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宫廷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1151章:示好
    『ps:三千字两章,与六千字一章,有啥区别么?不过既然大家喜欢三千字章,那作者就三千字章吧。』

    ————以下正文————

    “殿下,有人来了。”

    当赵弘润正向羝族纶氏部落的族长禄巴隆吩咐一些事时,宗卫长卫骄指着远处提醒道。

    顺着卫骄所指的方向,赵弘润转头一瞧,便惊讶地看到了川北联盟的大族长古依古,与五万川北骑兵的大督统博西勒,在仅仅带着几名护卫的情况下,骑着快马朝这边奔来。

    对于古依古与博西勒二人当下前来赴见,他真的感觉很意外。

    这不,就连大将军司马安,眼眸中都露出了几丝讶色。

    “让他们过来吧,大将军。”在看到古依古与博西勒被砀山军的骑兵拦下来后,赵弘润对司马安说道。

    司马安点了点头,随即对身边的护卫骑低语了几句。

    那名护卫骑点头示意,随即策马上前,遣退了拦下古依古与博西勒的那一队砀山军骑兵,不过,他还是【大魏宫廷】要求已经下马的两人接受必要的修身,直到确认二人身上并没有夹带兵器,这才将他们放了过来。

    在赵弘润的注视下,古依古与博西勒疾步走到了他面前,抱拳拜道:“肃王殿下。”

    “免礼。”赵弘润虚扶一记,随即笑着说道:“大族长与大督统这么快就赶来,还真是【大魏宫廷】出乎本王的意料……”

    相比较沉默寡言的博西勒,古依古这个老头朗笑着说道:“肃王殿下的传召,我二人岂敢怠慢?自然是【大魏宫廷】马不停蹄前来拜见。”

    说这话时,他瞧了一眼赵弘润身边的禄巴隆,那似有深意的目光,让后者感觉莫名其妙。

    『果然,这位肃王殿下最信任的还是【大魏宫廷】禄巴隆……』

    古依古心中暗暗想道。

    他理解当初禄巴隆为何铁了心效忠面前这位肃王殿下,因为当时羝族纶氏部落已经到了覆亡的边缘,但禄巴隆凭着他豁出尊严的恳求,硬生生让这位肃王殿下改变了主意。

    而禄巴隆也懂得知恩图报,从那时起,这个羝族人的勇士,就甘愿为这位肃王殿下做事,成为了某些人口中『魏人的走狗』。

    尽管在名声上受到了一些损伤,但不可否认禄巴隆做出了明智的选择,在如今的川雒联盟,谁敢再轻视纶氏、孟氏等羝族部落?

    不能否认,白羊部落的族长哈勒戈赫是【大魏宫廷】一位品德良好的大族长,最初也曾反对羯角部落的比塔图与魏国开战,可眼下在雒城,白羊部落的影响力却反而不如羝族纶氏部落,这是【大魏宫廷】为何?

    原因就在于,禄巴隆背后有某位肃王殿下的支持。

    “……”赵弘润注意到了古依古的目光,回头瞧了一眼禄巴隆,又将目光投注到古依古身上,心下暗自琢磨着这个羯族人老头的来意。

    他毫不怀疑,古依古这是【大魏宫廷】主动示好,毕竟就目前的状况来说,赵弘润想要拿下古依古与博西勒,简直是【大魏宫廷】易如反掌。

    当然,他并不会那样做。

    他试探着问道:“你似乎是【大魏宫廷】专程等着本王?”

    听闻此言,古依古毫不遮掩,笑着说道:“这次,乌须王庭做出了违反『雒水之盟』的事,我就在猜,大魏会派谁过来……我猜是【大魏宫廷】肃王殿下您,我猜对了。”

    赵弘润的眉头挑了一下,笑着说道:“事实上本王也很意外,乌须王庭竟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不知王庭有什么仰仗。”

    “还能有什么仰仗?”古依古撇了撇嘴,轻蔑地说道:“不过就是【大魏宫廷】听说了『五方讨伐大魏』的事,狐假虎威,企图在这件事上获一分利罢了。”

    『……』

    赵弘润愣了愣,虽然他对古依古已听说『五方伐魏』这件事早有预料,却也没想到这个老头会如此直白地说出来。

    转念一想,他就明白了古依古的意图:你看,我知道『五方伐魏』这件事,也知道魏国正处于最虚弱的时候,但我还是【大魏宫廷】义无反顾地前来拜见您,这足以证明我的忠诚了吧?

    显然,对方是【大魏宫廷】有意向他示好。

    想到这里,赵弘润故意问道:“大族长似乎对乌须王庭有所不满啊。”

    古依古听出了赵弘润言下之意,正色说道:“我只是【大魏宫廷】对王庭蛇鼠两端的做法感到羞耻!……大魏将三川无偿给予我等居住,王庭不思报恩,竟勾结秦国,意图挑起战火……秦人给予我们什么恩惠了?”

    不得不说,听着古依古义正言辞的话,赵弘润都隐隐感觉有些尴尬。

    要知道,魏国并非是【大魏宫廷】无偿将三川郡让给川民的,只不过是【大魏宫廷】当初魏国无力从这个民族手中将这片国土夺回来而已,而为此,魏人与川民也曾多次开战。

    但古依古却将这话说得仿佛魏人是【大魏宫廷】急公好义的善者。

    更尴尬的是【大魏宫廷】,这话还是【大魏宫廷】从古依古这个川北联盟的大族长口中说出来的。

    川北联盟是【大魏宫廷】什么?

    这是【大魏宫廷】收纳曾经羯角部落与其盟友这个战败方的部落,而这个战败方,也正是【大魏宫廷】败在了他赵弘润手中,说得难听点,川北联盟内的各部落之所以沦落到如今这种地步,赵弘润是【大魏宫廷】最根本的原因。

    但偏偏眼下,古依古一个劲地给赵弘润脸上贴金,说是【大魏宫廷】赵弘润让他们“聚合”在一起,减少了无谓的战争,使族民们过上了无忧无虑的生活,似这般睁着眼睛说瞎话,让赵弘润都感觉有些尴尬与羞耻。

    不过,赵弘润也听出了古依古的意思:这老头,分明就是【大魏宫廷】一边表忠心,一边索要待遇。

    毕竟,禄巴隆的纶氏部落,其富裕程度的确很让人眼红。

    果然,在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废话后,古依古道出了来意:“……川北联盟,会坚定地支持肃王殿下。”

    『这可真没想到啊……』

    赵弘润心下着实有些意外。

    其实在来三川之前,他最担心的不是【大魏宫廷】川雒联盟,而是【大魏宫廷】川北联盟以及博西勒的五万川北骑兵,毕竟后两者与他,以及与魏国是【大魏宫廷】有仇恨的,赵弘润很担心这伙人会不会趁着这次五方伐魏,趁着魏国虚弱的时候倒戈一击。

    可没想到,他才刚到三川,古依古与博西勒就迫不期待地前来表忠心,反而是【大魏宫廷】川雒联盟内部,似白羊部落、灰羊部落这些羱族大族长们,对『乌须王庭反抗魏国』一事摇摆不定。

    养了几年的狗还不如半饥半饿的狼来的忠诚,这还真是【大魏宫廷】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赵弘润暗暗咋舌。

    然而,他想错了——古依古与博西勒之所以选择站边赵弘润,并非是【大魏宫廷】因为忠诚,而是【大魏宫廷】因为恐惧,因为他们曾经作为赵弘润的对手,因此正面领教过他的手段,他们深知一个道理:若要与这位殿下为敌,就要做好部落覆亡的准备。

    而川雒联盟内一些羱族部落,有的是【大魏宫廷】早早就投降了,而有的,像白羊部落的哈勒戈赫,从未与魏国为敌,因此,他们并不清楚,若站错了队伍会怎么样。

    或者说,就算心中多少清楚一点,也并未切身体会过。

    只有川北联盟这些曾经的战败方,才切身体会过那种无助与恐惧。

    用古依古说过的话来说,倘若赵弘润亡故的话,搞不好川北联盟就反了,但是【大魏宫廷】赵弘润活着,他不敢。

    而当他得知,赵弘润身边还跟着魏国砀山军大将军司马安这个屠夫时,他就更加不敢了。

    不过赵弘润倒是【大魏宫廷】没有想到这一层——即他的存在对川北联盟的震慑力,因此本能地对做出了明智选择的古依古与博西勒产生了几分好感。

    当然,久居于上位的他,并不会在这个时候透露心中的好感,但适当地给予一些利益,这并不是【大魏宫廷】什么问题。想马儿跑得快又不想给马儿喂食,这种主人迟早会摔得头破血流。

    想了想,赵弘润感慨地说道:“十年之期,过了有五年了吧?”

    古依古与博西勒愣了愣,随即顿时会意过来。

    所谓的『十年之期』,指的当初他们与这位肃王殿下约定的协议:羯角、灰角、血蹄等战败方的部落,无偿为魏国征战十年。十年之后,魏国则赦免他们当初的敌对行为,并邀请他们加入川雒联盟。

    “虽然期限还未到,不过本王觉得,该是【大魏宫廷】时候恢复你等的部落名了……只不过,你们诸部落如今整合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拆分成几个部落,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就统一一个部落名吧,羯角、灰角,或者……羯?”赵弘润自言自语地说道。

    听闻此言,古依古与博西勒皆面色微变。

    要知道,三川已经有一个羯部落,即羯族人的母部落,这个词对于羯族人的意义,绝对不是【大魏宫廷】什么羯角、灰角等可以相提并论的。

    『……这是【大魏宫廷】让我们取代羯部落?』

    尽管很清楚眼前这位肃王殿下打的什么主意,但古依古依旧是【大魏宫廷】心潮澎湃。

    而相比较古依古,博西勒的内心则有些挣扎。

    因为他更希望恢复『羯角』这个部落名,但『羯』这个部落名,对他亦有相当强烈的吸引力,毕竟他的义父比塔图在世时,就一直渴望着取代羯,成为草原上的大族长。

    而此时,赵弘润则看了一眼表情有些纠结的博西勒,自顾自又说道:“至于川北骑兵嘛,日后就改称……羯角军,两位意下如何?”

    听闻此言,古依古与博西勒对视一眼,脸上均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如您所愿,肃王殿下。”
友情链接:广东高考网  斗战狂潮  史上最强重生者  娱乐大头条  五行天  作文吧  中华康网  圣龙图腾  大争之世  名人名言  锦衣夜行  全本书屋  电脑爱好者之家  五行天  穿越小说  绝世邪神  寒门崛起  中国会计网  春野小神医  武道孤圣  第一课件网  金庸网  吞噬星空  最强逆袭  理财知识