讨伐魏国?

    “曾经比塔图对我说,『去给魏人当狗吧,虽然失去了自由,但或许能得到不俗的利益。』……我曾经以为他是【大魏宫廷】在嘲讽我们,不过现在看来,给魏人当狗也没什么不好的,我前一阵子到雒城时曾远远地看到禄巴隆,我当时目瞪口呆,那个肥硕的胖子,果真是【大魏宫廷】当年纶氏部落的勇士么?”古依古故作惊诧地说道。

    博西勒微微一笑,其实他也知道,川雒联盟中好些族长都堕落了——曾经的部落族长,往往是【大魏宫廷】部落中数一数二的战士,可如今嘛,那些族长恐怕是【大魏宫廷】打不过几个本族的族人了,富裕甚至是【大魏宫廷】奢侈的生活,使这些英勇的战士们堕落了。

    而此时,古依古又说道:“曾经我很恐惧,魏公子润迟早有一天会通过战争,从我们手中夺回三川,但如今看来,我不得不承认,我太低估他了,他根本没想过通过战争夺回三川,他的野心更大,企图将我们并入魏人,但……这并没有什么不好,至少族人们得到了富裕的生活。就像我们给魏人当狗,这也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大魏宫廷】,同样是【大魏宫廷】给魏人当狗,禄巴隆吃肉,咱们啃骨头,这就说不过去了。”

    看着古依谷那略显浑浊的眼眸中闪过几丝睿智的精光,博西勒当即就明白了这位大族长的态度。

    “最鲜嫩的内脏献给(狼)王,肥嫩的肉,当由带头冲锋的狼享用。”博西勒用羱族语言说了一句草原上的俗语。

    古依古闻言笑着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古依古摸了摸被羊奶酒浸湿的胡须,低声说道:“魏国会派他来,因为只有他能震慑三川……待等他来到三川之后,他会联络我们的,终究,你麾下的五万骑兵,亦是【大魏宫廷】不可或缺的力量。”

    “我明白大叔的意思了。”博西勒点了点头。

    当日,古依古与博西勒又聊了一阵子,便彼此分别了。

    数日后,乌须王庭的护卫军——炎角军,与羷部落发生了小规模的试探战争,但无论川雒联盟或者川北联盟,皆没有丝毫动静。

    他们都在等一个人,等一人迟早会踏上这片土地的人——魏公子姬润。

    绝大多数的川人并不畏惧魏国,但是【大魏宫廷】,他们畏惧魏公子姬润,因为这个男人,挥舞着钱袋与利剑,臣服了勇敢的川民。

    大约两日后,古依古再次将博西勒请到了族长毡帐。

    待等博西勒来到毡帐后,就看到毡帐内站着三名身披甲胄的魏军士卒。

    『魏国砀山军……』

    博西勒眯了眯眼睛,精神为之一振。

    作为曾经在三川这片土地上制造过屠杀惨案的魏国军队,砀山军在三川凶名在外,因此,川人对这支魏国军队也格外关注。

    就比如博西勒,他甚至能够通过这几名士卒身上甲胄的雕纹与式样,猜到其中一名士卒拥有伯长的军职。

    而在博西勒暗自猜测砀山军的来意时,那名疑似伯长的砀山军士卒开口说道:“肃王殿下已抵达雒城,特派我前来传令,请两位前往相见。”

    言下之意,大概就是【大魏宫廷】要求古依古与博西勒亲自前往相迎。

    在听到这番话后,古依古微微皱了皱眉,倒不是【大魏宫廷】因为那位魏公子的高姿态而气恼,他只是【大魏宫廷】觉得有些奇怪——在魏国面临着五方讨伐的境况下,那位魏公子为何还有如此的底气,摆出一副高姿态的架势,命令他二人前往相见?

    难道这件事中,还有他们并不了解的隐情?

    不过总得来说,面对着某位魏公子的高姿态,古依古非但不生气反而有些心安,毕竟按理来说,只有在握有一定信心的基础上,那位魏公子才会如此高调。

    与博西勒对视一眼,古依古恭敬地用魏言说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还请这位兵长带路,我二人即刻前去。”

    “即刻?”那名砀山军伯长愣了愣,毕竟他虽说奉命前来传讯,可上头并没有要求他立即将古依古与博西勒带到那位肃王殿下面前。

    『挺识相的啊……』

    那名砀山军伯长暗自嘀咕了一句,表情有些古怪地说道:“那……且备马吧,我三人皆是【大魏宫廷】骑卒。”

    “好!”古依古点头说道。

    当即,他吩咐人准备了几匹快马,仅仅带了几名战士保护,便与博西勒一同跟着那几名砀山军骑兵前往肃王赵弘润所在的地方。

    期间,古依古询问那名砀山军伯长:“肃王殿下不曾入雒城么?”

    可能是【大魏宫廷】见古依古态度良好,那名砀山军伯长给予了答复:“肃王殿下并未入城,暂时与我砀山军猎骑营驻扎在城外。”

    “哦。”古依古眼眸中闪过几丝精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而此同时,赵弘润正站在雒城城南的一处土坡上,眺望着远处那座堪比大梁般繁华的城池。

    曾经败落的雒城,仅仅数年就成为了堪比魏国王都般繁华的城池,这让赵弘润得到了一种莫大的成就感。

    而在他的身旁不远处,体型已走样的大胖子、羝族纶氏部落族长禄巴隆,正一脸凝重地向赵弘润汇报着近段时间川雒联盟的近况。

    “……殿下,我非常怀疑,哈勒戈赫私底下与乌须王庭存在联系。在前几日的族长会议上,他希望我们保持中立,不参合大魏与王庭的战争,甚至还想说服我们,让我们支持他与殿下您谈条件……”

    “什么条件?”赵弘润皱着眉头问道。

    “认可王庭对三川的统治,哪怕是【大魏宫廷】名义上的。他希望大魏能像数十年前那样,再册封一位乌须王,并且将川雒联盟的一部分所得,献纳于王庭……”禄巴隆毫不犹豫地就将哈勒戈赫当日在会议上讲述的一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赵弘润。

    听闻此言,赵弘润皱了皱眉,半响后,他眉头逐渐舒展开来。

    他并不怀疑哈勒戈赫出现这样的举动,毕竟,哈勒戈赫是【大魏宫廷】羱族人,而乌须王庭,相当于羱族人的王室,就好比真正的魏人,即姬姓赵氏一族,哪怕已家道中落,也几乎不会对抗姬赵氏王室一样,这是【大魏宫廷】一种出自血缘上的亲近与认可。

    当然,理解归理解,并不代表赵弘润会接受哈勒戈赫提出的建议。

    用权利的金钱收买乌须王庭?嘿,趁此机会除掉他们,对他魏国岂不是【大魏宫廷】更有利?

    深深看了一眼远处的雒城,赵弘润面无表情地说道:“做出选择的时候到了,禄巴隆,这次本王踏足三川,眼中就只有三类人,朋友、敌人,以及……死人。”

    “我会坚定地站在殿下您这边。”禄巴隆当即单膝叩地,正色说道。

    在旁,砀山军大将军司马安看了一眼赵弘润,嘴角扬起几分莫名的笑容。

    『非友即敌,真是【大魏宫廷】简洁明了的判定方式……』

    司马安必须承认,他曾经误会了这位肃王殿下,这位殿下,绝非是【大魏宫廷】妇人之仁的人。

    『韩、楚的忌惮不是【大魏宫廷】没有道理的,或许已经出现了,中原第二个「齐王吕僖」……』

    司马安暗暗想道。
友情链接: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笔趣阁  最强终极兵王  社保查询网  寸芒  修真聊天群  大争之世  全职法师  IT百科  经典语录  名人名言  棉花糖小说网  广东高考网  寸芒  99养生网  无敌超神奶爸  大学生必备网  中华养生网  三国高校传  超强吸妖器  蜡笔小说  逍遥游  减肥方法  龙组兵王  步步生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